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名字叫炮神 正文 续第八节 荒唐的晋绥军炮营

而立迈步从头越 收藏 8 4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00.html[/size][/URL] 红军抗日先锋东征先遣队过陕西时很顺利,基本没遇到的抵抗。进入山西境内,阎锡山紧张了,这山西一向是他阎老西的地盘,连号称统一中国最高领袖的蒋总统都得承让他几分薄面。阎锡山为了独霸山西,连铁路都修成窄轨的,只有山西自己修造的铁路机车才开的进。他是名副其实的山西王。山西自古以晋商闻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00.html


红军抗日先锋东征先遣队过陕西时很顺利,基本没遇到的抵抗。进入山西境内,阎锡山紧张了,这山西一向是他阎老西的地盘,连号称统一中国最高领袖的蒋总统都得承让他几分薄面。阎锡山为了独霸山西,连铁路都修成窄轨的,只有山西自己修造的铁路机车才开的进。他是名副其实的山西王。山西自古以晋商闻名于中原大地,富甲一方。尤其以煤矿矿产蕴藏特别丰富,阎锡山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在山西进行了大规模的经济建设,建了炼铁厂、钢厂、造纸厂、机器厂等等,重工机械制造能力当时在中国数一数二。还有不少军工企业,山西的轻工业如面粉厂、卷烟厂、食品厂也因此蓬勃发展。这样一个重要的战略地区被毛泽东的慧眼看中,所以决定兵出山西。

阎锡山接到下面报告红军进入山西的情报,焦急万分,立刻调集精锐部队前去堵截。晋绥军没和红军真正交过手,但阎锡山凭红军区区几万人居然冲破蒋介石的嫡系中央军三十几万军队的拦截,不远万里到陕西刘志丹游击队地盘的事实,认定这红军绝对是个难缠的主。因此不惜血本,把他新装备的日式野炮团都派出来,七个团从黄河沿岸开始组成两道防线。摆开架势扬言要坚决把红军赶回黄河边去。

红军抗日先锋东征先遣队的团长正是从湘鄂根据地过来的占铁锋同志,他在前方侦察员报告遇到晋绥军大部队和炮兵后,当机立断决定停止前进。这是红军进入陕北根据地后的第一仗,无论如何不能失败。作为先遣队的前锋,他也特别谨慎。所以派出主动请战的洪保均和侦察连中最有战斗经验的吕排长组成带上一个加强班,摸入晋绥军防地去深入了解敌人的防御配置,尤其是炮兵阵地的情况。

洪保均担负侦察敌人的任务也不是一次二次了,他选好精干的小分队成员和吕排长一道连夜出发,这次他打定主意,一定要抓一个对晋绥军炮兵非常了解的军官舌头带回团部。

晋绥军的野炮团开拔到吕梁和临汾之间驻扎下来,两三天没听到红军的动静,官兵都放下心来。这晋绥军本来就是山西各地武装凑合起来的杂牌军队,军纪涣散。这天,春暖花开,天气宜人。野炮团的一个营长带着勤务兵到当地村庄的地主豪绅家里去拜访。说是拜访,这只是兵油子的文明说法,其实就是叨扰有钱人,逼他们出钱慰劳军队。

营长姓任,生的人高马大,有几分英俊。他有点背景,年纪轻轻就升成营长。年轻气盛,根本不把上司关于严密注意红军动向,随时准备用炮火支援第一防线的命令放在耳里。正逢春天,他健壮的身体开始不安分了,就擅自离开炮兵阵地,到不远的老井村来。

