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清官 正文 五:山村艳妇

功狗 收藏 0 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size][/URL] 杨龙在北山潜伏了三天,看着警察越来越少,杨龙转悠着奔向山的西侧。   老林子里,杨龙手里握着匕首,拿着一根用匕首削的一头尖的木棍,身后还背着几根短棍,同样是削尖了的苦榴子木,这种木头十分坚硬,在过去是做扎枪的杆子的。   杨龙用矮树、山石做掩护,悄悄的向山下转。时刻警觉的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


杨龙在北山潜伏了三天,看着警察越来越少,杨龙转悠着奔向山的西侧。

老林子里,杨龙手里握着匕首,拿着一根用匕首削的一头尖的木棍,身后还背着几根短棍,同样是削尖了的苦榴子木,这种木头十分坚硬,在过去是做扎枪的杆子的。

杨龙用矮树、山石做掩护,悄悄的向山下转。时刻警觉的观察四周。不光是防着还在留守的警察搜捕,还有更危险的野兽。昨天就是不注意趟到了一个人脚獾,把它惹怒了。费了好大劲才赶跑,衣服上的血是那畜生的,也是那畜生把杨龙逼到了现在的境地。

突然,一个人影闪了一下。杨龙高度的警惕起来。这里虽然是警察搜查的空白区,但谁能保证哪个警察不迷路来到这呢?所以把身子压了压,看着那片刚才动了一下的草丛。

那个人潜伏了一会儿,似乎感到周围没什么危险,迅速的向山下移动。天已经快黑了,杨龙在后面小心的跟着,越跟越觉得心里发凉。眼前的人虽然看不出来受过什么军事训练,但移动的速度和行走的步伐,都和这山林的背景配合的天衣无缝。看的出来相当的熟悉山林里的道路。尤其是遇到小断崖之类的地方,灵巧的如同猴子一般。一只手就可以抓着一根小树枝悬挂着整个身体。这手活儿要是没有相当的臂力是做不到的。杨龙猜测着他的身份,如果和他交手,自己的身手不一定能占到便宜。杨龙来了好奇心,紧紧的跟着。

天黑的时候他们来到了山脚下,杨龙仔细辨认了一下,这里是王家村。这是乡里最偏僻的地方,也是土地最多的地方,一般家里都有100多亩地,很是富裕。前面的人小心的来到最靠山的一户,屋子里点着一盏红色的灯,但不是很明亮。杨龙把匕首拿的更紧,眼前这个人,非常的可疑。山上出了杀人案,到底是谁被杀了呢?看着警察大张旗鼓的在李家村,绝不是为了自己和个派出所长冲突而来的。案子肯定不小,这山上除了杀人案就是强奸案。在看前面的这个人,以这个的身手杀个人是不费什么力气的。难道他是案子的凶手?现在来到这里更使杨龙确定他非常可疑。绝不能让他在伤害无辜的生命。自己抓住他的几率不算太大,但是阻止他继续伤人还是有把握的。

黑影进了屋子,院子里并没有养狗。现在的农村很少看到大狗了,好多人开着车到农村偷狗,搞的农村人不敢在养狗了,就是养也是养几条哈巴狗。杀不的几斤肉,所以也没人偷。虽然咬不了人,但是叫的很凶,农村人就当个防盗的铃铛养着。但这户人家连条小哈巴狗都没养,很是少见。

杨龙观察了地形,悄悄的来到窗户底下,一根几丈高的电视杆子立在窗户前。这是农村独有的,村里没有闭路,收看电视全靠着这东西。几根铁丝、一个旧自行车圈、甚至还有拿破盆子绑在杆子上,一跟信号线连进屋里,就能收来好几个台的节目了。杨龙看着房檐下吊着很多串蘑菇,这是秋天农村人的一项副业。到过年的时候一斤晒干的蘑菇能卖到一百来块的。试了试电视杆子的牢固程度,杨龙爬到杆子中间,一手抓着房檐,一手把着杆子,两腿一盘,屋子里的情况几很清楚了。从远处看,蘑菇给了他很好的伪装。

屋子里的灯光虽然不是很明亮,但还看的清楚。屋子里只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男的满脸胡子,女的一身农村普通的打扮。这时男人从包里取出几大串蘑菇放在炕上,一把抱住了女人不住的亲着。女人呻吟着帮男人脱了衣服,自己也被扒的只剩满身的白肉在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接下来就很常规的动作了,没有前戏,直接的进入主题。杨龙还是很仔细的看着。

看这女人也就不到30,但那皮肤绝不是常年在农村劳动的人会有的,光滑细腻,那种光泽不是低劣化妆品所能给予的。在看他们ML的动作,女人完全不像普通的农妇。时而前面时而后面,时而女的骑在上面扭动。

杨龙仔细的分析。

首先:这个男人就很不寻常,那么熟练的山林经验。还带着一包蘑菇。进屋连水都没喝一口,连着进行了四次。山里人虽然邋遢,但也没有到几个月不刮胡子的地步。看那男人的胡子,到像是来自欠文明的时代来的古人。

第二:女人的皮肤很不寻常,虽然现在生活好了,农村的女孩子也漂亮起来,但30来岁的人看起来普遍还是比城里人老上七八岁。看她在炕上那身体的柔软程度,也不是一般女人作到的。还有那么多高难的动作,怎么也不会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

案子会和这个男人有关系吗?这个女人的房子看起来很阔气,应该犯不着为了一串蘑菇而出卖自己的肉体。就是出卖也没有这么敬业的啊?看着她给身体上不断运动的男人擦汗的动作,那么细致小心,怎么也不像个农村卖肉的。杨龙搞不清楚,只能在这等,刚才他全神贯注的想着案子,看他们的动作就像是在看案情资料,可是安下心来等就不一样了。女人扭动的身体和消魂的呻吟把杨龙弄的脸色通红,两腿夹着杆子也开始哆嗦。坚持不了一会儿就得滑下来。杨龙慢慢的爬下来,蹲在窗户底下,好在旁边有厢房,自己的身形不至于暴露。

好容易等男人发泄完了身体内的精力,屋子里开始出现了短暂的沉默。男人点着了一根烟,另一只手还在女人丰满的乳房上揉搓。

女人挺起胸来迎合,两手把玩着男人的胸毛:“大哥,山里苦不?想死妹子了!”

“妹子,山里能咋样,没有女人,没有电,火都不敢生一下,吃的都是生肉。我们呐!就这么过一辈子了!”男人吐了口烟,冷静的口气里带着一丝悲哀!

“大哥,山上的日子确实苦,但你们这些犯了砍脑袋罪的,在山里吃生肉总好过被公安抓去喂枪子儿啊!在说隔三差五的还能到妹子这来乐和乐和!是不大哥?”说着把大腿往男人下面蹭了蹭。

男人感到麻酥酥的,扔掉烟又要上去。女人带着哭腔求饶:“大哥,你欺负死人家了!休息一会儿,等天亮在好好伺候你好不?”

男人也累了,躺在那不一会儿就发出均匀的呼吸,沉沉睡去。

杨龙看他们睡着了,自己也困的不行。慢慢的起身,到村里别的人家偷了点馒头之类的东西,退回山脚,在能观察到女人那屋子的地方修个小掩体,也睡觉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