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 第二卷 抗日战争 第七十八章 攻占云州城

水晶之蓝 收藏 4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769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


敌后战场熬到一九四三年末,日军对华北的持续残酷扫荡终因兵力不济一再削减出兵规模,并在局部地区开始收缩力量,敌后相持的最困难时期已过,局势终于出现逆转的第一丝迹象。

奉命进驻山东军区的51团抓住战机逐步拔除驻地周边日军的炮楼、碉堡等封锁据点,因51团自抗战以来都是奉命作为机动灵活的作战力量配属给部队所在根据地,部队作战习惯了较强的独立自主,就是受节制也往往是受军区级别首长的直接指挥,考虑到这一点,军区首长就直接给51团划定了一片供其“自由活动”的根据地,由陆少郡带领部队予以加强巩固并相机扩大活动范围,随时听候上级调遣以便统一作战。

没有被配属给师旅建制的51团更是“肆无忌惮”,加上部队本就兵力超编,其一个营的仅就兵力上就足可堪当一个普通步兵团,因此部队与根据地周围日本人的周旋绰绰有余。

依上级命令,51团在山东刚稳住阵脚随即对日军展开攻击,官兵们直接把作战层次提升到扩大根据地面积上来,而且部队打得有声有色其尖锐的锋芒屡屡逼退日本人的势力,一开始当面日军始料不及,他们不明白对面八路军怎么突然“好战”起来,面对这股八路军的主动进攻,不明就里的日军几次出击与其交手,但交手的结果是,日本人情愿避开这支部队,放弃无关紧要的村镇据点,转而退守防御力量更大的县城……

51团取得的战果让军区首长很是惊喜,当年红军东征结束时,就是那么的一个兵力仅相当于加强连的先遣营交与陆少郡接手,没想到这支部队现在却发展壮大的今非昔比,仅就士兵们的武器装备而言,就让其他兄弟部队望尘莫及,几乎是日本人用什么51团就用什么,重机枪迫击炮一类的已经根本不在话下,他们似乎就差装备日军的飞机坦克了!

刚到军区时,军区首长就曾亲自视察过这支回归的部队,有着多年戎马生涯的司令员当时就发现这个51团已经是兵精马壮而且军纪森严,这支部队最大的特色就是士兵十分年轻且个个虎虎生威,走进这支部队里,他莫名其妙顿然感觉到一种融入的安全感与信任感,这种信任感油然而生,似乎只待他一声令下,眼前的这支部队就会为他的那道命令立马赴汤蹈火冲碎坚石敢于填平一切江海!

军区首长在心里暗暗欢喜自己得到了这么个宝贝,但他们没有喜形于色,于是51团被“打发”去开辟新的根据地接受“战斗力检验”,而检验的结果是,在军区战斗部队的建制表里,正式添入一支精锐劲旅的番号……

在山东根据地,51团逐步发展壮大,一个营再统辖两千多的作战兵力已不成体统,于是上级军区适时地给了陆少郡一个旅级的建制,也算实至名归,相得益彰。

在部队指挥官军事会议上,参谋长起身宣读部队改编命令,

“51团升级为51旅。原51营升级为51团,营长营指导员升任团长和团政委;原53营升级为53团,营长营指导员升任团长和团政委;55团继续待编;两个骑兵连合并为51旅直属骑兵营,警卫营今后维持建制不变,只在兵力人员上做调整。命令完毕!”

陆少郡看看在座的部下,

“我们旅是升级而来,不像是其他有两个团组出来的合并旅,我们会暂时在编制上有所不足,这个可以再以后慢慢解决。另外,我们的这两个团政委今后可是任重而道远,如果你们做工作的水平能同我们八路军一二九师的邓政委比翼齐肩,那可是我们部队的最大荣幸啊!我需要补充的就这么多,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指挥官们齐齐回答,

“没有了,旅长!”

“那好,我还有一个问题想征得大家的意见,就是我们的副排长同时兼作参谋部参谋的房松澜。”

坐在不起眼角落里的房松澜听到旅长叫他,忙唰地直直挺立,听候命令。

陆少郡没有理他,继续说自己的,

“军区给我们旅一个特殊任务,让我们改编当地民兵力量发展为地方部队,这需要我们八路军抽调一些精人员量予以协助,我拟让房松澜去做这件事情,而且他的职务要变为营长,可行么?”

