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清官 外传 十:再次袭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


这时的公安局会议室,依然在龙正霄的主持下开着会。早上从邻县公安部门接到消息,在邻县火车站发现一件血衣。经过技术部门比对,血衣上的血和被害人的血型一致。案子又一次陷入迷团。凶手看来已经潜逃到了外地,由于衣服在火车站发现,那么并不能断定凶手还在那里。这边杨龙还是不知所踪。真是一团乱麻。

龙副局长听了李强关于杨龙的调查报告,眉头紧紧的绞在一起。想了好半天才说:“杨龙的父亲杨老汉的话并不能全信,虽然他是老党员,也做过村干部。但那是自己的儿子,他就没有一点私心?他说的和他在部队的表现,并不能代表他现在还是个优秀和忠诚的军人。我们有理由怀疑他在外面的几年中参加了什么团伙,这次一人负责杀人,他制造假相掩护同伙出逃。这次邻县发现血衣,有可能就是其同伙帮助杨龙外逃的摆的迷魂阵。我们要派人到杨龙所工作过的公司调查一下他这几年的情况。同时加强火车站的监控力度。”

“我有话说!”

李强站了起来:“据我的调查,云雾山派出所所长工作方法粗鲁,那天的态度很是不好。通过杨龙的父亲了解到:杨龙脾气火暴,在公司非常梗直,得罪了老总。还有他在部队是训练骨干,得过三等功两次,嘉奖四次,连续三年获得优秀士兵奖章。后两年还是他发扬风格让给了新兵,从这点看他是个有正义感的优秀军人。这次很有可能是王所长呛了他的肺管子,所以一时冲动。要不然以他的身手绝对可以把枪带走,那样岂不是更能提高自己的安全系数?杨龙的父亲杨青山,通过我的调查,在村子里口碑非常好。过去当村干部的时候有(杨青天)之称。我以为杨龙现在也许正在调查凶手,因为我也是当过兵的,当过兵的人大部分不会逃避现实。他们有着不一般的抗压力。他们不会屈服,越大的压力越能鼓励他前进。如果我推测的不错,三天之内他就会有消息。咱们县的警力本来就不多,听他父亲说他的工作单位遍布在福建、四川、云南、贵州。我们去调查我们去调查,肯定会浪费人力、财力还有非常宝贵的时间。”李强口若悬河的搬出很多调查结果和分析。如果杨龙能听到的话肯定会感动的一塌糊涂。

“李强,在没有破案之前,任何假设都是可以的。怀疑一切是我们的必须的素质,但我们只能把嫌疑人往最坏假设,在逐步的排查。虽然从做人的角度来说,谁也不愿意被怀疑,但是这是办案,因为我们是警察!”龙局大声的说。

李强不能反驳,龙局的话没错。警察就是这样子,在说自己的职务没有人家大,自己的话虽然是实地调查出来的,自己一只直很相信自己的判断。但这毕竟是自己的假设。

杨龙要退回山里,刚走了没几步,突然听到自己家的方向狗大声的叫了起来。杨龙想了想,便折反了回来。来到村里,小心的爬到邻居家的房顶上,看到父亲站在家门口大声的吵着:“我又不是罪犯,在说我儿子还没定为罪犯。你们啥意思,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出去转转犯了什么法律?”

几个邻居都出来看着热闹,那几个便衣劝说着父亲。父亲越说越激动,说的手舞足蹈。突然有个背着长枪的年轻人推了父亲一下,父亲的身体还算好,但看这年轻人应该是个武警,他那一推力量就不是父亲受的了的了。父亲坐在地上,没有像电视里表现的那样痛苦,也没有满地打滚的撒泼。杨龙看的眼睛冒火,在也忍不住,悄悄的爬下来,由于邻居们都在远处,人们的议论声和狗叫声比较嘈杂,秋天的树叶还没有落尽,草也很茂盛。杨龙很容易潜伏到了那群人的身后。

杨龙把刀子放回鞘里,静静的趴在草丛里。这时候那个年轻人被一个便衣给推了回来,他们几个围着父亲帮忙给揉搓着。这下年轻人正退到杨龙跟前,杨龙悄悄的站了起来,一把捂住年轻人的嘴,胳膊肘一横,正打在他脑袋上,接着右手拇指和食指一按年轻人的喉管两侧。然后迅速的摘下长枪,顺手掏出一个弹夹。周围的邻居都看见了,一时惊的说不出话来。杨龙一松手,年轻人便倒在了地上,鼻子孔里拖着两条长长的鼻涕。

杨龙平端着枪大声说:“我没有犯罪,你们不要和我父亲过不去!下次在让我看见谁对我父亲这样就不会这么便宜了!给这人泼点凉水,要不呆会命就没了!”说完一闪身跳进邻居的院墙。

那几个便衣反应也很迅速,留一个照看年轻人,剩下两个拔枪就追了出去。这时邻居们才缓过神来,纷纷跑过来查看着那年轻人的情况。杨龙的父亲也捂着胸口走过来看着。

杨龙背上长枪,借着月光一看:原来是支81-1步枪。弹夹里的子弹也是满的。杨龙拐了几个弯,翻过几家邻居的墙就上山了。那两个便衣追了一阵,看着满是树木的大山,又看看天上,虽然有月亮,但山上茂密的树木可不是空地。无可奈何回去了。

杨龙跑了半夜,又是拐了几趟河,才往王村走去。在曼茹的家门前那个修好的掩体里,杨龙拿出手机,拨了几个数字,电话通了,杨龙说:“你好,帮我接一营二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