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之绺子抗日 正文 第十六章 蛙跳训练

绺子 收藏 11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size][/URL] “你们每人挑上一担水,再来这里集合!”   “连长,挑什么水啊,这站军姿还要挑水吗?王克感到奇怪。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不要跟我问为什么!”胡龙眼神如电,凌厉的向王克看去,却把他吓个不轻,“大哥,这是咋了,真想不明白。”转而把怨气发在一个弟兄身上:“瞧什么瞧,快给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


“你们每人挑上一担水,再来这里集合!”

“连长,挑什么水啊,这站军姿还要挑水吗?王克感到奇怪。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不要跟我问为什么!”胡龙眼神如电,凌厉的向王克看去,却把他吓个不轻,“大哥,这是咋了,真想不明白。”转而把怨气发在一个弟兄身上:“瞧什么瞧,快给老子去挑水!”那士兵嘟哝了一句:“凭什么把怨气发俺身上啊,俺又没得罪你!”但动作却不慢,提着两个水桶跟上大伙便到水井去挑水。

“连长,那独立连怎么回事啊,人家训练,他去挑啥水,到底搞啥名堂。”一连连长周东也觉奇怪:“这伙胡子娘的想干什么,得赶快去报告上级。”想着,喊过一个士兵,便叫他去向上司报告。

“什么,这独立连每人都去挑水了,咋回事,仔细说说!”营长越听越糊涂:“昨晚听人说,这胡绺子想搞特别的训练,难道就是这样,这不是糊弄我们么,得赶紧向上头说说去!”营长连聊天也不聊了,拉着营里的指导员向上头去报告。

“军长,你倒好,把那个胡子拉进来做什么独立连连长,当你的警卫,我知道你身为军长,警卫才一两个,但这伙胡子毕竟才入抗联一两天,你就……,哎,你看看,你看看,他们这想搞什么主意……”

宋铁岩是一路小跑进来的,见到杨靖宇正在炕上看一份最新的《新华日报》,更是急道:“老杨啊,老杨,你还有这门闲工夫看报纸,我跟你说话,你听着吗?”

“嗯,听着呢,继续说。”杨靖宇埋头看着报纸,其中一条新闻让他吃惊:7月7日夜,卢沟桥的日本驻军在未通知中国地方当局的情况下,径自在中国驻军阵地附近举行所谓军事演习,并诡称有一名日军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北平西南的宛平县城搜查,被中国驻军严词拒绝,日军随即向宛平城和卢沟桥发动进攻。中国驻军第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二一九团奋起还击,进行了顽强的抵抗。

“老宋,你看看,小鬼子终于忍不住了,宛平沦陷了!”

“什么,宛平沦陷了!”宋铁岩夺过报纸,一看大惊。

“这狗娘养的鬼子老在北平附近蠢蠢欲动,我早就想到有这样的后果,但还是来的太快了,让人措手不及啊!”宋铁岩叹了口气,说道。

“嗯,我们要做好准备了,在小鬼子的后方捅他一刀,好缓清前方的压力。”

“我这就去进行宣传!”宋铁岩说完,转身要走。

“杨靖宇放下报纸,挥了挥手:“暂时还别传下去,我们先去看看那个胡龙的独立连。”

“哎呀,你个老杨,我差点忘了此行的目的了!”宋铁岩一拍脑门,才想起来。

“哈哈,不是你老宋急着要走么,怪不得我!”两人边说边走,来到训练场。

“军长!”战士们看到杨靖宇敬了个军礼。

“你们这样很好,每天坚持训练,把鬼子给赶回老家!”杨靖宇激励道。胡龙也看到了他,却不走过来。“军长,你看那个独立连不知搞啥名堂!”周东说道。杨靖宇背负着手,说道:“看着,看他绺子头头搞什么,若是可以学习的地方就学,不要因为训练方式古怪而不学了!”

等大伙儿挑来水,排列好队形,胡龙就下了命令:“你们就这样给我站军姿,背不许弯了驼了,手必须直了,水桶不能放地上,谁偷懒就让他用这桶水洗澡,省的再浪费柴火烧开水了!”胡龙这话说的够狠,大寒冷的天,要是被这一桶冷水灌下来,非得冻死不可!众人没敢吭一句,他们是打心眼里佩服胡龙了,够猛够牛,这种训练方法,恐怕俺站军姿很快能站好了!

众人直挺挺的站着,有几个人实在是累,但却不敢把水桶放下,身子稍微有点弯曲,就被胡龙泼点冷水,让他们的牙关直打颤。

“嗯,老宋,你看这方法怎样!”

“我看挺好,没想到,胡龙这绺子头头对于训练还有自己的一套,提水站军姿,太狠了,你看,那胡绺子还用冷水泼他的弟兄,分明是让他们害怕,不敢再偷懒!谁会在大冬天受冷水的刺激啊。”宋铁岩一针见血的指出道。

“我看这胡龙倒是一块料子,好好培养,会对我党有杰出贡献。”杨靖宇已打算让胡龙入党了。

“还不可切之过急,我想,再过一段时间,看看他的表现,再做决定吧!”宋铁岩建议道。

三个时辰过去,众人已累倒一大片,但是稍微休息了会,就又被胡龙命令紧急集合。“连长,才休息了这么会儿,咋又集合了!”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胡龙仍是那一句,既然自己要把这只从山里出来的部队带好,就不必再解释什么。众人无法,也知道胡龙这是为他们好,就迅速集合好了队伍,而旁边几只训练的部队已经在打篮球,乒乓等体育活动了。

“哎,你看,那胡绺子又想搞什么了!”胡龙的部队此时成了关注焦点,每一举一动,都让他们好奇。

“谁知道,估计又是发明什么新的训练方法,别管他了!”两个在打篮球的战士说着。

“弟兄们,昨晚我已跟你们说了什么是蛙跳,下面我就亲自示范一遍蛙跳的方式!”胡龙轻轻蹲下,两腿分开,手负在背后,上体稍前倾,连着蹦跳了几下。

“练习二十组,每组跳二十下,每组跳完歇一分钟,跟我跳!”胡龙首先带头,开始蹦跳。

“啊,这不就是蛤蟆跳吗,让我这大男人学癞蛤蟆,太丢脸了。”“老陈,要你跳你就跳别啰嗦。”和老陈蹲跳在一起的战士说道。“哎!”老陈摇了摇头,叹口气:“这也许就是命吧,俺都四十的人了,还要被连长逼着学蛤蟆跳。”

胡龙带着一百多人在训练场上跳着,直看的其他连的士兵目瞪口呆:“这胡子非得搞出点事来,嫌俺们抗联没新闻了不是,都抢头版头条来了。”“一二一!”胡龙边跳边喊口令,而且叫全连的弟兄都喊着口令跳,却成了抗联战士日后新的训练方法之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