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袭特鲁克

刘英杰 收藏 0 469
导读:1944年初,特鲁克这个名字对于海军航空母舰的飞行员来说,就像德国的施魏因富特和雷根斯堡对在欧洲作战的盟军轰炸机飞行员一样,同是一种凶兆。位于加罗林群岛中的特鲁克环礁,是日本帝国海军在本土之外的主要舰船锚地,在其大战略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被吹之为“太平洋上的直布罗陀”。除此之外,特鲁克还是一个险恶不明的目标,对它是实际情况,外界几乎一无所知,即使它的名字也鲜为人知。情报人员叫他特罗克(Trook),尾音和斯普克(Spook,意为恶鬼)相同,但是,飞行员则叫它破烂。连刚刚受命指挥第58特混舰队的马克·A·米

1944年初,特鲁克这个名字对于海军航空母舰的飞行员来说,就像德国的施魏因富特和雷根斯堡对在欧洲作战的盟军轰炸机飞行员一样,同是一种凶兆。位于加罗林群岛中的特鲁克环礁,是日本帝国海军在本土之外的主要舰船锚地,在其大战略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被吹之为“太平洋上的直布罗陀”。除此之外,特鲁克还是一个险恶不明的目标,对它是实际情况,外界几乎一无所知,即使它的名字也鲜为人知。情报人员叫他特罗克(Trook),尾音和斯普克(Spook,意为恶鬼)相同,但是,飞行员则叫它破烂。连刚刚受命指挥第58特混舰队的马克·A·米切尔海军少将也承认,他所知道的特鲁克的情况,全是从《国家地理》杂志上读到的。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根据凡尔赛和约的规定,加罗林群岛成了日本的委任统治地,很快就和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在第58航空母舰特混舰队里,流传着种种传说。有的说,特鲁克是1937年阿米利亚·埃尔哈特试图环球飞行的真正目标。他们推测,她在“洛克希德·伊莱克特拉”号上用相机拍下了日本人的基地,然而,她的飞机被击落了,她成了俘虏。还有人说,战前派到加罗林群岛的间谍都神不知鬼不觉地失踪了。有一点是肯定的:美国海军对于这个反攻中轴线上的最大障碍,实际上是一无所知。


对特鲁克一无所知的状况一直持续到2月初,一架海军陆战队的PB4Y解放者式飞机从布干维尔飞向特鲁克,勇敢地进行了一次850海里的超远程侦察飞行,并成功地拍下了大部分岛屿和大环礁湖。环礁湖内泊满了敌舰船。湖内风平浪静,非常适合作舰队基地。但是,由于云层低压,侦察机不能进行全面拍摄,从而无法弄清整个防御情况。


有一点显而易见,由于其地理环境,对特鲁克无法进行舰炮攻击。环礁的6个主要岛屿位于暗礁之中,战史学家S·E·莫里森描述说,它是一个沉入珊瑚圈内的山系,只有从空中才能对它进行打击。这正是派米切尔的航空母舰出击的原因。


只要看一眼地图,就知道必须进行一次这样的袭击。特鲁克位于马绍尔群岛西南,在所罗门群岛和新几内亚以北。如果特鲁克完好无损,日军就可以凭借强大的舰队和数百架飞机,破坏美军在西太平洋上的联系,同时对所罗门群岛北部进行支援。2月中旬,日军飞机估计为185架。但实际上,特鲁克的三个机场共有365架,其中包括转场前往所罗门群岛的日机。


许多飞行员都参加过袭击吉尔伯特群岛、马绍尔群岛和腊包尔的战斗,知道在敌岸基飞机的作战距离内时是多么紧张。在参谋军官告诉人们舰队将前往何处之前,第58特混舰队已经驶向了大海。飞行中队长们向米切尔的旗舰“约克城”号(CV-10)开会,然后返回各自的母舰传达命令。当第9飞行中队长菲利普·H·托里听到宣读的命令时,他承认他的第一个反应是高兴得跳了起来。


