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清官 正文 九:朴实的父亲

功狗 收藏 0 8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size][/URL] 云雾山的深处,两个人在一个简易帐篷下看着天上的星星。   “方哥:这孙子咋这么蝎虎啊?跟个猴子似的,我当兵时越野可是头几名!他妈的,被他个孙子给弄的栽了这么大的跟头!”一个瘦高的年轻人眼里冒着凶光,嘴里叼着半根香烟。   “那么容易的话咱还用费这么大劲?老子当时进去时是被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


云雾山的深处,两个人在一个简易帐篷下看着天上的星星。

“方哥:这孙子咋这么蝎虎啊?跟个猴子似的,我当兵时越野可是头几名!他妈的,被他个孙子给弄的栽了这么大的跟头!”一个瘦高的年轻人眼里冒着凶光,嘴里叼着半根香烟。

“那么容易的话咱还用费这么大劲?老子当时进去时是被蒙着脑袋的,被赶出来时也是蒙着脑袋给扔进河里,好在老子命大。要不就那么给淹死了!”

那个被称为方哥的盯着黑漆漆的大山,往回缩了缩脑袋,又用手捅了一下瘦高个:“我和你说啊!这山里可什么都有,你先盯一会儿……别想了,那里面派出来采购食盐的那是最精的,人家天天在山里跑,你这部队出来的也不好使!听过那故事吗?”他停顿了一下望着瘦高个。

“什么故事啊?老大你还会讲故事?呵呵!”瘦高个阴笑着。

“大力,我告诉你,这故事很短。就是草原上的鹿每天拼命的跑,狮子也拼命的追。但是狮子捕捉到猎物的几率不太大。人们不清楚。后来有人说:鹿是为了自己的命在跑,狮子只是为了一顿食物而已!”他说完了又缩了缩脑袋,慢慢的睡了。

大力仔细想着方哥的话,若有所思的掐灭了烟,继续盯着四周开始放哨……

此刻的杨龙嘴里嚼着牛肉干,慢慢的向李家村走去。他不敢走大路,连小路也不敢走。专门挑险要的地方,还得小心翼翼的借着夜色和灌木从的掩护慢慢前进。他知道:这山上有可能还有警察,村里更是肯定的有。虽然自己已经确定了凶手是来自哪里,自己完全可以洗清冤屈,但他不能去找警察,他知道警察队伍里也不是完全的纯洁,万一真出个内奸,那曼茹的小命就没了。他现在很关心自己父母的情况。所以想回去看看!

村子里静悄悄的,偶尔传来一声狗叫。杨龙的家里还亮着灯。老实巴交的杨老汉正在屋子里落泪。在儿子被抓走第二天一早,他就和老伴去了派出所,得到的却是儿子畏罪逃跑。这两天没完没了的有警察来问案,在杨龙走的那天下午那个刑警队长李强就上门了。

“大叔:我们是县公安局的,想找你老了解点情况。我叫李强,你不必紧张,你和我说说你儿子杨龙吧!”李强给杨老汉递上一根香烟。

杨老汉颤巍巍的接过烟,哆嗦着点着了。心里稍微塌实了一点:原来乡派出所的警察可没这么客气,到谁家都虎着脸,老百姓见了躲着走。

“李同志:我是老党员,我向党发誓我所说的都是事实。”说完这句,杨老汉表情肃穆起来!

“我儿子叫杨龙,说句客观的话,这小子很让**心,快30了还不着急结婚。在外面的一家公司做过好几个部门的经理。但这小子是个犟种,在公司他的工作那是没说的,这点我敢保!但得罪人也是第一,不管老总还是谁,谁呛着他肺管子就和谁干。这年头他还拿毛主席那年月的做法工作,你说他不是找不自在嘛!有个说了算的老总暗示他给某人行点方便,这小子硬是说不符合公司规定,给一口回绝了。你说老板不在,那老总不就是公司嘛!这小子得罪了老总,自己还觉得为公司做了好事,后来老板知道了,这小子就不招待见了。那老总可是一年开上百万,那人家肯定比我那小子能力大的多嘛!老板怎么也不会为我那小子批评自己的大将啊!你说这小子傻不傻?就这样他就辞了工作。

