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部队之浴火重生 正文 第三章:开学大吉

武装白菜 收藏 19 15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5.html


清晨,阳光以优美的角度斜照在路边的小树林里;泥土散发出的水汽折射着金黄的阳光,使得四周看上去一片闲静。

艾国提着那只从初中时期就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老式手提旅行包,悠闲地走在学校的小路上。在诺大的校园里转了好几圈之后,最后终于放弃靠判断力找宿舍楼的想法,停在一栋像是新盖好的楼前打算拦个人问问通知上说的宿舍在什么地方。

憋了许久,艾国才拦住一个从球场方向过来的一个穿着球衣的壮汉,摆着最灿烂的笑容递过去通知书给对方看时问:“同学!问一下六号宿舍楼在什么地方,我新来的。”壮汉瞄了眼通知书,翻着白眼说:“你背后就是。那么大牌子看不见么?”

“牌子?哪有牌子?”艾国左右扭着身体问道,他在这附近传了二十多分钟也没发现哪有牌子。

壮汉转身用手指了身后一个方向,还没说话手指就卷缩在了半空中,本来想说“你瞎子啊”的音调刚跑出两个字就换成了个拖着调子的“咦……牌子呢?”好奇之后是一句粗俗的暴骂:“草!谁偷东西偷到公安大学来的啊!”

艾国乐呵呵地顺着壮汉的语气,做义愤填膺状指着四周说:“就是,偷什么不好,偷块指路的牌子!缺德死了。”

壮汉似乎忘了正在给艾国指路这回事,转身对着球场走了几步后大吼道:“李XX,去督导室叫几个人来。六号楼这边的指路牌子不见了,查一下其他的指路牌子缺失情况!这不是扯淡的么?这两天新生报道,指路牌子缺失不是搞笑么!还有那个……” 艾国听着壮汉的有序指挥,心理猜想这家伙肯定是学突发情况指挥的,面对再离谱的事情也能利用有限的人力和物力资源去解决问题。可能将来这伙计毕业了会是个队长或所长之类指挥型人才。

等在壮汉的指挥下,几个原先聚在一起打球的人只剩下一个篮球在操场上。等壮汉再笑着朝艾国走来的时候,艾国指着球说:“领导,你的球不带走么?”

壮汉挥挥手说:“就是有人敢盗走校长的汽车也未必敢盗走我督导处的篮球,每个公共设施上都有编号,抓着谁没经过批准使用可以搬动的公共设施是要重罚的。”

艾国从壮汉的这段话里挖出的信息加上之前此人的指挥才能判断出这个壮汉是学校督导处的领导之一,百分之七十的概率是处长;因为很少有哪个部门的二把手我下成员会称这个部门为“我……”,明显使用这种占工为私的亲切称呼的人在该部门享有主导地位。同时判定此人颇为喜欢使用暴力解决的,虽然最后一句强调处罚的话说的文邹邹地,但是即便刨去前面拿校长汽车做比喻的骄傲气,单凭“抓着谁”三个字就把此人性格上的杀气暴露无遗。敢在政策性的话语里暗藏杀气性词语的人是稀少的,因为这表明他惩罚的手段如果超出常规理解范围是被容许的,或者会有人替他解决问题。

“政工纪律部门领导”、“强权性格”、“惩罚尺度特权”几个概念在爱国脑海中交叉成功地使他判断出今天踩到狗屎运了,因为一个看上去无懈可击的强权领导者的可利用点也就是他的性格。把任何事情的两面性重新组合一下就可以得到一个简单的推断,他既然可以根据自己憎恶的思想超出尺度的处罚一个陌生的行为不合规范的学生,又为什么不能根据自己的喜好放宽对一个平时熟识的行为不合乎规范的学生?或是情绪上来加大对熟悉的学生作出贡献时的奖励,最起码能在学校的决策层坐到有益的影响。

意识到这些的艾国心里急于求证判断的准确性,于是摆出更加热情的微笑说:“那是!敢动督导处的篮球,除非是新生,不然不是找没趣么?领导,借问下现在几点了。”其实这种提问方法艾国是在某本谈判技巧方面的书上学的,先根据前面的话头顺着平面意思作出多选择方向的分散性顺意回答,同时选用自问语气。这样对手在回答的时候会在不知不觉中选择其中之一的方向回答,根据回答方向可以找到预期的判断支撑要素;最后再用一个平淡的语气埋一个转换话题的伏笔。

这种结构方式的好处在于把对手在组织回答的思维中多向性约束在了自己有准备的思维判断点上,在不引起对方过多的注意力情况下迫使其回答出关键性答案。

埋下问时间的伏笔也是很重要的一环,因为在同等或略低于对方水平的情况下,前面组合刺探性问话很容易被察觉。伏笔作用之一就是人在得到连续题问时总是根据语速进行分段的进行临时判断,等到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心理上回答工作已经完成;即使对方意识到后面的潜在危险想警觉的话也迟了,就算不说话也难以掩饰前面表情和思考时心理潜意识控制的身体细微动作,这种动作比出口的话更真实。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即使得到想要的信息也会引起情绪上的尴尬,不利于之后的交谈;如果再最后的时候提快语速问时间的话,会在尴尬产生之前的思想上巨大逆差凝聚时期把警觉的成分最大化强制分解,对方从这种短时间内反复思维逆差中走出来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在沉默间回答了所有的问题。就像当机的电脑重新启动一样:大多数人潜意识会选择删除前面思想组织断层的问题,选择最后一个完整并且简单到不需要思考的问题,这个重启的过程也是淡化危险的过程。其次这个问时间的伏笔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快速断绝在回答者作出回答之后的继续思考,对方思维如果不加控制,反问上一句任何类型的问题都会让询问者大感头疼,后面的谈话也会失去控制节奏;糊涂中被对方抓住什么重要的思想内容再给些诱导性错误词汇,前面所有的判断就前功尽弃了。

