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巨擘 正文 第一章死不瞑目

破阵岳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URL]   四周死一样寂静,陈浩心中暗暗叫苦,手脚被捆得死死的,根本没有办法动弹一下。这些还不算要紧,最要命的是自己的双眼,被一块厚厚的黑布蒙住了,无法窥知四周的环境。   “该死!”陈浩恨不得立即挣脱开束缚在自己身上的绳索,摘下蒙住自己双眼的黑布,从这里冲出去,去报警,让警察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



四周死一样寂静,陈浩心中暗暗叫苦,手脚被捆得死死的,根本没有办法动弹一下。这些还不算要紧,最要命的是自己的双眼,被一块厚厚的黑布蒙住了,无法窥知四周的环境。

“该死!”陈浩恨不得立即挣脱开束缚在自己身上的绳索,摘下蒙住自己双眼的黑布,从这里冲出去,去报警,让警察将这些绑匪一网打尽。

挣扎是徒劳的,五花大绑的陈浩象一只弓着腰的大虾米,在地上扭来扭去。“陈浩,你就认命吧!”一个冰冷且又熟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是谁?陈浩的心猛地往下一沉,绑匪知道自己?听这熟悉的声音,他?不!是她!声音很熟悉,是个女人的声音。只是这声音好冷,冷得让人浑身如同堕入冰窟窿中似的。

陈浩是个聪明人,有着极其敏锐的洞察力,正是因为他善于捕捉点点滴滴的人们不太喜欢注意的细节,正是因为他具备极强的伺机而动的信心,才造就了他——一个只用了十年时间就完成了亿万财富积聚的年轻商贾。

要知道,陈浩的崛起有多么艰难。当年,他初创事业,只有不到600元的家当;他的崛起是个神话,有相当大的偶然性,当然也有一定的必然性。

那一年,他的父亲,准确的说是含辛茹苦把他抚育长大的养父,一个地级市的副市长,堕入政治对手设置的陷阱中,被免除一切职务,开除党籍,依法被判十年徒刑。在首都天京大学刻苦读研的陈浩毅然中途放弃自己的学业,回到故乡,担负起家庭顶梁柱的责任。

为了能够让弟弟妹妹继续学业,为了能够让因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打击,而心脏病突发,卧床不起的养母,陈浩拒绝了非常器重他的导师的挽留,毅然回到那个风雨飘摇的家中。

养父的轰然倒台,使得曾经门庭若市的家中完全没有一点生气。年幼的弟弟妹妹和卧在床上的养母,投射出来的凄凉目光,无助的眼神,直刺的陈浩心如刀绞。

那一刻,他抱住可怜兮兮的弟弟妹妹,跪在床前,向养母发誓,一定要支撑起这个家,一定要让这个冷冰冰的家恢复往日的气象,重新温暖起来,重新受到大家的尊重和关注。

十年过去了,多少沉浮,多少辛酸,他付出多少艰辛和血汗,但他成功了,他的努力获得了丰厚的回报,弟弟妹妹现在也都成长起来了,在他一手创建的商业王国中担当重要的角色。

不止一次,他感到寂寞时,一个人开车到远郊的燕山,坐在车头,对着当空的皓月,默默地喝着罐装啤酒。他自豪,他欣慰,他自负。他承诺过的,他都做到了,弟弟妹妹也很让他欣慰,都很有出息。。。。。。

“陈浩,想不到会是我吧?”冰冷且熟悉的声音仿佛象一把冰冷的尖刀刺进陈浩的心中。蒙住他双眼的黑布已经被人摘下,现在他又可以看清楚四周的一切。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愤怒的陈浩此时就象一只爆发的狂狼,凌乱的头发根根竖起,英俊的脸庞显得格外的扭曲,扭曲的似乎有些狰狞。

他不甘心,他更不相信。他怎么也不能相信居然会是眼前这位身穿黄色套裙的女人绑架自己的。“为什么?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给我一个你绑架我的理由!”

“我是你哥哥!你为什么这么做!陈敏,不要告诉我,你在和哥哥开玩笑。”陈浩的心在滴血,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绑架自己的竟然会是她——自己的妹妹。

为了这个曾经支离破碎的家,他不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少血汗,但他的确是靠自己辛勤的耕耘,靠自己宽阔却又不算结实的肩膀支撑起了这个家。

“陈敏,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犯罪!你这是在犯罪!放开我,立刻放开我!我是你哥哥,以前是,今后还是。。。。。。”陈浩歇斯底里的冲着自己的妹妹吼叫着,咆哮着。

对自己的弟弟妹妹,陈浩一直是责之严,爱之切。他爱她们,他发誓不让自己的弟弟妹妹受一丁点的委屈,哪怕在创业之初时的最艰苦的环境,他也是尽自己所能,让弟弟妹妹吃的好,穿的好;为了能够开阔她们的视野,增长见识,在他的企业略有雏形之际,陈浩就让尚在高中的弟弟妹妹进入自己的公司参与管理。