房松澜惊讶地望着旅长,在座的指挥官们却没什么大不了的,旅长用人向来惟才惟德,越级提升有才能的人在部队是常有的事情。

然而这次提升幅度似乎大了点,参谋长祁文良提醒着陆少郡,

“旅长,从能力上说房松澜是能够胜任这项任务,可你想过没有,我们部队上的营级指挥员都是党员,以房松澜现在的身份,他合适吗?”

陆少郡点点头,

“是的,正因为这样我想征得大家的看法,古人用贤尚不拘一格,当年汉朝霍去病不到二十岁就被任命为骠骑将军统帅汉军远征匈奴,虽然我们现在不再是封建社会,我更不敢自比汉武帝,可提拔用人方面难道我们还不如古人吗?能不能宽松一点先让房松澜到职上任,看其表现再做定夺呢?”

见旅长是在以恳求语气商议,房松澜开口,

“旅长,我哪也不去,我就跟在你身边打仗!我不在乎职务大小!”

陆少郡示意他坐下,坦诚地说,

“松澜,你到部队太晚了!连你现在的这个副排长职务都提升的有些过快,可我不能因此屈没你的才能,我需要把你放出去,如果你不想辜负我的话,就去好好做吧!”

参谋长率先点头表示赞成,

“我同意旅长的提议,暂任房松澜同志为营长!”

随后各级指挥官都无异议点头赞同旅长的决断,就这样,陆少郡几乎是给房松澜“求”来了一个一显身手的机会,而且就是这个机会,成就了房松澜这个新起之秀,后来叱咤风云的一员战场悍将……

在送房松澜离去赴任的时候,陆少郡问,

“松澜,知道我为什么是让你离开51旅吗?”

房松澜摇摇头,看着旅长,陆少郡淡然说,

“我们的用兵观念不一样。我倾向于使用精兵作战,一再追求浓缩出来的部队才最有战斗力,而你比我更胜一筹,你主张全民皆兵,不论男女老少,都可以融入到对抗敌军的军事力量上来,在战争年代,我必须服从你的理念,毕竟一支精选出来的部队难以决定整个国家的大局!从这一点上说,你能做的可以比我更多……”

房松澜对陆少郡的想法始料不及,他说,

“可是,旅长,我并不反对你的精兵理念啊,我只是认为,当今全民武装再配上精兵作战,这才是相辅相成,而且从长远看来,正规部队才是战场的主力……”

陆少郡止住他,

“松澜,你要知道,我并不是在赶你走,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我想给你一块空间让你的才能更有用武之地,你此次前去组建地方部队,也是在我51旅的活动区域,等你功有所成的时候,我希望我们两个能相辅相成,并肩作战,你的部队可能就是我55团的前身,日后就与我的51团53团三足鼎立了啊!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房松澜恍然大悟,

“旅长,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并肩不敢,我会把51旅的部队作风带过去,他日带出一支战斗力绝对让你信得过的部队来!”

陆少郡高兴地拍拍他的肩膀,

“这才是我想听的,待你的部队有所规模的时候,你就不用回来了,留在那里好好干吧!”

“是!”房松澜敬礼告别,“旅长保重!副旅长参谋长保重!”

旅部指挥员一道挥手作别,送行了51旅近一个连的小分队……

……

51旅作战室,陆少郡正在研看地图,陆子飞悄悄进来,揪揪陆少郡的衣角,

“哥……”

陆少郡猛起头,看看左右,压低声音说,

“子飞,叫旅长!”

陆子飞小声说,

“哥,没人,我看过了,我想跟你说一件事……”

陆少郡见他神神秘秘的,把手里的量尺放下,

“说吧,看你小心的……”

陆子飞鼓鼓气咽一下,低着头,

“我想回家看看母亲……”

陆少郡猛地转身,直视着他,语气斩钉截铁,

“不可以!现在回你的连队!”

陆子飞急了,

“哥!我都偷偷跑出来六年了,母亲什么情况我都不知道呢,现在好不容易离家算近一些,我看一眼就来……”

陆少郡不忍心地打断他,

“别说了,子飞,你不能回去!我们部队有自己的纪律,现在正跟日本人作战,谁都不能脱离岗位!再说,我们现在许多新兵都是本地的小伙子,要是我的士兵都跟你似的想家了就往家里跑,我们这支部队还成何体统!听话,现在回连队!”

陆子飞碰了钉子,见陆少郡真的这么一点也不通融,无奈下颓丧地走出去,却随即被参谋长堵了回来,

“旅长,你也太不讲情面了!让他回家看看又怎么了!”说罢回看着陆子飞,

“二连长,我批准你了!”

