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巨擘 正文 第七章 决裂 (上)

破阵岳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URL] “陈浩小心!”被陈浩陡然一把推开的黄玉琳眼看七八个壮汉饿虎扑食般挥舞着钢管冲向陈浩,顿时一颗心悬到嗓子眼。 黄玉琳不敢想在这样密不透风的暴击下,陈浩的脑袋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 这一刻,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纤弱的身影勇敢的冲了上去。 陈浩被七八条壮汉围在中央,钢管如雨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


“陈浩小心!”被陈浩陡然一把推开的黄玉琳眼看七八个壮汉饿虎扑食般挥舞着钢管冲向陈浩,顿时一颗心悬到嗓子眼。

黄玉琳不敢想在这样密不透风的暴击下,陈浩的脑袋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

这一刻,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纤弱的身影勇敢的冲了上去。

陈浩被七八条壮汉围在中央,钢管如雨点般劈头乱砸。饶是他早已心存被人暴打一通的念头,现在也不得不为对手暴风骤雨般的攻击暗自头疼。

他双手紧抱头部,充分利用自己身高体壮的优势,就象一辆启动的坦克,拼命的冲对手撞过去。

高疯子的钢管落在陈浩的肩头、胳膊、手背等处最至少有七、八下,他手下哪些弟兄也并不示弱,钢管“噼里啪啦”纷纷招呼在陈浩身上。

“血!”陈浩稍稍疏忽,胳膊抬起遮挡对方钢管的同时,就被另一根突然砸下的钢管结结实实扫中眉心,钢管前面的缺口直接在眉心上划开一道口子,鲜血顿时溅了出来。

殷红的鲜血,大滴大滴的从额头滚落。英俊刚毅的面部被血腥之色装扮的隐隐有股冷厉的杀气。

在钢管划破自己眉心的那一刻,陈浩暮然一震。心灵深处激荡如潮,噩梦中那惨绝人寰的一幕再现眼前。

为什么?亲人负我?老天爷你也要负我?

为什么?难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样荒唐的道理才是处于这世上的立世之道?

陈浩仿佛一尊雕塑般站在那里任由钢管如暴雨般砸落在自己身体上。

他高昂起头,任由鲜血从额头滴落。

尘封已久的心灵深处更是痛不可遏,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汩汩流淌的鲜血将自己那麻木的心田浸透。

“陈浩!你跑啊!你不要再挺。。。。。啊!”尖叫和惨叫声是同一个人发出的。没错,就是黄玉琳。

在恶汉林立,乱棍齐飞的混乱场面,她一介弱质女流费尽力气也无法帮到陈浩点滴,正心急如焚,急得团团乱转之时,就见陈浩被对手划破眉心,鲜血流满面颊。

陈浩在被对手划破眉心之后,整个人更是呆如泥塑,任由对手乱棍击打。情急中,黄玉琳只有高声尖叫,试图让呆滞的陈浩能够清醒。

黄玉琳却没有想到自己身后正有一头环伺多时的恶狼。就在她提醒陈浩的时候,那头恶狼毫无征兆的发动了突袭。张强恶狠狠地从她身后一把将她抱住,胳膊很自然的从后面一把扼住黄玉琳的脖子:“骚货,你叫啊,再叫啊,我看你今天还怎么从老子手心里飞走?”

“呜。。。。。。。”陡然枣袭,黄玉琳惊恐万分,奋力挣扎着想从张强的魔爪下挣脱出去。

高疯子自诩打起架来是个不要命的疯癫之主,今天,他的发挥依旧出色,手中的钢管砸在眼前这个小子身上究竟有多少下,他自己都记不清楚。

但他今天的感觉非常不好,完全没有平日里打顺了手时那种“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气势。现在,他每攻击对方一下,心跳的速度就加快一分。

他总觉得眼前这人象是在蓄势待发的猛兽!好象自己击打在他身上的力道越强,他所积蓄的能量就越强。

“疯哥,这小子是不是打傻了?半天都没有见他有什么反应。”

“傻了?我看这小子是铜头铁骨,咱兄弟这样玩命的揍他。。。。。”

忙里偷闲的两个小子嘎然而止,手中挥舞在半空的钢管硬生生的顿住。瞪圆的双眼痴痴的看着眼前那个已经被自己揍的呆滞了的年轻男子。

高疯子也身不由己的停了下来。不是他想停,实在是他感觉到一股噬人的杀气正从眼前这位也不知道挨了多少记痛揍的男子身上蔓延开来。

陈浩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眼眸中血红血红。那不是从他额头滴下的鲜血,那血色就是从眸光中迸射出来的。

目露凶光的陈浩宛如一头即将爆发的野兽,正慢慢的在蓄积能量,等待时机,奋力一击。

他根本无视自己身前这几个平日在临水街面上也还叫得响名号的混混,他指着距离自己不远的张强,淡淡说道:“放开她,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傻B,我说你是不是被打傻了?”张强龇牙狂笑道:“疯子,看见没有,傻B还挺得瑟,你们几个是不是没有吃饱,动作特么的也太不利索。干翻他!南坪乡那条路就是你的!”

说话的工夫,张强的魔爪在黄玉琳饱满的胸部狠狠地拧了一把,肆无忌惮的狂笑起来:“他么的真是嫩,有肉感,老子喜欢!”

“傻B,瞪着老子干吗?有种过来咬老子。草!”

羞愤中的黄玉琳几乎是倾尽全身的力气,双手才从张强的胳膊下挣脱出来,她拼命抓住张强的那只探袭自己胸部的魔爪,奋力的撕扯。张强扼住她脖子的胳膊却在不住加力,慢慢将她扳倒在地。

“杂碎!”暴喝声中,陈浩犹如狂化的野兽,迎着劈头乱砸的棍雨,冲向对手。

多年以后,高疯子的一个小弟在醉酒后,向友人描述残留在他记忆中,被他称之为“自己经历过的最恐怖的那一次”战斗时,兀自无法掩饰自己对当时对手突然爆发出的那一种惊世骇俗的力量的震惊。

他形容对手在爆发时“眸闪红光,动如奔雷,每一拳击出均有雷霆之势,”他感叹“也就是老大见机的快,他察觉到从对手身体内散发出一股非人的嗜血的杀气后,随即不声不响的悄悄溜走了。留下自己这些‘炮灰’任由对手蹂躏”。

其实,在他透露这些信息之前的两年,当年他们崇敬的老大——高疯子在身受极刑前的那一夜,享受自己最后的晚餐时,就曾对即将与他共赴黄泉的哥们儿描绘过那藏在他内心深处的惊惧,当然,高疯子不无得意的戏称“幸亏自己见机的快,迅速脱离危险地带,这才没有象张强那小子那样被对手打断六根肋骨,腿部留下永远难以复原的伤残。”

可高疯子在戏笑了几声后,似乎又陷入了沉思中,随即哀嚎道:“早知今天这样的下场,还不如当年让那个‘疯子’把老子打成残废,躺在病床上也好过这年纪轻轻的就吃枪子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