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巨擘 正文 第二章 重生初篇

破阵岳 收藏 0 10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URL] 第二章 重生初篇 一个激灵,陈浩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噩梦!绝对恐怖的噩梦! 他依稀记得在梦中,自己的妹妹陈敏竟然伙同他人绑架自己,并亲手开枪将自己打死。 但那个靓丽,冷艳的女人真的会是自己的妹妹?陈浩不敢相信,陈敏现在虽然只不过十四岁,但出落的亭亭玉立,相信她长大之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


第二章 重生初篇


一个激灵,陈浩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噩梦!绝对恐怖的噩梦!

他依稀记得在梦中,自己的妹妹陈敏竟然伙同他人绑架自己,并亲手开枪将自己打死。

但那个靓丽,冷艳的女人真的会是自己的妹妹?陈浩不敢相信,陈敏现在虽然只不过十四岁,但出落的亭亭玉立,相信她长大之后绝对会是一个楚楚动人的姑娘。

那只是梦!陈浩不住的反问自己,陈敏会是那样心狠手辣,寡毒无情么?不会!她现在是那么可爱,那么善良,她怎么会干那样丧尽天良的事情?

陈浩再也睡不着,靠在床上慢慢回味刚才梦中的境遇。

夜色渐明,天际露出鱼肚白。陈浩搓了搓手,翻身下了床,换上一身运动服,穿上运动鞋,轻手轻脚地走出家门。站在大街上,深吸了一口清晨新鲜的空气,迈开步子慢慢小跑起来。

跑动中,陈浩自觉得精力非常充沛,四肢强健有力,就逐渐加快跑动的步伐,速度也随之越来越快,渐渐地,他感觉自己身轻如燕,跑动中,脚尖轻点,人就似箭一般射了出去。

一口气跑下来,陈浩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城东跑到了城北(这两地之间相距最少也有五公里)。

今天的状态让陈浩自己都难以置信。他不否认自己的意志力要比常人坚强许多,六年来,风雨无阻,他始终坚持锻炼身体。但并不具备成为运动健将的天赋,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参加过N次的校运动会,最好的成绩也就是在八百米的比赛中获得了第六名。没有想到一夜之间,自己的身体素质赫然比那些体训队的队员还要强?

一个多小时后,陈浩跑回家。这时,家人已经全部起来,各自在忙碌着。

“陈浩,今天陪妈回临水老家去看看,过几天你又要去天京上学了。”养母周月英四十出头的年纪,脸上并没有太多因岁月侵袭而留下的印记。

看着养母脸上洋溢出的自豪的笑容,陈浩又怎么好出言拒绝她的意思?来到这个家20年了,养母对自己的态度很难得象今天这样让自己感觉温馨。

陈浩是个弃婴。差不多十个月大的时候,,被养父陈青云从临水县医院的门诊处的长椅上抱回家。

70年代初期,这个庞大而虚弱的国度正在经历一场巨大的浩劫。狂热而充满激情的人民无比崇敬自己的领袖,而养父陈青云恰恰是其中最狂热的信仰者。

陈青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继承了这个古老民族最优良的传统——心地善良,为人淳朴。他出生贫农,在那个动乱的年代,是根正苗红的革命小将。

70中期,运动接近尾声,工农兵大学生陈青云被委以县革委会副主任的重任。

在运动中得到锻炼,学会从实际问题切入看政局的陈青云,开始反思这场自上而下兴起的轰轰烈烈的运动,究竟为这个古老而历经沧桑的民族带来了什么样的教训?

也正是从这时开始,陈青云小心翼翼的庇护部分被打倒的老革命,尽量让他们在这场运动中少受到一些凌辱。

善良的人总会得到回报,在“拨乱反正”的大潮席卷全国之际,陈青云并没有因为在运动之初的过激表现受到丝毫影响,相反,当年他竭力庇护的老干部在重新走上领导岗位之后,怀着感恩之情对他提拔重用。