老井村坐落在山坳中,晋中的山脉虽和太岳山脉一脉相连,但这里的山普遍都是不高的丘陵。山坡上青草翠绿,还开着朵朵野山花。有点风景这边独好的味道。任营长边走边摘下一朵野花,哼着小调,勤务兵也歪带着帽檐,枪托朝后倒扛着汉阳造。刚从山道进入村庄,任营长突然眼睛一亮,看见一个十分俊俏的女娃。陕西有句老话,叫做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说的是米脂的女孩子,不管城镇还是农村,都生的肌肤如雪,媚眼动人。而绥德的男人身板健壮,相貌堂堂,颇有男人气概。任营长一看这女娃约莫十八九岁,身材婀娜,峨眉高挑,笑涡浅显,是个标准的米脂婆姨。任营长以前在米脂那一带呆过,一方水土养一方女人。各地美女都有一些常人不易察觉的特征,只有外地人又到此地观察入微,才能把握其中的玄机。任营长是有爱好年青美女这一口癖好的男人,自然能看出这个女孩的来历。他把野山花朝头上一插,涎着脸上前开口,“妹子,你是米脂的吧?”女娃没看到从山坡道旁窜过来的军人,猛然听到任营长粗声大气问话,吃了一惊,转眸一看,雪嫩的脸蛋泛起一片红晕。女娃本是米脂农村一个富农家庭的第七个女儿叫青娥。富农老爹生到第八胎才生出个儿子,当做至宝。恨不得把前面七个女儿都卖掉来养这个儿子。而老井村的杜太斯世代行商,到米脂做生意时相中了富农家中七儿。这富农在米脂还算小康人家,平常吃的是腌萝卜和窝窝头。但这种家底和山西的土老财相比,简直就是贫困一族了。所以杜太斯没花几个大洋就把青娥娶回家做了他的第四房姨太。杜太斯是老井村的首席大款,青娥被娶到这家后,开始也心满意足,但她毕竟是个陕西偏僻农村的女娃,又没有多少心机。杜太斯已经六十多岁,几个姨太太都争宠吃醋,青娥那是他们的对手。也不懂床上那些狐媚的功夫。所以这一段被老爷子冷落了。青娥本是个发育很早的女孩,乳大臀肥,被杜太斯破了女儿身后,朦胧懂了床上的乐趣。却被老太爷冷冻了。自然身体的生理有一种渴望。只是被她一贯的朴实教育暂时压抑。眼前这个军人,虽然笑得有点淫荡,但却似乎一眼看穿她年轻身体内的欲望。这也是青娥不由自主就脸上飞起红霞的缘故。青娥瞬间愣神,立刻反应过来,还算知道自己是体面人家的姨太,不敢去招惹这大兵。扭身就走。

任营长是玩女人的老手,那会放过青娥这一霎那的表情,他笑嘻嘻地伸出手,“妹子,你怕什么?你看我这朵花带在帽子旁,像不像英雄武松?”

青娥不做声,低头绕开任营长往左走,任营长向左边跨出一步拦住她。青娥又向右边走,任营长又往右边一把抱住青娥。青娥知道今天被难缠的主逮中了,满脸绯红,挣扎着咬着满口白玉般的小牙跺脚道“官爷,我是老井村大户人家的太太,不是路边的野花。你放过我吧。”

任营长哈哈大笑,“太太,我就是要玩家花,野花哪有家花香。”

青娥使劲推开任营长,整整衣衫,瞪眼看了任营长一眼,怒中带着无限的妩媚。“官爷,我是村里杜大爷家的,你有什么话和他去讲。”

任营长虽是武夫,但不是土匪,还没到公开在路上抢女人的地步。他要是不放手,就是在地上立马把青娥强暴了,青娥也拿他没法。但是任营长有心要青娥心甘情愿归顺他,成为他的情妇。就朗声说道“我这趟来你们老井村就是找村子里的头面人物办正事,你前头带路,去你家说事。”

青娥寻思老爷走南闯北,见识广,银子多,肯定有办法打发这位官爷。就乖乖带着任营长和他的勤务兵来到自己府上。

杜老爷一听有贵客上门,连忙迎出,好茶伺候。他一看任营长充血的眼睛,就知道这是个好酒色的男人。杜太斯是个生意人,最会盘算的就是少花钱多办事。他立刻叫出县剧团花旦出身最宠爱的三姨太,打扮的花枝乱颤,出来应付任营长。却把青娥支配到厨房里去。三姨太在扭着屁股媚笑着走到任营长跟前,抽出腰间手绢,故作姿态地掩着脸,任营长一把揽住三姨太坐在自己的腿上,却不屑一顾回答三姨太的撒娇问候。直截了当地对杜老爷说“这次本团奉命驻扎此地,是在南方专打土豪劣绅的红胡子杀过来了,我们的炮兵团为山西保康安民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没有炮团,红军一下就会打过来。弟兄们把这么多炮拉到这山区里,都很辛苦。你们老井村应该表示一下,凑些军饷给弟兄们鼓舞士气。”

杜老爷心里一跳,知道这次免不了破财。但祈求对方不要狮子大开口。“军爷,你也知道这老井村荒山野岭,贫困山区,慰劳大军本是应该。我们尽力凑些吧。你看1000块大洋,够不够?”

