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人眼中的中国 印度愤青原来这样看中国!

(联合早报网讯)香港明报发表沈旭晖评论称,本栏上周谈及中国网民意的印度形象,内里不乏政治不正确的偏见。与此同时,不少印度人眼中的中国形象,也充满成见。

印度精英忧虑中国威胁

首先,真心忧虑印度入侵中国的华人极少,衷心相信中国威胁论的印度人——特别在精英阶层当中——极多。毕竟印度民族主义和中国民族主义一样,近年也有发酵趋势,虽然今天已没有人民党执政时的由上而下,但“印度也要崛起”依然是印度精英的共同愿望。

一般华人不明白对印度而言,它是被中国“围堵”的。中国故意围堵印度的外交政策,被认为和冷战时代美国围堵共产阵营的敌意战略一样。拿出地图,我们更能了解印度人的忧虑﹕它的东北面是与之曾发生边境战争的中国,西北面是世仇兼中国铁杆盟友兼核技术输出对象巴基斯坦,东面是中国另一亲密战友、独裁军政府统治的缅甸,连北面小国尼泊尔也被亲华势力渗透,其新上台的毛派游击队表面上与北京划清界线,但印度依然不放心。印度愤青认为中国结交这些盟友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终有一天要颠覆印度”,因此印度收容达赖喇嘛作西藏流亡政府大本营,乃反制行为而已。

经济竞争对手 互批人权状

印度民族主义者也认为,中国与印度同属金砖四国之一,而印度经济增长不及中国(虽然数字上也颇为可观),只是中国不负国际责任的结果。中国“不断倾销廉价物品来拖垮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本土经济”,是第三世界基层民众的片面观察,成了各国民族主义者的共同语言,这也成了印度对中国投资採取种种限制的理由。更令印度人不满的是,印度唯一能超越中国的就是它的软件工程,中国却不大愿意和印度作优势互补,大企业情愿直接和西方合作,小企业都用盗版,本土又存在全力发展软件业取代印度的呼声,令印度靠软件外包带动的经济发展受阻。

同样为华人忽略的是,中国近年为了与国际常规接轨,经常也评论国际人权。印度传统种姓制度既作为“封建社会的落后文化”,又是按西方标准违反人权的典范,无论是中国的新左派还是自由主义者,都对之大力抨击。在传统势力强大的印度,这成了“中国帝国主义者双重标准”的证明,因为印度人认为中国国内人权问题甚多,华人却偏要对印度人权说三道四,情绪一如华人批评美国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双重标准。

民族偏见 中印和好存障碍

加上当印度旅客和留学生不时在中国遇见种族歧视,他们回到印度后,自然将不满传播,一般印度民众心目中的中国形象,自然好不到哪里。假如中国民族主义者视印度为能力有限的西方先头部队、为显示自身民族优越性的歧视对象,印度民族主义者则更多视中国为实实在在的威胁。近年印度媒体经常大篇幅报道中国,更多是商业考虑为主,因为中国威胁形象已深入民心。

中国不当印度是对手,不少印度愤青却视中国为头号潜在敌人,而由于两国关係在民间交往层面存在一种偏见,这更增加了印度要超越中国的意欲,以中国以“不可能被印度超越”作为最基本的民族尊严底线。所以,中印关係的全面和好和“Chindia”的实现,无论从中印双方角度而言,都有被偏见规范的障碍﹔相反,中日结成共同体、再结成未来的“亚盟”主轴,可能还要来得容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