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营十八年_我的军校(中)

间一 收藏 23 3272
导读:军营十八年_我的军校(中) 一、摇篮中的军校 大客车走进一片有些灯光的城镇不久,便驶入一片建筑工地。我当时还在想,这个司机也太过分了吧,这深更半夜的拉了一车的人来这种地方办事,什么要紧的事啊? 数台打桩机在较着劲般地忙碌着,车在工地颠簸了一阵停在了一幢楼边上,啪的一声,车门打开了,或许大家跟我都一样的心思,没人动,都愣着,面面相觑:不会吧,这能是传说中的军校? 但总不可能是把我们这些现役军人骗卖到这当劳工吧?没那么夸张吧? 在迷惑中大家纷纷下车了,从校门到我们宿舍楼的主路已经铺好了,但路面

军营十八年_我的军校(中)


一、摇篮中的军校


大客车走进一片有些灯光的城镇不久,便驶入一片建筑工地。我当时还在想,这个司机也太过分了吧,这深更半夜的拉了一车的人来这种地方办事,什么要紧的事啊?

数台打桩机在较着劲般地忙碌着,车在工地颠簸了一阵停在了一幢楼边上,啪的一声,车门打开了,或许大家跟我都一样的心思,没人动,都愣着,面面相觑:不会吧,这能是传说中的军校

但总不可能是把我们这些现役军人骗卖到这当劳工吧?没那么夸张吧?

在迷惑中大家纷纷下车了,从校门到我们宿舍楼的主路已经铺好了,但路面上湿漉漉的养生用的草袋子还没来得及清理,主路与宿舍楼之间大概十多米远的路面还没来得及硬化,踩下去泥没脚背!

但军校的管理还是有些条理,到了一楼,就有名单张贴在墙上,公布了姓名、所在学员队,楼层等信息。

当按指示的信息找到我的铺位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我的床位上已经有人躺在那了!床上是贴了名字的标签的,但名字中间的一个字明显被涂改过了,当我报了姓名之后,他才恍然大悟:“唉哟!是老子搞错了喽嗄!”

他一下子从上铺跳了下来,光着脚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回来了,一边找鞋子一边说:“对不起,是老子搞错了喽嗄!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啊?是老子搞错了喽嗄!”我还有点没回过神来,他已经卷了自己和行李夺门而去了。

朦胧中,哨声骤响,起床时间到了,旅途奔波的原因吧,没怎么感觉到在军校睡第一个觉有什么特别,感觉到能在床上安生地睡觉是件幸福的事情。听人在走廊里喊:起床后整理个人内务,不出操!于是大家便纷纷整理自己的东西。

入伍后就逐渐熟悉了哨声,新兵连的哨声非常的急而且刺耳,让人心神紧张;训练团的哨声响而长,让人不敢迟疑;连队的哨声就悠长得多了,太响老兵会有意见甚至骂娘;军校的哨声又让我找到的新兵连的感觉了。

早饭时哨声再起,楼下集合。

其实根本没有集合的地方,刚入学时分成十四、十七、十八三个学员队,每个队一百多号人,只能在宿舍楼一侧的水泥路面上集合,三个学员队,一次一个,谁下去的早点,谁就先,集合后队长通常要讲上几句,现在想起来我还是不懂,后面二、三百人在等,为什么非讲几句不可,况且都是些可讲可不讲,可现在讲也可以半年后讲的事情,真是不懂!更不懂的是三个学员队都这样,也没人协调一下集合的时间、地点,都在这一段路上挤、等!

因为外面没什么地方可以站人,所以二、三百人就楼里一半楼外一半的站等。

我们入学时,学院只建起了三幢楼,我们住的是其中一幢,另外两幢分别是食堂和教学楼,但教学楼还不能用呢,只是建起来了而已,我们前面的那幢楼正在日夜施工。也就是说我们的军校当时只有一条路两幢楼!

