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与蛇 黑龙分队 想挑战?

我爱肥猪 收藏 27 2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769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


下山的时候骨烈走的很慢,不停的回望爷爷的坟头,这次走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祭拜爷爷了,一想起死去的旺财,虽然把那个恶少打了一顿,但他心里觉得还是打轻了,以前来坟头看爷爷,旺财都跟着来,那种感觉真好,现在虽然多了个黑妞了,那份失落感还是让他想着死去的旺财。

这次回部队肯定会受处分。私自开枪,打人,自己再有理都是假的,不过他觉得为了死去的旺财他受什么样的处分都值得。可以用兄弟来形容旺财和自己的关系了,部队总不可能把他丢进监狱吧。

一路走到家里,天色已经晚了,王连长又来了,老远就对着骨烈打招呼了,小跑过来接过骨烈肩膀上的锄头,刚祭拜完爷爷,王连长知道骨烈的心情肯定不好,:“回来了,知道你去拜你爷爷我就没上山找你了,这次谢谢你了,张副县长的儿子已经被抓进公安局了,我弟弟的事县里也给了答复,他自己肯主动出钱为我弟弟治病了。”

“王连长,你这是什么话,都是战友,你还是我的老领导了,再说他打死了我家的狗,没把他打废了我都还觉得遗憾呢。”骨烈微笑的说道。

“伤的很重,估计要躺很久才能好,打的好,为我出了口恶气。”王连长笑道。“里面有个王大校,也在等你,看样子他要走了。”

“他部队就在我们县呀!他是部队长。”骨烈边说边走。

“啊!那是正师干部了,真不简单!”王连长吃了一惊,在部队要爬到正师这个位置很难。

“骨烈,你回来了,我今天就走了,有时间再来看你,离开部队太久了不好。”王大校和骨烈握了下手。:“开始你三伯叫你过去吃饭。”

“王大哥,吃了饭再走也不迟吗!”骨烈握着他的手不肯放。

“下次有机会再来吧,又不是很远,两小时就到你家了,你还怕我不来,我知道你归队的时间,那天再来你家蹭饭,你家伙炒的菜很有水平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炊事班的,哈哈。”王大校坚持甩开了骨烈的手,“再见!”说着就往村口的方向走去。

“那我们去你三伯家吧,他等了很久了。”容班长说。

“王连长,你不会也要走吧?走了就不认你这战友了。”骨烈发现王连长有坐王大校车回去的意思。“走,喝点米酒,我三婶自己熬的米酒可正宗了!”边说就边拉着王连长往三伯家走去。

“牛伢几,回来了!菜都快凉了,快进屋去,又多了位领导来了?”三伯站在屋门口笑着说道:“不是还有位领导吗?走了?”

“嗯,他部队还有事,这位原来是我们部队的,王飞舟王连长,这是我村长三伯。”骨烈连忙介绍起来。两个人都握了下手。“我去洗下手就来,你们先吃,太麻烦你了三伯。”

“你个野崽也会讲客气了!”村长指着转身的骨烈骂道。“呵呵!两位先进去吧!失礼了!”

“三伯人真客气,我们也就不讲客气了。”王连长笑着说,跟着三伯就走了进去。

“你们先吃呀!我是晚辈,你们等我干吗?这么多菜?谢谢三婶了!”骨烈一屁股就坐到了凳子上。“骨哲你也来村长家蹭饭呀?”

“我忙着呢,来为你压惊,昨天没把我吓死,那么多公安和武警,我生怕你出事了。”骨哲昨天真的吓的半死,真打起来骨烈就惨了!

“就他们?不是我吹,1个打他们10个都是小意思。”骨烈的头扬了起来。骄傲的大铁牛。

“行了别把天都吹破了,快来喝酒。”村长端起桌上的米酒。“两位领导,都是家乡几个小菜,怠慢你们了。”

“来喝,我们都是骨烈的战友,也厚着脸叫你声三伯,谢谢三伯的款待!”容班长大声的说道。

除了三婶不喝酒,5个大男人就开始碰了起来。“我家骨烈命苦,爷爷没了,父母都没了,年纪又小不懂事。以后还请两位领导在部队多照顾下,我这里先感谢了!”村长站起来就向他们弯下了腰。

吓的王连长和容班长连忙就走过去扶着村长坐下。“三伯,你这样我们可受不起,再说我也不是骨烈的领导,我只是他的警卫员,放心,骨烈在部队很本事的,只要能帮的不用你说我也会帮。”容班长激动的说。

“是呀,三伯,这次要没骨烈,我的事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我们虽然不在一个部队,只要骨烈说句话,能帮的我一定飞过去。”王连长动容的说。

“那就好,那就好!”村长开始擦老泪了。

“容班长,以后你再提什么我是你首长的话,我可真翻脸了。”骨烈笑骂道。

“算了,不说了!再也不说了!”容班长也笑了起来。“本来是就吗。”接着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牛伢几,这是村里工厂的账簿,你两年没回来了,今天叫你过来也是让你看看,村里的人都在为你做事,比你走的时候富裕多了!”村长边说边递了账簿过去。

