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清官 正文 三:辣手袭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


“小龙,你个混球,和人家警察同志闹啥花枪?快点给老子滚下来!”正在王大山焦急的时候杨龙的父亲从邻居家回来了。杨老爷子今年50多岁,但常年的劳动使他看起来有点苍老,岁月和山风在他脸上雕刻出一道道皱纹,此时他古铜色的脸上显示着焦急和气愤。

“老杨啊!你可回来了,你这儿子可是真厉害!把我的枪都给下了!赶紧叫他下来!”王大山急忙向老杨头儿求救。

“混蛋,你要气死我是咋的?快点滚下来!”老杨头不知道抢枪是个啥罪名,但他知道今天山上出事情了,警察正满山的撒网呢!自己的儿子一大早就上山了,虽然说当爹的了解自己的儿子,知道杨龙是不会犯罪的,但此时的场景让他大脑里一片空白。现在杨龙怎么和王所长闹上的别扭也不知道,但他知道儿子只要一跑那事情就说不清楚了。

看着自己的老爹气的胡子发抖,杨龙虽然还是不情愿,但还是从房上下来,把分解的差不多的手枪还给王大山。

“杨龙,你要和我走一趟了。”王大山把手枪又给组装好了对杨龙说。

“去就去!我又没犯法,去逛个山还能把我咋地?”杨龙不情愿的把手一伸,他知道这拷子是免不了的了。

“孩子,到那好好跟人家说。别犯牛脾气,我和你娘随后就去。”杨老汉把杨龙的背包取下来,要放在屋子里。却被王大山一并带走了。

车子拐了个弯,去接那两个做笔录的警察,就直接回到派出所了。杨老汉两口子知道自己儿子不能犯事儿,但心里也没个底儿。这儿是娘的心头肉,杨大娘心里惦记着儿子,这就催促着杨老汉快去。但这黑灯瞎火的,各路口都有警察。村子里已经闹开了锅,李家两女人被杀;杨家儿子被抓,在这不大的村里撒泼尿的工夫就传遍了。谁也不敢出门。

派出所里,王大山仔细检查了一下枪,没缺什么零件。杨龙被拷在一个单独小屋的暖气管子上,默默的在那里蹲着。秋天的深夜已经很冷,警察在办公室里各自找把椅子坐了,在那吃着夜宵。

“所长,这杨龙是怎么回事啊?这小子就是杀那两女人的凶手?真是的话那我们可真是点子正啊!还是您眼睛毒,只瞄那么一眼就看出这小子有问题!咱要不要打电话报告县里?”

协警小王给大家摆好了夜宵,自己也在那边吃边在那嘀咕着。小王很仔细,没敢在其他同事面前说所长的枪被下了的丑事。因为自己原来不认识王大山,和他没有太铁的关系,是托人送的礼给王大山的,所以干事情就得小心,要和所长把关系给整瓷实了,以后转了正的话也就在也不用看别人脸子了。平是所长的马屁就是他拍的多,但拍马屁也是学问,要拍的恰倒好处。他知道今天要是乱拍就有可能拍到蹄子上,索性装做抢枪的事情没有发生,几句话说的滴水不露,装做平静的问着案子,却把所长这马屁拍的自然、恰当。

“嘿嘿!你小子,刚才吓那熊样,今天就让你练练手儿!这样的人我看的多了,不打不老实,先问下在报县里!”所长赞许的看着小王。

“哈哈!小王你今天可是要过瘾了啊!所长大人批准,不练白不练!”旁边的那个民警啃着鸡腿对小王说。

小王知道是什么意思,今天晚上就要给杨龙过堂了。从刚才杨龙的表现来看,他不一定是凶手。是被所长搂草打兔子给捎来。要是确定杨龙是凶手,那所长早就把电话打到县局请功了。要说杨龙抢枪,所长也有责任。但是这个杨龙这回是要遭罪、老杨头是要破财了。

你抢枪,给你判个几年都没问题,但老杨头儿要是明白事儿的话,给堆上几万块,那就是和警方发生误会,起了点冲突,拘留几天就行了。这就要看所长的嘴往哪里歪了。小王心里合计着,这就是经验啊!一会自己练手的时候还得把这所长给伺候舒服了。他妈的,让我打是你,收钱也是你,打坏了就把责任往我这协警身上推。什么东西啊!

