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巨擘 正文 五章 风波(下)

破阵岳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URL] 晚宴很隆重。不仅临水县委副书记,县长张大鹏如约而至,随同他一起赶来捧场的还有县委副书记,组织部长李东,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许成这样在临水县属于重量级的大人物。 陈浩看着那一张张表情极其生动的脸孔,心中真是百味俱生。 大舅应该是宴席上表现的最为出色的一位吧?养母不仅如他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



晚宴很隆重。不仅临水县委副书记,县长张大鹏如约而至,随同他一起赶来捧场的还有县委副书记,组织部长李东,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许成这样在临水县属于重量级的大人物。

陈浩看着那一张张表情极其生动的脸孔,心中真是百味俱生。

大舅应该是宴席上表现的最为出色的一位吧?养母不仅如他所愿的不遗余力的向这些官们推荐自己的弟弟,更是在私下里暗中向张县长透露了些相关养父即将荣升常务副专员的讯息。

看的出,张大鹏面子上的工夫做的是极好的。在养母面前不仅将地区许多惹人眼红的政绩归功于养父的勤勉,使得养母在听到这些后愈发的有些飘飘然。更是毫不吝啬的称赞大舅在工作中表现出的极强的工作能力,末了,张县长更是语重心长的向分管组织的李东副书记建议在选拔任用干部上,一定要将周杰这样有能力、有事业心、能为领导分忧的好干部做为重点考察对象。

陈浩就觉得自己对这样的场合有些抵触,明明是言不由衷,却百分之百的投入,深情并茂的模样甚至连自己都不觉得他是在做作。“妈,我吃饱了,出去转一转?”陈浩站起身,看了一眼周月英,慢慢走出雅间。

“这孩子真是上不得台面。”周月英看着他离席而去的背影,心里仿佛别了一根刺,格外的不舒服。

“大姐,不说了。”周杰强自笑了笑,站起身,举起酒杯向张大鹏敬酒:“张县长,李书记,许主任,我代表我姐姐、姐夫再敬各位一杯。”

周月英心里虽然有些不痛快,但是也清楚在这种场合自己必须适当控制自己的情绪。转瞬,她即转怒为喜,手举着酒杯频频向在座的诸位敬起酒来。

“妈妈,哥哥是不是因为刚才大舅骂过他,所以不高兴?”一旁的陈敏却是悄悄地牵了牵周月英的衣袖。

“甭理他!”周月英贴在女儿耳旁恨恨的说道:“你帮妈妈把弟弟照顾好,别让他调皮知道么。”

陈敏懂事的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倒是帮陈洋夹了许多丰盛的美味,放在他的碗里:“弟弟,好好吃饭,妈妈可是要你一定听姐姐的话哦。”

从宴会的雅间走出来,呼吸着外面这清新的空气,陈浩就觉得压抑在自己心头的烦闷顿时变得舒缓了许多。

“陈浩,你怎么出来了?”

陈浩顺声望过去,可不就是黄玉琳么?

回到招待所的她,已经换身了一身浅白色的套裙。上午遇到时披散的一头青丝,此时已经挽成一个发鬏,淡妆素裹的她更显靓丽。

“吃得太饱,出来活动活动。”

黄玉琳眼波流动,嘴角不经意间露出一个好看的酒窝:“你还是象小时候那样特立独行,根本不会顾及什么场合的问题。要换成是我的话,能和县委的大领导在一个桌子上吃饭的话,可不敢象你这样。”

“象我这样不好!”陈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不过我真的不太喜欢那样的氛围,实在是太压抑了。”

“你啊。。。。。。也只有你才会说那样的气氛压抑。有多少人可是求也求不到那样的机会。”黄玉琳苦笑着道:“我们招待所主任今天可是憋足了劲,你看,连上菜这样的事情他都要亲力亲为,就为刚才娟红她没有向主任打招呼,自行将那道“富贵团员”替你们那桌端上去了,主任可是把她都给训哭了。”“或许吧,这世界本身就是辨证唯物的存在着的,凡事总会有正反两方面。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有的人几进几出,有的人进去了想出来。 ”陈浩神态慵懒,说话时也不太有精神。

就在黄玉琳准备接腔的时候,不远处走过来一名身材削瘦,个头不高的年轻人。

灯光下,年轻人本就阴骘的笑脸更显怨毒,冷笑声中,他根本就无视陈浩的存在“黄玉琳,今天我可是知道为什么你没事总搪塞我,就是不愿意陪我出去看看电影,跳跳舞了。”

很显然,黄玉琳对年轻男子颇为忌惮,素雅的脸上露出一抹惊惧之色,脸色也迅速变得煞白煞白。

“黄玉琳,他是你的男朋友?”陈浩看了一眼这位不速之客,轻声问道。

“不是!”黄玉琳羞怯的摇了摇头:“他是娟红的男朋友,现在好象和娟红翻了。”

“不是你的男朋友?那他的态度为什么这么蛮横?”陈浩费解的盯着黄玉琳“该不会是因为你的出现,才使得他和娟红闹翻了?”

黄玉琳慌忙摇了摇手:“我可从没有喜欢过他,也根本没有兴趣介入他和娟红两个人的感情纠纷中去。。。。。。不过,他最近总来纠缠我。”

“小子,你在那里罗里罗嗦的做什么?黄玉琳是我看上的妞。”面容阴冷的年轻人走近两步,手指着陈浩恶狠狠地叫嚣:“识相的,就快点滚!不然的话,老子让你跪在地上求饶!”

“我和黄玉琳是同学,你算她什么人?笑话!你叫我滚我就必须得滚?”陈浩平时不喜欢惹事,并不代表他怕事。其实,他内心的正义感远较一般人强烈的多。

看的出,眼前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至少在他抛弃旧爱之后,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强追旧爱的同事,更当面直言不讳的称人家姑娘是他看中的妞,言外之意说明黄玉琳在他心目中不过是一朵可堪采摘的小花,根本就没有任何情感可言。

陈浩冷眼看着年轻人,心中对他这样的所谓花花公子根本是嗤之以鼻的。

“小子,看不出你还真他么的拽。”年轻人气急反笑,指着浑身瑟瑟发颤的黄玉琳冷笑着道“你告诉他个傻B老子是谁。在临水还有不认识老子的,我草!”

“不管你是谁,做人不要太嚣张。临水是你的天下?你是什么东西?”陈浩怒斥道。

“陈浩,算了,他就是张县长的侄子。”黄玉琳轻轻拽住陈浩的手臂:“他叫张强,我们主任都怕他三分。上次,他带着一伙人在前面餐厅喝醉了酒,连主任都给他甩了两记耳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