“我不看,怎么样您帮我做主就行了,别提钱,我现在用不着钱,部队里发的钱我就够用了。”骨烈连忙说道。

“那我给你报个总数吧,你心里也有数一点,加上固定的厂房设备,你现在的总资产是一百九十五万。”村长大声的说道。

扑哧!正在喝酒的容班长一口酒就喷在了桌子上,喷的满桌都是。王连长的眼睛也睁的大大的。

“钱你随时可以拿走,不拿我就先帮你管着,以后你从部队回来了再给你。”村长接着说。

“三伯,我走的时候就和你说好的,这些钱你分给村里人吧。我用不着钱!”骨烈不在意的说道。

“你个野崽,钱是你的就是你的,村里人都是靠你才翻了身的,厂里的法人代表也是你的名字,你再说不要钱我就代二叔打你了!”村长猛的起身指着骨烈大声的骂道。

“那你帮我存着吧!”骨烈很清楚三伯的脾气,很少发火,一发火谁也拦不住,低下了头喝了口闷酒。

“我也是靠你发了点小财,铁牛哥,我先谢谢你了。”骨哲边说边拿起酒碗。“我们两兄弟碰一个。”

“来,喝,你家伙多赚点钱,以后要讨婆娘的,乱花钱的话看我不打死你!”骨烈笑着碰了下酒碗。

“不会,哪敢呢!”骨哲从小起也被他打习惯了,连忙笑着说道。“明年18了,讨杂好看的婆娘回来帮我管钱。”

“牛伢几,里面还有好多村里人送来的东西,你今天都拿你家去吧!”三婶也说了句。“鸡婆都有好多,我家都关不下了,都是乡亲们的一点心意。”三婶说话总是那么轻言细语的。

“婶子,我吃不了那么多,带点乡里的特产回去还差不多,其他的都还给村里的人吧!”骨烈对这个默默帮他婶子很尊重,偷吃了他们家不少的东西,婶子看见了也装着看不到,骨烈回想起以前的事,心里一阵的内疚。

“这个就听骨烈的意思吧,那么多东西怎么拿的完,都是乡亲们硬塞我手里的,骨烈自己去挑,拿的动就拿,拿不动我就退给他们。”村长也知道骨烈不会收那么多,那么多东西拿台车来装都装不下。

“要不王连长今天拿点回去,挑点爱吃的拿,你们县城里的人吃不到这么正宗的特产,第一次来也没什么好送你的。”骨烈对乡里的风俗还是懂一点,第一次上门的客人一定要带点东西回去。“一定要拿,不然我不认你这个战友了。”

“哦,等下去拿一点。多了我也带不完!”王连长苦笑了一下,县里的风俗他也懂,不拿东西是不尊重主人家。

一道车灯射进了村长家,婶子起身就去外面看。“张乡长呀,这么晚了有事?”只听三婶在门口说道。“屋里坐。”

这么晚了还有事?骨烈知道来的是张主任,也起身往外面走。

“你在这里呀,本来还想去你家找你。”张主任边走边笑着说道

“张叔,这么晚了你从县里下来?有什么事吗?”骨烈也猜到大概是关于恶少的事。“一起喝点酒,我三婶的菜比我炒的好吃。”

“骨村长,那我就不客气了!”张主任对着村长说了句客气话就坐在了凳子上。“你家伙打人也太狠了点,断了人家两根肋骨,不过县里没有追究你的意思,但我今天来是告诉你,你要小心点,张副县长儿子的狐朋狗友现在在商量这么对付你,我也是一听说了就马上来的。”

“他们敢来?到时候打死人了我可不负责,张叔,这个我可先和你说好了,你也是政府领导,他们主动来找我的话,我可真会开枪的。”骨烈马上就站起来。

“反了天了,如果他们敢进村子一步,我们都会打断他们的狗腿,不行,我先去通知下村里的男人,骨烈,你先别出去,呆在家里。”村子马上起身就往外面跑,这还了的?敢打骨烈?全村人都不会让他们这么干,准备点土武器,谁敢来就叫谁死。

“你…..我已经通知了公安局了,不过以防万一大家做点准备也好。”张主任的口还没开村长就跑了出去,不过做点准备还是好的。

“张主任,你知道他们在哪里吗?敢来挑战我们?我好久没动手了,一群社会渣子,还想翻天?”容班长的指关节搓的砰砰响。

“这事我们政府知道了,你们忍一下,会处理好的,放心!这次是省委书记亲自来了,他们翻不了天的。最好这两天你们先别去县城,现在是没什么证据,不好抓他们,我也是听小道消息听来的。”张主任看见容班长那么激动,有可能真的会死人。

“我明天就去,看谁敢动我?这帮家伙是活的不耐烦了!”骨烈气呼呼的说。

“你就别让你张叔为难了,一定不能去,在家里看看,你不是好久都没回来了,串串门也好!”张主任的眉头皱了起来,真出什么大事骨烈就更麻烦了,县里还准备发公函到部队为骨烈解释,如果再出事,省委书记不把他们的皮都剥了!

“那好,我听您的,你是我叔,但如果他们敢进村了我就出手了。”骨烈也忍了一下。不过心里还是很气愤,这些家伙也太嚣张了。

“那我就先走了,你自己也小心点。”张主任起身就想往外面走。

“等等,我也坐你的车回去可以吗?”王连长也站了起来,脸都被气绿了。

“可以呀!快,我在车里等你一下。”张主任也知道这个是骨烈的战友。

“我先回去打听下情况,他们敢乱动我就通知你们。”王连长小声的在骨烈耳边说道。

“嗯,那好,去那屋随便拿点东西回去。”骨烈也怕张叔听见了,小声的说。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