斯普鲁恩斯海军上将坐镇“新泽西”号占领军(BB-62),负责全面作战。他制定了对特鲁克进行一次为期两天的空袭计划。如果作战进展顺利,格鲁曼F6F泼妇式战斗机(1943年8月投入使用)在第一天将夺取制空权。第二天,由俯冲轰炸机和鱼雷机攻击日本舰只。斯普鲁恩斯的战列舰和巡洋舰负责进行支援,潜艇则在附近水域待机,以营救被击落的飞行员。


许多计划人员认为作战要冒大风险。他们估计,这将是太平洋战争中第一次大规模空战。据此,斯普鲁恩斯抽调了6艘战列舰、10艘巡洋舰和将近30艘驱逐舰为9艘航空母舰(编成3个航空母舰特混大队)护航。


2月17日黎明前大约两小时,舰队到达特鲁克环礁以东90海里的起飞水域。5艘航空母舰做好了起飞70架野猫式战斗机的准备。飞行员表情严肃,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空中厮杀。


黎明,6时40分,第一架泼妇式从飞行甲板腾空而起。白天第一攻击波出动飞机最多的是“邦克山”号航空母舰的第18战斗机中队,计22架F6F,由S·L·西尔伯海军少校率领,在大约6000米高空负责制空。“邦克山”号的飞行大队长R·H·戴尔海军中校也驾驶一架F6F起飞,负责协调第一波和其后的攻击。“企业”号(CV-6)的第10战斗机中队,“勇猛”号的第6战斗机中队和“约克城”号的第5战斗机中队分别起飞了12架,“埃塞克斯”号的第9战斗机中队则起飞了11架。


4艘轻型航空母舰“贝劳·伍德”号(CVL-24)、“考佩斯”号(CVL-25)、“蒙特里”(CVL-26)和“卡波特”号(CVL-28)的战斗机中队被全部留下,为特混舰队进行空中战斗巡逻,同时也被视作预备兵力。这已成了一种习惯做法。轻型航空母舰的飞行员们为此十分恼火。他们抱怨大型航空母舰的高级航空军官总是把有油水的任务留给自己所在的母舰。


负责带队进行白昼攻击的是“企业”号的威廉·R·凯恩海军少校。“企业”号的12架战斗机和“勇猛”号的12架战斗机在450米空中统编成6个小队,每队4架,在空中盘旋一周后,然后直飞环礁北部空域。飞行高度大约为300米,距目标尚有一半航程时,机群开始爬高。在1800米空中,直径为30海里的环礁已隐约可见。凯恩率队盘旋,以便在战斗开始之前占取更为有利的高度。在盘旋上升的同时,凯恩看到下方“约克城”号的第5战斗机中队正在进入;上空,已看不到“邦克山”号的22架战斗机,日军没有任何反应。日本人知道一次攻击迫在眉睫,但特鲁克只有极少几个岛屿得到报警。


凯恩率机群飞向西南,8时05分到达环礁大岛上空,高度4900米。在开始攻击之前,泼妇式绕默恩岛盘旋,吸引了不少日军的高射炮火,高射炮火高度合适,但偏差很大。当凯恩带领机群下冲前去扫射机场时,第6战斗机中队的飞行员看到两架双引擎一式陆上轰炸机正在起飞。


小队长呼叫左前方上空750米有敌机。两架F6F飞离了编队。他们是费拉西尤海军中尉和他的僚机。他们曾被一再告戒,在俯冲扫射机场之前,一定要看看四周。他们发现目标的喊声被其他飞行员忽视了。第6战斗机中队紧随凯恩,正急速螺旋下降,穿过炮火,扑向停在机场上的目标。