陆子飞喜出望外,兴奋地像是抓住了一根希望稻草,唰地挺身敬礼,

“谢谢参谋长!”

然而还要看看旅长的脸色,陆少郡长长唉出一口气,

“子飞,我不让你回去有我的苦衷,算了,你就去吧,快马加鞭,速去速回,路上不要停留,叫上何孝杰、狗子、柱子,你们一块回去。你们七兄弟一块出来,现在我也只能让你们四个人回去了,走吧……”

陆少郡想起往日战死的那么多部下,一时勾起心痛,背身挥挥手示意陆子飞离开……

……

飞马疾驰,四个年轻的小伙子驾马奔腾,左拐右绕,穿山越水……

晚上,几人悄悄进了陆村,陆子飞小声交代着,明早凌晨天未亮时,大家要在村口集结悄悄离开……

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母亲许久才打开门,她只模模糊糊看到外面站着一个身材挺拔的年轻人立在外面,就在要举灯细看时,陆子飞忍不住扑通跪地,呜咽起来,

“母亲,子飞不孝,我回来看您了……”

说罢硬硬地磕了几个响头,当母亲终于反应过来跪在跟前的竟然是当年离家出走的陆子飞时,慌着赶忙俯身把他搀起来,激动地双手抚摸着陆子飞的面颊,细细看着,终于忍不住地抱住他啜泣起来,不轻不重地打上两下,

“子飞,真的是你……你还知道回来呀……”

……

陆子飞他们几个人是村里出去打仗第一批活着回来的人,而最早外出的刘山他们三个人已经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了。

屋里,母亲细细问着陆少郡的情况,当陆子飞高兴地告诉她哥哥已经是旅长并说一个旅有多少人时,母亲淡淡一笑:她只想孩子平安无事,不求他们在外面有多位高权重……

纵有千言万语,母子相见也终有离别,当天微微亮母亲送陆子飞下山时,陆村的村口,早已站立了一排排的父老乡亲,尽管四个人是悄悄回来想着再悄悄离开,但村民们终究还是知道了一直征战在外的陆村小伙子终于有人回来的消息……

现在站在陆子飞前面的,是陆村几年里又长起来的十个小伙子,身边站着他们的家人和村民,陆子飞顿然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一时戚然,语塞……

一个老人站上前说,

“子飞,带上这十个孩子一起走吧!他们现在也算长大了,就让他们随你们上战场杀敌吧!”

陆子飞几欲哽咽,他想说,你们已经付出了太多,很多人已经不可能再回来了,你们为什么还要拿自己的孩子往上顶呢!他想让乡亲们带着这十个年轻的小伙子离开回去,可是他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他知道,即便自己说出来那又有什么用呢?!

他单膝落地,跪着眼前的村民,

“乡亲们,我替我们部队谢谢你们了……”

寒冷的北风中,肃穆的气息,最为坚定的是村民们那坚毅并且永远坚毅下去的脸庞和眼神……

……

当陆少郡得知陆子飞他们此一行又从远方的陆村带回十个小伙子来时,他一阵沉默无语,亲自看过这十个几乎刚刚不算孩子的新兵,他照例扣下了最小才十五岁的一个小伙子留在身边做通讯员,把其余的九个人分配到战斗部队……

……

一九四三年冬,日军一次不成规模的扫荡被51旅揪住一阵猛打被迫退了回去,陆少郡不依不饶带领部队继续追击,一口气把日本人撵得钻进了据点的碉堡里不敢再冒出来,正待炮兵架好炮位准备强攻日军的炮楼和碉堡时,后防骑兵飞马前来报告:后方根据地遭袭!

陆少郡大惊,仔细一问,终于明白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山东一带各种势力错综复杂,包括了八路军、日军、伪军和国民党顽军,其中一部国民党军事力量打着国民政府的旗号对日本人按兵不动却对八路军高度警戒伺机骚扰,为防止出现摩擦,51旅的扩展势力在进至国民党部队的势力边界点云州城时就已经适可而止,也算各自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

此次出击日军,陆少郡几乎倾尽全力,仅留下几百人的兵力防守后方,他料想国民党部队还不敢对他下手。没想到这支靠近51旅的国民党顽军不识好歹,他们把51旅的适可而止当做软弱可欺,在发现对面的八路军出击日军后方空虚后,这股云州城的顽军于是相当配合地“抓住战机”大举进犯八路军根据地,这才闹出了军事摩擦,陆少郡留下的守备部队当即奋起反击,边打边把这支国民党的部队引进根据地腹地……

