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猛原创:我是疯狂的偏执狂!

中国自古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拼命硬干的人,为民请命的人,舍生求法的人……”鲁迅早就警告我们要看到中国的脊梁,不要让苍蝇的嗡嗡干扰了我们的情绪,不要被蝇营狗苟者影响我们客观公正的判读。现在我自己像掉进了一个怪圈,可能被这个怪圈“潜规则”,甚至可能这个怪圈本身就是“潜规则”。我深信很多人现在都很想跳出这个怪圈,努力过,奋斗过,拼命过……最后发现自己还是在怪圈里。就像写文章,极力想把“繁荣昌盛”写成“繁荣昌盛”,却自觉与不自觉的写成“繁荣娼盛”;极力想把一些官员写成“为人民服务”,却打字的时候却偏偏不听使唤的打出“为人民币服务”;公仆就是公仆,可是写出的样子总是“主人”,甚至感觉比“主人”还要“主人”;医生就是救人的主,可是写到医生的柳叶刀的时候却看到的是血淋淋的杀人刀;写警察明明想的是那是保卫我们生命安全的卫士,可写出来的确实黑涩会的高级打手或者本身就是黑蛇会的领导,(打黑中公安局长和打黑者);明明街道上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可写出来的时候却只是像人一样肩膀那上无非像人一样扛着脑袋的超级冷血动物而已……


自己偏执如此,偏执狂,绝对是偏执狂!猛然一看自己,原来自己就是那只可恶的苍蝇,变幻在,自己一会是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一会又是穿着警服的黑打手,一会又是坐着公家车到处兜风找小姐的嫖客,更多的时候是伸着手像乞丐一样的乞讨,不过一只手却拿着要命的公章,一会又觉得自己就是拉着自己兄弟尸体还在讨价还价的老头……


难道我被写文章者“潜规则”了吗?“我明明不是这样想的啊!”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呢?突然想起有个官员说过,我也不想这样啊,我也不想做贪官啊,我也不想受贿啊,可是经济要发展啊,这是官场的规则啊,外人何能懂呢?一会又想起某个明星说,衣服脱下来才能当个角啊,和导演上床,那才能是主角啊(王晶不是说过,他要潜规则,天天都能潜规则啊)!


我难道真的被“潜规则”了吗?自觉不自觉就这样变成了“偏执狂”吗?我可不希望这样,我想写出“民有所居,民有所乐,民有所教,民有所有”,天下和谐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