发现的敌机是零式战斗机,费拉西尤带领卢立特海军少尉突破日机的进攻,迫使敌领队长机放弃咬上的两架泼妇式,冲到了它们的下方。但是,费拉西尤和卢立特很快被大批零式战斗机包围,开始了一场混战。费拉西尤带领卢立特作垂直上升转弯,然后冲向一架原来咬上他们的零式战斗机。零式机失速爬升转向,很快发现两架泼妇式在它身后急剧滚转飞行。这两位美国飞行员继续俯冲,以避开在他们上面和后面的日机,接着开始连续作交叉飞行,以防来自两侧的攻击。最后,在另一位泼妇式飞行员的帮助下,费拉西尤和卢立特迫使零式处在同一高度,并继续进攻。


为了摆脱困境,日本战斗机作滚转飞行,向水面俯冲。这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对泼妇式来说,进行长时间俯冲很容易逮住零式。用这种办法,费拉西尤在特鲁克环礁空域之内,将两架零式和一架二式水上战斗机揍得粉身碎骨。卢立特也击落了一架零式。


重新获得高度后,费拉西尤在一块云彩附近又盯上了一架零式,并向它冲去。日机飞向一团厚积云,费拉西尤追进云团,随之又穿云而出。几分钟后,他驾机迎着太阳爬升,凭借耀眼的阳光隐蔽自己。当逃掉的零式再次出现时,它的飞行员猜想固执的美国人已经放弃追击了。费拉西尤毫无察觉地降到日机的高度,从后面稍稍偏右的方向接敌。“我敢肯定,日机根本不知道会击中它”,费拉西尤后来说道。击落4架敌机使他的个人战绩达到9架。对此,他依然认为,“我参加的最激烈的战斗是‘马里亚纳猎火鸡’”。(在一年之后的1944年6月19日马里亚纳空战中,费拉西尤一次就击落了6架日机。)


黎明的战斗成了一场大混战。朝阳将天空的云彩染成红白色,大批美机翻飞格斗,场面壮观。第5战斗机中队中队长E·M·欧文记得,特鲁克的上空成了“一场好莱坞战争。日机一架接一架地燃烧、坠落。地面上的日机遭到猛烈扫射,许多飞机刚起飞就中弹焚毁。机场设施爆炸起火,将黎明的曙光烧得金光闪耀。此时此景,有如在拍摄一部场景恢宏的战争影片。”


漂亮!迷人!险恶!凯恩和他的僚机维恩·尤迪海军中尉在执行预定的扫射任务之前,5分钟内就击落了5架日机。当凯恩率领两个中队朝莫恩机场俯冲时,日本人刚好拼凑了40余架飞机起飞拦截。47架泼妇式在低空卷入战斗。这时,又有更多的敌机起飞。其后几分钟,每隔30来秒就有一架飞机在特鲁克环礁的上空起火燃烧。几位F6F飞行员发誓说,他们看到日本飞行员穿着花睡衣跳伞。这表明空袭确实出敌不意。


粗壮的泼妇式和均匀脆弱的零式彼此不断咬上对方,美国飞行员发现,敌飞行员大都勇猛善斗。激战中,时有打错目标的事。A·弗拉西尤就看到一架F6F击落了另一架美机。


在一次短暂交手之后,J·E·鲁勒特海军上尉使一架零式起火,接着又抓住了一架二式水上战斗机。日机翻着斤斗,企图逃脱。但由零式改型而成的水上战斗机不如零式灵活,鲁勒特将F6F拉起,急升到二式水上战斗机上方,并死死盯住目标。在泼妇式失速的一瞬间,鲁勒特猛烈开火,使水上战斗机中弹燃烧,坠入水中。几分钟后,鲁勒特的僚机沃克尔海军少尉如法炮制,将一架咬上鲁勒特的二式水上战斗机揍得凌空爆炸。


但是,大批二式水上战斗机接踵而至,其中有几架得手。杰克·法利海军上尉在一次急转弯后击中了一架水上飞机,但转瞬之间,他的机舱便中了一颗20毫米炮弹,仪表被毁,他的手和腿也受了伤。一架复仇的二式水上战斗机偷偷逼近,向法利和他的僚机瞄准。法利逃掉了,但是,当他寻找他的伙伴林登·科克斯海军少尉的时候,天空荡荡的。大概是赶跑法利的二式水上战斗机击落了他的僚机。