80年代末期,临水县委副书记陈青云调任明州地委副秘书长,陈浩他们全家也随着陈青云的工作调动来到明州。

在临水,陈浩度过了自己的童年,青少年的时光。尽管记忆中的那些阴影甚至让他一想起“临水”这个地方就陡升恶感,但他还是没有拒绝养母周月英回临水看看的理由。

陈浩清楚养母之所以对自己有所改观,无非她是从自己身上看到了希望的影子。

三年前,自己以全省头名状元的身份被天京大学录取的时候,养母就已经意识到自己不但不会成为这个家庭的负赘,甚至可以为这个家庭延续荣耀的光环。

虽然不能说养母周月英是个势利无知的女人,但她的确是对陈浩不怎么样。自从陈青云将襁褓中的陈浩抱回家,养母就对这个小生命充满怨恨。

这当然也不能怪周月英这样从农村出来的妇女。在那个年代,绝大多数老百姓思想都还比较封建,坚持“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个传承了几千年的既定思想。而周月英与丈夫结婚三年多,未曾为他抚育一男半女这个严重的事实,也确实无法让人回避。

在这个时候,陈青云从外边抱回一个弃婴,这对周月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的男人在生儿育女这一方面,已经绝望了;每每周月英看着陈青云在自己面前非常怜爱的抱着陈浩,她的眼中都会迸射出嫉恨的怒火。

是的,在陈浩六岁以前,周月英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每当她看见陈浩幼小的身影从自己身边歪歪扭扭的跑过,还不时发出阵阵青涩的笑语时,潜藏在心底的那股怨气就不禁涌上心头。

但周月英并没有胆量做的太过,因为她清楚丈夫是将陈浩当成亲生儿子来疼的,传统的从夫观念,使得周月英对自己的丈夫是千依百顺,从不敢有半点执拗。

但心中的那根刺,却是周月英永远难以忘怀的痛。这一切,直到陈浩7岁那年才得以缓解,周月英为陈青云生育出一个宝贝千金,也令她苦尽甘来,亲身体会到做母亲的骄傲和快感。

她爽了,陈浩却苦了。年幼的他彻底被周月英打入十八层地狱,以至过了上学的年龄段也只能在家背着妹妹到处玩耍。在妹妹4岁的那年,陈浩终于再次迎来自己的小弟——陈洋。

完成陈家传宗接代重任的周月英这才真正的扬眉吐气。而这时的她心态反而比以前宽松了许多,这不仅是她成为人母的骄傲,更因为自己的丈夫在仕途上初显锋芒,成为临水县的主要负责人。

这一切都让原本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周月英感觉到骄傲,母凭自贵,妻借夫荣。隐隐散发出贵妇人光彩的周月英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陈浩,但她毕竟还要顾忌自己的颜面。11岁的陈浩也终于享受到接受教育的权利。

童年时习惯了被人冷落,少年时又对周围人的冷嘲热讽习以为常的陈浩,并没有因为周月英对自己的恶劣态度而嫉妒自己的弟弟妹妹。

陈浩天性善良,又长期感受到周月英的威压,使得他从小不得不小心翼翼,性格就显得格外谨慎,或者说是懦弱吧。但他对自己的弟弟和妹妹确实是关爱有加。

妹妹无论在外面做了什么错事,回到家中,总是喜欢与陈浩一起探讨解决的办法。这个时候,性格虽然有些柔弱的陈浩总是会勇敢的将这些过失揽到自己身上,用他那孱弱的肩膀帮妹妹扛下所有的责任。

弟弟与陈浩之间因为年龄相距甚大,陈浩更是倾心照顾他。放学回到家中,他一定会抱着弟弟到处去逛,每当看见弟弟那柔嫩的小脸蛋上露出稚嫩的笑容,陈浩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那股哀怜也会随之不翼而飞。

来到这个家,已经二十年了。自己也将近二十周岁了。从童年到少年,再从少年到青年。自己不懈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

陈浩知道自己非常聪明,这一点,除了养父陈青云经常提起,再就是陈浩自己在学习中慢慢感受到的。

无论学什么,陈浩都似乎能够过目不忘,人家需要背十遍,二十遍才能记住的课文,英语单词,陈浩只是学过一遍就可以朗朗背诵。他平日除了在学校认真学习,回到家基本只能在夜深时,家人进入梦乡,才能捧起书本,刻苦学习。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一切都算挺过来了。3年前的夏天,陈浩在参加全国统一高考中脱颖而出,他成为明州地区历史上第一位全省高考状元。他也成为明州地区十年来唯一一位被天京大学录取的学生。

这些年来,随着丈夫地位的不断攀升,周月英也不再象往日那样肤浅。她现在交际的圈子可是明州地区最上流的。在今年四月份,陈青云当选地区行署副专员之后,周月英更是身价倍增。每天都会和行署下面的行局一把手的夫人们交流各自操持家务的心得,在麻将桌上,这些夫人蒽,太太们除了喜欢侃些时尚名牌,再就是交流各自子女的学习,前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