就这样,用阿谀奉承的姿态和嘻哈的语气包裹着侵略思维的刺探性组合问话从艾国嘴里蹦了出来,乘着对方短暂的虚荣心和分段思考时间甚至开始考虑对方的回答内容可能性并设计下一个问题。

果然,五大三粗且情绪写在脸上的督导处长不是个善于玩心计的主,憋着嘴说:“也没那么夸张,借玩没人管的篮球能有多大罪过?看见了也就是说说,何况篮球是我们督导处从物资室借来的,不属于我们的东西只要不离开校园最后都会回到物资处,物资处再核对下编号出库记录就可以了。屁大的事,就是解释起来麻烦。哦!~你问几点,我看看……”掏手机的处长被那句“屁大的事”和督导处前面的那个“我们”把职位出卖的干干净净,并让问时间的把戏成功达到预期目的。

艾国得到想要的信息,也就不甚关心处长同志的回答,接着说道:“唉!~幸亏遇见您了;我一路问上来没一个搭理我的,有个学长还故意给我指错路。这还是第一天就这么不顺,要是哪天我这耿直脾气上来惹着谁了,说不定立马回家重新高考哦!”

看似软弱的求助,实则是给将来的突发情况买个宽大处理的门票。毕竟是身在这个国家政法执行系统的最高学府,身边难免会有高官或富贵的千金少爷;毕竟自己是以极高的姿态进来的,难免会伤及一部分人的自尊和变态的优越感。按常理是不用考虑的,优胜劣汰本是竞争法则,可在中国还要算上人际关系就失去了竞争的平衡。没有任何后台,单凭学科优秀进来的艾国明显的需要强势团体帮助,学校的部分负责和学生接触的领导成了好的选择。

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宿舍楼的门岗,壮汉签好字后领着艾国进了空荡荡的宿舍楼,边走边说:“呵呵!小子想太多了吧!这可是公安大学,所有学生的政治思想都是经过严格考验的,就算是藏着掖着什么也不敢过分的。专心学习吧!”壮汉停在了二楼的楼梯口,指着走道说:“我住二楼末尾的屋子,新生都在上面几层。新生的宿舍是提前分好的,找自己的学科和名字就行了。我叫武连胜,下班时间我房门向所有学生敞开。”

“谢谢。”艾国看着远去的武连胜心里暖洋洋的,手不由地摸到了上衣的一个口袋上;里面装的是一张照片,是前天和老艾一起在照相馆拍的。这是老艾和艾国的一个共同习惯,每次艾国要出门的时候都会一起去拍张照片,然后由老艾在照片背面写一句话让艾国带上。这次照片后面写着“盾牌的作用不仅仅是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关键时刻衔接起来就是一座伟大的桥梁。”似乎是一句名言,可艾国想了很久都想不出谁说过这句话,直到很多年后他才意识到这句话的真谛,但那时老艾早已去世多年。

当艾国在三楼的楼道里找到写着自己名字的房间时发现里面已经坐着一个人了,艾国进门的时候那人正背对着门口坐在阳台上看一本书。艾国轻轻地把包放在屋子的墙角,找着写自己名字的储物柜和床铺。

这是一个四人间,四个并排的组合多功能柜子,两张对头摆的双人床。除了已经铺好的床之外其他床上都摆着成套的住宿用具,铺好的床铺边贴着一个姓名牌,上面写着:石祥。就在艾国四下张望的时候门口进来一个穿着便衣挂着管理员牌子的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看了艾国的通知和手续单等证明性物件后开始介绍屋里的东西:“屋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一式四份的,水瓶和脸盆在组合最下层、按照体检结果发放的衣服和鞋在中层、毛巾……”一口气介绍完所有东西摆放的位置和使用须知后旋风般的又消失了,看着仍然在看书的青年觉得似乎刚才的事并没有发生一样。

艾国好奇是什么书对人的吸引力那么大,于是凑过去好奇地问:“石同学,再看什么书?”

石祥回头给艾国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容说:“黄书。”艾国一愣,不知道黄书是什么书。石祥没有看到预期的表情,在书里翻出一个裸体女人的画像说:“你不会是乡下来的没见过这个吧!”没有思想准备的艾国见到不堪入目的图片,身体像通电一样崩的笔直,扭过通红的脸说:“看这种书的败类也能进公安大学,真是政工部门的悲哀。”

石祥把书收起来,拍着艾国的肩膀说:“怎么成败类了?正常的生理和心理需要嘛!算了,不扯了!走,陪哥们买东西去。”

艾国甩掉搭在肩膀上的手说:“嫌你手脏,启开!我床还没铺呢!”

石祥厚着脸皮硬抓着艾国的胳膊说:“一张席子有什么好铺的,回来再搞!今天开学大吉,很多人在附近超市买东西的,去晚了就只有人家挑剩下的渣滓了。”

“开学大吉……”念着新鲜词汇的艾国像风筝一样被石祥拉出了宿舍,在一片碰撞和鞋底的破擦中飞奔向学校大门的超市。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