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


缴了伪军的枪械,胡龙派人将刘丰押了上来。刘丰刚被押到,就连连磕头,好像胡龙是供在佛堂上的佛像,十分敬仰。

“胡掌柜的,饶命,饶命,我这条小命不值您大动干戈,杀了我有损您的威名啊,求求你,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妻儿家小,女儿尚在襁褓之中,大哥,饶命啊!各位弟兄饶命啊!”

胡龙哭笑不得,又是老一套,别的就不会扯么,只会搬来经典名言,这名言的使用率还真高啊。

“饶,饶你个屁,你这个出卖祖宗的败类!”二牛最是凶悍,原本的对胡龙的腼腆一扫而光,典型的对外凶狠型。

“你这给小鬼子卖命的走狗,咋不想想我们如果被抓,被你们折磨的还会不会是人样!”二牛“呸”的吐了口痰,伸脚抹去,极为厌恶刘丰的那张嘴脸。

刘丰一脸颓废,神色黯然:“我也是迫不得已啊,潘王八那杂种非得让我跟他为虎作伥,不从,威胁我老娘妻儿呢,谁愿意给日本人当奴才,残害自己人哪,还不是为形势所迫。”他说着说着,竟哭鼻子抹起泪来,堂堂七尺男儿,连孩童都不如。

“谁娘的跟你是自己人!”二牛火爆性子,极度讨厌民族败类。

胡龙冷笑道:“为虎作伥的狗腿子,身为中国人竟认小日本当祖宗,你们配是华夏子孙吗,弟兄们说,该咋办,这伙伪军该咋办!”

全都杀了!这伙猪狗不如的畜生留下有屁用,说不定,会给你反咬一口!”众人对这伙人极为厌恶,恨不得扒了他们的皮。

“大哥,饶命啊,饶命啊。”刘丰哭丧着,也不惜头皮磕破,拉住胡龙的脚,奴性十足。不只刘丰这样,余下的伪军也都跪地求饶,哭爹喊娘,恨不得认胡龙当祖宗。

胡龙看着这伙令人作呕的伪军,冷笑道:“这也不能怪我,谁叫你们好好的人不做,偏要去做鬼,像你们这群走狗败类,人人得而诛之!”胡龙一脚踹开刘丰,勃朗宁手枪一指,扳机扣动,“砰”的一枪,刘丰的脑袋穿透一个窟窿,鲜血汨汨的渗了出来,染成一朵血花。

“将这群败类全给毙了!”胡龙声音忽的提高了几分,众人心下一凛,那种气势竟是拒绝不得。

“祖宗,俺认您当祖宗了,饶命啊!俺不过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当伪军是被逼的啊!”伪军们个个痛哭流涕,将死之际,连仅存的尊严都不要了,其实,他们哪还有什么尊严可言,在日本人的面前,华夏民族的尊严早被他们丢尽了。

众人巴不得胡龙说这句话,眼下更是兴奋,枪毙的命令也不执行,干脆,一刀一个,伪军反抗的余力都没有,就头颅上天,个个成为了无头尸体。伪军心里那个恨哪,横竖是条死,当初还不如跟这群疯胡子拼了!杀一个是一个,但是可惜,老天是不会给他们任何机会的。

胡龙叫王克等人清点了下死亡的人数,合力把弟兄们的尸体埋了,并立了块木牌,算是烈士冢了,而那些伪军的尸体则抛到后山,任由野狼秃鹰叼走,可谓死也死的极为委屈。

“我胡龙在此给弟兄们上柱香,愿你们来世快快乐乐,不受饥寒之苦!”胡龙跪在烈士冢前,将香插入黄土,又端起一小杯酒,说道“这杯酒是我和身后的弟兄敬你们的,我们来世还是好兄弟,干了!”胡龙将酒撒在木牌上,重重的磕了个响头。

身后众人深受感动:“好大哥啊,跟着大哥干,死也值了!”

“这第二杯酒,就是明天大哥以及众位弟兄就要走了,不过你们放心,有空我胡龙还是会来看看你们,相信你们一干人在此,也不会孤独吧!”胡龙知道,二龙山已呆不住了,伪军全军覆没,肯定要引起轰动,小鬼子方面一旦知晓,就会对山上进行围剿,凭这仅存的一百条汉子,半刻也抵挡不住,趁早离山即好。

“这第三杯酒,我胡龙愧对你们哪,没让你们好好的过日子,自己却苟活在世上,”胡龙说的声泪俱下,感人肺腑,身后的胡子俱都激动的流下泪来,前几天还嘻嘻哈哈,拜把子论哥们的弟兄就这样走了,死在同为中国人的伪军之手,实在是难以启齿,愤愤不平啊。

“弟兄们,你们放心,只要有我胡龙在的一天,不会让小鬼子有好日子过,弟兄们的死和我此次失误有关,也跟小鬼子侵略我们的国土有关,现在我们站的这块土地,让小鬼子统治着,来日,定要把他们赶出去,践踏他们的土地!”胡龙说到激动处,满腔热血勃然而发。

“为死去的弟兄报仇,把小鬼子赶出去!”众人振臂高呼,心情激荡。

“大哥,我们能去哪里!”胡强国不知己方能有何投身之地,急着问道。

“对啊,大哥,我们能去哪里啊,四处都是伪军鬼子!”

“别急,天下哪无容身之地,你们只管收拾金银财宝,枪支弹药,把能用的东西全给烧砸了,不要给鬼子留任何有用的东西,还有,把那门迫击炮也带上,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

“大哥,到底去哪里,你倒说说啊!”二牛急性子,直挠头皮,想不出能去哪里。

胡龙呵呵一笑,说道:“抗联!”

“抗联……抗联是啥东西。”二牛不解。

“笨蛋,抗联就是中国抗日东北联军,简称抗联,是专门替老百姓打鬼子的队伍!”周瞎子对此颇有了解,解释道。

“哎呀,原来是打小鬼子的队伍,俺听说过,但是大哥,你说那啥子抗联能接受我们胡子吗!”“抗日联军是中国人的队伍,是打小鬼子的队伍,我们也打小鬼子,怎么不能接收,到了那,凡事要守规矩,以前的陋习陋俗全他妈给我扔了,到时候,若犯了事,我可做不了主,一切都要跟部队走,服从指挥,就像你们服从我一样!”

“不,大哥,俺们才不服从什么抗联,俺们只服从你一人!”

“放屁!抗联是人民的队伍,老子又不是皇帝!”胡龙虽然表面发怒,可心里委实欣喜,这伙胡子,倒还蛮重义气的。

“还有,记住,以后奶奶的谁都不准说脏话,要不然,老子就收拾了你!”“大哥……”王克的神情极为古怪,想笑又不敢笑。“什么事。”胡龙奇怪道。“你……你自己,还不是说脏话了!”话毕,众人一阵爆笑,连胡龙本人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娘的,老子现在又还没入队伍……”胡龙暗自为自己辩解。一晚上,胡龙简要的跟众人说了说前世在书报网络上看到的抗联历史,直说的众人羡慕非常,对参加抗联打小鬼子十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