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钱学森同志深受人民尊敬和爱戴的根源  

江上齐锋 收藏 1 338
导读:——悼念人们科学家钱学森同志       思 恩       中国人民科学家、为研制“两弹一星”做出巨大特殊贡献的钱学森同志,在98岁高龄的时候,追随革命导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为革命先烈们服务去了。有情的苍天在北京降洁白瑞雪为钱老送行;热爱科学的人民大众呼吁对钱老举行隆重的国葬!       钱学森同志其所以能够在科学领域里获得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得到人民群众的崇敬和爱戴,获得人民科学家的殊荣,主要是因为:       1. 钱学森同志接受了马克思主义

——悼念人们科学家钱学森同志




思 恩




中国人民科学家、为研制“两弹一星”做出巨大特殊贡献的钱学森同志,在98岁高龄的时候,追随革命导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为革命先烈们服务去了。有情的苍天在北京降洁白瑞雪为钱老送行;热爱科学的人民大众呼吁对钱老举行隆重的国葬!




钱学森同志其所以能够在科学领域里获得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得到人民群众的崇敬和爱戴,获得人民科学家的殊荣,主要是因为:




1. 钱学森同志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确立了共产主义世界观和辩证方法




人的行动是受思想支配的。但是,这种支配有被动和主动之分:为了生存,迫不得已地去工作以养家糊口,是被动的;为了共产主义事业而毕生鞠躬尽瘁,为了人民幸福,为了国家富强,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是主动的。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雷锋说过一句话:“人吃饭是为了活着,但人活着不是为了吃饭”。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使远在大洋彼岸的钱学森同志的爱国之心难以平静,他对夫人蒋英说:“祖国已经解放,我们该回去了。人民中国才是我们永远的家。”一颗中华儿女的赤子之心,溢于言表!




钱学森同志经过5年坚持不懈的斗争,终于在祖国的帮助(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活捉的美国侵略军的11名飞行员作为交换条件)下,在1955年回到了日夜思念的祖国!




回到祖国的钱学森同志,在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的关怀和教导下,学习了马克思主义,懂得了政治,理解了政治方向和技术工作的关系。对于他思想上的这一巨大的进步和飞跃,钱学森同志说:“我在美国是学自然科学工程技术的,一心想用自己学到的科学技术救国,不懂得政治”,“回到祖国,通过学习才慢慢懂得马克思主义,感到科学与政治一定要结合”,“即使是从事纯技术工作,也要有明确的政治方向”。




共产主义世界观的确立,使钱学森同志有了“明确的政治方向”,使钱学森同志掌握的科学技术如虎添翼,成为中国研制“两弹一星”的科学巨匠,取得了举世公认的辉煌成就!




钱学森同志在给一位朋友的信中说:“我近30年来一直在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并总是试图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指导我的工作。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智慧的源泉!而且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是绝不会不爱人民的,绝不会不爱国的。”




正是由于钱学森同志具有坚强的共产主义信念和理想,所以他“爱人民”、“爱国”,发誓“此生惟愿长报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钱学森同志一再坚持说:“我作为一名技术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奖赏”。“如果丢掉了毛泽东思想和公有制,中国就完蛋了”!“按照毛主席、周总理的教导,我做了一些事情。现在老了,不能做更多的事情了……”!这些话,表现了钱学森同志对共产主义事业矢志不渝的决心和坚定“明确的政治方向”!




2. 钱学森同志坚持原则,具有明确的是非观念




钱学森同志在美国学习工作20年(1935—1955),在科技领域为美国做出了很大贡献。但是,当钱学森同志提出回生养自己的祖国时,一贯标榜人权、自由、民主的美帝国主义,立即撕下人权、自由、民主的假面具,露出豺狼真面目,执行麦卡锡反共法案,剥夺钱学森同志应该享有的人权、自由、民主,关进牢狱,进行审判。即使在中美华沙谈判达成交换协议,丧心病狂的美帝国主义竟然以驱逐出境的形式放行钱学森同志回中国!