我们就是号称“江浦一期”的了,我们在校的几年,学校基本处于建设搬迁之中,稳当下来没多久又是改名又是合并的,到2002年彻底消失了,成了海军工程大学的一个学院了,又搬迁到武汉去了。在当年在海军也算是座有点名望的大学了,十年间搬了两次家,这么大的摊子!看起来比我们这些三口之家搬个家还简单!也许这正是各级首长高明之处吧,反正咱小百姓是看不懂,可以是,要不咋转业了呢,呵呵。


二、再次转变


按要求的时间学员们都报到了,自然就转入了下一个姿态:入学训练。

训练前按规矩是动员,无非是重要意义,端正态度什么的,但有一点我记得清楚,那就是要通过训练实现从士兵到军校学员的转变。

训练的内容跟新兵连时的没什么两样,队列。我就奇怪了,队列这东西的神奇:那会儿通过它可以实现从民到兵的转变,这会儿通过它又可以实现从兵到军校学员的转变了!是它真的有这个魔力还是我们人为地强加给它了这个魔力?是我们没什么更好的手段还是没有什么更好的手段?

前面说过了,没有场地,都各学员队自己找,雨天泥晴天土,南京那地方大家都知道,一年也没几个晴天,所以基本是躲水坑玩,因为实在没什么象点样的场地,好在训练也不像新兵连那么无情了。

有一天值日,百无聊赖,就翻看桌子上准备发出的信,突然看见好几封发往我家乡县城的信,看笔迹是同一个写的,显然此人与我的家乡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没准还老乡呢,这么远的地方能有个老乡该多好啊!我就拿了信,挨个房间问,这几封信是谁写的,果然找到了,姓L,入伍前家搬到了锦州,本是我的家乡人,还是一个高中的校友,只是他入伍在青岛,也是同年兵。在那之后的这二十多年中,我们一直是最好的朋友,虽然有时相距千里之遥。他特殊善于交际,在以后的多年中,我认识的很多人都是通过他的引见,呵呵。

这段时间是我人生最苦闷的一段了,本来就对这个学校不心甜,到了见是这个德行就更是上火,再加上初恋的失败,心情特别的糟糕,牙龈肿痛不止,我也就发狠地不管它,任它与我精神上的痛楚相互响应着折磨我,以至于后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刷牙时,牙膏沫都是红色的,牙龈出血不止。

到现在,心情不好时还伴随着牙龈出血呢。

那时的转变与其说是队列训练倒不如说是劳动促成的,在校期间,几种活几乎干遍了,学员们是廉价的劳动力,其实不是廉价,而是无价,没有任何报酬的劳动力。

有一次劳动,因为要运渣土,我就跟在附近工作的女工借来了手推车,自然就比用土筐抬省力便捷得多了,当我们的任务完成后,相邻的十四队的一个学员来找我说手一下手推车,我说你用完直接还给她们就是了,他答应了。

过了会儿,我见那推车被扔在了一边,就过去问他为什么不按说好的归还人家,可能我的态度很不好,他就说我多事,要用她们自己来拿不就是了么?要在现在可能就没什么事了,可当时我内心的无名火正没发泄的去处,在他的刺激下,一下子爆发了:我一下子冲了上去,两撕打在一起,被人拉开后,我又顺手捡起一把铁锹以力劈华山之势对他而去,我的爆怒震惊了所有在场的人:一是不至于发这么大的脾气,二是这人怎么能这么野蛮?

当然是没劈着了,但后果已经十分严重:队长教导员轮番批了我近一天,说了些什么我也一句没记住,但打架的严重后果是入学伊始就已经声明了的:退学!

队长、教导员最后实在没什么可批了的时候,让我写份深刻的检查,我说,别写了,本来我就不想念,退就退吧。

这下轮到他俩惊异了。

后来教导员可能从我老乡L那了解到了一些我的情况,对我宽容了一些;也可能因为学院机关还没搬过来,没人太追究;也可能一下子退学两个,对大家都不好,尤其是我们俩的个人前途毁于一旦;也可能是新校址的第一批学员,一下子开除两个太不吉利,呵呵!不知道了。

最后教导员是根我这么说的,你是咱们队成绩最好的,我和队长都对你寄以厚望,这次的事我们替你承担下来了,下不为例!

说实在的,这才是我真正的转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