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施特莱纳带着郁闷的心情回到翁特林根集中营内的军官值班室里,经过一番仔细检查,路德维希确定他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只要注意休息,及时换药,一个星期之后伤口就可以痊愈。

虽然身体上的伤势并不严重,可是施特莱纳心里却有一道无法愈合的伤痕,斯培林格那种绝望的眼神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而集中营里那种可怕的饥饿场面又再一次加深了这种印象。他在心里翻来覆去的问着自己一个问题——“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这些集中营囚犯们心甘情愿的为日耳曼帝国效劳呢?”

“我的统帅,您快把衣服换了吧。”弗莱舍尔怀里抱着施特莱纳的军装,毕恭毕敬的守候在一侧。

“嗯,拿过来吧。”施特莱纳心不在焉的接过军装,慢腾腾穿好。

“您现在一定饿了,先吃点东西吧。”弗莱舍尔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端来一个餐盘,上面摆满了面包、火腿和奶酪,还有一小碟黄豆。

施特莱纳盯着餐盘上的那一小碟黄豆,眼前又浮现出刚才发生在稻田里的那一幕,那种翻江倒海似的恶心感让他忍不住一把打翻了餐盘!

“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拿走!”他接着又飞起一脚,狠狠的将掉在地上的餐盘踢出很远!

“您这是怎么了?”弗莱舍尔吓得浑身直抖。

“我很好!”施特莱纳心中的愤怒此刻犹如决堤的洪水般一发而不可收拾,“我可以住在豪华的宫殿里,不用担心饿肚子!也不用害怕那些看守们的皮鞭!上帝啊,如果神圣的日耳曼民族就是以这种野蛮的方式来对待其他种族的人类,那么我们永远也不可能实现征服世界的梦想!”

站在他身边的大多数军官们呆若木鸡,谁也不明白,帝国的最高统帅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这种同情囚犯的言论,难道他不明白这是在违抗希特勒的意志吗?

一时间,房间里的气氛异常压抑。

“我的统帅,我理解您的心情,”霍夫曼率先打破了寂静,但是他的话听起来却让人难以忍受,“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还不能放松对这些人的监管。”

“为什么?”施特莱纳把脸一沉,“你难道不明白一味的压迫到头来只能造成更为激烈的反抗吗!”

“我当然懂,”霍夫曼说,“但是一味的仁慈也不会带来俯首帖耳的顺从。”

“到底要我说多少遍你们才能明白!”施特莱纳火冒三丈,“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建设好这个地下世界,所以我们必须利用好这些囚犯,如果可以感化他们,那我们就用不着费心费力的去提防他们,反过来说,如果我们只会用采用野蛮的方式对待他们,就算他们表面上是一幅听话的模样,可是心底却暗藏对我们的仇恨,而总有一天,这种仇恨必将会给我们带来想象不到的灾难!”

霍夫曼望着怒容满面的施特莱纳,他稍作思考,便冲身边的军官们一挥手,“你们暂时先出去一下,我和统帅阁下有要事相商。”

军官们听话的退出了房间,弗莱舍尔本想留下,可是当霍夫曼对他投去一道冰冷的眼神后,他还是识趣的捡起落在地上的餐盘,夹着尾巴乖乖离去。

“我的统帅,请恕我直言不讳,”霍夫曼见房间里只剩下了他和施特莱纳两个人,便微笑着说,“您之所以提出善待囚犯,真正的原因并不完全是需要这些囚犯俯首帖耳的为我们效命,而是您希望在长远的未来建立一个以日耳曼人占据统治地位的第四帝国对吗?”

施特莱纳心中一惊,刚刚还怒容满面的脸庞上此刻出现了一抹愕然,他没有料到霍夫曼会一眼看透他心里的真实想法,这下反倒让他不知该做出怎样的回答。

“您没有必要为自己违抗元首意志的决定而紧张,”霍夫曼依旧微笑着说,“因为我完全赞同您的想法。”

“马克西米利安,我没有听错吧!”施特莱纳惊讶的说,“你真的赞同我的想法吗?”

“是的,”霍夫曼重重的点了点头,“元首希望通过铲除劣等民族的方法来建立一个纯雅利安人的世界,但是这种政策根本不符合现实,姑且不论那些被压迫的民族作何感想,就连很多日耳曼人都看不惯这种野蛮的屠杀,一项不得人心的政策最后换来的结果只能是惨痛的失败,这一点我们永远都无法回避。”

“说的对!”施特莱纳一扫之前的恼怒,激动地说:“这正是我们失去人心的一个重要原因,帝国若想再度崛起,就必须直面现实,纠正错误的政策,避免类似的悲剧发生!”

“我完全同意您的看法,”霍夫曼说,“但是现在还不到对这些囚犯们抛出橄榄枝的时候。”

“为什么?可以说出你的理由吗?”施特莱纳问道。

“我的理由很简单,”霍夫曼开始娓娓道来,“目前帝国刚刚遭遇前所未有的惨败,与我们的信心受到沉重打击正好相反,那些囚犯们却看到了报仇的机会,最近各个集中营纷纷报告说,虽然他们采取了一系列的镇压措施,可是囚犯们的反抗举动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出现了愈演愈烈的趋势,如果在这个时候对他们做出示好的举动,那么非但不会让他们感觉到我们的善意,反而还会给他们一种我们是害怕受到惩罚的感觉。”

施特莱纳想了一下,道:“马克西米利安,我承认你的担心的确很有道理,但是如果一直保持这种残酷的高压政策,那岂不是要把这些囚犯们推到离我们越来越远的地方吗?”