20世纪70年代初,在中美两国没有外交关系的情况下,美帝国主义的头子尼克松访华拜访毛泽东主席,谋求改善中美关系。随着中美关系正常化,两国之间的科学技术交流和科学家互访的逐渐增多,美国科学院和美国工程院、一些美国著名科学家和在美国的华裔科学家曾邀请钱学森同志访美,并以授予他美国科学院院士和美国工程院院士称号为去美条件,被钱学森同志拒绝。




1985年,美国总统科学顾问基沃思访华,在同当时的国家科委主任宋健会晤时表示:钱在美学习和工作过20年,对美国的科学技术进步特别是军事科学的发展,做出过很大贡献。在研究过联邦调查局的历史档案后,十分清楚,麦卡锡黑暗时期的美国欠了钱学森的债。我们现在感到很难过。美国政府对钱学森横加迫害,是没有道理的。钱的遭遇和美国“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的情况很类似(奥在麦卡锡时期被诬陷为“苏联间谍”而受审;上世纪60年代美国以授予他“国家勋章”的形式为其“平反”)。美愿邀请钱学森访美,并由政府和有关学术机构表彰他对科学的重要贡献。如钱不去美访问,美方可派美国科学院院长普雷斯来华,授予钱学森“国家勋章”,表彰他的贡献。




当时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xxx,在得悉美国有关方面邀请钱学森访美,并要授予他学术荣誉称号和国家勋章后,劝说钱学森同志接受这一邀请。xxx劝说钱学森同志的谈话大意是:“钱老,你在国际上影响很大,一些国家邀请你,我建议你还是接受邀请,出去走走。你出去和别人不一样,对推动中外科技交流会有很大影响。这也是今天改革开放的需要啊!今天,世界在变,中国在变,美国也在变。几十年前的事,过去了就算了,不必老记在心上。你去美国走走,对推动中美间的科学技术交流,甚至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都会有积极意义。”钱学森同志回答说:“总书记,当年我回国的事很复杂,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我不宜出访美国。”xxx总书记只好说:“钱老,我这是劝你,不是命令你一定要去。如果你认为不便去,我们尊重你个人的意见。”




钱学森同志为什么执意不接受美方邀请和xxx总书记的劝解呢?钱学森同志的解释是:“这是美国佬耍滑头,我不会上当。当年我离开美国,是被驱逐(deport)出境的,按美国法律规定,我是不能再去美国的。美国政府如果不公开给我平反,今生今世绝不再踏上美国国土。”钱学森同志还说:“如果中国人民说我钱学森为国家,为民族做了点事,那就是最高的奖赏,我不稀罕那些外国荣誉头衔!”




原来如此!——美帝国主义当年践踏人权、自由、民主,公开迫害了钱学森同志,如今不愿意尊重人权、自由、民主,公开平反,而是虚伪的企图通过邀请访美、授予荣誉称号和勋章之类,想羞羞答答偷偷摸摸地了事!美帝国主义一方面口头上承认:“美国欠了钱学森的债。我们现在感到很难过。美国政府对钱学森横加迫害,是没有道理的”。另一方面,却不愿意公开为当年“美国政府对钱学森横加迫害”进行平反。这就是“美国佬耍滑头”的地方!




但是,钱学森同志心里很明白,在“美国佬耍滑头”,不给他公开平反的情况下,他“再踏上美国国土”,就意味着自己要违背“美国法律规定”,在钱学森同志“不能再去美国的”情况下,去美国接受美国科学院院士和美国工程院院士的荣誉称号及国家勋章,既丧失原则,又有失国格人格,政治上授人把柄(钱学森为了美国科学院院士和美国工程院院士的荣誉称号及国家勋章,违犯“不能再去美国的”有关“法律规定”),得不偿失。凡事总得有个限度!因此,钱学森同志不能接受“几十年前的事,过去了就算了,不必老记在心上”的脱离原则的劝说,不干为了“推动中美间的科学技术交流,甚至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而不讲原则,任由“美国佬”随意摆布的蠢事!




3. 钱学森同志是知识分子和工农群众相结合的楷模




钱学森同志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把自己看成是工农大众中的一员,堪称知识分子和工农群众相结合的楷模!




