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部队之浴火重生 正文 第二章:好奇

武装白菜 收藏 22 1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5.html[/size][/URL] 说归说,闹归闹,陶娜娜并没有去老艾那里揭发艾国。在暑假余下的日子里总是跟在两个男孩子后面到处跑着疯玩,偶尔地也约几个姐妹一起逛街的时候使用一下两个免费的提包机器。 由于以超过录取分数线近100分的超高姿态报了公安大学,又有三个共和国第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5.html


说归说,闹归闹,陶娜娜并没有去老艾那里揭发艾国。在暑假余下的日子里总是跟在两个男孩子后面到处跑着疯玩,偶尔地也约几个姐妹一起逛街的时候使用一下两个免费的提包机器。

由于以超过录取分数线近100分的超高姿态报了公安大学,又有三个共和国第一代老警察做担保,艾国的政审和复考几乎是走过场一般顺利通过了。得到正式录取的通知,艾国没有丝毫的自喜,反而很严格的开始预习关于刑事侦查的课程;还从书店里借了几本关于外国特种部队士兵训练的书,每天认真的锻炼起来。

离开学还有一个礼拜的时候,老四合院的大铁门传来了有力的敲击声。艾国正撑着盖上木板的井台玩拿大鼎,听见敲门声依旧重复着自己的动作,只是歪着头大声地问:“谁啊?”

门外一个磁性的男中音有礼貌的说:“是艾国吗?我是公安大学政教处的!来家访。”

艾国从井台上翻身跳下来,取下挂在一边的毛巾擦着汗朝门口走去,边走边说:“家访不是来过了么?怎么又家访?”虽然是自言自语的声音有些细小,但还是被外面的人听见了,男中音解释道:“你的资料里有些我好奇的内容,我来求解的。”

打开铁门上的小窗子,艾国探着脑袋看着外面的来客。仔细地打量了一遍来客的制服后,坚定地问:“我能看看你的证件么?”门外的男人微笑着从手提包里掏出证件,打开后对着小窗里艾国的双眼展开,开玩笑似地说:“警惕性这么高?你家里藏什么宝贝了么?”

艾国确认了证件上的防伪标示和刘新武他父亲警官证上的标示一样之后才打开铁门,挥手扫了一下四合院里的角落说:“我家最值钱的就是那个痰盂了,我老爹说那时清朝前辈留下来的。”

进到院子里的警官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我是公安大学政教处的副主任,高级督察诸葛文辉。”

艾国讪笑着伸出手和诸葛云辉握到一起,阴阳怪气地说:“哦!诸督察啊!幸会!”

诸葛文辉估计是第一次碰见有人拿他的复姓开玩笑的人,脸上公式似的笑容瞬间僵住了。艾国见领导有些生气,想到以后要在人家屋檐下谋事,马上摆出道歉的笑容说:“玩笑!玩笑!缓和气氛,不是故意的!诸葛主任来找我有什么事啊?”

诸葛云辉见对方已经有意叉开话题,考虑到艾国还是个孩子就没有多计较什么。四下环视了眼院子里的环境,最后目光回到艾国身上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穿上衣服我带你去个地方!我们好好聊聊。”

“那你的等一下,我给老爹写个字条。”艾国套上挂在绳子上的衣服,回到屋里去翻找纸笔。诸葛云辉看着艾国,始终有种熟悉的感觉,可又说不上到底哪来的这种亲切感。等到艾国已经把出门前的事情准备停当,走出来朝他傻笑的时候才甩掉满脑子的虚幻。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胡同,沿着马路左右拐了几下之后找到了一家茶舍。诸葛文辉把艾国领到一个靠窗子的单座上后,微笑着说:“第一次进茶舍?”艾国还在新奇地看着茶舍里那些考究的摆设,但用一种礼貌的语气说:“穷学生,没那么多钱进这种休闲的去处。”诸葛文辉对这答案似乎很满意,笑着连连点头,并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笔记本。

诸葛文辉看着自己的笔记本,砸吧几下嘴唇,饶有兴趣地问:“我看了你的档案,高考630分是真的么?”艾国收回游移的目光,看着满脸刚毅的诸葛文辉,把玩着手里的茶盅说:“鉴别真伪对您来说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啊!为什么要问我呢?况且考上公安大学只需要540分左右就可以了,伪造的话我不至于一下多搞90分出来吧!”

