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领土 阿鲁纳恰尔邦的硝烟 激战邦迪拉4

帝国骑警队 收藏 16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769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


不知道李佳美和赵晓妮跑了多久,耳机中传来了秦炽略带无力的声音,呼叫蛇蝎,重复蛇蝎听到请回答。


蛇蝎收到,正在前往A1号区域,小黄雀受伤了,但不碍事,完毕。


夜里李佳美和赵晓妮终于趁着夜色来到了撤退点和大部队汇合了,她望了望上午时出发的人现在不少都没了,还有一部分挂了彩,秦炽左大腿上绑着绷带教导员大刘正在给他用酒精棉消毒伤口。不过秦炽的眼神却很失落和空洞。


李佳美不禁有些疑惑,难道他失去了最好的兄弟或者是任务失败要接受大惩罚?但李佳美随即推翻了自己的这个推测,特种兵虽然精锐但也不是兰博不可能做到每次任务都成功,而且特种部队作战环境都是无后方无基地的渗透到敌人控制地区作战,失败的作战也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她李佳美自打加入狙击手部队之后再也没见过一名指挥官会沮丧和无奈到这个样子。


报告营长,雷公和卢琳依旧没有回音。徐建军提着机枪走过来报告,心情也不是很好的他说起话来都无精打采的脑袋也耷拉着像一只败斗的公鸡。


回去吧,好好休息,明天还要赶路。大刘摆摆手看了看一脸茫然的秦炽想问的话却又活生生的咽了回去,无奈的叹了一声继续给他包扎伤口。


秦中校我想和你谈谈;李佳美站在秦炽面前一脸的愤怒和鄙视,她没有想到一个这样的人居然会当上中国相当的跨境作战部队的营长而且还混到了中校,虽然枪法格斗不是一般的强悍,但现在是知识爆炸的时代光靠肌肉块是打不赢现代战争的。连这点心理素质和自信心都没有的人怎么能担当特种部队长官的,这不是将帅无能累死三军么。抱着这种想法的李佳美开始向秦炽兴师问罪起来。


说吧,我听着呢。秦炽头也不抬开始把手里的95式自动步枪枪托放在右大腿上检查弹夹里的子弹数量,动作做的很机械,一眼看上去就不像是有目的的去做事而更像是一种敷衍了事的做法。


作为军人,不光要有过硬的军事素质还要有过硬的超出常人的忍耐力和抗压力,说一句不客气的话这点小小的挫折你就这样了那以后你还怎么继续带兵?深山之中特种兵们依旧要保持纪律,不许点火、不许大声说话,虽然李佳美已经十分克制了自己的口吻和说话的声音不过她的话语还是让周围半径三米内的中尉以上军官包括教导员刘刚勃然变色了。


如果说这次行动失败的责任的话,那在我,如果我早点发现那个狙击手的话或许..........责任不在你,在雷红星。秦炽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同时手中的动作稍微减缓了一点,但仍然没有什么表情和情绪上的变化。


我想作为你们这样的部队每年跨境作战不是一次两次了,当然伤亡是在所难免的,战争就会有人去死,没人去死的不是战争而是政客们的械斗或者口水战;对于雷红星和卢琳的死我表示很抱歉,但你作为部队主官怎么能表现出这样的态度?你让你手下的士兵怎么看,你想让你的部队士气垮掉么?说道最后李佳美竟然忍不住拔高了一点声音。这一下不要紧吓的刘刚赶紧抬头左右四周的看,同时附近的特种兵各个如临大敌一般的做好戒备同时借助夜视仪四周搜索着可疑的目标。


李佳美你他...你疯了;刘刚差点说出了脏字最后还是咽了回去,在一旁静静看着的赵晓妮却发现身边的军官们对自己的美姐一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的样子,一个个就如同饿急了的老虎一样从眼神中喷射出一股恨不得撕碎了李佳美的愤怒眼神。


大刘,让她说。秦炽用胳膊肘拐了拐大刘,大刘知道事情的一切他要为自己的好兄弟说上几句但秦炽不让他说,旁边的几个中尉军官也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们看了看秦炽的眼睛一个个又都把要说出来的话乖乖的收回了肚子里。


寂静的夜空中远处十几公里以外的印军阵地上一片闪光,同时闷雷般的炮声隆隆响起,这是解放军炮兵群例行的炮兵射击,旨在破坏印军前线阵地的工事、坦克掩体以及杀伤战壕中的印军士兵。