耗费了心血,调教成材的妹妹竟然会。。。。。。。绑架自己?陈浩那已撕裂的心肺,痛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他愤怒的目光死死盯住自己妹妹那张麻木不仁的俏脸。

“陈敏,放开我。我是你哥哥,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继续错下去!放开我,这一次,哥哥不会和你计较的。。。。。。但你决不能再有下次。”

“哥哥?我没有哥哥,我从来就没有什么哥哥。我只有一个弟弟。”陈敏冰冷而麻木的眼神仿佛两道冰冷的厉箭再一次洞穿了陈浩的肺腑。

“你说什么?陈敏,难道你不承认我是。。。。。是你的哥哥?你不会忘记这么多年以来,我们一家人相依为命的经历吧?难道你忘记了西欧啊时候靠在哥哥怀里说的那些话?你告诉我,这个世上最值得你信任,最值得你依靠的就是爸爸,妈妈,哥哥;你最想,也最希望关心的就是弟弟啊。。。。。。。”

陈浩不敢相信刚才那句话会是从自己的妹妹口中说出来的,他不相信,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曾经倾注了自己无数心血,自己曾关爱倍至的妹妹竟会毫不犹豫的说出这样伤害自己的话来。

心在流泪,心在滴血。。。。。。心痛的感觉,强烈的挫折感,失败感,背叛感,此时全都涌上心头。陈浩不再有初见到妹妹时的那股咄咄逼人的气势。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很少流泪的他眼中情不自禁的流下一行清泪,“陈敏,难道我不算你的哥哥?这么多年来,你是怎么想的,能告诉哥哥吗?”

陈敏冰冷的目光微微一瞥,看着这个曾让自己崇敬有加的男人,心中不由自主的一酸,在自己眼中,曾经是那么坚强,那么高大,仿佛从不会失败的他,现在真的挺可怜的。

他那高大的身躯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双眼虽然紧盯自己,但隐藏在眼底的那抹淡淡的伤感却无法逃脱自己眼角的余光。杀他?陈敏犹豫了,尽管她清楚今天留给他的只能是一条死路,但原本在来之前确立的信心又动摇了。。。。。。

他是个知恩图报的好男人,为了自己一家,他付出的不少,但这一切又能算什么?如果他继续存在,继续活在这个世上,对自己,对自己的恋人来说,那将会是一场难以言喻的灾难。

没有他,晓风会继承那个家族的一切。陈敏清楚,如果晓风一旦继承那个家族的事业意味着什么,仕途将永无止境,出将入相也不过是手到擒来。

想到这里,陈敏的脸上又恢复了先前的狠厉,在初次听到晓风提及这个让人眩目的家族时,她都不记得自己当时是什么模样。只是觉得整个人飘飘然,一想到自己或有可能成为这家的太子妃时,陈敏就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激动。

是他!是陈浩!如果不是他的出现,晓风的前途应该是一帆风顺,毫无波折的。可谁能想象的到,陈浩的出现让这一切成为水中花,镜中月。

他竟然会是那家族真正的嫡孙,那家的老太爷竟然决心用他取代晓风,在仕途上大力栽培他。。。。。。。可这样的话,晓风他怎么办?为了晓风,为了自己,也为了弟弟,只要除掉陈浩,这一切都将向着有利于自己和自己最亲的人的方向发展。

晓风可以继续他的仕途之路,弟弟可以完全接手那庞大的商业帝国,自己则可以成为未来那显赫的贵夫人,商业帝国的幕后指导者。这一切很简单,只要除掉陈浩。。。。。。。。

“陈浩,你放弃吧!”陈敏冷冷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她不敢再去看那悲情的双眸。她只知道为了实现目的,某些必要的阵痛是需要的,牺牲陈浩一个人,大家都能获利又有何不可为?

陈浩,你放弃吧!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话语犹在陈浩耳边旋绕,他就似一个死人一样麻木的看着那个倩影如风一般闪了出去。放弃?放弃什么?小妹你难道是让我放弃自己的生命?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么做?难道你根本就没有当我是亲人吗?

一枪洞穿陈浩的眉心,下手的不是陈敏雇佣的那些黑社会成员。下手的是陈敏自己,她秀气,白嫩的小手握着打死陈浩的那枝手枪,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至死,陈浩都没有弄清楚自己待之如亲妹的陈敏为什么要致自己于死地。生命就终结了,终结在自己曾经最亲近,最信赖的人手中。

不瞑目,至死他也不能瞑目!一个身穿米色风衣的年轻男人,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躬身弯腰,伸手慢慢将陈浩的双眼眼皮合上。。。。过了许久,眼皮突然又翻了开来,一双眼睛睁的雪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