合上笔记本的诸葛文辉并没有一种领导的姿态,轻声地询问着:“这么高的分数为什么不更好的学校深造?”语气里透露着一些惋惜和不解,但爱国并没有马上回答他,只好又补充地说道:“比如复旦啊!北大啊!科技大学一类的学校。以你学科上的出色,去那些名校会比选公安大学更有出路。”

艾国把茶盅摆好,自斟了一盅后慢慢地说:“诸葛主任,我家的情况您也看到了。您认为我家有那个经济实力让我去念那些学费高昂的名校么?我已经19了,不想再拖累老爹。”

诸葛文辉并没有为艾国的现实考虑而气恼,毕竟所有的学生都不会是单纯的奔着警徽去选择警校的。在公安大学政教处这种天天和学生打交道的部门,听到这种想法也见怪不怪了。相反,诸葛文辉很欣赏这种家贫志坚的年轻人,因为只有这些年轻人还保留着质朴的气息。相比那些走后门进警校镀金的富家子弟那种学校里常见的攀比风气,这种质朴的学生显得十分难能可贵。

诸葛文辉微笑着也给自己斟了一盅茶,淡淡地说:“知道么?公安大学虽然是你觉得合适的去处,但不一定能解决你所有的问题。最主要的东西还是需要你自己来抗,比如说其他学生的自尊。如果你太优秀,让那些别的自尊心强的学生有危机感时,你会感觉到自己很孤立。然而,警察这个行业最需要的就是团队合作。”

艾国听出这是一个潜在的意志力考核问题,想了一下后严肃地说:“我想不论到了什么地方,竞争总会是有的,没有竞争就没有了进步的动力。如果说我的优秀会伤及一些人的自尊,那他的自尊也太脆弱了!当然,我没学会怎么隐藏自己的实力,让自己看上去很普通。但我不是一个自私的人,我会和我的同学们分享我的学习成果;让落后我的人追上我,然后携手追上在我们前面的人。这才是我理解的团结。如果说谁比谁优秀就是脱离大众,大家都疏远他,让他感到孤独,那成什么了?不求上进的团结?那岂不是成了您政教处的领导悲哀?”

没想到被反将一军的诸葛文辉惊喜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没想到他虽然才19岁就有如此强烈正直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并且透彻地反击了他的反面式引导。预感到这个如果认真打磨培养的话,这个年轻人在审问和情报搜集方面会有所建树。有点欣喜的诸葛文辉乐呵呵地说:“你是一个懂事的孩子,我只是替你有些惋惜。我相信你做出如此巨大的牺牲一定是经过反复的心理斗争的,我尊重你的选择,也为我们学校将要有你这么个优秀的学员而感到高兴。”

艾国摆着手说:“我哪里算得上优秀哦!只是在老一辈人民公安的熏陶下正常成长出来的而已哦。”诸葛文辉听到艾国的话似乎突然记起什么,放下手里的杯子,好奇地问:“你的父亲是艾春泽?那可是我们警界的传奇人物哦。”

“传奇!有什么传奇的?”艾国听说主任认识他的父亲,也来了兴趣。

“三十年前文化大革命时期我还当过红卫兵,艾泽春同志已经是工作多年的片警了。那时候的年轻人心比天高,整天不务正业的瞎闹腾。当时有个叫二十七中红卫十哨兵的团体,类似现在的流氓团伙,打着革命的旗帜到处打砸抢烧还没人敢管。有一天,十个人中的七个在新街东路那边打一个面摊的老板,没人敢管。艾泽春同志一个人上前制止,并且把六个人都抓进了看守所。这成了当时的大新闻,敢抓红卫兵,全国也就他独一号。当然后来被整的也挺惨,但最后被平反的时候老同志一点怨言也没有,继续投入公安事业。”诸葛文辉说起来神采奕奕,至今他任然认为那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顿了一会后,又有神有色的说起来:“后来79年自卫反击战的时候艾泽春同志被调到了新街派出所负责民事管理,有他首创的《民事管理实用操作细则》现在还是我们公安大学民事管理系学员毕业时手里必须有的参考资料呢。”

艾国陪伴老艾生活了那么多年,第一次听到有外人提起老艾的辉煌过去,以前总听大老刘和李玉梅说总觉的不可信。正在艾国沉默在回想还有谁说过老艾辉煌过去的时候,诸葛文辉又问道:“艾春泽老人今年都快70岁了,你才19,怎么会是你的父亲呢?”