你没权利这么说我的上司,在李佳美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一个高大的身影从身后“轻轻”的推了李佳美一下,但这样的力道足够李佳美向前踉跄迈出几步差一点就跌倒在地,推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一向孤僻和沉默的龙少云,背后的廓尔咯军刀显得特别阴森。赵晓妮从身后纵身跳上比她高不少的龙少云身上双脚卡住龙少云双腿双手一用力卡在了龙少云的脖子上;别欺负我美姐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小丫头片子!这是赵晓妮被摔晕前最后的记忆。龙少云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用双手把赵晓妮来了一个前空翻摔在地上,赵晓妮疼的一阵眩晕竟晕过去了。李佳美掏出腰间手枪正要对向龙少云,身边十几个特种兵手中的突击步枪和自动步枪都哗啦一声指向了李佳美;


聪明的就把枪给我放下,你可以侮辱我们但你不能侮辱我们的集体和营长。孟秦永说话一字一句慢慢的说出来但眉宇间没有一丝一毫开玩笑的意思,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瞄着李佳美的脑袋,身边的徐建军手中的92式手枪对着李佳美的摸向腰间的手。


别考验我们的耐性,我们的耐性可没我们的头儿那么好!樊云冷冷的盯着这个在他看来一钱不值的女中尉甚是恼火,在他的记忆中自打特种侦察营选拔赛之后就再也没有一个人能让他们这些军官如此愤怒的事情了。


都他妈把枪给我放下,秦炽在沉默中突然爆发,但却声音低沉但威慑力在这几名军官耳朵里绝对比敌人的原子弹的威力还要大,枪是对付敌人和畜生的不是用来对着自己同志的由其是一名女人。更不要用枪对着一名狙击手,何况她还是一名女狙击手。


还不放下。刘刚看着两边僵着自己这个当政委的无论如何也要出面制止这种破坏军纪和内部团结的行为;周围的特种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把枪慢慢的放下去并关了保险。


李中尉对不起我的手下太鲁莽了。秦炽坐在石头上仍然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说话。


回去以后我会在报告里写上这些的,我要向曹司令状告你和你的手下所做的一切,李佳美背起赵晓妮头也不回的回到自己的小帐篷里休息了。秦炽站起来一瘸一拐的也往自己的帐篷里走。


都回去休息吧,平静下情绪,你们找好守夜的然后好好休息明天还要赶路。说着刘刚向后追上秦炽扶着他走,秦炽把他的手拿开不让他扶,几次都是这样。刘刚无奈的目送他兄弟进了帐篷。


刘刚跟着进了帐篷,他和秦炽一个帐篷。阿益回来了对吧!刘刚平静的像一潭死水一样语气听不出任何波动。


秦炽没有搭话仍然是扭着头闭着眼睛;其实我早该相到在阿富汗那次就是他打死的阿哈买提江,你当时的位置其实和阿合买提江差不多,那么长时间他都没打中你........够了,我累了要休息了。秦炽有些不耐烦的硬生生说了一句。


第二天清晨当刘刚醒来的时候,刘刚被樊云推醒了;刘刚揉了揉没睡醒的眼睛问了一句,什么事!


樊云有些惊慌的说道:“营长、营长不见了”


什么。刘刚几乎失声,顿时睡意全无,他赶忙望向秦炽的铺位,上面只有空空荡荡的便携式保温睡袋,他的吉利服、95式自动步枪、必备弹药和自卫武器都不见了。


指南针、GPS定位仪营长都拿走了,他这该不会是去找.........别说了。刘刚发现帐篷口一个身影站在边上不动了,他看出来了,是李佳美;所以他不让樊云说下去,其实他俩早就有了默契,自打狙击任务失败在撤退的时候连续有十个特种兵被狙杀全部是眉心中弹,他们这些中尉和少尉就已经知道了对方是谁,太熟悉的枪法和杀人手段,追求完美,每一个猎物都只有固定一个点来作为被杀的致命一击处,一个眉心中弹可以理解为巧合,两个可以理解为意外,那连续十个呢,你还会认为是偶然和巧合么。理智正常思维健全的人都会认为这十个人是一个人杀的。


你们营长自己又回去了?李佳美在路上问向刘刚;刘刚只是默默的“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在特种侦察营有条不成文的规矩,一旦特种兵退役或者因为其他变故走向犯罪道路或者叛国那么他们就要清理门户。秦炽背着大伙一个人秘密潜回邦迪拉干什么可能这些人心里都清楚,但惟独李佳美和赵晓妮不知道,他们不信任这两位外来客。一路上李佳美没在问任何问题,她心里明白这个中校什么也不会说,其他人,嗯,她宁愿和这个看上去比较随和的教导员交谈,其他的一些军官李佳美同样缺乏对他们的信赖。