所长吃饱喝足,和大家来到小屋子里。

“给他换个姿势,这么着也不舒服是不?”所长笑眯眯的看着杨龙。

杨龙知道进来就是要挨打的,在乡村派出所,犯不犯法只要进来就得打一顿。小时候就听说有因为到派出所办什么证件没排队而被拘留了半个月的等等。他在外面也接触过犯人,也给他形容过里面打人的情景。心里想着打吧!你要是给我打急了我就他妈的给你捅上去。

一个民警把杨龙从暖气管子上解开,一抬他的右手,把杨龙右手过肩,左手后背给拷在一起。接着一脚就给踢到地上。杨龙那么别扭着手给躺在那,眼睛瞪着那民警。

“哎呀!还敢瞪我,小王,你先给他过过汗儿!”说完那民警就到一边了。

“杨龙,说说你为什么杀人?”所长一开始就给杨龙扣了个大帽子。

杨龙慢慢站起来:“我没有杀人,要说我抢你的枪也是你逼的。警察就能随便拿枪指人?这就是在农村,要是在市里早就把你这身狗皮给扒了!”

所长被杨龙搔到了关键部位,恼羞成怒,一个眼色给小王。小王心里想:你个活祖宗啊!哪壶不开提哪壶啊!看来你是来找揍来了。想着想着身体也没闲着,一脚就踢到杨龙的肋骨上,杨龙两个手那么拷着,这肋骨是门户大开了。

杨龙知道自己在厉害这肋骨也没有人家的皮鞋硬,动了动身体躲开一些。

“还敢躲?你小子活腻歪了!”小王要在所长面前表现,自然要凶狠一点。抽一条橡胶警棍照杨龙就是一顿抽。

变换着打法连问带打有一个多小时,杨龙不能在挺了。杨龙知道:他们这是要屈打成招,这样的事在古代有,在近代有,在这社会也有。把自己就是打死了,他们也就是给调动个工作,不能给自己偿命啊!就这么被他们打死不行。所以就慢慢的闭上眼睛翻了白眼。

小王打了这一个多小时,杨龙不是在骂,就是要到市局去告,一句软话也不说。看着一脸怒气的所长,小王是把吃奶的力气都给使了。杨龙不服气,所长就不高兴,所长不高兴,那就是自己就是没能力。一个人拷起来给你打都打不服,这不是太面了吗?所以小王是变着法的打,眼看着自己都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没想到杨龙这边还翻了白眼,也吓了一跳。自己也没往要害上打啊!虽然他要讨好所长,但还是有尺度的。打人不能太狠,太狠了出了事情所长才不替自己罩呢!

所长这时看看小王,又看看杨龙,一脸的不高兴。杨龙没服软,他面子上很过意不去。刚才杨龙把自己怎么被抢的枪,又是父亲怎么的劝他才来的等等都给抖搂出来了,更是让他气恼,但人已经昏了过去,这不是开玩笑的。想到这所长朝边上的警察努了努嘴。

边上的警察过来给杨龙松了拷子,朝屁股踢了几脚。

“所长,没事,这小子还有气呢?等醒过来在打吧!要不这么着容易背过气,很容易出事啊!”那警察打着哈欠说。

“就是啊所长,这小子怎么着也得关几年,别的不说,你们看看他这包里,还有一把刀呢!这可是管制刀具,属于凶器啊!”另一个警察翻着杨龙的包,也不敢说所长不光彩的那事儿,只拿这刀来说事!其他人也都附和着。

