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暴雨——300毫米远程火箭炮


钢铁暴雨——300毫米远程火箭炮

1991年的海湾战争,伊拉克貌似强大的机械化部队,曾饱受美制M270火箭炮强大火力的迎头痛击。以至于幸存的伊拉克士兵把这种射程45公里,一次齐射抛洒无数枚子母弹的可怕武器称之为“钢雨”。在海湾战争中,共有大约200辆M270火箭炮被投入战场,一共发射了9,600多枚火箭弹,这些火箭弹对伊拉克的地面目标射出约600万枚M77双用途子弹药。美英军队因为这种火箭炮在全连12门齐射的时候,一次能覆盖并摧毁标准军用地图一英里方格上的所有物体,而亲切的称之为“方格终结者”。


那时候中国炮兵部队装备的火箭炮,队属炮兵还以130毫米火箭炮为主,射程仅为10千米。预备炮兵也只是少量新型的81式122毫米火箭炮,射程不超过20千米(别意淫胡扯啥122毫米40公里火箭弹,那玩意定型时间很晚,而且一直没装备,只是在近几年才有少量进入解放军现役)。随着海湾战争的强烈刺激,以及我军现代化建设步伐的迈进,陆军集团军对远程火力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一种性能先进、威力强大、射程大于60千米的武器系统。在考察对比了世界各国远程火箭炮优劣,以及基于现实条件能够引进的品种,决定全面引进并仿制前苏联的“龙卷风”300毫米火箭炮,进而利用国内国防工业基础全面,电子工业相对先进的优势,自行改进,形成了带俄国血统、有中国特色的300毫米系列远程火箭炮。这就是PHL-03式300毫米火箭炮,笔者通过查看解放军报和国内新闻可以确定,目前该炮已经在至少四个集团军有装备,分别是南京军区第一集团军炮兵九师201团,有两个营24门300火箭炮;广州军区第42集团军炮兵一师209团,装备有两个营;南京军区第31集团军炮兵旅,估计至少一个营;另外有新闻显示沈阳军区39集团军炮兵旅,也装备有300火箭炮。[注1]


由于国内保密体制的限制,只能结合“龙卷风”300火箭炮来谈谈国产武器的性能,本文均引用中俄的公开资料,不涉及秘密。


钢铁暴雨——300毫米远程火箭炮

俄制300火箭炮,全称是БМ-30式300毫米多管火箭炮,绰号“龙卷风”,最初苏联军事工业武器系统索引型号命名为9А58, 最终定型后,整个武器系统被命名为9К58型,由位于前苏联图拉市的国营“合金”精密仪表设计局(科研和生产联合体)研制,该联合企业前身是苏联军事工业第147研究所,50年代末曾经研制出著名的БМ-21“冰雹”122毫米多管火箭炮。70年代初,苏军提出研制一种军区/方面军级别的远程大口径多管火箭炮,以取代最大射程仅35公里的“飓风”火箭炮。1983年首次露面,被北约命名为M1983式火箭炮,1987年正式服役。根据苏军作战条例,БМ-30火箭炮隶属于苏军预备炮兵建制,以营为单位装备于方面军炮兵师重型火箭炮旅,每个旅下辖4个火箭营,每个火箭营装备12门9A52火箭炮车以及配套支援系统。通常在战役开始阶段集中于某一个进攻方向使用,以猛烈的火力压制敌纵深地域的战役战术导弹阵地,执行远程反炮兵作战,打击敌作战指挥后勤系统,摧毁坚固防御工事,毁伤敌集结地的坦克、装甲车辆和有生力量等等


钢铁暴雨——300毫米远程火箭炮

300毫米“龙卷风”多管火箭炮武器系统由以下部分组成:


1、9A52或9A52-2多管火箭发射车。


2、9Т234或9Т234-2备弹运输装填车以及9ф918储藏设备。


3、多种300毫米火箭弹。


4、9ф827训练设备。


5、ПМ-2-70МТО-В维修检测设备。


6、9C729M1自动化火控系统以及МП32М1营连指挥车。


7、ГГ-12-2М侦察测地车


8、ГВ-44气象保障车


9A52/9A52-2火箭发射车由玛斯-79111(МАЗ-79111)或玛斯-543M(МАЗ-543М)轮式越野车改装而成。驾驶舱位于车体前部左侧,有装甲防护,驾驶舱后部为无线电通讯设备和火控系统指挥舱。12个发射管分上、中、下三层配置,上层4个并排配置,中、下层则分左右配置,左右各并排配置2个发射管。装有一台386千瓦的V12四冲程柴油发动机。4轴全轮驱动的中央轮胎调压系统可随地形变化随时调节压力,具有良好越野行驶能力,战斗全重43.7吨,最大速度为60km/h,最大行程850km。指挥和驾驶舱安装有ABC系统(空气冷却过滤/通风系统),“龙卷风”的4人成员组中的两名成员座位在指挥舱,呈前后排列,两外两名则坐在底盘前端的发射控制舱内。在进行射击时,靠位于第三轴和第四轴之间的两个液压千斤顶下落到地面来使炮车稳定。


火箭炮能够在炮车中轴两侧±30o的弧形区域内射击,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方向射界±30o。因此该炮在进入阵地时不需要严格按照射击测地指向线来停车(但对比美制M270高达±45o的方向射界,“龙卷风”显然略逊一筹),可以单发或齐射,单发最小间隔3秒,全炮齐射需要38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