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清官 正文 三十五:军人的承诺

功狗 收藏 0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


“前辈身轻如燕,身上所穿衣服也是晚辈没有见过,晚辈实在佩服!”杨龙诚恳的回答。

“杨龙,佛法可以解放人的思维,挣脱思想的束缚,同样可以在身体上出现奇迹,你还说佛法只是虚无吗?”

“晚辈不懂!”

“哈哈!杨龙,与其在人世间苦苦的挣扎,还不如在此地修炼,无拘无束,享受这自由飞翔之快乐。人生百年,不过一瞬,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啊!”

“前辈!”

曼茹从杨龙的怀里做了起来,其实她早就醒了。但她是个理智的女人,与其惶恐的大喊大叫,还不如在杨龙怀里静静的听着他们的谈话。现在她听杨龙有点精神恍惚,赶紧做起来和杨龙一起对付这几个奇怪老人。

“前辈,您说佛渡有缘人,那么您在山中收留了那么多罪犯,那么多人都被您教导着引向佛门,那么您为什么不在他们中间选几个人来继承您的衣钵呢?人生百年,总归一死,相信您没有修炼到不死之身吧?您感觉在这深山里发现这个好去处,几位前辈又得到自由飞翔的秘密,您不想把自己埋没在这里,就要找个继承人,你找到了杨龙。

可是前辈,杨龙是个实干的人,想用自己的行动来造福社会。而佛法呢,同样是给人的心灵以归宿,但在这暗无天日的山谷里,即便是杨龙继承了你的衣钵,但毕竟对社会的贡献来说还是虚无,因为只是杨龙一个人心灵得到解脱,对社会还是没有一点益处。我想前辈您找错了人了!”

“哈哈,那些犯罪之人本应该死,跑到我这就是造化,那样的人入空门当然是求之不得。老朽参悟几十年而的佛的真谛,又岂能拿那些人来检验佛法的广大呢?杨龙桀骜不逊之人若得皈依佛门,才是我佛慈悲,广渡世人之典范啊!”老人看着曼茹说道。

“前辈,我杨龙虽然身在军中,也曾经杀过人,但始终有一颗慈悲心。杀人是为了救人,当年少林武僧在兵乱之时也曾下山开杀戒救人。佛法修炼不在于庙堂还是妓院,只要有慈悲心到哪里都是参悟佛法。在您这修炼固然远离尘嚣,但毕竟不是我杨龙所愿,佛讲究随缘,难道您真的要强迫我留在这里吗?”杨龙看曼茹醒来,知道她没有受伤,心便放了下来。在说老人刚才的口气分明是把杨龙当成检验佛法的实验品,实在让杨龙受不了。所以说话在没有委婉,手里的枪也握的紧了一些。

“杨龙,你要非得到外面也不是不可以,入空门是要看有无佛缘,你有,只是时间未到,老朽当然不能强迫你,那样岂不成当兵抓丁一样?然而你是否能告诉老朽你要干什么,老朽还可以传授你一些佛法智慧。

然后你要回归社会,那就要看你的心志如何了,这里深达云雾山下,你可知道云雾山海拔多少吗?这云雾山之底你要爬上去需要你怎样的毅力和决心呢?”

“我杨龙没什么志向,我是个80后出生的人,在青年时期就加入军队。那时候只是保卫国家,保卫人民。可这和平年代没有什么仗打,只是在老百姓遭灾时抢过险、抗过洪水。离开了军队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我们这一代人正好赶上新旧思想碰撞的年代。在战争中实现自己梦想的年代我们没有赶上,改革开放最好的时机我们也没有赶上,国家分配工作我们还是没有赶上,如今我没有当官的老爹,也没有出众的文凭,只有一颗诚实的心但在这样一个年代也不值钱。在外面工作了几年也不够买套小小的房子,结个婚还要一笔钱。所以我现在就是有志向也被现实所困扰,只图个安乐的生活就可以了,好在现在让我遇到了曼茹,回去还我清白之后就和曼茹找个地方过安稳日子,过好了把自己孩子供上个清华北大什么的让孩子不在受罪。在村里做个好人,能教化一个人是一个人,那就是我的功德了。”

“好吧,可怜的孩子啊!难道你们80后的人就真的没出息了吗?中国从此无望了吗?你这等有志青年报国无门,实在是可悲啊!”老人听杨龙的话不禁眼泪流了下来。

“前辈,我杨龙没有机会受到良好的教育,不等于别的人没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们之中自有胸怀大志之人。我中国有5000年文明,经历多少战火、经历多少外族入侵,不都是挺过来了吗?另外这悬崖在高也难不倒我杨龙,只要有信心是会爬到山顶的。”杨龙坚决的说。

“什么也不说了,孩子,你试一下吧!然后在说!”老人站起身来请杨龙起来。杨龙和曼茹牵着手跟在后面和老人向外走去。

洞外不见阳光,但青色的石头发着淡淡的光,隐约还可以看到事物。山崖上长满藤蔓,到不是没有下手的地方。

“孩子,从这爬上去就到了藏武器的山洞口了。若是你爬的上去,只求你不要告诉外面这里的情况。这些年看着报纸,那些记者学家听到哪有新奇的事物必将他研究个透彻。哪个原始村落被发现之后,便来了一大群人,那里就不在有淳朴的乡情。哪个地方风光秀美,如果被发现之后在也不会平静,那些旅游者带来的垃圾足以毁灭秀美的风光。就是想在哪个寺院里参悟佛法,也会被记者暴料,本该得道的高僧也被前来猎奇的人所打扰。这世界上就真的没有可以安心参禅的地方,否则我们也不会在这里吃着生肉连火都不敢生一下。不过这也好,这样的苦修才使我兄弟参透人世间的道理,佛法的奥秘。也算幸事吧!那些专门毁人隐私的记者,迟早都会遭天谴的。”老人指着悬崖对杨龙说着,感慨着。

“杨龙是军人,如果您在这私藏武器,我会告诉国家。如果你在这犯罪,我会告诉国家。但您在此修炼,与世无争,杨龙怎忍心让那些人来打扰您的清修呢?我以军人的名誉起誓!你放心吧老前辈。日后有缘在会!”

杨龙知道老前辈的心情。如果自己把他们的隐居地点告诉了外面,那些专家和记者肯定会蜂涌而至,到那时,他们五个人最好的下场就是被旅游者烦扰,这山崖上恐怕就要修建电梯,下面也要安装电灯。这自然和谐的宁静就会被打破。

在往坏了想,他们五个很可能被国家拿到实验室里做实验了,在玻璃罩里和小白老鼠一样的命运。如果几位老人做古,那些考古专家也会挖出他们的骨头来研究一下。那些人名誉上是专家,可干的却是挖人家祖坟的勾当。要是研究古代文物也就罢了,连人家的骨头也不放过,还要拿到实验室里百般的蹂躏。真不知道那些人的后代会怎么看待那些考古专家。杨龙说什么也不会干那伤天害理的事的。这秘密是要烂在杨龙嘴里的。

杨龙和几位老人告别,拿根绳子把自己和曼茹系上,开始了漫长的爬行。老人看着杨龙在悬崖上飞快爬行的身行,和几位老人笑了起来。

“哈哈,大哥不必着急,等他下来后就是另一个人了,这四维崖除了用我们这翅膀从另一条山谷飞出去,其他别的方法都是白费!既然他下来了,想不成佛都不行了……”

“呵呵,是啊是啊!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咱们就看杨龙几时回头了。咱们赌一下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