格鲁曼·里普尔穿过敌战斗机群和高射炮火,向目标发起了攻击,使机场上的17架飞机起火燃烧。但不是每一位飞行员都干得这样出色。萨姆·西尔伯的第18战斗机中队在三小时的战斗中只看到了16架敌机,并攻击了其中的8架。罗伯特·迪布海军上尉和一架零式进行了缠战,迪布死死咬住对手,并将其揍得空中开花。A·芒森海军中尉大概击落了一架零式,他是第18战斗机中队宣称击落了敌机的另一位飞行员。


第9战斗机中队的运气不错,“埃塞克斯”号的泼妇式攻击了大批日机。豪克海军少校和另外7位飞行员经过激战,击落敌机19架。尤金·A·瓦伦查海军中尉和他的长机威廉·邦诺海军上尉不意分开,遭到了6架零式的猛攻。瓦伦查朝海上飞去,日机紧追不舍,连连开火。这位22岁的加利福尼亚飞行员认定:如果他和敌机纠缠在一起,它们就不可能击落一头大象。他勇敢地驾驶泼妇式突然大转弯,迎向追来的日机,片刻功夫,他就击落了3架日机。其它日机放弃作战,迅速消失在天际。瓦伦查返回到“埃塞克斯”号上时,才知道长机贝尔·邦诺干得更出色,在他们分手后击落日机4架。


这次作战使瓦伦查成了英雄。他兴高采烈,对泼妇式大加赞赏。他的话在美国广为报道,集中地反映了大多数海军战斗机飞行员对F6F的看法:“我十分喜爱这种飞机,如果她是位女子,我一定娶她。”


泼妇式空中作战大显身手,但扫射并不那么简单。第6战斗机中队的乔治·C·布拉德海军上尉带领他的小队攻击了莫恩的轰炸机机场,然后绕道向“勇猛”号返航。途中,他们又扫射了一艘轻巡洋舰。敌高射炮火准确,将布拉德的飞机击成重伤。他驾机在礁盘外的水面迫降。在负责救助的水上飞机赶到之前,日本人派来一艘小艇,将他俘虏。他有了一个好同伴。这一天,一位重要战俘从所罗门群岛到达特鲁克,美国海军陆战队王牌飞行员G·博因顿少校一个半月前被击落,成了日本人的战俘。押送他的飞机在飞回日本途中降落在特鲁克机场加油。博因顿在回忆录中对这次袭击进行了生动的描述。


随着黑烟消失,飞机接二连三地掉入了环礁湖,大约有30架日机被击落,有40架被摧毁在莫恩、埃腾和帕拉姆岛上。太平洋战争中的一场大空战,就这样以美国人一边倒的胜利而结束。美军只损失了4架泼妇式。


日过正午,米切尔下令特混舰队改变航向,继续派出飞机,前去摧毁尚未受到破坏的机场跑道。第10战斗机中队有5架泼妇式改挂一颗450公斤炸弹,目标是莫恩的轰炸机机场。它们将炸弹全部投到了机场的一条跑道上,接踵而至的是14架轰炸机。其他的泼妇式随心所欲地进行扫射,使11架单引擎日机起火燃烧,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也摧毁了12架轰炸机。


这一天,许多飞行员都进行了两次或三次出击。第18战斗机中队的西尔伯海军少校出击两次,飞行时间超过5小时。费拉西尤海军中尉飞离“勇猛”号三次,飞行了8个半小时。第10战斗机中队的沃尔特·哈尔曼海军中尉两次飞行执行了不同的任务。上午,他声称击落了两架零式和一架二式水上战斗机,在下午攻击莫恩时则与日机进行了一场缠战。当哈尔曼率队完成扫射之后,有4架零式向他们冲来。在其后的15分钟内,哈尔曼和一架零式进行了一场单打独斗,双方棋逢对手,难分高下。最后哈尔曼开炮射击,炮弹击中了零式的座舱,他的对手撞毁在一座山头上。


