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中午时分,御厨首领李玺跑来报告说饭菜都置办好,可以用膳了。于是,刘华从兜中掏出一个黄金打造的哨子,递给王琦道:“爱妃,你不是想学花木兰、穆桂英带兵吗?今后这些人就交给你管理了,你就用这哨子组织他们集合出操、饮食起居,甚至你还可以把大一点的孩子当成士兵来训练!”

“好啊,这可是您说的!臣妾将来真的把他们训练成一支军队给您瞧瞧!”王琦喜笑颜开地接过金哨子,一溜烟地跑到新人们居住的地方去了,顿时尖锐的哨音四起。

几根烟的功夫,一千多人排成两行缓缓走来,有的女人怀中还抱着小孩。大家表情怪异,但都肃穆无声地走着,没人说话。走在最后的王琦居然还捏着一个壮汉的后颈,押着他前进。那壮汉除了鼻子高挺一点、眼睛是蓝色的外,模样跟刘华长得像一个模子铸出来的,身高足有一米八几,虎背熊腰非常结实。

“皇上,琦贵妃打咱们的儿子,您可要为我做主哟!”凯瑟琳.安娜冲出队伍,跑到刘华跟前哭闹。

“安娜,别哭,待朕问清楚再给你一个交代!”刘华看了一眼安娜的胸牌,诧异道:“琦贵妃,这是怎么回事?”。

“陛下,刚才您这儿子不听臣妾指挥,集合速度比小孩子还慢,所以我就踢了他大腿一脚,谁知他居然攥起拳头想打人,被我轻轻松松就制服了!”王琦冷笑道。

“大胆!放肆!”刘华看了一下那壮汉的胸牌,上面写着“卡洛夫,37岁,子”,顿时大怒道:“卡洛夫,朕上午才宣布了几条纪律,不到半天你就不敬尊长,是不是没把朕放在眼里!巴特尔,拿马鞭来!”

安娜连忙护住儿子,大哭大闹起来。卡洛夫倔强地昂着头,用生硬的蒙古语说道:“娘,咱不求他,打就打吧,孩儿不怕!”

“皇上,算了,您饶了他吧,他刚到皇宫不懂规矩!反正臣妾也没什么损失!”王琦看到安娜母子的样子,心也软了下来,反而帮卡洛夫求起情来。

“不行!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如果犯了事都不受惩罚,今后这皇宫岂不是乱套了!”刘华让巴特尔把马鞭递给王琦,厉声吼道:“琦贵妃,执行家法,鞭笞卡洛夫20下,打完关禁闭三天!卡洛夫,脱掉上衣给老子跪下!”

“陛下,要打您自己打,今天臣妾下不了手!”王琦把马鞭递到刘华面前,嘟着嘴说道。

“好,朕今天就杀鸡给猴看,以后你可得自己动手!”刘华小声地对王琦耳语道,然后走到卡洛夫背后,“咦,卡洛夫,你背上为什么有刀疤和鞭痕?”

“回禀父皇,孩儿以前在钦察汗国当兵,所以打仗受过伤,鞭痕是犯了事被大官抽的!去年您派大臣来钦察汗国接我娘,那大臣听说我在钦察军队中,就找别尔哥大汗交涉了一下,别尔哥大汗就解除了我的军籍,让我随母亲一起来天国了!”跪在地上的卡洛夫,转过头回答道。

“他妈的,孙扎克和别尔哥够狠,一心想搞臭我,居然连现役军人也放回来找我麻烦!”刘华大吃一惊,心中暗想。沉默片刻,问卡洛夫道,“哦,你在钦察汗国军中任士兵还是将领?”

“回禀父皇,孩儿作战勇猛,曾经屡立战功,被上级提拔为百户(百夫长)一职!”卡洛夫骄傲地说道。

“呵呵,没关系也能当上百户,不简单呢!”刘华微微一笑,转头问在场的二三十岁的男子,“你们还有谁在国外当过兵?请举手!”

顿时,哗啦啦举起上百只粗手。

“哈哈哈……琦贵妃,今后你真的可以组织一个连队了!”刘华仰天大笑,说道:“好,都把手放下。朕问你们,在军队不服从将领命令,是不是该罚?”

“是!”包括卡洛夫在内的一百多人齐声回答道。

“好,卡洛夫!既然你曾经是一名军人,刚才不听皇姨娘的指挥,就是违抗纪律,所以朕要多抽你10鞭!告诉父皇,你服不服!”刘华厉声问道。

“皇上,求您饶恕他吧,我娘俩以后一定听琦贵妃的话!”安娜跪下给卡洛夫求情。

“父皇,既然你说琦贵妃的话是命令,那孩儿甘心受罚!您动手吧,孩儿挺得住!”卡洛夫硬气地说道,“娘,孩儿不服从命令,是应该受罚,请您闪开。”

