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什么欧洲民族国家历史观不适用于中国历史

现在的网络历史爱好者当中,中国是个民族国家的论调很有市场,持这一论调的,实质上绝大多数就认为中国在历史上就是汉族的单一民族国家。

如果认同此论,就可以很容易得出蒙古族人建立的元朝、满族建立的清朝都不是中国的正统朝代的“结论”,也能得出中国的历史疆域随着汉人中原政权的统治范围变化的结论,完全无视中国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尤其是边疆政权的疆域,严重一点,甚至就会有明代末年中国疆域止于长城的“结论”来。

我们知道,作为中国现代学术上频繁出现的“民族”术语和概念根源于西方,传统汉语中并无足以适切表达「民族」概念的语汇。中国之有明确的民族观,始于近代西方“民族”概念的引入,所以,民族国家的概念,是一个近代以来的新事物。事实上中国不是一个简单的民族国家,而是一个文明,充其量这个文明被误会为(或假装为)一个民族国家(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政治系教授中国学家白鲁恂语)。

中国历来的国家观是一种个人本位的人类主义的国民国家观,而不是西方那种民族本位的民族主义的民族国家观。两种国家观有本质区别。所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虽然体现了鲜明的专制主义色彩,但同时也包含了“国民国家”,“统一国家”的合理内核。中国历史上的所谓华夏和蛮夷的“华夷之辨”,其本质也是文化性的,而不是种族性的。所以,对中国的君主而言,不论华夏蛮夷,只要是在其统治下的,都是他的子民,在这个层面是人人平等的。中国的皇帝总是会说:“不论华夏蛮夷,皆为朕之子民(或赤子),自当一视同仁。”这已经是老生常谈。

孙中山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中的鞑虏和中华表面上看是民族主义的,但更多是政治和文化上的概念,而不是族群的概念。所以一旦满清被推翻,满族不会受到任何的清算和压迫。也由此可见辛亥革命的本质并不是民族矛盾,而是政治矛盾。

中国是民族国家的论者忽视了一个最主要的方面,那就是中国历史的特殊性。我们常说,“中华文明是世界古代文明中始终没有中断、连续5000多年发展至今的文明”,也是唯一延续五千年政统、道统不曾断绝的国家。其他还有这么完整的文明这么完整的国家么?没有!你举的俄国、法国、英国、乃至罗马、意大利有么?就别提什么美国了,不过是一个移民国家,能和中国比?

他们犯了一个错误,就是拿着欧洲的民族国家的“理论”来生搬硬套中国的历史。实际上,欧美的经验“理论”在中国行不通,中国的经验理论在欧美也行不通。欧洲有大一统的观念么?前苏联分裂,有人就念叨:“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我就要笑了。“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那是中国的历史经验好不好,背后有着代表中华道统政统的“大一统”理念在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并且也是很多次的历史事实的总结,苏联,合了几次?分了几次?分一次就叫总结经验么?同样,欧洲的民族国家的观念在中国也是完全行不通的,因为他们没有中国所特有的天下观,他们也说野蛮人,不过,他们带给野蛮人的是征服和殖民,中国有蛮夷,但是中国队蛮夷一般都是平定和安抚,因为在天下观看来,蛮夷也是天子的子民,只不过是化外之民而已。所以,中国就算也有蓄奴之事,也不是把异族奴隶不当作是人,不像欧洲,早先把奴隶就视同牲畜。所以说,中国的天下观,比之欧洲的世界观,自有他相对平等的一面。

就算中国古代的蛮夷,在中国的史书和文化看来,也都是天子的臣民,是同一血脉(都说是炎黄,我倒觉得该说成是炎黄部落更加准确一些。)的传人。如匈奴就被司马迁记载是中国夏朝的夏后氏之后裔。而东方夷族的太皞部落,则也一向被当做是中华的祖先,因为太皞也就是伏牺创八卦,一直就是中华文明的代表之一。而九黎的蚩尤也被视作是中国历史传说中的典型人物,中国称百姓为“黎民”,也是来自九黎的黎国。史载匈奴的先祖獯鬻族相传与黄帝族曾发生过冲突,但是为什么《史记》又载匈奴是夏后氏之苗裔呢?因为夏后氏的首领大禹被记作是黄帝轩辕氏第九玄孙,这里有没有矛盾之处?我的理解是,这正好反映了当时最初的民族融合,很可能当时的獯鬻之后被大禹部落收服,一度是大禹夏后氏的一部分,所以,大禹也被称为西夷人。后来也可能是在夏代就已经西移,也可能是在商汤灭夏以后随着夏朝遗民西迁,在商代则被称作是鬼方人。而鬼方的“方”,正是商代诸侯国名用字。所以,商代鬼方,很可能也是商代的天下诸侯之一。 周天子会八百诸侯,东北的肃慎就被计算在内,和中原诸侯并列,这都证明了中国的天下观和欧洲的民族观有着根本的不同,也证明了中国的少数民族与汉族的历史渊源。实际上,汉族的基础,就是黄帝族与炎帝族,又与夷族、黎族、苗族的一部分逐渐融合而形成的春秋时的华族,到汉以后便被称为了汉族。