哈尔曼重新飞回,参加激战。他看到一架零式将一架泼妇式击成碎片。拉里·里查森海军中尉的飞机碎块四落。飞机的部分风挡被炸飞,引擎中弹,机翼和机身上各有一个大加农炮弹孔。舵被炸掉一块。结实的泼妇式在空中滞留的时间,足够里查森在一艘驱逐舰旁迫降。


伍迪·汉普顿遇到了比里查森更大的麻烦。在和零式混战受伤之后,汉普顿开始朝“企业”号返航。途中,他遇到了三架敌机。日机为两架零式和一架二式水上战斗机,它们一起向受伤的泼妇式扑来。汉普顿竭尽全力迎战,并试图攻击。他认定日机射术很差。泼妇式被打得满身窟窿,但仍在飞行。


接着,一架零式疏忽大意。他从左上方逼近,企图爬高,然后发起进攻。汉普顿当既拉起,瞄准目标一通猛射。零式拖着一团浓烟朝水面栽去。两架敌战斗机仍死死咬住汉普顿。汉普顿弹出了敌我识别应答器。这样,一队美机将飞离特混舰队,前来查看。但是,在援兵到达之前,一架零式又从上方迎面攻来,它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使汉普顿抓住了机会,用六门炮中尚能开火的三门炮,将它揍得起火燃烧。


二式水上战斗机单枪匹马,继续作战,企图结果这个将三比一扮成平手的美国人。由于水上飞机从正尾方向飞来,汉普顿猛收油门,使业已受伤的泼妇式突然减速。二式水上飞机一冲而过,落在了汉普顿飞机的炮口前。泼妇式不平稳的后座力干扰了汉普顿瞄准,日机趁机仓皇逃走。无畏的飞行员最终找到了一艘驱逐舰,并在附近水域迫降。但是,他的头撞到了射击瞄准具上,他晕死过去,驱逐舰上的救助人员游过去,将他从下沉的泼妇式内拖了出来。


喜抽雪茄的罗伯特·W·邓肯海军上尉在第5战斗机中队独占鳌头,他击落了4架敌机。在“约克城”号13时发起攻击时,邓肯的小队担负护航任务,在攻击部队后侧飞行。这时,他发现10-15架零式在6000米高度,背阳发起攻击。“约克城”号的攻击机群在日机下面1800米;泼妇式迅速迎上前去,构成了一道防御网。


一架零式冲向邓肯的小队,开火前作横滚倒飞。尽管僚机座舱已经中弹,邓肯仍和僚机转向零式,以防它改而扑向F6F的领队长机。零式从前方一掠而过,邓肯转向180度,从右边进行猛烈长射。零式中弹起火。第二架零式突然出现在邓肯前面,邓肯本能地开炮射击,但攻击失的。接着,敌机转向,向泼妇式扑来。一刹那间,邓肯再次开炮,结果使它中弹燃烧。


邓肯击落的第三个目标却非平庸之辈。他们彼此上下翻飞,斗得难解难分,谁也占不到便宜。零式两次开火,但都因提前量不足而没有击中泼妇式。当日机打算中断作战时,邓肯跟踪俯冲,在大约2400米高度击中了对手,并看到日机拖着火舌,朝海面栽落。


由于F6F左炮孔全部堵死,邓肯希望占取有利的高度。当他重新到达2400米时,第4架零式在上方大约90米处从偏右方位发起进攻。零式横滚倒飞,直冲而来,看起来像是一次自杀攻击。邓肯用右炮开火,随之陡直拉起,大坡度转弯,寻机再次开火。但是,零式慢慢打滚下落,撞碎在多布伦岛的一个山头上。邓肯估计,他是在迎头开火时击毙了日机的飞行员。邓肯是第一位击落零式的泼妇式飞行员。在1943年10月初袭击威克岛时,他击落了两架零式。现在,他总共击落了7架零式。