下午他们在印军控制的公路附近迎面撞上了开上来的一队解放军装甲纵队,96式主战坦克以及92式轮式战车为主导,东风卡车上拖着牵引炮跟在后边,他们在被确认了身份之后被容许搭车向后方基地报到。


这支装甲部队是第127步兵旅的第17装步团的先导部队,他们突破了第五山地师的第四十六旅防线纵身十八公里,现在整个印军防线已经动摇,由于第十五空降军的三个空降团阻挡了印军的退路邦迪拉的印军正在面临被全部歼灭的危险。


接连多天的炮击之后解放军发起了一次略带有试探性的进攻,但进攻出乎意料的就成功了,第五山地步兵师第四十六旅的印军士兵居然丢掉了阵地举手投降,解放军很难理解这些士兵可以忍受炮弹的袭击却不愿意对冲上来的敌人不发一枪。随即曹克烈就借着突破印军阵地的第127旅之后又投入了第321机械化步兵旅顺着第127机械化旅撕开的口子又从绕到了印军第五山地师第四十七旅阵地后方发动猛攻 ,第四十七旅全线崩溃士兵潮水般的涌向邦迪拉,丢弃在公路上的轻武器和火炮满地都是。


仅仅一个下午解放军就抓了两千多名印军俘虏;而他们一个下午也才仅仅击毙击伤了三百多人;常年深处苦寒之地的印军士兵最终心理防线崩溃,他们放弃了抵抗走进了解放军的战俘营,这或许对他们也是一个解脱,本来在藏南的这片土地上他们这些陌生的占领者一直自居为这片土地的拥有者,在一九六二年之后他们更加加深了这种看法,但现在他们终将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邦迪拉,此时已经乱作一团,从前线败退下来的印度败兵潮水般的涌向邦迪拉,邦迪拉市区内的许多街道都被溃兵的车辆和火炮阻塞,连第五山地师的师部周围的几条公路上都是难民和溃兵。


指挥部中普拉沙德少将一脸愁云,桌子上一把TT33手枪顶着火,但他确信自己没有这个勇气扣动扳机自己干掉自己。不过现在,至少现在他的生死不在他自己的掌握之中;一队印度黑猫特种部队乘员已经占据了这幢大楼,大楼内的全部印度警卫兵全部被干掉,在普拉沙德少将的办公室里两名大胡子军官正坐在普拉沙德少将对面。


老弟你想好了没有,我的耐性可是有限度的。姆瓦尼少校玩着手里的贝雷塔92手枪,一身特种兵行头的他看上去就是十分精简。身后屹立着一名身穿美军丛林数码迷彩的黄皮肤中国人,他叫龙翼!


你们这么做是在叛国,你们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我可以替你们在帕奈克将军面前求情,至于这个可怜的中国弃儿我很乐意在我们的印藏边境部队中给他谋个福利,至少他的身武艺不会荒废了。


老家伙临死了还这么嘴硬。龙翼一脸狞笑的掏出了从医药包里拿出了一针吗啡但这又不是吗啡,知道这是什么么?致命的爱丽丝之吻!想必你不知道吧,这是中情局最新科技五秒钟就可以致命,据说临死之前的人还会出现幸福的幻觉而不会有任何的痛苦。姆瓦尼少校脸上的肌肉啪啪的跳了两下,看上去他现在就像个十足的魔鬼。


好了别吓唬他了,还有正经事要办!门口安德森中校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再见少将!砰砰砰!三声枪响过后普拉沙德少将倒在办公室的血泊之中!


好了现在该看我们的了,小伙子们都准备好了么?安德森中校一身的印度陆军装扮,身边的几位也都是同样的装束,几个海军陆战队士兵异口同声的回答道:“是的长官”。


好吧,让我们给黄皮肤的中国人一些颜色看看吧,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真正的军队。安德森中校一拉手中的M4步枪保险带领突击队下楼了,楼里一个黑影一身狙击手装扮消失在了楼道尽头。



提斯普尔,第四军军部内帕奈克将军收到了一份普拉沙德少将发来的电报,电文上称邦迪拉需要支援如若在十二小时内得不到援助邦迪拉将从阿鲁纳恰尔邦的地图上被中国人抹去,帕奈克将军只是不断的咒骂着前进慢吞吞的第二山地师是弱智部队,师长是中看不中用的白象。


安德森中校的副官理查兹少校在离开印军第五山地师指挥部前按下了一个信号发射器的按钮,然后若无其事的将其揣回了兜里跟上大队潜入了一栋大楼中不见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