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清官 正文 十二:战友重逢

功狗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size][/URL] 云雾山中间的公路上,自东向西开来一辆卡车,外表破烂不堪,蒙着的彭布也是东缺一片,西露个窟窿。在夜色的笼罩下艰难的爬坡。   突然,一个身影从公路旁跃起,抓着车厢板一跳,里面的人正好一拉。整个过程不到一秒钟,就是你在旁边看也以为是自己花了眼睛。   跳进车里的正是杨龙,车里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


云雾山中间的公路上,自东向西开来一辆卡车,外表破烂不堪,蒙着的彭布也是东缺一片,西露个窟窿。在夜色的笼罩下艰难的爬坡。

突然,一个身影从公路旁跃起,抓着车厢板一跳,里面的人正好一拉。整个过程不到一秒钟,就是你在旁边看也以为是自己花了眼睛。

跳进车里的正是杨龙,车里坐着的是他的20名战友,有他的同年兵兼老乡武大河,还有他的老连长马红昌。车外伪装的非常好,车里可是封闭的很。杨龙跳进来就地一滚,把枪栓拉的哗啦一声。周围立刻有几个拉枪栓的声音。

“都别动!开灯!”

随着一声低沉的命令,灯开了。蓝色的灯光很不显眼,但车厢里确看的清清楚楚。车厢外还是那么破破烂烂没有一丝灯光露出来。车子还是不紧不慢的在开着。

“老连长!”杨龙警惕的看着周围,一只手始终平端着步枪。

“龙三儿!把枪放下吧!都是自己人,警察没一个。”一个40岁上下的男人关切的看者杨龙。

杨龙关了保险,靠上去抱着老连长大哭起来。

“龙三儿,还这么没出息,复员那天看你哭的和什么是的,这多年还是这样。让我看看,没缺什么零件吧!”老连长劝着、打趣着都不管用。眼看杨龙的鼻涕都流到老连长的新式迷彩服上。老连长一声低喝“杨龙!”

“到!”

杨龙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直直的站在那里,像一根标枪。

“为什么哭?还像个军人吗!”老连长严厉的问到。

“老连长!我哭,我为什么哭?老连长,你听我说。”杨龙止住了泪水,声音平静了很多。

“你在部队,你不知道这个社会的艰难。老连长,我没有辜负部队的培养,到了社会上,我从普通的员工干到经理。你知道我只是初中毕业,就是那毕业证还是接我的排长给办的。凭什么比他们那些大学生干的还好?我感谢我的部队,感谢你,我的老连长。正是部队培养了我,我才能在工作上有如此成绩。要是没有当兵那段磨练,也许我还在哪个工地搬砖头。”杨龙看似平静的叙述,字字带着真诚,车上其他不认识杨龙的战士都在静静的听着。

“可是老连长,你知道吗?就是那些勾心斗角的办公室生活让我很头痛啊!”杨龙提高了声音,夹杂着悲凉。

“我工作好,我对下面员工爱护。我还和部队一样,自己的手下教育是很严厉的,按社会的标准来看是有点过头。可员工有什么事情,我都能帮着扛。那些办公室的就找这种事情下我的蛆。在员工当中说我冷血、说我不讲情面,说在我手下干早晚得被开除;在老总那含沙射影的中伤我,好在我工作勤奋,老总每次找我也没有什么把柄可抓。到后来我当上了经理,办公室里那些人自然就不敢中伤我,还的讨好我,我觉得非常的恶心!到最后老总要我违反规定照顾一个人,我回绝了,就这么我就辞职了。”杨龙说这话时更加激动,老连长看了看他,没有说话。

“老连长,我那时无数次的哭醒,我为什么要离开部队!我真狠我自己,我的性格也许真的不适合社会,一切不合理的现象都能引起我的愤怒。我不是愤青,我只是对丑恶现象看不下去!这几天,我在山里躲着,一点都不苦,还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觉又回到了过去的那种生活。但我还是很失落,山下那么多警察,我不能相信。我调查清楚我自己是清白的,本来就可以结束了。但在我离开部队的时候,我曾发誓永远为了军旗战斗。我觉察出有个黑势力的潜伏,我要继续战斗!可我不敢报警,因为我在派出所里差点被要了命!你们自己看!”杨龙撕开上衣,露出了满身的伤痕。

“所以我才报告了你,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来了。所以我感慨,社会上哪个团队能这么高效率;哪个团队能使我这么相信;又有哪个团队在我离开后还能清晰的记得我,我想就是军队。我是哭中国15亿人,却在我危机的时候没有一个使我相信啊老连长!”