在这一天的战斗中,第5战斗机中队的另外4位飞行员还击落了10架敌机。中队长埃德·欧文击落了两架,托姆·麦克勒兰海军中尉摧毁了三架,特迪·斯科菲尔德海军中尉击落了两架,其余几架是额外的收获。斯科菲尔德的攻击使一个日机飞行员惊慌失措,仓促迫降。零式的一个机翼撞到了地面,横翻着筋斗,撞翻了三架天山舰载水平轰炸机,使它们起火燃烧。在离跑道尽头一架大型四引擎飞机只有九码远时,才停下来。


“约克城”号飞行大队长埃德加·斯特宾斯海军少校击落了一架日机。他在装有照相设备的泼妇式上监察作战情况时,一架落单的零式盯上了他。对斯特宾斯来说,空战当然不是头一次。1942年,当他在老“大黄蜂”号(CV-8)上时,作为一位SBD俯冲轰炸机飞行员,他曾击落了3架敌机。12月,在攻击夸贾林群岛时,他曾摧毁了一架一式陆上攻击机,这架零式,很快便成了他击落的第五架日机。


这天下午,第9战斗机中队同样为攻击机群护航。菲尔·托里的小队在“埃塞克斯”号的飞行大队中首先到达目标上空。小队长A·B·史密斯海军上尉声称击落了3架敌机。这是他参加的第二次空战。11月11日在腊包尔上空的一次大战中,他曾经击落了两架。他的泼妇式在和三架零式作战时受了重伤,在返回特混舰队的途中迫降,并被一艘驱逐舰救起。


汉密尔顿·麦克沃特海军上尉带领的一个小队正为“埃塞克斯”号的SBD俯冲轰炸机护航,天空中突然出现了3架来历不明的飞机。在5公里外,3机看上去相当友好。但是,当无畏式开始俯冲时,它们转向朝麦克沃特飞来。麦克沃特带领僚机迎上前去,相距大约1000米时,他们确信3机是敌非友。那是3架非同寻常的零式战斗机,机身古怪地涂成了桔黄和黑色。


敌长机有一次极好的射击机会,但莫名其妙地没有开火。麦克沃特大转向,飞到一架敌机后面,僚机布德·格霍尔则咬上了敌长机。格霍尔一次开火,就将目标击落。麦克沃特一次射击,同样将第二架日机从空中抹掉。第三架零式落入了麦克沃特的瞄准线,他当即开炮,将它揍得凌空爆炸。10秒钟内,他们就一举敲掉了日本人的三架战斗机。


另一架零式飞速扑来,距离不到2000米,象上一次一样,敌机可以向麦克沃特开火,但是没有动手。佐乔治亚人一次射击,使零式中弹起火,日飞行员弃机跳伞,这次短暂的激战,使麦克沃特创下了当时舰载机飞行员击落敌机10架的最高纪录。


第9战斗机中队声称总共击落了36架敌机。在战斗机中队里,这是最高的。乐观地说,飞行员们的说法不应怀疑,但那不是完全真实的情况。天亮时分,特鲁克有日机365架。到14时,泼妇式使这个数字大大减少。据认为,在空中和地面摧毁的日机有204架,其中将近130架是在空中击落的。但是,按战后日方记录,证实击落的只有70架。然而,重要的事实是,日过正午,泼妇式就统治了特鲁克的天空,使敌战斗机群无法阻止无畏式,SB2C式和复仇者式完成它们的轰炸使命。


两天空袭,与敌作战损失的美机比预料中的要少得多,为泼妇式8架,复仇者6架,俯冲轰炸机3架。大部分是被高射炮火击落的,另有8架系事故造成。2月17-18日夜间,一架日机悄悄逼近,朝“勇猛”号投下了一枚鱼雷,迫使“勇猛”号在严密警戒下驶离了作战水域。


空袭特鲁克大获全胜,击沉或摧毁日军47艘舰船,总计20万吨。在空中和地面摧毁日机270架,使日机能够用于作战的只剩下6架。同时,还重创了日航空兵和海军补给设施。在其后几个月里,美军对特鲁克又进行了一系列的空袭,但空战持续时间都没有超过第一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