后来回到家里,他说他最爱养狗,尤其是大狗。可又不想像城里人那样把狗栓在楼上,原话怎么说来着?说什么…….什么藏獒没了原野上的凶猛,快变成一条条人尽可欺的宠物。这小子还说咱家的山上有很多山谷,应该有可以住人的地方。真有的话买他几条狗,在山上过一段回归自然的生活,还说什么惬意啊!还要把所有的狗散放在山上,说可以和狼交交朋友,和黑熊做做邻居,说不定以后规模大了还能申请个动物保护区什么的。他就是这么个混球,那天他是上山了,不过是上山找他说的什么可以住人的山谷啊李同志!我儿子真的不会杀人啊!”杨老汉最后吧嗒几口烟,只到剩了过滤嘴儿了才扔掉。

“哦…..是啊……杨大叔,我们也没说你儿子是杀人凶手,只是在派出所长来你们家的时候他身上有血,后来还要抢人家的枪,这可是大错误啊!那你告诉我你儿子上山带刀吗?”

李强看着杨老汉刚才说向党发誓的时候,是和过去老电影上多么的象啊!完全不是做作,完全是发自内心对党的热爱!可是现在当官的又有几个这样的呢?李强想着想着有点走神儿,只到老汉叫他才发现自己的失态。急忙又递过去一支烟,并亲自给点着了火。

“带啊!”杨老汉看了看旁边连眨眼睛带摆手的杨大妈,毫不理会的接着说:“我那儿子可是当过兵的,还在集团军的什么比武里得过奖状呢!老婆子!快点把儿子的奖状和那些奖章啊照片啊什么的都拿来让李同志看看。”

杨老汉朝杨大妈高喊。看着满脸怨气的老婆,杨老汉笑着说“这女人就是短见,咱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儿自己还不知道?我那儿子是有把刀,说是什么格斗刀!这次回来上山时还带着,晚上还到院子里耍几圈!头一天还给我带回来两只兔子。你说的那血啊有可能是这小子又碰上什么野物了。我这也是估摸着说,李同志你可要查清楚!我这儿子要是回来我保证把他绑起来给您送去!”

杨老汉说的一脸的激动,得意的又说;“李同志,我可是咱们李家村干了20年的治保主任,我给你打包票,我那儿子绝对不会杀人!昨天那个王所长也是的,进门就把我儿子推到墙上,要不我那儿子也不会把他的枪给下了。我那儿子可是七八个人到不了跟前的!他要想跑早在院子里就跑了,那王所长还能把他抓到派出所去?”

“哦,你儿子下了王大山的枪?”李强可没听王大山这么说。他只知道杨龙曾经抢过枪,但没抢去。看来这个王大山没说实话啊!他清楚的记得王大山的报告材料。

“我与派出所协警小王在离开李家村的时候,半路发现杨龙形迹可疑。于是跟杨龙到了他家。杨龙拒绝盘查,并要抢夺枪支,被我制服。带到派出所后我们对其进行审问,在审问过程中,杨龙突然出手袭击我所协警小王逃跑。”

李强仔细问了杨老汉,又看着旁边做记录的小李,估摸着他也记完了,接过杨大妈给的杨龙的资料,仔细看了看便告辞了。

杨老汉这边坚信自己的儿子没杀人,可这周围的邻居开始躲着他走了。平时爱拉串个门的几个老哥们也不来了。杨老汉感到很大的委屈。现在正在屋子里抽着旱烟,把儿子从头到脚的骂着,还捎带着杨老婆子一块骂!

“都是你惯的好儿子,小时侯我打他一下你就护着!现在好了,长能水了,连警察都给收拾了,真他娘的英雄呢!”杨大妈听着老汉的数叨,只是默默的掉着眼泪。

杨龙远远的潜伏在树丛里,自己的望远镜虽然不是夜视的,但对着屋子里的灯光还是能看见一些的。最起码比眼睛看的清楚点。看着父亲拿着烟在屋子里来回的走着,不时的说着什么。母亲一定是在墙的后面,父亲一定在和母亲吵架。父母都是好人,父亲在村里当过管事的,给人家断案公平,很受村里人尊敬。现在被自己搞的肯定是很尴尬。父亲是把名誉看的和生命一样重要的人。他老人家自己一辈子没干过坏事,在文革时,父亲还和乡亲们拿着扎枪保护过被迫害的干部。

老爸,对不起了,等儿子把事情弄清楚在回来和你认错吧!

在看看家的周围,明显有几个人在活动,那一定是来抓自己的。这帮家伙,就那么明显的暴露着还能抓到我?不和你们玩了。杨龙悄悄的要退回山上。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