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汉奸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请不要逼我

小可有礼了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size][/URL] 晚上吃饭时候也不见刀疤的人影,刘正平去敲刀疤的房门也没有人应,刀哥可能还在睡觉吧。他回到了卧室,林小雅过来闲聊,刘正平无精打采的应付了几句,便没了说话的兴致。“哼!今天你不理我,明天罚你陪我上街。”林小雅气恼的丢一句话便走了。   百无聊赖的刘正平打开包袱,取出那支二十响试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


晚上吃饭时候也不见刀疤的人影,刘正平去敲刀疤的房门也没有人应,刀哥可能还在睡觉吧。他回到了卧室,林小雅过来闲聊,刘正平无精打采的应付了几句,便没了说话的兴致。“哼!今天你不理我,明天罚你陪我上街。”林小雅气恼的丢一句话便走了。

百无聊赖的刘正平打开包袱,取出那支二十响试擦起来。可惜只有四颗子弹,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放上几枪,体会一下放枪的感觉该多好呀。

“来人呀,有刺客!”

刘正平侧耳一听,“来人呀,有刺客!”这是茍先生那沙哑的苍老的声音。不好!出事了,刘正平顺手把枪插在后腰上,开门冲了出去。

声音从在书房方向传来,陈先生平常是住在另外一幢小洋楼上,楼下就是专门保护他的保镖们住的地方,那里可以说是保卫深严。然而,每天晚饭过后陈先生都要在书房坐坐,看看书,听听音乐或者给茍先生交代些事情,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这里离刘正平他们几个保镖的住处也不远,所以平常保卫陈先生的保镖们一个也没有跟过来。大家刚吃过饭,谁会想到有刺客来呢?这个刺客看来对陈公馆的情况非常的了解。

刘正平几跑冲上书房的楼梯,苟先生神色慌张的喊道:“快,快,有刺客!”

“刺客在哪?”

茍先生指着紧闭的书房门道:“陈先生在里面,刺客也在里面!”

“你快去叫人,我去保护陈先生。”刘正平用手推了一下门,门紧紧的。他退后两步,撞了过去。这个白桦做的实木门真它妈的硬,硌得刘正平的肩膀都发痛了,不过门还是被他撞开了。

一进门,里面并没有想象中的凌乱。陈先生神情自然的端坐在沙发上,隔着一排沙发站着一个熟悉的背影。

“住手!”刘正平大喝一声。

那个背影慢慢的转过来,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呈现刘正平的眼前,一道长长的刀疤豁然浮在那张脸上——刀哥!

“对,是我!”刀疤脸的痛苦的拧了一下,转瞬无奈苦笑了一下,道:“正平,没有想到刺客是我吧?”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因为我是杀手,在到两路镇之前,杀手本来就是我的职业。现在,我不过是重操旧业。”

“你为什么要杀陈先生?”

“为什么?正平,你怎么会问为什么?杀手杀人还要问为什么吗?如果真要问什么,钱!是钱!谁出钱我就为谁卖命!”

刘正平一脸的不信,刀哥是杀手!原来他接近我是为了刺杀陈先生?疑惑、自责充斥着刘正平的脑海。“假如有人出钱叫你杀我,你会杀吗?”刘正平表情很平静,可内心却充满了期待。

刀疤低下了头,旋即抬了起来,坚定的说道:“正平,你太年轻了,你不应该问我这个问题。”

刘正平的心沉得不能再沉。

坐在沙发上的陈先生说道:“刘正平,你不要再问了。我想这位刀疤先生并不是位称职的杀手,如果不是他的犹豫,也许坐在你面前的就是一具尸体了。不过,我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想要我的性命,是共产党?还是日本人?”

刀疤呼地从身上掏出一把亮闪闪的尖刀,神色狰狞道:“这个重要吗?我是杀手只知道杀人,今天你死定了!”他慢慢地把身体转了过来正对着陈先生,眼中冒出凌厉的凶光。

“刀哥,你走吧,我叫陈先生放过你。”

刀疤头也不回,冷森森的道:“正平,你不是我的对手,难道你想阻止我?”

“请不要逼我!”

刀疤用行动证明他的决定,他象一头出柙的猛虎扑向了陈先生。可他没有看到刘正平早从后腰拔出了一个他想象不到的武器——一支上膛的二十响。

在没有人的时候,刘正平不止千百次做过瞄准的动作,也幻想过无数次开枪的感觉,然而此时这枪似有千钧沉重,食指在颤抖。形势已经不容刘正平去过多思考,“啪、啪、啪”三声轻脆的枪声响声,枪声过后一切似乎归于寂静,死一样的寂静,刘正平感觉自己什么也听不见。

“哎哟!”陈先生左肩膀上插着半截尖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这一声叫喊彻底将刘正平从愣神状态中唤醒。

“陈先生!你没事吧?”

陈先生用右手按住左肩上的刀柄,哭涩的笑了一下,道:“我没事,你很好,去看看你的朋友吧。”说完踉跄的向书房外走去。

刘正平扔掉枪,向那具扑倒的身体跑去,那背上三个枪眼正汨汨的冒着鲜红的血液。他一只手刚达上肩膀,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不要动我。”刘正平下意识的放开了手。

刀疤用手抓着沙发的护手,挣扎着翻转身子坐在了沙发上,却因为没有力气支撑,又从沙发上滑落,跌坐在厚厚的地毯上,无力的把头靠着沙发的坐垫上。沙发的靠背和坐垫上留下一溜醒目的血迹,是那么的刺目惊心。

“刀哥,你……”

“咳咳咳。”刀疤的嘴里咳出些红色的泡沫来,他吃力的用手一抹,脸上挤出一个笑容来:“嘿,你放心,我暂时还不会死。”

“刀哥,我……”

“兄弟呀,没想你会有枪……我更没人想到你会开枪打我……嘿嘿,真的没有想到……”

“刀哥,你不要说了,走我送你去医院。”

刀疤无力的摇摇头,道:“没有用了,兄弟,我这个样子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我了。”突然刀疤嘴里喷出一股血箭来,然后便大口大口的吞着鲜血。

“刀哥,刀哥!”刘正平扶着刀疤的肩膀,血色正从刀疤脸上褪出,刀疤的眼光也慢慢的涣散。

血污沾染了刀疤的脸,刘正平依稀看出刀疤露出的是一个笑容,嘴唇哆嗦似有声音发出。刘正平把耳朵凑了上去,只听见:“你是我兄弟,就算有人……叫我杀你我也不会……不会杀。”眼泪在刘正平的眼眶内打得转,终于还是没有滑落,一切的一切都知道得太晚了。

刀疤的身体突然挺了起来,大吼一声:“江湖客,江湖路呀!”身体耷拉软了下去,在这最后一声不甘的怒吼中,最后一丁点生命完全的消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