任营长似乎看透杜老爷的心思,哼了一声“1000块,太少了吧,这样吧,这钱你找村里其他财主再商量个数,今晚我累了,就不回营地了,你先弄些酒菜来。”

杜老爷也看出任营长现在是色中饿鬼,首要的是想满足肉欲。他咬咬牙要三姨太陪任营长喝酒,喝道半宿,任营长把三姨太抱到准备好的厢房,痛快酣畅地玩了一晚。

第二天,杜老爷心疼地拿出自己的1000大洋,又找其他乡绅凑齐共2000大洋交给任营长,希望早点打发兵老爷走路。但任营长玩了一夜三姨太玩出瘾了,他念念不忘那个水葱一样娇嫩的尤物——青娥,他自认为是识货的,这个俊俏女娃他不但想玩还想从杜老爷这里带走。昨晚他已经从三姨太嘴里套到青娥的情况。于是他自称身体疲乏还要住一晚。杜老爷头都大了,这个兵爷拿了钱还不走人。他一想,反正三姨太都被他玩过,再让他睡一晚也不妨。没料到任营长乜斜着眼说,今晚要青娥陪睡,杜老爷心想你也太欺负人了,这三姨太是风月之人,你玩了也就玩了。青娥是十八岁的淳朴嫩苗,我还指望青娥给我生个儿子。杜老爷虽然前一段冷落了青娥,但他心里清楚这个米脂婆姨才是靠得住的女娃,不愿随便就让给任营长这种虎狼军人玩弄。

任营长见杜老爷不肯,把驳壳枪往桌子一拍,大声吼道,“老子在前方流血卖命,你连这点牺牲都不肯,信不信老子把全营的官兵都叫到老井村来。”他的勤务兵也端起枪虎视眈眈,杜老爷一看,这军爷实在惹不起,只有答应。

青娥穿着贴身小红肚兜,被送到任营长厢房,满脸娇羞,身上哪里都觉得已经裸露。她已经三个月没被老爷碰了。杜老爷又是个老头,那比得上这任营长的年轻性壮。青娥还没比任营长碰到身子,已经软成一团。任营长虽然三十出头,在床上的经验却相当老道,拽过青娥剥个雪白光猪似地,扔在炕上,把那在青楼学贯中西的功夫全都使到青娥身上,弄得青娥丰满身材里的恶魔跳出,青娥忍不住放声呻吟,窗外偷听的杜老爷恨得牙痒痒的,知道这女娃是呆不住杜家了。

洪保均等人在白天侦察晋绥军炮兵团阵地时,见敌人守备松懈,怀疑晋绥军还有其他潜伏炮兵。他们从老百姓嘴里了解到任营长在老井村杜老爷家和杜老爷家眷双栖双飞的荒淫情况,决定连夜抓捕任营长。洪保均等人半夜跳进杜老爷家墙里,先控制住勤务兵,再冲进任营长的厢房,任营长和青娥经过激战半夜正赤身裸体抱在一起酣睡,被洪保均抓了个正着。洪保均厌恶地把衣服扔给故作镇定的任营长,把他捆个五花大绑带走了。离开杜老爷家时,杜老爷缠抖地双手奉上1000元大洋的红包,他偷偷藏下自己的1000元,但是洪保均看都不看,宣布红军这次不是来扰民的,只是找晋绥军长官去谈谈话,就扬长而去。杜老爷本来就把钱看得比命和女人重,他感激念叨“这红军不是青面獠牙的红匪,是好人啊。”

洪保均离开杜老爷家一个时辰不到,闻讯赶来的野炮团团长和旅部的参谋长进了杜老爷家,问清当时情况后,立刻追赶。晋绥军旅部参谋长随身还带着一位青年军官,举止不凡,这就是在引子中指挥炮打洪保均的日本士官军校留学生白子谓。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