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全国范围“打假” 足球圈刮“廉政风暴”

南方日报讯(记者/邱江剑)经过几年的部署和取证,国家公安部终于向中国足坛中的赌球、操纵假球下刀了。近日,随着沈阳一个长期操纵国内联赛的赌球集团被抓获,中国足球“抓赌、打黑”的行动已经拉开帷幕。据悉,广州足协官员杨旭、广州广药足球俱乐部前副总经理吴晓东等几名相关人员被请去协助调查。


据了解,吴晓东曾在2006赛季任广药足球俱乐部副总经理,杨旭当时任副总经理兼领队,两人均在当赛季结束后离开俱乐部。


本报记者上周正好在北京,并且从相关部门获知国家公安部将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打击赌球和假球的行动。据悉,中国高层领导人早就对中国足球存在的许多不良现象不满,希望对中国足球进行一次彻底的净化,营造健康的发展环境。奥运会过后,相关部门经过几年的明察暗访,终于掌握了大量关于地下赌球和一些俱乐部打假球的证据,终于在近期开始收网。


近日,辽宁公安厅在国家安全部的直接指挥下,一举查获沈阳一个长期操纵国内联赛的地下赌球集团。经过顺藤摸瓜,警方不仅起获大量涉赌证物,还掌握了一个庞大的涉赌名单,名单中涉及到诸多现退役球员、教练、领队、俱乐部工作人员、足球圈内资深人士等,而且范围涉及到成都、西安、上海、厦门、广州和深圳等诸多省市。


目前,官方对于这几名广州足协官员被带走的性质都没有发表声明。与此同时,在四川和陕西等地,国家安全部和当地警方也都对一些涉嫌赌球和打假球的人员进行布控,更进一步的打击估计即将到来。


前段时间,中央领导在不同场合谈论到中国足球的发展,这是国家领导希望中国足球能够腾飞的一个信号。不过记者了解到,国家领导层对于中国足球的发展思路,首先是要将毒瘤拔掉,然后再下良药。


本次“抓赌、打黑”行动只是一个开始,之后调查的范围、查处的人员将继续增多。这次“抓赌、打黑”行动,也是中国足坛史无前例的“廉政风暴”。

赌球,操纵比赛——这些黑暗的东西一直被国人深恶痛绝,却一直在我足坛生根发芽乃至茁壮成长。这些肮脏的内幕能不能被此次全国范围内的“反赌风暴”完全解开丑陋的面纱?众多球迷呼吁:反赌风暴不能只是一阵风。


国家体育总局和公安部将下发一个关于查禁赌球的文件,并由公安部牵头,和中国足协成立一个反赌工作小组,此次“反赌风暴”已经蔓延到了全国足坛。


在中央领导连续表态,将在未来花大气力搞好中国足球之后,此次公安部门在“反赌行动”中取得突破性进展,更是充分说明了中央高层要根治中国足球顽疾、切实提高中国足球水平的决心。如果通过此次联合行动,警方能真正肃清寄生在中国足球肌体上的“赌瘤”,那么未来国内足球赛场一定能吸引回更多的球迷。


昨晚,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在足球圈不胫而走——沈阳一个涉嫌操纵国内联赛的赌球团伙被抓获,这一团伙已经向警方供认:多位国内足球圈人士涉嫌与赌博团伙合作,操纵国内联赛的比分。目前部分嫌疑人已经被警方带走进行调查。


记者随后经过多方调查后得知,除了赌博团伙所在的东北地区,此次“反赌风暴”已经蔓延到了全国足坛。到目前为止,广州市足协已经有工作人员被警方带走调查,而四川、深圳等地也有相关人士被警方调查。


在亚洲其他国家也存在非常严重的赌球情况。泰国也拥有大批赌球者,而泰国是本次亚洲杯的主办国之一,泰国警方的压力可想而知。有调查显示,2006年世界杯期间泰国全国的赌球的资金超越10亿美元。泰国警方对此十分重视,他们在去年世界杯期间总共逮捕750名非法赌球者。