钱学森同志说:“我本人只是沧海之一粟,渺小得很。真正伟大的是中国人民,是中国共产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为了表彰钱学森同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对中国科技事业的发展所做的卓越贡献,1991年10月16日,中央在人民大会堂专为钱学森同志召开授勋会议,授予他“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称号和“一级英雄模范奖章”。总书记江泽民、国家主席杨尚昆等在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差不多都出席了授勋会议。钱学森同志在授勋会议上发表感言时实事求是地说:




“在今天这么一个隆重的场合,我的心情到底怎么样?如果说老实话,应该承认我并不是很激动。”




为什么“并不是很激动”呢?钱学森同志回答说:




“我第一次激动的时刻是在1955年,我被允许可以回国了,当我同蒋英带着幼儿园年纪的儿子、女儿去向我的老师告别时,手里拿着一本在美国刚出版的我写的《工程控制论》,还有一大本我讲物理力学的讲义,我把这两本东西送到冯·卡门老师手里,他翻了翻很有感慨地跟我说——你现在在学术上已经超过了我。我钱学森在学术上超过了这么一位世界闻名的大权威,为中国人争了气,我激动极了。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激动。”




“在建国10周年的时候,我被接纳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这个时候我心情是非常激动的,我是一名中国共产党的党员了!我简直激动得睡不着觉。这是我第二次的心情激动。”




“第三次心情激动,就在今年。今年我看了在座的王任重同志写的《史来贺传》的序。在这个序里他说中央组织部把雷锋、焦裕禄王进喜、史来贺和钱学森这五个人作为解放40年来在群众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共产党员的优秀代表。我心情激动极了,我现在是劳动人民的一分子了,而且与劳动人民中最先进的分子连在一起了。”




“有了这三次激动,我今天倒不怎么激动了。”




4. 钱学森同志是大公无私的典范




钱学森同志虚怀若谷,淡泊名利,公而忘私,是大公无私的典范,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钱学森同志谦虚谨慎,“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他以身作则,坚持不搞特殊化:鉴于钱学森同志的特殊贡献,单位要为他单独建房,他坚决不同意,理由是“我不能脱离广大科技人员”。




钱学森同志说:“我姓钱,但我不爱钱”。确实如此!




钱学森同志在美国的收入为每月大约17 800美元(海军炮兵导弹工程项目协调人每年5万美元,平均每月两个到三个项目,每个项目给3 000—7 000美元不等的奖金;大学讲师、物理研究所兼职,每月给2 000、1 600美元。)。即使在1950—1955年软禁期间不上班,按照美国政府的授意,物理研究所每年给3万美元工资(平均每月2 500美元)。




钱学森同志回国后的收入为每月335.8元,1957年起每月增加学部委员津贴100元;当时中科院每年年底给钱学森同志500元左右的奖金(平均每月41.67元)。这样,钱学森同志从1957年起收入为每月大约477.47元。根据1955年1美元兑换 人民币2.52元进行折算,钱学森同志的月收入约为189.47美元,是被美帝国主义软禁期间收入的7.58%。




从这些数字我们可以十分明显地看出,钱学森同志为了报效生养他的祖国,是毅然决然地放弃在美国的丰厚收入而回国的!——“我姓钱,但我不爱钱”。




苏联在1957年给钱学森同志26 000卢布的礼金(当时折合人民币14 700元),全部捐献。——“我姓钱,但我不爱钱”。




钱学森同志在1959年获得了3 700元稿费、1963年获得了11 568元的稿费,全部捐献。——“我姓钱,但我不爱钱”。




1978年钱学森同志的父亲平反,补发了3 400元工资,全部上缴。——“我姓钱,但我不爱钱”。




到1990年,钱学森同志和他人合写著作7部,将自己应得的稿费14 238元,全部赠给合作者(这些同志大多家庭负担较重)。——“我姓钱,但我不爱钱”。




港商给过200万港元(两次),全部上缴。——“我姓钱,但我不爱钱”。






钱学森同志姓钱不爱钱,面对百万金钱不动心,可捐巨款国家和人民;唱高调的权贵和精英,能有几人效仿钱学森,不爱金钱爱人民,捐献巨款表寸心?!






钱学森同志的一生,是热爱祖国、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制度、热爱人民、走知识分子和工农群众相结合道路的一生,是为人民服务、无私奉献、为研制“两弹一星”做出巨大贡献的一生,是向往光明、追求真理、用科学理论思想铸造高尚灵魂的一生,是坚持原则、维护民族尊严、不屈服于美帝国主义霸权的一生,是面对钱财不动心、身处商品生产社会不拜金的一生,……。




愿钱学森同志的高风亮节、思想情操、道德品质、浩然正气、政治方向,流芳百世、永存人间!


2009-11-3~5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