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巨擘 正文 第六章 风波 (下)

破阵岳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URL] 第六章 风波 (下) “傻B,听见没有?识相的,就给老子滚!”年轻男子听黄玉琳将自己的“英雄业绩”说了出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在招待所,就是她们主任见到老子,也不敢叫板。” “张强,你叔叔现在就在里面和他们家人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你要是敢对他下狠手的话,你叔叔肯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


第六章 风波 (下)

“傻B,听见没有?识相的,就给老子滚!”年轻男子听黄玉琳将自己的“英雄业绩”说了出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在招待所,就是她们主任见到老子,也不敢叫板。”

“张强,你叔叔现在就在里面和他们家人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你要是敢对他下狠手的话,你叔叔肯定不会放过你的。”黄玉琳眼看年轻男子要发飙,芳心一紧,不自觉的站到陈浩身前,双臂张开,仿佛张开羽翼护卫幼鸟的大鸟一般。

“什么玩意,认识我叔叔,上赶着想要巴结他的人多了去。”张强极其不屑的撇了撇嘴,眼角抹过一丝阴狠之色:“傻B,怎么你怕了么?躲在女人裙子后边,你他么的可真有出息!”

如此儿戏般的激将法,陈浩有什么会看不出来?

他的脑海中在听说眼前这位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就是里面那位扮相俱佳的张县长的侄子时,就想到了一个或许可以替养父解脱厄运的办法。

如果一切真如自己所梦到的那样,要想帮助养父摆脱厄运的唯一办法就是设法阻止养母他们与张大鹏拉上关系。张大鹏就是一条在暗中窥伺着的毒蛇,只要时机成熟,他就会露出巨毒的獠牙。

今天这个梁子必须架。即使到时自己没有任何退路也必须架。

恶向胆边生,心性横下来的陈浩将挡在自己前边的黄玉琳一把推开:“男人之间的事,不用女人插手!”

“傻B,挺横啊!可惜你他么的真不识趣。黄玉琳这骚货是怕你被老子暴K,才她么的替你出头的。”张强“啧啧”叹了两声,似是对陈浩辜负了黄玉琳的一番美意有所惋惜。

“去你么的,一张臭嘴!”陈浩高大健硕的身体突然动作起来,长而有力的双腿凌空飞踹,直击向对面的张强。

“砰、砰”两声,猝不及防之下,张强被他这两记窝心脚踹的栽倒在地,“你他么的动手之前能不能先打声招呼?”张强心口巨痛,这两脚劲道确实让他很难受,他更想不到达到是对方在清楚自己是张县长的侄子这个身份后,竟然还敢动手。他强忍着巨痛从地上爬了起来,将嘴角的血迹擦拭干净:“哥们儿,你够种!敢打老子,有种的你在这里等着。。。。。。”

望着他夺路鼠窜的狼狈模样,陈浩冷笑着摇了摇头。

这家伙平日里仗势欺人,今天被自己这两脚彻底踹懵了。现在肯定是去搬救兵,这戏是越演越热闹了。自己这里到是无所谓,不仅借机教训这种龌龊的家伙,更关键的是彻底阻断养母她们与张县长进一步拉近关系的机会。

黄玉琳不明白他心中的想法,这会见他为了自己挺身站出来,狠狠教训了张强。心里虽然有些后怕,但还是异常激动,忍不住从陈浩背后一把环抱住他“陈浩,快点走吧。张强他们不是好惹的。你今天打了他,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要是就这样走了,他们会放过你么?”陈浩长这么大还从未与女生如此亲密接触过。这到不是他不受女生欢迎,相反,那些女生暗中倾慕他的大有人在。只是这么多年来,他从未曾认真考虑过这一点。

当然,家庭带给他的阴影也始终在他心头挥之不去。他无法忘记周月英曾经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我们在收养你的那一天开始,就从未曾指望你将来能够孝顺我们;或许在你的心中会有那么丁点的孝心,可谁敢担保将来你娶了媳妇还会记得我们是谁么?”

尽管陈浩知道养母是从心里排斥自己这个养子的,但他还是希望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可以扭转在她心目中的位置。。。。。。

黄玉琳柔弱无骨的青春少女的娇躯软软的贴在他的背后,陈浩能感觉的到她那饱满坚挺的胸部在自己背心摩擦时带给自己的那种触电般的酥麻。

他扭过身子,揽住黄玉琳的香肩,柔声道:“放心,就是他叔叔亲来,也是要说道理的。象他那样胡作非为,不给他点教训的话,下次还会有其他人要遭殃。”

黄玉琳顺势乖巧的将头贴在他那宽阔的胸膛上,幽幽说道:“陈浩,你不知道,其实到我们招待所来寻乐子,找小姑娘的又何止是张强这样的少爷公子,县委政府的一些重要部门的领导不也和他们一样,在这里。。。。。所不同的是人家做的更隐秘些,那些粘上他们的女人又有哪一个不是因为他们手握实权,愿意大把大把的为她们花钱?”

社会在发展,人性在膨胀。信仰的沦丧,权利的价值,人欲的永无止境。。。。。。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潜藏在人性深初最原始的欲望——贪图安逸,安于享受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中被彻底激发出来。

“陈浩,你在想什么?”黄玉琳秀眉微蹙,闪亮的眸光定定的看着陈浩。她觉得自己这一刻就似做梦,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就这样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高疯子,看见没有,就是那一对狗男女。”不远处,张强捂着胸口,手指向紧紧依偎在一起的陈浩、黄玉琳,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之色:“高疯子,男的给老子朝死里打,女的么?待会完整的交给老子。”

“呃。没有问题。强哥,南坪乡的那条路你可要替疯子我拿下。”张强身旁的一个胖子朝自己的手心淬了口吐沫,肥厚的胳膊当空一挥,就见树丛中掠出数道身影,迅捷地向陈浩扑了过去。

看着高疯子带着一干手下朝陈浩扑了上去,张强也从阴暗的角落走了出来。想象着自己待会儿就可以得偿夙愿,将黄玉琳那小妮子压在自己的身下,嘴角不时露出自得的笑意。

高疯子在街面上虽绰号“疯子”,其实他这人一点不傻不颠。就是打起架来特凶悍,真的能下死手,这两年在临水的街面上,一般混混们只要提起“高疯子”的大名,无不胆战心寒。他也凭借自己打架闯出的名头,挤身临水工程建材市场。

就拿修路来说。临水至明州的省级公路拓宽,沿途经临水段的二十七点八公里的路面,所有的沙石料,全部被他高疯子一个人垄断,单这一项的进项今年就能净挣二百三十多万。当然,这二百三十多万免不了要孝敬交通、公安以及项目监理等各个方便的领导,真正到手的能有一半也就不错了。可这些钱他不是空手套白狼,不花一分钱本钱么?

高疯子在修路工程上赚足了便宜,现在是见“路”起意。这不是最近南坪乡那条县道开工在即,高疯子自然是盯上了这一块。张强也算是摸着高疯子的心理,答应帮他拿下这段路的所有沙石料的供应权。。。。。

高疯子根本就没和陈浩废话,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多了一根长约一尺半的钢管,冲上前抡圆了就冲陈浩头上砸下去,他身后的那些小弟也如狼似虎般挥舞着手中的家伙冲向陈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