[原创]不愉快的回忆

昨天看到那个跑到美国去的人写的《史上最美杀人犯任雪二三事》,不禁勾起了我对于80年代的一些不愉快的回忆,回家后依然情绪不佳,所以写了这个帖子。


80年代正是社会最乱的时候,虽然经历了国家的几次严打,但是社会依然很乱,有些70后的人也许还记得当时的社会情况。举个我们这里的小例子,青天白日的几个年轻混混站在街头,看见一位长得还过得去的姑娘骑车过来,兴致所至就拖下来亲一下,然后朝其脸上唾一口唾沫,说声“滚!”才放她走,这还是不那么坏的混混做的事情;曾经看到一个案例,四川某地出了这样的案件,有个——那时候大学毕业的还能叫知识分子家庭吧,比较受人尊重,不象现在没落成卢瑟——胆子很小的知识分子小夫妻中的妻子加班晚了骑车回家,路上遇到个混混,看见她长得漂亮,就拦路劫财劫色,强奸了她,见她胆子小,就尾随其至家,看到那个丈夫胆子更小,就命他看门望风,当着丈夫的面再次强奸了妻子,随后扬长而去,小两口子吓得不知如何是好,东躲西藏的,为了颜面又不敢说出来,后来被一位朋友逼问出来后,才报了案,那个混混因为案情恶劣——至于赶上小严打了没有记不得了——被判处了死刑;这是普通平民当时的处境,无论是受害者还是施害者,都是普通平民,我后来对港台的黑社会片子十分厌恶就是因此。


不过总的来说80年代以后知识分子的地位正在恢复和上升,特别是那些以前就有地位和名望的知识分子,中共即使仅仅为了颜面的缘故,也得对他们优待些,例如章诒和,在回忆录中说她被释放时候说了对党不满的话,换成平民百姓、普通臭老九敢吗?会得到什么结果?不过这些知识分子被放出来之后,干的事情依然是倒三不着俩的,例如我看过一部电影(因为长时间生病的缘故,一些听说过或在媒体上看过的案例记不清了),据说是根据真实案例拍摄的,一个带女儿的女人和一个带儿子的男人组成了个新职工家庭,家庭生活起初还不错,直到文革中男人因为什么事情被关进了监狱,家庭生活难以为继,女人为抚养两个孩子,接受了另一个工人的帮助,后来在这个工人要求与之相好时候也无法拒绝,男人回来后整个人都变了样子了,由于种种原因,尤其是听说了妻子的事情后,情绪更恶劣,不管是生来就有的,还是环境造就的恶劣因素被激发起来,就强奸了继女,被与妹妹相依为命的儿子发现后,激愤之下把他打死了,电影说的是一位恢复工作的老刑警破案的故事,最后的镜头大义凛然,在逮捕真凶时候说什么实事求是之类的话,却不顾及灾上加灾地被毁了的那个家庭了。当时我们几个结伴看电影的小年轻看着就愤愤不满,不满的主题是为什么拿普通家庭的灾难作例子?拿那些被抓的干部子弟做例子不是更显得主角形象高大……


