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清官 正文 三十:佛法无边

功狗 收藏 0 5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


“此乃云雾县前任高官,因贪赃枉法而遭追捕,无意躲入我处。”老人指着前面的一个满脸胡须瘦高的汉子介绍。

“你贪赃枉法却跑到这里来躲避,去怎么对得起那些被你鱼肉过的老百姓!怎么对得起国家给你的信任!为官本该爱民如子,清政廉洁,看你真是白读了圣贤书!白白批了这人皮!”杨龙嫉恶如仇,眼见贪官在眼前,不由的火往上撞,上了膛的81步枪就对上了那人的脑袋。

那人淡淡一笑,丝毫没有恐惧,仿佛解脱了一般!老人看着杨龙说道:“杨龙,你只知恶人该死,却不知活人更难吗?”杨龙看了老人一眼表示不明白。

“同志:我此前头脑糊涂,虽然不曾杀人越货,但为官没有造福百姓,到贪得许多不义之财,使百姓受得许多劳苦。这是我的罪孽啊!自逃入这深山,每日在仙师指导下打坐参悟,仍不得解脱。每每夜里惊醒,总是心惊肉跳。想着那些老百姓,总是不能入睡,今天能死在军队手里,心里总算平静了!”那个人说完就闭上眼睛,等着杨龙开枪。

“杨龙,你开枪到是如了他的愿!”老连长仔细分析了那人的话接着说:“杨龙,把枪放下来吧!他是想死啊!他以前虽然身居要位,但既贪污腐败,干了那些见不的人的勾当,所以风光背后也是寝食难安,自打东窗事发,逃亡的路上更是心惊肉跳,但那时只是单纯的害怕。可在这山谷之中每天吃着生肉,过着野人般的生活,他才慢慢感悟到自由的重要。

虽然这里比监狱还要清苦,但这总是法外的地方,就算他在这诚心忏悔100年,但到最后还是犯罪之身啊!所以他生一天就悔一天,怕一天。现在他良心发现,感到自己虽生犹死,只等着有人超度他!早早结束这非人非鬼的生活!

虽然他在这一心悔过向佛,但是毕竟是有罪之人,心里总被这一想法障碍而难入空门。这是他的痛苦所在。对他这样一个良心发现的罪犯来说,一颗子弹能让他结束痛苦,是最好的结果了。对这样的罪犯,最重的惩罚是让他们活着。而且不带他进入监狱!始终活在痛苦与不安当中!”

老人听了老连长的话,缓缓的说:“长官一身悍气,却把无上佛法看的如此透彻,实乃幸事!身入空门,心障为恶疾!此言非虚。然杨龙一弹使其从此无忧,往生极乐!长官一席话又使他重入地狱,在次轮回,岂不罪过?看来官家大狱只束其身,佛法无边才是归心啊!”

“老前辈,您既修炼佛法,就该知道众生六道轮回。道道自有清规,今生轮为人道,就该恪守人道,既轮为官,自然该遵守官道。官本为民而立,为官而不为民,与畜生道何异?现沦落在此,虽然落魄。然仍以人面于世,既是人道、既是佛法宽大。生死自有定数,轮回数满,自有天收取,我辈怎好越界呢?”曼茹和老人一样半文半白的与老人交谈。

“老前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一种境界,是一种心态。然而这是法制社会,如果人人都犯了错误而进空门避祸,那么以现在人的信仰和思想,您能保证佛门就清净吗?能保证每个人都能立地成佛,从此向善吗?至于那些枪毙的罪犯,杀了他们只不过是法律规定和平息民愤罢了。其实杀了不如不杀,从现实来看,这帮畜生如果死了却是真的便宜。按我的想法,统统劁了送到戈壁滩植树还好一点,在您这清修,您管的了一个还能管的了所有人都在诚心忏悔吗?”杨龙的话把老人噎的哑口无言。他就是这样的人,刚才还对老人亲切非常,十分相信,但现在思想上出现分歧,马上就针锋相对了。

确实,监狱是改造人的地方,佛门也是改造人的地方。如果诚心进入佛门,那么比进监狱还要好点,对社会安定也要好点。毕竟监狱里是不怎么地,很多只会偷的人关了进去,等出来后就学会了抢、学会了骗、学会了嫖等等。有人曾极端的说过:学校是培养废物的地方、政府是培养腐败的地方、监狱是培养罪犯的地方、社会才是培养人才的地方。虽然极端,但也不无道理。学校教的和八股文差不多,教授和流氓差不多。学生能学好吗?政府人员穷的一到晚上泡到红灯区,富的泡在二奶的床上,一个清白的人进去,一个浑浊的人出来。真假咱不知道,但老百姓都这么说,自然有其合理性。

佛门确是清净的地方,但现在有的和尚白天批着袈裟,晚上搂着小蜜,吃大餐、开豪车,真的很难把他们与赤诚的修道徒联系在一起。所以杨龙的话还真有道理,那些该死的罪犯杀了可惜,让他们劳动又太便宜他们,都整成太监去改造自然还真的是惩罚他们的好办法!

那个贪官见杨龙把枪放下去了,满脸凄苦的看着老人,到一旁打坐去了。下一个人也是满脸的大胡子,虽然邋遢但掩不住一一脸英气。

“此乃自在佛,当日怒而杀得贪官,家无半亲!机缘巧合,来此修道,与事无争,看透生死!着实让老朽羡慕的紧啊!

杨龙不管老连长的态度,上前拱手:“既然已经到了看透生死的境界,那该称一声大师了。大师虽然在此清修,但我们冒昧的赶来,大师的清修恐怕就要到头了。我杨龙最佩服你这样的英雄,但您毕竟犯了国法,以后恐怕是要进监狱修行了,我杨龙在这给你行礼了。”说罢一躬扫地。

“杨龙,这与你的身份不符啊!”老连长看杨龙这样的情绪,赶忙纠正。

“老连长,这一礼是代表我自己,并不代表军队的态度。我也没有行军礼,只是用传统礼节对这个英雄表示敬意罢了。手起刀落,快意恩仇!虽然犯了国法,但并为丧失人道!他值得我行这一礼!”杨龙说着话,却看着那个人,一脸的尊敬。

这小子危险啊!老连长看着杨龙却不知道说什么。以杨龙对国家的忠诚,在有任务结束后军方的提携,这小子本来可以前途光明啊!但他现在的态度又和国家的态度相背离,这样的态度是不能被重用的。杨龙啊,你小子真的就愿意一辈子当个老百姓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