“龙三儿:别瞎琢磨了,来任务了龙三儿,和我们一起战斗,兴奋吗?”老连长知道这时候劝他什么也没用。给杨龙合上了衣服,他知道这点伤对杨龙算不的什么,但这次杨龙是伤在心里了。一个合格的军人不管他处在什么心理状态,只要一有命令,那就象上紧发条的机器一样高速运转起来。任务是对军人最好的疗伤药!

“我知道了老连长,你们也不会为一个退伍的战士而来真么多人!呵呵!我自己几斤几两我清楚。是那个团伙和你们有关系吧?呵呵。”杨龙一听有任务,马上就放松了。拍了拍自己的步枪,仔细的看看周围的这些人。脸上涂着迷彩,手里的武器五花八门,95、03、81,只有两个人用包袱包着两把长枪,靠在那不知道是睡觉还是在干什么,但从那两个人身上透出的杀气确让杨龙后脊梁骨直冒凉气!

“杨龙,这次我们面对的团伙不是一般的团伙,你看到的只是小卒而已。我们的任务就是搞清山里究竟有什么,值得犯罪分子动这么大的排场。还有把这个团伙一网打尽。这都是咱们老侦察连的战士,那两个你别多心,也是咱们的人。咱这里没一个警察,呵呵!这是你的装备!”说着老连长拿出一包东西扔给杨龙,听声音挺沉重的。

杨龙检查了一下,带上了单兵通话器。看到包里还为他准备了6个81-1的弹夹,还有一把左轮手枪和两盒子弹。杨龙羡慕的看看一个战士的95步枪,看来自己只能用这把81-1了。

“杨龙,现在说说你小子刚才抽什么疯,进来就拉了枪栓,搞的那几个新兵差点走火!你个兔崽子!”老连长把一顶钢盔重重的扣在杨龙的头上。

“呵呵,老连长,我这不是怕那些警察嘛!万一那些警察在这车上,你们来个近距离抓捕,我不是白费那么多劲了嘛!在说我这弹夹里没有子弹,只是拉一下枪栓警告我这子弹上膛了,我杨龙还没到拿着枪指着战友的地步啊!呵呵!”杨龙把手伸进钢盔里抓着头说。

“你小子,我说你小子往包里塞什么呢?咱给你准备的都是军用的器材,难道还比不上你腰里的那几根木头?”老连长爱惜的看着自己的战士。多好的战士啊!在离开部队这么多年,还能想着部队,在自己下达命令的时候还是和8年前一样!刚进来时哭的像个孩子,但一接到任务马上乐的像个孩子。这就是军人和老百姓的差别啊!

“呵呵,山里野兽多,我弄的几个木棍防身。那几天我有枪也不敢开,这枪就和烧火棍子差不多。还有我可要反驳你两句:军用的就不一定是最好的,你包里这军用的口粮,我在离开部队的时候就发誓,一辈子也不吃了,这是我准备的牛肉干。呵呵,又香又辣,就是多喝点水罢了,现在不是兵了,要求就自我降低了。呵呵!你来两块?”杨龙掏出曼茹给他准备的牛肉干!

“呵呵,你小子到底不是原来的杨龙了,敢和我顶嘴了!”老连长笑着接过牛肉干,顺手一把抓住杨龙的手腕子往怀里一拉。杨龙没有准备,被拉的一个前扑,老连长一抬腿压在杨龙的背上。

“大河,你小子装什么深沉,来把龙三儿的东西给我下了!奶奶的,敢说一辈子也不吃了,老子就是要你吃!”旁边早过来个大个子,把杨龙的一大包牛肉干掏出来,一屁股坐在杨龙背上,招呼剩下的兵来分享。

杨龙知道这是在和他开玩笑,可没想到自己的同年兵大河也在,刚才涂着迷彩没认出来。只能自认倒霉。想着便停止了挣扎,头枕在老连长腿上闭着眼睛。

“大河,你个狗日的,别忘记了你还在部队。老子……可是执行完这次任务了还是老百姓,就不怕我半夜往你家门……上弄点什么东西?”杨龙被大河坐在背上,这小子还不停的颠着屁股,杨龙断断续续哼哼唧唧的说着狠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