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草好汉拔 正文 第七章 好朋友翻脸成仇(4)

一道行人我最穷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


另一支游杂武装的土鳖司令宋海抱也在商议。宋海抱高兴得不得了,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开战就能抢钱粮。我想参战,你们觉的呢?”手下慌忙摆手,鸡一嘴鸭一嘴地说:“马阿訇是跟日本子决战,不是跟强胜撕斗。”“日本子惹得起吗?”“趁早别跟着瞎掺和。”“救马筛海?别救溺不成自己呛死!”宋海抱一听


也炸了庙慌了神:“跟日本子打啊?咱别掺乎,开店不赚别赔掉底儿。”


只有救国军一路出兵相救。金耘府不去马庄子,却开到盐山县城外边打冷枪。马庄子一仗打到大天亮。大喜正男说:“###游击队围魏救赵,攻我县城。我军人少,小有胜利,立刻收兵!”这个急脾气又走了。马阿訇站在土围子上,看着弥漫的硝烟,捋着雪白的须髯,说:“日本子退了。救援的也立马收兵了。林彦臣是盐山城内第一大民团,日军南下时,这粗类一枪没放弃城而逃。这次对我又见死不救。救国军离的远,急行军赶来。大恩不言谢。他日必当有报。”


强小庄的强胜跃跃欲试:“马庄子刚遭到重创。我正好趁此良机,带兵奇袭,平了他的马大庄,把这些家伙一个一个全杀光。我的计策怎么样……”这条计不怎么样,还没等他奇袭马阿訇,吴子星先奇袭了他。吴子星暴起,一拳打在强胜脸上,打得强胜口鼻窜血。强胜大怒,举拳就打。两人你来我往,都受了伤。强家军的士兵说:“司令,咱毙了他!”强胜两眼冒火,说:“让他滚!”吴子星怒斥:“强胜!你有本事算计日本子。何必打邻居!” 强胜说:“我没打日本吗?我没打日本吗?吴子星!你说句良心话!”吴子星说:“我承认你是打日本。可你也打邻居。”强胜说:“梦存赵平安袭击我,夺我地盘,抢我物资,把我家人赶到街上,把我房子一把火烧光!我不打他,我还是人吗?马大庄跟强小庄是二百年的世仇冤家……送客!从此再见面,你我就是仇敌外国!”吴子星也失去理智:“疆场上见!”


吴子星这个混小子气愤难平地走了。强胜这个混小子,留在原地气得直哆嗦。


马庄子一战,救国军战士又有死伤,愤怒的士兵把气撒在被俘的老鬼子小鬼子身上。撒纲举光着膀子闯进囚室,把大盐谦至和小鬼子打得满地打滚儿。刚草创的农民军队,哪懂嘛叫优待俘虏啊,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没把个鬼子生吃活嚼就算够客气的了。撒纲举出了气,走了。


窗户纸被冷风撕得支离破碎。两个负责看守的战士,一个哈欠连天,一个让尿憋得弯着腰来回转磨磨。转磨磨的实在忍不住了,推推打哈欠的,说:“俺上趟茅房,去去就来。”他说完了,顺手把枪放在窗户底下,一溜小跑跑了。打哈欠的说:“正好迷瞪一会儿。”这家伙倚着枪,刚闭上眼,就睡着了。


一只大手慢慢地从窗内探出来,试图去够放在窗外墙下的枪。 睡着的战士动了一下。那只大手迅速缩回去。救国军战士打起了呼噜。老鬼子大盐谦至又把手偷偷伸出窗外,慢慢地慢慢地乱抓着去够长枪。他终于得手了,于是轻轻地把枪望上提,一点一点儿地提到窗口。大盐无声地狞笑着把枪拿进窗户。那个该死的救国军战士,还在有声有色地打着呼噜。恰在这时,解手的战士回来了,他远远地,一眼看到枪进到窗里去了,当时吓地寒毛倒立,靠在拐角那,听动静,动也不敢动。


大盐谦至用日语说:“我被中国人打断了腿,不能逃走了。但这支枪来得正是时候!”小鬼子如坠五里雾中,不知道大盐要出嘛馊主意,只是死死地盯着他。


大盐谦至说:“作为日本军人,我辈理应为天皇效忠。既然被俘,就该自尽。”小鬼子大惊失色:“我还可以逃回去,相信我,我回去会为天皇效忠的!会为天皇效忠的!”大盐谦至冷冰冰地说:“我告诉你,我们一旦被俘,就意味着再无生路!我们的军队对被敌军俘虏过的士兵……我不说你也知道……在这是一死,逃回去也是一死。与其逃回去被自己军队处死,不如先自杀以殉国。”


小鬼子听得毛骨悚然。大盐谦至说:“你可以用这支枪自杀。你的意志脆弱,我可以鼓励你,自杀吧。”小鬼子苦苦哀求:“求你,我不想杀死自己!妈妈,我的妈妈还在等我战胜回去。求求你!”大盐谦至一枪打死小鬼子,而后自己用脚趾头扳动扳机,枪声响后,大盐谦至尸体倒地。


撒纲举听到枪响,从凳子上蹦起来,拎着单打一跑到囚室这边来。他一眼看见两个鬼子的尸首,回头踢了一脚刚才去解手的战士,问:“怎么回事?”解手的战士磕磕巴巴地说:“俺刚才解手去了……把……把……枪放窗台……底……底下了……” 睡着的士兵也震醒了,被眼前的景象吓蒙了。


撒纲举一脚把解手的士兵踢了一溜跟头,回首又打了睡着的战士几记耳光。


撒纲举定定地看着大盐谦至,说:“他姥娘的,没承想鬼子那么刚烈!”他围着屋子走了两圈儿,疑惑地说:“鬼子得了枪,为嘛傻得自杀,也不逃跑呢?老鬼子腿折了,跑不了。小鬼子怎不跑呢?我怎就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呢?你说这是为的嘛呢?”闻声赶来的救国军官兵们站了一院子。


又过了两天,慈振中、金耘府昂然站立在高高的土坡上。土坡下,救国军战士静穆而立,鸦雀无声。慈振中看到军纪好转,很满意。金耘府猛地转身,目光炯炯,发号命令:“日军从盐山分两路攻占乐陵,而后弃城南下攻打惠民。撒纲举所部、孔孟奇所部、赫斯震所部来投。罗景良、崔祥明所率救国军已扩大到一千人。我命令!罗司令、崔指挥,趁机拿下乐陵这座空城!” 罗景良回头看看崔祥明。崔祥明正在摆弄自己的手枪,没有注意罗景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