正在大家劝所长时,杨龙却悄悄的站了起来。几个警察一时安慰所长正在起劲的头上,谁也没注意。突然这么一回头,猛然发现身后的杨龙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们,眼睛里透出了一种他们没见过的光。那种眼神好象不是人类所能散发出来的,等缓过神来读懂那是杀气的时候,也来不及了。

杨龙一脚撩在小王的裆上,小王哪里躲的过去,一捂下面倒在了地上。所长这时赶紧拔枪,可是他犯了错误。在这么小的屋子里,从枪套里拔还没上弹夹的手枪,对杨龙来说和拿个烧火棍子没什么区别。

杨龙身子一转,巧妙的从几个拦在所长前面的警察中间穿过,伸手一切所长的腕子,所长的枪在次落到杨龙手中。杨龙一手勒住所长的脖子,一手把枪又给分解了扔在桌子上。顺手拿起自己那把刀。并把背包背在了背上。其他的警察有两名是配枪的,但这时看着杨龙那把架在所长脖子上的刀深深的陷进肉里,细微的血丝已经渐渐渗透出来,所以也都是在那里握着枪把,没有敢拔出来。

“都站好!那两个兄弟别把手放好了,小心走火!都靠墙站好,要不然你们所长的脖子就保不住了!”杨龙手上加了把劲威胁着。

看着几个警察都站好了,那个小王也捂着老二蹲在那,又看看外面的天色,杨龙把所长脖子有紧了紧:“你们几个也算是人民警察,还有你也算了所长,你是人民警察所长王大山还是过去的土匪山大王?”杨龙用刀把捅了下王大山的肋骨。

“告诉你们,我曾经是军人。让你们打是给你们面子,你们还蹬鼻子上脸了是不?就你们这素质,也配在警察队伍里混?白瞎国家给你们这身皮!警察是干什么的?不就是抓罪犯,保平安的吗?什么时候变成山大王了。随便抓个人来吓唬一下,打两下,让人给你们孝敬点银子是不?

你们打人我不反对,我不是什么专家,不是什么人权卫士!我们军人也是武装集团,我们是以武治暴的武装集团,我们也打人,但那是国家给了我们卫国杀敌的任务。我们面对敌人只能拿起枪保护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可那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军人必须用武力来消灭暴力。但是你们管理的这边地方,有人民的敌人吗?我是人民的敌人吗?要是条件允许,你们是不是还要给我上老虎凳、辣椒水啊!

你们局长给你们就是这么上的课?你看看城里警察敢这么做吗?你们感觉这农村人都好欺负是吗?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遇上我,就算是你们干到头了。你们所说的案子我不知道,我也没杀人。但我不想冤死在你们这!我这就走。你们不是说我杀人了是吗?那我自己去查,要指你们这群废物查,老子被你们躲了猫猫也查不清!你们说我抢枪,那我承认!那是我犯罪,但得等我证明了我的清白,我才能在回来服罪。最后告诉你们,最好以后给我好好的对待老百姓。要是让我在听到你们欺负老百姓,我的手段你们应该知道!”

杨龙拉着王大山退到了门外,出了大门直到了庄稼地,才推开所长钻进了庄稼地。

王大山好容易把哆嗦的身体稳住了,被几个警察搀扶着进了派出所。

“所长,这事情该咋办啊?”一个警察哭丧着脸问。

“报告县里吧!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杨龙是不是杀人凶手!大家统一口径,我们抓住嫌疑人杨龙,在审问时嫌疑人打伤我们警员逃跑……”

王大山拿起了手机……

局长接完电话,表情十分严肃的宣布了云雾山派出所所长的遭遇。接着下达命令:目标云雾山,犯罪嫌疑人杨龙,全力抓捕!

A级通缉令被印制无数,云雾县每个村都贴上了杨龙的照片,电视上不时出现某个领导的讲话,杨龙现在是出名了。

大批的警车拉着警笛,刺耳的声音划破了夜空。云雾山,真的是一片云雾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