已经开始给自己斟第三杯茶的艾国猛地扬起头,和诸葛文辉目光对撞的瞬间瞳孔又不由自主地左右漂移了一下,最后低着头说:“我当然不是他亲儿子,是被收养的。至今他都不肯告诉我,我的父母是谁,只是说到了该说的时候会告诉我的。也许他有他的苦衷吧……”听到艾国这么说,诸葛文辉不再多嘴了,他知道警察收养遗孤在警界太寻常了,大多都是父母双亡的可怜孩子。这一点他也早就想到了,这么问只是想知道这孩子的心理路程是否正常。

意识到现在气氛过于沉重的诸葛文辉摆摆手,又乐呵呵地说:“想好选什么专业了么?也许我能帮你参考参考。”

艾国淡淡地笑着说:“我对各科专业的分支了解比较少,不过我想念侦查专业。”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聊了了很久,诸葛文辉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诸葛文辉老婆打的,问他晚上是否回家吃饭,这时两人才发现天已经擦黑了。

放下电话诸葛文辉无奈的摇摇头说:“看来今天只能聊到这了,认识你我很高兴,估计下次我们聊天就该在我的办公室了。”

艾国看着诸葛文辉放下茶钱,笑着点头示意他还要再坐一会。直到诸葛文辉完全离开了他的实现,他才开始认真的回想诸葛文辉和他说的所有话。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他这种真龙卧湖的姿态会刺激一些人想在他身上创造奇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大学的四年他不会得到一点的松懈时间,始终会有人站在他身边鞭策他,直到他完成那个众望所归的奇迹。

另外让艾国担心的除了谈话内容中潜在的心理考验外就是是诸葛文辉看他的眼神,那种好奇中透着惊喜的眼神始终让艾国如坐针毡。那是一般只有很要好的老朋友多年没见之后重逢才有的亲切眼神,可是很明显的是今天是艾国和诸葛文辉的第一次见面。

且说走出茶馆之后的诸葛文辉,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回家。进门后连鞋也没脱,一脚踢开书房的门就冲了进去,一阵翻腾之后抱着一张照片反复地端详起来。踢门的巨响把厨房里的诸葛文辉妻子吓了一跳,拎着勺子走出来看见诸葛文辉正如痴如醉的抱着一张照片端详就气鼓鼓地说:“我发现你这家伙越来越不自觉了,鞋也不脱就奔进书房!告诉你,你要不把地板拖干净,晚上我给你碗里多下二两盐。还有那门,锁头又踢坏了,明天去买个白玉的球锁回来自己换……”

诸葛文辉展开手里的照片,挥手招着老婆过去说道:“邵美,还记得二十年前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前常来我们家的那几个我的老战友么?”

邵美放下手里的勺子走过去,取过诸葛文辉手里的照片说:“当然记得,当时你们尖刀九连一共是四个排长,你排老二。那时候我们还在谈对象,那三个经常笑你是一堆牛粪。现在想想真是难忘啊!四个中间只有你健全的回来了。”

诸葛文辉坐到沙发椅上,点着一根香烟说:“老三赵兴竹丢了一条腿;老四秦海身上被敌人连插九刀,虽然没死但已经是个废人;最可惜的是老大林雷,带着一个尖兵班为了引开敌人的追踪朝着敌人的纵深一去不返。”

邵美好奇地问:“你受什么刺激了?怎么好好地翻起陈年旧事?”

诸葛文辉把老照片夹在一本厚实的书里,抚摸着书的封面说:“今天我去见一个高分录取的新生,他长的太像老大林雷了。”过了许久又自言自语地问道:“况且这小伙子是一个老警察收养的孤儿,你说会不会就是林雷失散的儿子啊?!”邵美托着下巴说:“嗯!这事你可要费点心查查,如果林雷还活着说不定有朝一日重逢的时候会是惊喜中的惊喜呢!”

诸葛文辉把书放进书桌的抽屉里锁好后,看着窗外无边的黑夜,淡淡地说:“20年了,会有这种奇迹么?如果老大真的活着,为什么不来找我们这些换命的老伙计呢?”

就在邵美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老公的时候,诸葛文辉似乎是闻到什么气味,皱着眉头问:“美,我们晚上吃什么?”

“啊!糊了!”邵美在诸葛文辉异样的笑容中挥着铲子朝厨房奔去……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