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巨擘 正文 第四章 风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



周月英一行的面包车尾随着大弟周杰的桑塔纳轿车驶入临水县招待所。

周月英从车上下来后,陈浩大步跨下面包车,将弟弟陈洋从车上抱到地上。

“哥哥,你偏心,就知道抱弟弟。”已经十四岁的妹妹陈敏气急败坏的冲着他挥舞起粉拳,娇嗔的小脸更是涨得通红。

陈浩笑了笑,还是向她张开了双臂。

“呵呵,我就知道哥哥你不会厚此薄彼的。”陈敏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小敏,你过年就15了,还让陈浩这样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很显然,周月英对陈浩、陈敏兄妹之间这样亲昵的举动非常不满。

在她心里养子再争气,再给她添脸面,那也还是外人。

可不是么?难道说将来自己和陈青云老了,还能指望这抱来的孩子养老?就算他将来有孝心,想必也是有限的紧。

好要自己亲生的儿女好。只是小敏这孩子和陈浩也实在太黏糊了,都是大姑娘了,就不知道避讳一点。

别看陈浩现在像模像样的,谁知道他会不会对自己的女儿动什么坏心思?看着自己女儿那让人眼馋的水灵劲,周月英心中难免又有些自得起来。

陈浩从周月英那张冷峻的让自己都有些窒息的脸上看出她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极为愤怒,或许只是因为顾及她自己的身份,所以没有当着许多外人的面发泄出来。

周杰——周月英的大弟,也是继他姐姐之后,成为周家崛起的另一名代表性人物。现任临水县政府办主任,是县长张大鹏所谓的铁竿心腹。

现在的周杰俨然就是整个周氏家族的代表。当然,他清楚自己与姐姐姐夫是浑然一体的。没有姐姐在背后对自己的支持,也就没有自己现在在临水的荣耀与威风八面。

姐姐对她养子陈浩的态度,周杰是非常清楚的。

这时,眼见姐姐神色不豫,周杰望向陈浩的眸光就有些不善,他冷笑着对陈浩训斥道:“你啊,就不知道让妈妈省省心么?多大的人啦,做什么之前,都不晓得替妈妈考虑考虑。还大学生呢。。。。。。哼!”

“算啦,算啦。周杰,你不是说大鹏县长晚上也要过来么?”周月英拽住女儿的手腕,根本就不予陈浩分辨的机会,快步走进招待所。

“大姐,我在门口迎一迎张县长。”周杰谄媚的抢上前,替姐姐拍了拍肩头的灰尘:“姐夫他今天要是能回来就太好了,张县长可是跟我提过姐夫很有可能在明年更进一步呢。”

提到自己的丈夫,周月英难掩心中的得意,轻轻“哼”了一声,道:“地区还空置了一个常务副专员的位置,厚贤书记上个月找你姐夫谈话就有这意思了。”

厚贤书记?周杰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地一声炸开了。厚贤书记就是地委书记李厚贤,也是他周杰需要仰望的绝对高层领导。相较周县长跟自己提到的姐夫可能要再进一步的说法多半是传言或是张县长的臆测的话,那么从姐姐嘴里亲口承认厚贤书记有意让姐夫担当行署常务副专员这个消息基本上应该是板上钉钉的准信了?

“姐,能不能请姐夫帮我在厚贤书记面前美言几句?”周杰丝毫没有顾忌身旁陈浩这几位晚辈的意思:“姐,县里这次准备提拔三名副县级的干部。大鹏县长劝我争取副县长的职务,他说只要姐夫能帮忙开开金口的话,我这次十有八九就能当上副县长。”

周月英微微蹙眉,瞥了自己弟弟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就知道你请我吃饭没安好心,你现在真的是很会利用关系啊。”

“我这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么?现在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啊。大姐,我这要是坐上副县长的位置,还能少的了孝敬您的?”

这姐弟俩旁若无人的在那议论起官场的潜规则,一旁的陈浩却是从这番对话中听到了一连串让他心神震荡的名字。

是的。他依稀记起在自己的梦境中养父就是在即将迈上他仕途的颠峰之际遭遇对手精心布置的陷阱时,从众人仰慕的一方高官堕入万劫不复的境域。

对手的目标似乎就是养母刚次提到的那位“厚贤书记”,为了让“厚贤书记”挪位让贤,对手将矛头直接对准养父。

大舅嘴里提到的那个“大鹏县长”应该就是其中最为关键的一枚棋子。他好象在养父因多项罪名被控诉之后,从临水县长上调地区出任行署秘书长的职务,最后在养父被判有罪,锒铛入狱的那一天接任行署副专员的职位。。。。。。。张大鹏做为整件阴谋中既得利益者笑到了最后,而惨遭陷害,最终落得下场极其悲惨的养父其实就是整件阴谋中最大的受害者,虽然那个“厚贤书记”因种种不利的因素被迫离开明州,调往省人大养老,可毕竟他是能够安享自己的晚年的。

大舅?周杰这个私欲极重的家伙,赫然就是他们整陷害养父的先锋,没有周杰的倒戈一击,养父又怎么可能那么惨烈的倒下去?

看着眼前这位衣冠楚楚,谈吐尚属得体,就是一脸谄媚的模样让人有些恶心的大舅,陈浩心中的信念动摇了。

没错!如果这一切都将回在不久后发生的话。那么自己一直不愿意相信的那一幕难道也会发生?

陈浩的眸光不再似往日那样柔和,那样清澈,他复杂的眼神慢慢落在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遥的陈敏身上。

妹妹么?现在是,或许将来也是。。。。。。又或许。。。。。。。

陈浩实在搞不清楚自己的脑海中为什么突然对眼前这个清纯的让人格外欣喜的妹妹产生出如此复杂的情感。

“哥哥,你怎么了?”陈洋无邪的童声在陈浩耳旁响起,陈洋他那肉乎乎的小手拽着陈浩的胳膊摇了摇。

“呵呵,洋洋,哥哥没有什么。”陈浩怜爱的在陈洋那张弹指可破的粉嘟嘟的小脸上摸了摸。

“我看见了,哥哥刚才的眼神好可怕,简直象是要打人。”陈洋伸手推开陈浩的大手,“哥哥不好,姐姐又没有骂你,是大舅骂你的,你要怪也应该怪大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