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巨擘 外传 第三章 临水行

破阵岳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周月英早就琢磨着回一趟临水老家。可不是家里事多么?难得趁养子临行前挤出两天的时间回老家去露一露脸。

陈青云这人中规中矩,不希望妻子太过招摇,特意让秘书安排了一辆7座面包车送家人回临水。

临水距离明州区也不算太远,最多三个半小时的车程。看着面包车风驰电掣,将窗外的景致远远抛在身后,周月英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临水是个小县城,这么多年以来不是没有出过大干部。听说中央有一位老革命就是城东十里马王坑的,不过这中央的大干部离咱这一般老百姓不是距离太远了点么?真要论起从临水走出来,在梁山省最有影响的还得算咱家老陈,这才40多岁的人就已经高居行署副专员的职务,再过个几年,升一级当一任地区行署专员那还不是不在话下。

周月英越想越美,脸上笑意也越来越浓。就听驾驶员小张嘀咕了一句:“周阿姨,您可是有福的人。耳垂子可真大。”

“哪里有什么福气哦,你看看,这几个小的可让**透了心。”周月英敛起笑容,狠狠瞪了小张一眼。心道:你这年纪都快赶上我哥了,还敢叫我阿姨?再说了,耳朵垂子大,就是有福气的人?那咱村前周奶奶那耳朵垂子才算大,可惜老太太最最风光的时候也就是在建国前给一小地主当了八姨太。

小张哪里知道自己随嘴这么恭维专员夫人两句,竟会被浮想联翩的周月英嫉恨上自己。他悻悻的咧嘴笑了笑,又没话找话的恭维周月英:“周阿姨,你家陈浩可真不得了,将来只怕前途无量。”

切!这还用你来提醒。这回周月英根本就懒得去接他的话茬,鼻子哼了一声,扭过头看了一眼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陈浩。

这孩子命格也忒富贵了点。谁能想象的到,这一表人才的大小伙子会是被人遗弃的?这都是沾了咱家陈青云的贵气啊。这孩子亲爹要没有遗弃他,他们一家人现在怕是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相依为命呢。

下车后,周月英被那些闻讯赶来的乡亲们如众星拱月般拥回老宅。

陈浩好不容易从那些殷勤的有些过分的乡亲围簇下解脱了出来,一个人悄悄溜到村西头的小河边,悠闲的在河滩上漫步,偶尔蹲下来,拣起一块鹅卵石,将它掷入河中央,看着水面上泛起一圈圈的波纹。

“还认识我吗,陈浩?”就听见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陈浩慢慢转过身子,深邃的目光从眼前的这位姑娘身上掠过。

是她——黄玉琳?

模样依稀还有几分幼时的轮廓,只是这眉眼,却是越大越生得精致了。白嫩的肌肤,素雅的脸庞,再也寻不见当年那个成天挂着鼻涕,噙着眼泪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那个“琳丫头”的影子。

“怎么,不认识我了,陈浩?我是黄玉琳,一年级和你坐同桌的。。。。。。”黄玉琳从陈浩的目光中感觉出他对自己的陌生和若即若离的疏远,心中刚才初逢时的喜悦顿时不见了大半。

陈浩笑了笑,依旧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他能感觉出黄玉琳由惊喜到失落的那一瞬间变化。

他自己何尝又不是无法忘却自己的童年?

他的童年有大半的时光在周庄村度过。直到二年级下学期才转到临水县实验小学。那时,村子里一般大的小孩不少,愿意与陈浩在一起玩耍的却没有。可以说他的童年非常孤独,非常寂寞。

只是在村小学上学以后,才陆续有几个小朋友加入到与他一起玩耍的队伍中。其中,就有眼前这个清丽的女孩——黄玉琳。

当年流着鼻涕,头上插着小花的丫头,现如今也长成大姑娘了,而且还真应了那句“女大十八变”的古话。

黄玉琳嗔怨的瞥了一眼陈浩,默默转过身,向村口走去。

她心中真挺不是滋味的。童年的好友,少女时心中倾慕的对象,如今在自己朦胧的意识中特别眷恋的男人在遇见自己时竟然会是这样的神情?

黄玉琳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心中就悄悄的被“陈浩”这个名字占据了。或许是三年前的那天,村子里许多老人在村头的大树下唠嗑。

话题的中心就是自己脑海中一直无法忘记的这个男孩。当听老人们在那里辩论今时的状元与古时状元公的区别和荣耀时。黄玉琳就仿佛又看见那个喜欢站在学校的翠郁的松树下面低头沉吟的男孩。

今天,也是从他那落寞的背影才认出他的。虽然,如今他的身材高大挺拔,不再似当年那样能够矮小削瘦,但他的背影始终都有一股让人心酸的落寞和萧瑟,这是他的心境写照,是无法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改变的。

“黄玉琳,怎么说走就走了?我们一别差不多有八年了吧?”陈浩叹了口气,他并不想伤人家姑娘的心。

“你还记得我们分别有八年了?”黄玉琳转嗔为喜,转身又走了回来。

“还以为你会借故说不认识我呢,大状元。”黄玉琳悻悻的吐了吐舌头:“你可是我们所有同学中表现最出色的呢。不象我,高中都没有考上。最没出息。”

“那你现在做什么?”陈浩倒是不介意这样随意的与一位豆蔻年华的姑娘聊天,打发时间。这样总比跟在周月英身后,光冕堂皇的接受亲友肆意的追捧要轻松许多。

“上班了。”黄玉琳的目光有些黯然,语气颇为无奈“去年被县招待所聘用了,现在在餐厅部当管理。”

“在餐厅部做管理?行啊!小黄毛丫头可是出息的厉害!”陈浩有些漫不经心。他这不是对人家姑娘根本没有动过什么心思么?当然态度也就没有那么暧昧。

“我这工作能有什么出息。无非是就餐比别人便宜些,方便点。大状元,明天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就算是恭贺你荣登全省高考榜首吧。”

不等陈浩开口,黄玉琳接着又说:“其实,我是跟经理还有你大舅一起回的村,你大舅今天晚上在县招待所请你妈吃饭。”

“我怎么没有听说?”陈浩又蹲下身子,从地上捡起一块不大的鹅卵石掷向河面,飞溅起的水花在河面上泛起道道涟漪“你在招待所工作的还顺心么?”

“还行!”黄玉琳嘴角露出一丝甜蜜的微笑。多年不见,他虽然和自己早就份属两个世界,但不知道为什么,只要闲暇下来,在自己的脑海中就会浮现起他那孤单落寞的身影。

象今天这样能够与他并排而立,聊聊往事和童年的记忆,这种感觉真的是很甜蜜。

黄玉琳的内心世界陈浩自然是无法得窥的,他只是很享受这种通过与对方的闲聊,慢慢在脑海中浮现出自己童年的时光。

“玉琳,我可是记得当时你和二狗,小断,风笑他们都不好好学习,每天还要我替你们做作业。我在替你做作业时,怕老师看出问题来,只好小心翼翼的模仿你的笔迹。。。。。。。”

不自觉间,黄玉琳悄悄伸手挽住陈浩的胳膊:“是的,当时我们大家不都夸你聪明么。所谓能者多劳,当然就得拜托你替大家做做作业,抄抄课文。。。。”

陈浩微微一怔,对黄玉琳这么机敏的挽住自己的胳膊,象小鸟伊人般依偎在自己身旁他还真的不太习惯,想挥力甩开对方纤细,软若无骨的玉腕,却又不忍伤了姑娘家的颜面。只好尴尬的咧嘴干笑两声,微微将身体重心向外倾斜,尽量与黄玉琳娇软的身体保持点距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