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一百五十七章 反抗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URL] 斯培林格猛地打了一个冷战,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一群穷凶极恶的看守拎着皮鞭闯到农田里,虎视眈眈的瞪着他们! “对不起长官……我们这就回去干活……”斯培林格慌忙弯下腰,拾起放在脚下的锄头,还顺手拉了施特莱纳一把,示意他赶快回地里干活。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霍森·罗斯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斯培林格猛地打了一个冷战,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一群穷凶极恶的看守拎着皮鞭闯到农田里,虎视眈眈的瞪着他们!

“对不起长官……我们这就回去干活……”斯培林格慌忙弯下腰,拾起放在脚下的锄头,还顺手拉了施特莱纳一把,示意他赶快回地里干活。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霍森·罗斯特”——这个有些古怪的囚犯居然一点也不理会他的提醒,反而固执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中还露出一股无名的怒火。

“罗斯特先生!”斯培林格急切拽着他的胳膊小声说:“请您赶快回去干活吧,千万别跟这些黑心鬼对着干,他们会杀了您的!”

“斯培林格,你放心吧!”施特莱纳一摆手,高声喊道:“要不了多久,我就会让你过上自由的生活!”

“您在说什么呀!”斯培林格目瞪口呆的看着施特莱纳,“您不要命了吗?”

“我看他的确是活够了!”一个三角眼,鹰钩鼻子两侧各有一道深沟的党卫军中尉踱着方步走了过来,他盯着满脸黑泥的施特莱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施特莱纳把头一扬,“你没有必要知道我的名字,去把你的长官叫来!”

“哼!”党卫军中尉一声冷笑,“看不出来,你还挺傲慢的,竟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你少废话!”施特莱纳气呼呼的说,“去把迪克特给我叫过来!我要当面问问这个混蛋,为什么不执行我的命令!”

“嗯?”党卫军中尉猛地一愣,用一种略带吃惊的眼神看着施特莱纳,心想:“这家伙说话的口气真不小,居然敢直呼迪克特上校的名字,难道他有什么来头吗?”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执行我的命令!”施特莱纳见党卫军中尉没有动静,立刻发出了生气的催促。

“哦……”党卫军中尉下意识的挪动了一下脚步,想要按照施特莱纳的话去做。可是他转念一想,一个囚犯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对迪克特呼来喝去,“妈的!这狗杂种一定是在虚张声势,好借此逃脱我对他的惩罚!” 他猛地停住脚步,恶狠狠的冲施特莱纳吼道:“狗杂种!你竟然对迪克特上校如此不尊重,看来我有必要给你一个深刻的教训!”说罢,他手中的皮鞭就朝施特莱纳身上狠狠抽去。

“不!”眼看皮鞭就要抽到施特莱纳身上,斯培林格不顾一切的迎了上去,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呼啸而至的皮鞭!

“啊!”随着一声惨叫,斯培林格的囚服裂开了一个口子,鲜血从干枯的肌体上泊泊而出,很快就染红了他的囚服。

“对不起长官,”斯培林格忍住背上的剧痛,低声对党卫军中尉哀求道:“他是新来的,不懂这里的规矩,求您行行好,放过他吧。”

“你倒是挺够意思的,”党卫军中尉踱着方步,慢条斯理的走到斯培林格身边,用皮鞭敲着他的脸问道:“说!为什么会停止劳动?”

“我们是想方便一下,所以才暂时停了下来。”斯培林格小声解释说。

“哦,是吗?” 党卫军中尉并不相信斯培林格的辩解,他走进那处稻田,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很快,他就找到了答案!

“哈哈!”党卫军中尉爆发出一阵肆无忌惮的尖笑,他挥手招呼着身后的同伴们,“喂,你们快来看哪!这群饿鬼为了活命,居然可以吃下这么恶心的东西!”

在他的召唤下,一群看守纷纷挤到稻田里一看究竟,没过多久,这些人就爆发出更加肆无忌惮的哄笑!

“他们简直就像一条饿疯了的狗,什么东西都可以吃下去!”

“是啊,这么恶心的事情也只有这些杂种才能做得出来,连我都替他们感到羞耻!”

在看守们无情的讥讽中,斯培林格默默的垂下头颅,一滴不听话的眼泪顺着憔悴的脸颊流向冰冷的地面,但即使一个人为了生存已经到了可以抛弃所有自尊的时刻,也没有能换来魔鬼们的怜悯!

党卫军中尉停止笑声,阴沉着脸走到斯培林格面前一把揪住他的头发,把他按倒在稻田里的那些粪便旁!