谈到疆域,民族国家论者一般都认为,中国历史的疆域,是随着汉族政权控制地域的大小来变化的,随着历史的变化而变化,这才是以发展变化的眼光来看历史。

而我以为,我们说中国古代的疆域,自然要以现代中国为坐标,因为古代的“中国”并不是一个特指的国家,所以说到中国的传统疆域,自然是当今中国境内的各民族的传统疆域之和,而他们说的汉族特色的“中华”传统疆域只不过是当今中国的传统疆域的一部分罢了,中国的传统疆域包括同是中国民族的少数民族的传统疆域。历代中国的朝代,除了汉族(间或有少数民族)建立的中央王朝以外,还有边疆少数民族政权,不管他们是不是归属中央政权统辖,只要是中国少数民族建立的,他的疆域就是中国的历史疆域。

是的,我们要以发展变化的眼光来看历史,俄国的疆域,有一个发展扩张的过程,它是由一个民族逐渐征服扩张而来。但是中国的历史却不尽相同。中国的源头是一个民族么?不是!最初有炎、黄、东夷、九黎等等,如果硬是用西方的民族来套的话,曾是西夷的夏后氏也未必和曾是东夷的有虞氏就是一个民族。而商汤民族和夏之夏后氏民族也不是一个民族,周武王民族和商民族是一个民族吗?甚至秦人和中原的诸夏是一个民族吗?硬要说不是一个民族,显然不大合适,但是非要说是一个民族,又显得牵强,所以,还是不要把西方的民族观硬往中国历史套。显然,中国的历史,从起源开始,就不是一个民族的历史,而是多个民族参与的历史。

中国的历史,要怎么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呢?就是在看待这些古代民族氏族部落的时候,不能一根筋。例如,我们不能说匈奴的先祖属于夏后氏的时候,他就是中国的民族,离开中原了,他就不是中国的民族了。但是匈奴后来西迁到欧洲,还是不是中国的民族?当然不再是了。以什么为划分呢?只能是当代用以划分是否中国的疆界。象朝鲜族、俄罗斯族移民中国,之后他的历史就属于中国历史,而不能说因为他们也是中国的民族,而认为世界朝鲜族、俄罗斯族的历史也是中国历史。但是这个也不能是死板的看这个问题,如唐代李白出生在碎叶城,在当今疆域之外,是不是中国人?当然是!看是不是属于中国,还要看这个民族的历史活动范围。你不能看见我说“我们说中国古代的疆域,自然要以现代中国为坐标”,就以为现代的领土界限一步也不能跨越——这就不是变化的眼光了。

说一国疆土不断有或大或小的大变化,那不是中国(这里的中国,指的是现代坐标点上的中国,也就是白寿彝所说的“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国家。中国的历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各民族共同创造的历史,也包含着曾经在这块广大国土上生存、繁衍而现在已经消失的民族的历史。”这句话里的中国)的情况。中国在古代(1840年之前),基本上没有受到过中国以外的民族的侵占,变化的,是以汉族为主的中央政权的统治范围,但是汉族失去的,一般也是被中国的少数民族政权占据的,不是被中国以外的民族占据的。我知道有些人要说蒙古族,但是从历史上看,蒙古族就是中国的一个民族,改变只是现代史上才发生的,并且分裂出去的,也只是蒙古族的一部分而已。准确地说,你要说的中国古代疆域随着历史的变化的的大变化,大概只有认为只有汉族政权才算中国政权的时候,才可能是正确的。这么说的时候,就完全无视了中国历史上的边疆少数民族政权了。建议这些网友好好再看看中国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大一统”天下观,不要总是以欧洲的民族国家史观为教条来划分中国。

民族主义和建立在民族本位之上的民族国家观,是西方文化的糟粕,虽然在西方有它的历史渊源和历史合理性,但不能适用于中国。

中国有自己的历史,中国历来是统一的多民族国民国家,这和西方历来是小国林立不同。民族在中国历史上,从来只具有文化意义,很少具有政治意义,因此中国才能实现民族大融合,汉族就是民族大融合的结果。这是中国文明的伟大成就之一,至今仍然有宝贵的现实意义。中国历史上从来就没有那么多的民族概念,也没有西方的那种民族主义思想,不管是哪个民族都是如此。现在那么复杂的民族概念和民族问题,都是对西方文化食而不化、削足适履、滥用造成的。是乱我中华。

注:本文约有500字左右的引用部分,来自网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