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09年元旦假期中,一天午后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把所有的作业都做完后,跑过来对我抱怨说“爸爸,我太孤单、太无聊了,没有人一起玩。。。”,想想也是,儿子也真不容易,要学很多课程不说,还要每天练习学钢琴,加上琅小明校抓得很紧,班主任更是认真负责,有时候晚上在家还有针对性地发短信个别提示家长近期要注意的问题,很是令人感动。。。虽然在老师的循循善诱启蒙之下下儿子半年来成长很快、进步很大,不过平时玩的时间的确是少多了。。。望着窗外灿烂的冬日暖阳,以及矗立在江对面遥遥隔桥相对的阅江楼,我不禁对儿子说:“爸爸带你去登阅江楼去好么?!”,“好啊。。。!”于是带上儿子下楼驱车出来,跨过大桥一路向江南岸的阅江楼奔去。。。


买好门票将车停到公园内的停车场内,然后坐登山电梯垂直上到狮子山顶,出了电梯,恰好遇到一队游客围拢在导游身边,于是儿子就紧紧跟在导游身后,一路听着讲解登上了阅江楼。。。


原来这楼外尽收眼底的长江大桥是孙中山临时大总统在建国方略中即有规划的,老蒋当政时民国政府还曾委托一美国专家花了美金十万做了“可研”,只换来八个字曰“江流湍急,不宜建桥”了事,新中国成立后,在老毛子的帮助下先后在上游建了沱沱河大桥和武汉长江大桥,后来这南京长江大桥因中苏交恶无疾而终。。。此后又花了将近10年,才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终于建成了这座体现中国人自主自立精神与志气的南京长江大桥。。。屈指算来从68年12月建成通车到如今已走过了整整40年,现在的大桥每小时的车流量即可达到原来设计时的日车流量,大桥虽几已不堪重负,却仍肩负着沟通南北的重任,竭力地的为南京市民做着无私的奉献。。。回想到适逢通车40周年,南京市居然连个庆典纪念仪式都没有,不禁唏嘘。。。何故如此人心不古、健忘、无情?。。。这是对先人、对历史、对子孙应有的责任和态度么????


随着导游的引导和讲解拾阶而上,楼道旁的一面墙壁上挂满了明代各位帝王的挂图,导游讲述了朱元璋如何从一介草民起家,最后建都南京的历史典故;然后又提到屡下西洋的明太监郑和,其巍峨的宝船居然是就在幕府山脚下大桥南堡边现在的金陵造船厂处建造的,然后在狮子山脚下的天妃宫处祈福开光后才驶向浩渺的大洋,那可是人类历史上的首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远航。。。楼道里不仅展示了郑和乘坐的宝船模型,也通过航模展现了新中国海军从无到有的发展历程,这次奉命去亚丁湾护航的887微山湖、169武汉、171海口舰的模型也赫然在列。。。许多评论家把中国海军的远航与当年郑和下西洋相提并论,并认为中国人终于又回来了。。。


不知不觉登临阅江楼顶,沿着楼顶挑檐下回廊移步而行,饱览着逶迤而下的壮阔江景,抚今追昔,不禁感慨万千。。。


●南京享有这么好的沿江区位资源,为什么缺乏对江的热爱和感激呢?都说长江是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历史的母亲河,可是不知为什么南京人的情感中对江的感情似乎还是负面居多。。。目光从远处的江景逐步向下移到狮子山脚下、城墙边的护城河,才想起来原来这里曾经是南京明城墙的一部分呢,狮子山下不仅仍保留着厚重的城墙,接近80米高的山体中居然还遍布着迷宫一般的藏兵洞。。。城墙外面就是宽阔的护城河,护城河外不远处就是被视为天堑的长江了。。。恍然悟到:体会一下当年凭借长江天险躲在里外三层宫墙之内的朱元璋的心态,其实对南京人为何对长江的情感如此淡漠就不难破解了。。。


●南京人有浓重的秦淮河情结,用我的话说,南京人有所谓的“河文化”,可惜没有“江文化”!不过令人难过的是,所谓的“河文化”其实并不高雅,实质上也就是所谓的“脂粉文化”!一首唐朝杜牧的“泊秦淮”可谓入木三分:“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只不过,秦淮河里除了当年商女的脂粉沉淀之外,还混合着令人掩鼻的洗脚水、甚至马桶水吧。。。 所以,这种“河文化”说好听点可以叫做“脂粉文化”,讲难听点就是“洗脚水”文化、甚至“马桶水”文化了。。。


●遥想600多年前郑和下西洋的时候,中华是何等强大!。。。为什么后来积弱不堪,这和朝廷海禁有什么内在联系么?想想郑和之后狮子山下的长江,除了是借以御敌的天险之外,似乎也就无所是处了。。。可惜了好好一条长江!我要悲愤地告诉你:南京讨厌你!——一直到今天也还是这样!你为什么要不辞辛苦、不远千里奔流到南京城下?南京人从来不因沿江居住而自豪过,反而历来以江南人自诩而倨傲,历来都视长江为畏途!!!


●想想南京这桥南桥北房价落差几乎超过一倍就觉得可笑!!!呵呵,南京人的心态阿。。。什么叫“固步自封”???什么叫“画地为牢”!!!可笑!可叹!更可悲!!!都什么年代了?上有武汉三镇,下有浦江两岸,长江沿岸的姊妹城市都在日以继夜、一日千里地发展着,长江以母亲的胸怀无私的哺育着自己的子民,却不曾怨过一直怨怼她的南京人,尽管她如此善良美丽,可她在南京人的心目中却似乎还是太过丑陋,因而不知回报并且无动于衷???


●如果南京人现在还“隔江犹唱”而沾沾自喜,不愿迈出明代的宫墙一步,那南京的未来还有多少希望么?


●南京人:你的胸襟在哪里?你还敢不敢像明朝的郑和那样,从狮子山脚下出发,去扬帆远航。。。去征服、去拥抱这绚丽多彩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