“你不是喜欢吃吗!我今天就让你吃个够!”党卫军中尉狞笑着揪住斯培林格的脑袋,把他使劲按在那堆粪便上!

斯培林格一面拼命躲避,一面不住的哭喊道:“长官!我知道错了!求您饶了我吧!”

“杂种!我要让你知道偷懒的下场!”党卫军中尉抡起皮鞭,恶狠狠的朝斯培林格身上抽去!

“求求您长官!我再也不敢了!”斯培林格满地翻滚,不住的发出苦苦的哀求,但是在丧失人性的魔鬼面前,这种哀求充其量只不过是一只小昆虫在临死前发出的哀鸣而已。

农田里的囚犯们望着发出痛苦呻吟的斯培林格,个个眼中露出悲愤的目光,他们的手紧紧攥住锄头,身体不停的颤抖,仿佛一座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住手!”施特莱纳心中压抑已久的怒火终于倾盆而出!

“你这个歹毒的家伙!手里有皮鞭就很了不起吗!”他冲到党卫军中尉面前,一把夺过皮鞭,狠狠的摔在地上!

党卫军中尉起初被吓了一跳,但是很快他就醒悟过来——卑贱的囚犯竟然敢挑战他的权威,这是自翁特林根营地建成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

“混蛋!我要宰了你!”党卫军中尉抡起拳头扑了过来,但是还没等他扑到施特莱纳面前,施特莱纳就先一拳挥了过去!

“扑通!”党卫军中尉被打了个鼻青脸肿不说,还一头栽到了农田里,活生生的一副狗吃屎的姿势。

其他的看守此时如梦方醒,他们恶狠狠的捋起衣袖,像一群饿狼似的扑向施特莱纳。

刚一开始,施特莱纳还能对付一下,可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他很快就被几个看守按倒在地上,其他的看守们不是用坚硬的靴底使劲践踏他的身体,就是抡起皮鞭加入报复的战团!

但是野蛮的看守们不会想到,他们的暴行必将掀起一场反抗的浪潮!

“跟他们拼了!”斯培林格抓起手中的锄头,狠狠地朝看守们抡去!在他的感召下,很多囚犯都做出了同样的举动,他们已经再也无法忍受饥饿与非人的虐待,他们要用反抗来向野蛮的纳粹暴徒们证明——我们不是一群待宰的绵羊!

看守们没有料到囚犯们居然敢动手,他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很多人四处奔逃,生怕跑得慢了被囚犯们抓住打死,一时间,农田乱作一团。

守在外围的党卫军部队发现了农田里的异样,营地四周顿时响起了凄厉的警报声,士兵们先是向天空上鸣枪警告,接着就冲进农田,开始驱散闹事的囚犯,更多的看守跟在他们身后,一边抡起皮鞭使劲抽打无辜的囚犯,一边到处搜救他们落难的同伙。

在冲锋枪和皮鞭的威慑下,不一会儿的功夫,农田里就恢复了原有的秩序,闹事的囚犯们被驱赶到一旁,而斯培林格和施特莱纳则被五花大绑,死死的按倒在地上。

施特莱纳一边拼命的挣扎,一边厉声喝道:“放开我!我要把你们统统送上军事法庭!”

“闭嘴!”被他打得鼻青脸肿的党卫军中尉冲上前一脚踩住他的脸,“死到临头你还敢胡言乱语!”

施特莱纳何曾受过这等侮辱!他顿时破口大骂道:“你这个猪猡!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是施特莱纳!”

“哦?”党卫军中尉脸上先是露出一种古怪的表情,接着就放声大笑道:“狗杂种!我看你真是昏了头,竟敢冒充施特莱纳将军,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脸,就你这模样,为我们的统帅阁下擦鞋都不够格!”

党卫军中尉笑得肆无忌惮,身后的看守们也是一脸戏谑,但是他们谁也不知道,倒霉的事情很快就要降临到他们头上——由于迪克特带着参与赌博的军官们慌着去处理路障,所以他没有来得及通知其余的部下施特莱纳已经来到翁特林根营地的消息,再加上施特莱纳穿着一身囚服,脸上还抹着黑泥,就算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恐怕一下子也未必能认出来他,更不要说这群很少和他见面的看守们。

“你不是喜欢闹事吗?”党卫军中尉停住笑声,掏出手枪对准施特莱纳的头部,冷冰冰的说:“那我就送你去一个安静点的地方!”