“他们本来就和我们不是一条战线的。”霍夫曼迅速回答说,“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利用他们,而不是把他们放到和我们平等的位置上,我们只要坚持在建设雅利安城的同时,对那些顽抗到底的囚犯进行毫不手软的镇压,那么三五年之后,当囚犯们看到他们根本无力阻止我们走向胜利之时,很多人就会感到绝望,到那个时候再抛出我们手中的橄榄枝,相信一定会把更多的囚犯拉拢过来。”

“三五年时间!”施特莱纳忍不住喊道:“这岂不是说,在这期间还有更多的囚犯将要死去吗?”

霍夫曼冷笑道:“我的统帅,对于那些如同蝼蚁般的生命,您没有必要投入过多的感情,一个民族若想屹立于世界,它的领袖必须拥有一颗钢铁的心!”

“不!太残忍了!”施特莱纳激动的摇着头,“要想建立一个由日耳曼人统治的新帝国,收服人心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你想想看,如果我现在给予他们部分自由,让他们可以安心的活下去,也许就能让他们放弃抵抗的念头,这样做不是比要把他们活活折磨死更好吗?”

霍夫曼微微一笑,道:“我的统帅,您不能把事情的结局想象的如此美好,说句您不爱听的话,目前生活在雅利安城内的80万囚犯中,除去那些意志不坚定者,剩下的那些人就算您把鲜花送到他们面前,最后的结局也只能是为自己换来一颗子弹。”

施特莱纳的脸噌的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上,紧皱的额头上青筋暴涨,一对铁拳不由自主的举在胸前,看起来就像是一座火山即将爆发一样!

与施特莱纳恼羞成怒的模样不同,霍夫曼却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就连嘴边那丝标志性的微笑也未曾消失。

“我知道您对我的言论感到生气,可是作为您的助手,有些方面我必须提醒您,您不能以一种理想主义者的目光来看待世界,人类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生物,为了生存,我们必须选择去做那些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这一点敌我双方都一样,而您作为一个领袖人物,更不能单纯依靠个人情感来做出决断,而是要站在全局上,搞清楚什么事情对我们有利,什么事情对我们不利,然后再作出决断。”

“我才不是什么理想主义者!”施特莱纳吼道:“我是在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实现元首的遗愿!”

霍夫曼摇了摇头,“请恕我直言,理想主义者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忽略现实,就算现在我同意您去向那些囚犯们示好,可是您能拿出什么让他们满意的条件?给他们自由,让他们回家?这和宣布我们战败投降没什么两样!拿出足够多的粮食,让他们免收饥饿之苦?可是我们自己的士兵都在挨饿,怎么可能再分给他们宝贵的粮食!”

霍夫曼的一席话顿时让施特莱纳哑口无言,他松开了紧握的双拳,垂头丧气的走到行军床边,一屁股坐了下去。

“我的统帅,您没有必要为暂时的挫折而感到烦恼。”霍夫曼走到他身边安慰道:“目前罗蒙正在集中营里极力推行‘自由人生’政策,有很多囚犯禁受不起诱惑,已经选择投向我们,这对我们而言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说明有些人已经开始放弃抵抗的念头,相信随着时间的发展,像他们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的。”

施特莱纳没有抬头,只是低声问道:“这样的人现在有多少?”

“据初步统计,大约在一千人左右。”

“一千人!”施特莱纳苦笑一声,“这就是说,还有七十多万囚犯不愿意投向我们。”

“您可以这样认为,但是我要向您透露一件事情,目前我已经开始筹划一项改造囚犯心灵的计划,这项计划一旦取得成功,我们不但将从根本上解决囚犯们对我们暗藏的威胁,而且对您梦想中的帝国未来也将起到极大的帮助。”

“嗯!”施特莱纳顿时来了兴趣,“快说说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计划?”

“呵呵,对不起,”霍夫曼给了施特莱纳一个莫名其妙的答案,“我不是一个好讲空话的人,这项计划由于牵涉面广,实施复杂,再加上还需要统一我们内部的思想,在我没有绝对的把握实施这项计划之前,我只能暂时对您保密。”

“马克西米利安,你就不能先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吗?”施特莱纳急不可耐的瞅着霍夫曼。

霍夫曼眼中露出一缕得意的目光,“我的统帅,凡事不能急于求成,您只要答应对这项计划提供无条件的支持,那么我一定会为您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喏……那好吧,希望这一天可以早点到来。”施特莱纳知道霍夫曼从来不干没把握的事情,如果他不说,那就意味着这项计划目前还不能公诸于众。

但是施特莱纳绝对不会想到,霍夫曼正在酝酿的那项计划不仅用心险恶,而且造成的后果也极其恶劣,它在帮助纳粹帝国迅速恢复军事力量的同时,也把成千上万无辜的家庭拖入到一场灭绝人伦的悲剧中!

“谢谢您的支持,”霍夫曼躬身一礼,接着微笑道:“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我很想知道您是如何把齐楚雄搭救上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