得知情况的陆少郡下令部队即刻停止攻击日军,并后撤与日本人拉开距离。

作战会议上,51旅指挥官们商议部队下一步行动,副旅长杨耀骏说,

“旅长,以目前情况,我们有足够兵力实施两面作战,我们可以分兵,一部继续攻击日军,另一部用于反击打退国民党的顽军。”

参谋长说,

“或者我们支出一部力量拖住国民党的顽军,带我部主力攻克日军据点后再回头反扑。”

陆少郡则很冷静,他不慌不忙,

“你们还记得当初我先遣营出击日军时我对士兵们说的话吗?当时我对部下保证,谁要是敢在我们打日本人的时候趁机在背后捅我们一刀,我绝不跟他善罢甘休!”

指挥官们当然记得,不过他们当时更多把陆少郡说这句话当成了改变自己观念的思想工作,并未真正当真,见陆少郡提及当年立下的誓言,副旅长和参谋长紧张地问,

“旅长,你想做什么?!”

陆少郡顿了顿,大义凛然,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决定给这些混蛋一个狠狠的教训!我要让他们乖的今后就是明知道我后方无人他们也不敢再进犯我51旅!”

参谋长说,

“旅长,你要打国民党的顽军?是不是请示上级一下,毕竟这是一个太敏感的政治问题,而且相比来说日本人是不是更重要些?”

陆少郡摇摇头,

“别忘了,那股顽军现在正在同我部交火呢!我已经授意留守部队万一遭受攻击可边打边退牵引住敌军,现在我们反击的机会来了!至于日本人,他们暂时跑不了,就让他们龟在据点里多活两天吧!我们可以边打边请示命令,现在就行动!下令部队,给我全力攻击国民党的顽军!”

在51旅留守部队继续同顽军僵持的时候,53团的两个营快速迂回到顽军侧后翼包抄过来,完成运动合围后他们同时发起猛攻一举摧毁了顽军的进攻部队。

但接下来陆少郡的动作似乎更大,他下令51旅骑兵悉数出击抢断这股顽军的后路,于是两路骑兵迅速封死了这股顽军返回云州城的退路。

下一步,就待陆少郡下令干掉他们,这时,参谋长提醒陆少郡,

“旅长,对国民党的摩擦挑衅我们共产党有‘有理有利有节’的处理方针,是不是打退他们给他们点教训就可以了,万一事情闹大了,上面我们不好交代啊!下令点到即止吧!”

陆少郡不屑,

“我就是想把事情闹大!我历来相信,只有对敌军予以致命的摧毁你才能让他们永远吃住教训不用人教自己就学会变乖!这才是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下令部队,给我全歼了这股顽军!”

部队随即贯彻执行旅长的命令将被截住的三千多顽军就地全歼,陆少郡审时度势,

“这股顽军被消灭,国民党控制的云州城势必成了一座空城!下令部队!抓住战机一举攻下云州城!我让他们记住,要是再偷袭我51旅,下次他们丢得就不仅仅是一座云州城这么简单的问题了!攻击!”

随后51旅一鼓作气几乎兵不血刃地攻下了云州城,城头不久插上了51旅的战旗!

这整个针对顽军展开的反击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事先有所准备的顽军倒是被打得措手不及,山东地区的国民党党部随即向山东军区的共产党提出交涉,抗议下面的八路军部队搞摩擦,但陆少郡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蛮横架势,拒不让出已经占领到手的云州城,“打就打了,你们部队人也打光了,城也丢了,有本事再夺回去啊……”

国民党顽军打虎不成反被虎伤,最终理亏把打掉的门牙往肚里咽,他们不得不自食黄连苦果接受现状,以后再未敢打起51旅地盘的主意。

51旅得理不饶人的“霸道作风”一直延续了下来,在其以后的征战中,他们往往巧妙地化解掉束缚他们全力作战的条条框框,让自己部队的行动一切看起来“名正言顺”,似乎想要做什么他们就在等那么的一个导火索……

也许就在敌军自以为阴谋得逞时,殊不知此时这支暗起杀机的部队已经为自己找了那么一个肆意出击的由头,突破了条条框框,也就没有这个部队不敢做的事情,甚至为了“防患于未然”,这支部队常常是“蛮不讲理”地先发制敌主动攻击,而且标榜“预先铲除掉危险因素”……

也由此,一向杀伐果断的51旅及后来的51师被兄弟部队和一些首长暗地冠以“具有帝国作风的霸道部队”称谓,骁勇的官兵们竟一时“若智若愚”起来,不知道这是褒还是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