“住手!”就在党卫军中尉的手指即将扣动扳机的一刹那,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焦急的怒吼,霍夫曼在一群官兵的簇拥下急匆匆的走进农田,迅速来到党卫军中尉面前。

党卫军中尉看到霍夫曼来到自己面前,急忙收起手枪,唰的一下双腿立正,高呼一声——“嗨!希特勒!”

“中尉!你这里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要拉响警报?”霍夫曼厉声问道。

“报告总理阁下,这里有一个人故意顶撞看守,煽动囚犯闹事!”党卫军中尉气呼呼的说,“而且最为可恨的是,他居然还敢冒充我们的统帅……”

“你说什么?”霍夫曼本来就很紧张的表情里又增加了一种惶恐不安的成份,“那个人在什么地方?”

“喏,就在这里……”党卫军中尉轻蔑的用手指向自己的脚下,可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弗莱舍尔就像疯了一样扑了过去!

“滚到一边去!”弗莱舍尔一把推开党卫军中尉,把施特莱纳从地上扶了起来,他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我的统帅……您怎么可以做出这么冒险的举动……您知不知道……我快要被您吓死了……”

“你小子就知道哭!”施特莱纳吼道:“还不赶快把我松开!”

“好……好……我这就松开您……”弗莱舍尔急忙为施特莱纳松绑,绳索刚一解开的瞬间,他突然看到施特莱纳身上的鞋印和鞭痕!

“这是谁干的!”弗莱舍尔瞪着通红的眼睛,声嘶力竭的吼道:“是那个畜生对统帅阁下下的毒手!给我站出来!”

“他……他……他究竟是什么人……”那个刚才还趾高气扬的党卫军中尉此刻吓得面无人色。

“他就是我们的统帅,伟大的弗里德里希·冯·施特莱纳!”罗森巴赫厉声回答了党卫军中尉。

“我的天哪!”党卫军中尉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活像一条被打断脊梁的癞皮狗。

“我的统帅!”霍夫曼快步走到施特莱纳面前,用一种责备的语气说:“您怎么可以做出如此冒险的举动!您知不知道自己身上肩负着多么重要的使命!数十万将士的命运就掌握在您的手中,可是您却把自己的生命看作儿戏!您有没有想过,如果您真的发生意外,那我们的帝国将何去何从?元首的遗愿将由谁来完成?这些事情您认真的想过吗?”

“我就是因为认真考虑过这些问题,所以才会做出现在的举动!”施特莱纳揉着酸痛的胳膊,铁青着脸说:“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我简直不敢相信集中营里的粮荒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这里不是说这些话的地方,”霍夫曼说,“您现在必须立刻离开,帝国的统帅绝不能以这种形象出现在人们面前!”

“我的形象很好!”施特莱纳恼怒的说,“至少我可以真切的了解到那些人对我们的看法……”

“我的统帅,”霍夫曼突然贴着施特莱纳的耳朵说,“我知道您想通过修改帝国的种族政策来达到收服人心的目的,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凡事操之过急只会酿成大祸,如果雅利安城发生内乱,那就意味着我们无法完成元首的遗愿,您认为您可以承担这种危险的后果吗?”

施特莱纳心头猛地一阵抽搐,满脸的恼怒之色渐渐退去,转化成一丝无奈的惆怅。

“弗莱舍尔上尉,”霍夫曼一招手,“马上护送统帅阁下回去治疗,这里的事情由我来处理。”

“是。”弗莱舍尔先是狠狠的瞪了一眼准备开枪击毙施特莱纳的党卫军中尉,然后就小心翼翼的扶着施特莱纳走向农田外的营地。

施特莱纳走出没几步远,突然停下脚步,转身走回斯培林格面前,他解开斯培林格身上的绳索,用带着歉意的口吻说:“年轻人,让你受苦了,放心吧,我会记住你为我做的一切。”

“您没有必要这样做,”斯培林格幽幽的说,“我只不过是在帮助一个名叫罗斯特的犹太人,几分钟以前他还曾经是我的朋友。”

“我们今后还是可以做朋友,只要你愿意效忠第三帝国,我一定会给你自由的。”施特莱纳尽力摆出热情的笑容。

“谢谢您的好意,但是我还是更习惯做一个囚犯。”斯培林格答道。

“为什么?”施特莱纳惊讶的问道:“你难道不想得到自由吗?”

“谁不想得到自由呢?”斯培林格凄然一笑,便不再说话。他转过身,拾起被丢弃在农田里的锄头,默默继续艰苦的劳作。在他身后,一群刚才还掀起反抗浪潮的囚犯们也做出了同样的举动,在探照灯恶毒的注视下,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一种绝望而又无助的神情。

自由?究竟属于肉体还是灵魂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