“好,不愧是朕的骨肉!”刘华赞叹了一声,扯了一下马鞭,开始“噼里啪啦”抽起来。

不一会,30鞭抽完,卡洛夫后背已经鲜血淋漓、皮开肉绽。

“巴特尔,把卡洛夫押到你们侍卫值班室关起来!不到三天不准放出来!”刘华扔掉马鞭,命令巴特尔道。

“皇上,您也太狠了吧,看把咱儿子打的,背上没一块好地儿了!”安娜心疼地替卡洛夫穿好外衣,气急败坏地埋怨道。

“安娜,你罗嗦什么?伤疤是男人的奖章,朕身上还不是有多处刀伤、箭伤!朕打他是他一辈子的荣幸,今后你们谁再犯事,就轮不到朕亲自动手了!以后大家都听话点,哪怕是女人犯事,琦贵妃也会关起房门打!到时别怪朕不教而诛!哈哈哈……”刘华大笑道,然后转头对旁边上千号亲人说:“好了,大家站好,列队出发,目标----食堂!”

不久之后,皇宫食堂。

这是上个月才修好的餐厅,足有三层楼高,钢筋混凝土结构,墙上全是玻璃窗,显得宽敞明亮。每层都摆放了三排长条桌,足足排了二十几米长,上面覆盖着深色的桌布。长桌两边,是油漆得发亮新木椅。靠墙的一头,横摆了几张长桌,上面整齐地放着十几道用铜器或不锈钢锅盛放的菜品,还有两个大木桶,一个装满了肉汤,一个装满了米饭。另外,还有一个桌子,堆满了不锈钢盘子和钢碗、银筷、铁勺等餐具。菜桌边上有十几个今天做菜的厨师,身穿洁白的制服,头戴洁白的高帽子,毕恭毕敬地站着向刘华他们行注目礼。

“陛下,这是什么吃法呀?”也速儿惊讶地问道。

“这叫自助餐,自己爱吃什么菜就打什么!来,朕教你们怎么吃!”刘华拿起一个不锈钢盘子,一边用菜盆中的大铁勺打菜,一边耐心地说道,“这是咱们自家钢厂生产的餐具,不怕摔、易清洗,这上边的几个凹格是盛菜的,还可以把钢碗和筷子放在这个格子上!”

于是,在刘华的示范下,后边的人都排着队,取了餐具自己选菜,然后找空位子入座。

看到已经打好饭菜的亲人傻坐在那里不敢动筷子,刘华站起来大声说道:“这是自助餐,先打好的就先吃,不用等人到齐了再吃,吃了不饱的再自己去桌上添加。吃完了的自己把餐具拿到食堂外边的水槽去洗干净,交给门外的御厨后就可以回自己的宿舍了!因为今天是端午节,所以多加了几个菜,平常只有八菜一汤。大家吃完饭,就在皇宫中到处转转,熟悉一下环境。等过几天再请假出宫玩!”

说完,刘华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实在是太婆婆妈妈了。但是,没办法,上千号西域来的土包子就得说详细一些才行。

“嘻嘻,陛下,这种吃法是天堂里边的方式吧?”王琦嬉皮笑脸道。

“嗯,没错!这自助餐有很多好处,一是吃多吃少、吃荤吃素自己选择,不会造成过多的浪费;二是自己动手,不需要太多服务的仆人;三是自己吃自己碗里的东西,不会把感冒等疾病传染给别人……总之,今后咱们这几千号人就这么吃了!”刘华一边用银筷测试饭菜是否有毒,一边解释道。

“陛下,这些银筷花了内帑不少银子吧?”也速儿问道。

“不多,每双筷子八钱白银,总共造了5千双!几个月前朕让四弟把内帑增加到了1百万两,所以现在可以奢华一下了!呵呵,这是耐用品可以用一辈子,让大家吃得放心!”刘华夹了口菜,边吃边说。

饭后,众人洗碗散去,厨师连忙让宫女、侍卫来吃饭,做出来的饭菜一点没浪费。

下午,刘华正在御书房看书。巴特尔来报告,说忽必烈等王爷和文武百官求见,带来了很多给新皇妃、皇子、公主们的礼物,宫外的广场上都摆满了礼盒。

“唉,中国人啦,就是数不完的人情债!”刘华心中叹道,然后吩咐巴特尔,“你出去告诉大家,朕开展廉政教育两年了,为什么大家还来送礼?今天朕只接受几位王爷和王坚、耶律铸两位国丈的觐见和礼物。其他大臣以后随时可以来看望,但不允许携带礼物或礼金,否则视为行贿!”

巴特尔领命出去,一会工夫领进来忽必烈、末哥等兄弟和王坚、耶律铸。

参拜之后,忽都咧着嘴嚷道:“大哥,刚才我们进来,看到一路上都是您的亲人。我真佩服您,居然还悠然自得地在这儿看书,要是我愁都快愁死了!”

“呵呵,大哥,听说有3千多人呢,您怎么安排他们吃住呀?”末哥也打趣道,阿里不哥随声哄笑。只有忽必烈、王坚、耶律铸微笑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