我们的不满表现得既单纯,又是当时社会环境下的自然反应,同时也是文化思想等深层次因素下的自然反应。首先,正如《史上……》这个帖子所说的意思,当时正是官僚权力最大,老百姓权力最小的时候(因为国家控制一下的体制,使得不再有思想道路和纪律限制的官僚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权力,而仍然受制于体制的平民的权利也就随之缩小到了极限),在这种社会环境下拿老百姓来表现高大全,同时也表现什么民主法制,不显得滑稽吗?其次,看电影时候听一位观众议论过,说干嘛拿一个家庭的灾难做高大全的案例(大意如此),我们中国其实是宗族社会,一个宗族的生存和发展是社会的基石,所以封建社会即使有株连九族的法律,也有不灭人宗嗣的一面,在老百姓来说,宗族和家庭的存在和发展是最重要的,所以人们看到这种拿一个家庭破灭的案例说事的做法不满就很正常的了。最后,即使是说家庭悲剧的案例吧,当年一部名为《天国逆子》(说的是一个儿子大学毕业后,回忆起往事,发觉父亲是被辛苦养育自己长大的母亲杀死的,几经思想斗争后告发了母亲)的电影也没招致如此反感,因为电影讲述的只是案件本身,而且作为宗嗣的儿子还在,何况与父权社会的观念没什么冲突,更重要的是没拿这个家庭的悲剧去凸显别人的高大全或什么民主法制的理念。我真不知道那个电影的编剧和导演是出于什么心理的,不过八十年代老百姓对有些事情的冷漠也就可以进一步理解了,反正你们从没真正关心过老百姓的权益,反而是时不时拿老百姓的灾难和悲剧做耍子,要我们去关心你们的争权夺利不是很可笑吗?或者说,平时不关心老百姓,事到临头才抱佛脚,你当工农群众是什么呢?木偶吗?


我们回头来看任雪的案例,其实说白了就是权利缩小的老百姓不堪忍受权利扩大的干部及其宗族亲友的凌虐而奋起反抗的案例,在现代社会的法律和青天大老爷,传统社会的宗族无法保护自己,为了存在和尊严而反抗迫害的案例,小文人们将其比作窦娥,实在是看轻她了,不过这也符合小文人的妾妇式的软弱心理吧。有些人说她的手段残忍,我看不出有什么残忍的地方,因为她所做的,只是失去正常社会规则之下的丛林式报复而已,另外,以中国的传统观念来说,对于仇人是需要“食其肉、寝其皮”的,何况孔子的后代孔融曾经说过,人吃宗族以外和不认识的人的肉,是与吃猴子和老虎的肉没什么区别的,某些道德君子若要以西方观念来要求一个才结束文革恢复和西方社会接触的八十年代的弱女子,那这些道德君子最好穿越回去,建立起西式的现代社会,并将西式观念灌输到她身心再说!只是,这些先生不要只给她灌输让她自由地和你及你那些同类的道德君子上床的民主自由,咱们就谢天谢地了。


在《史上……》这个帖子里,我最厌恶的是那个跑到美国去,心血来潮地拿任雪说事的人,若这位先生以为任雪冤枉,那当初为什么不以她的喜欢者的身份为其申冤,甚至与其一起反抗,现在又为什么不以实际行动,例如找法律机关、人权组织或新闻媒体为之奔走,而只是象其写在帖子里得那样,多年后在遥远的美国,某个临下班的时候看到任雪的照片,心灵受到悸动才写了个帖子,对于这位小资先生来说,这是多么奢侈的正义和感情啊!就像《苔丝》里法国情夫的眼泪那样奢侈!要我说这种人是最烂的人渣,其偶尔的情感和正义只是小资式情绪的一时需要罢了,而且是拿自己曾经喜欢过的(因为其漂亮——不过如果她长相一般呢,小资先生还有这种情绪吗?)人的悲惨遭遇来抒发情绪!不过这也不算最坏的,好歹是抒发情感和正义——尽管这种情感和正义对他来说是很奢侈的,总比一时的情绪来了就拿别人的疾病和灾难说事,甚至嘲谑的人要强吧?


坦白说,回忆起80年代,我最喜欢的是那时候复苏的文化,即使是那时候我最喜欢看的通俗小说,也是生机盎然的,那时候的《今古传奇》出了多少佳作呀,到现在我还记得《玉娇龙》、《双星恨》,以及一些侦破小说,我最厌恶的是那时候的政治,如果没有那些急着象独尊儒术那样,为了自身群体的的权力地位而象狗一样独尊西方思想制度的人或什么分子,以80年代的社会基础,现在出现民国时期的《大公报》那样独立的报刊也并非不可想象,文化思想的发展即使不能如何绚烂,大概也百花齐放了吧。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真的去为了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这个社会,而非为了新儒生士大夫的权位,为了某种思想或主义,甚至只是为了更小的个人和小群体的名利去思考,去做事情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