在越南赌球被认为是对社会危害极大的祸水,可是赌球依然十分流行和普遍。4月份胡志明市法院将12位非常在线赌球者投入监狱,同时还有超过数十人被判缓刑。在越南国内联赛比赛日,网上投注非法赌球的金额超过5万美元。

震惊全国的“刘建生涉毒案”第一男主角、绰号为“猴爷”的李延涛,自从在沈阳警方组织的“春雷行动”中被收入法网之后,坊间广为流传的“猴爷乃是操纵中国职业足球联赛的地下庄家”的传言,一度让许多心系中国足球命运前景的人怦然心动:阻碍中国足球健康发展的最大毒瘤——赌球现象,会不会由东窗事发的猴爷为切入口,撕开这层黑幕?


突破口不是没有,树欲静而风不止。本报经过长达二十余天的追踪,终于从知情人士口中获悉猴爷操纵足球比赛的惊人内幕。


猴爷为什么敢南下开盘?


据知情人透露,2005年5月1日星期日,华东S队主场迎战华中X队,猴爷等待已久的实践机会终于来了。


选定这场比赛来操盘绝不是猴爷的随意之举,这其中其实蕴藏着一个苦心经营出来的“通吃之势”。华中X队其实从05赛季之初就被“业内”认定为地下 赌球庄家的“指定工具”。在队里两名北方球员的联系下,该队在许多场比赛中都配合一位据点在上海的大庄家打出了“唯一需要”的特定比分,这期间产生了数百万元的黑色利润。2005年4月的一场联赛,华中X队主场迎战南方L队,庄家内定了“0:4”这样一个最终比分,庄家根据这个结果吸进了大量赌资。未承想,在比赛当天下午,督管华中X队的职能部门下了死令:这场球绝对不能输……在这种强大压力之下,X队只能推翻此前与庄家的协议,拼死打出了一个0:0的平局。


这一场意料之外的平局让庄家损失了500余万,按照“行规”这份损失的全部责任都须由“失信毁约”的华中X队内部赌徒承担。这些人一时拿不出500万元进行偿还,便答应在本赛季结束之前“还三场比赛给庄家”,即配合庄家需要打出三场假球来且不再从中提取应得的报酬,以此来抵消那500万元的亏空。于是,华东S队与华中X队这场比赛,就被庄家指定为X队的第一场“还债比赛”。


猴爷借500万赌网博赢180万


承蒙掌控的上海大庄家信任,猴爷取得了这场还债比赛的“操盘权”。2005年4月30日,猴爷抵达上海并入住位于长寿路888号的上海大众河滨酒店公寓,正式展开了是役的操盘遥控。


华东S队在前7轮联赛中只取得了9分。迎来华中X队之前,S队在6轮联赛实战中总计才打入6球,攻击力相当一般,因此几乎没有投注者会在心里对这场比赛产生“出现大比分”的判断。猴爷从上海这位大庄家手中拿到了300万元的代理资格,随后又通过其他关系从长沙的大庄家手中拿到了400万元的代理网,手捧着总计700万元的吸注权限,猴爷与华中X队内部赌徒定好了让主队S队5:0取胜的比赛结果,因为只有这种与常规思维相去甚远的结果,才能让庄家巨额受益,这也是庄家操纵比赛的唯一动机。


最终猴爷手中的投注网并没有吸足全部700万元资金,只出了500万元的票(注:出票,即为投注)。比赛顺利地打出了5:0的结果,计算完赔率和成本之后,猴爷的500万元收注额里产出了180万元的纯利润。按照比例,这180万元中有70万元被猴爷在5月2日打到了长沙庄家的账户中,剩余的110万元他应该打给上海的大庄家。


猴爷私吞巨款未遂后独立山门


猴爷一直不是一个很有实力的大款,他在2004年年底时都还没有一部属于自己的车,那时候他常常开着刘建生那辆淘汰掉的白色普桑在沈阳城里转来转去。因此,当110万元的“巨款”真实地出现在自己的账户上时,猴爷的心理发生了强烈的震颤,他产生了私吞这笔钱跑路的念头。


但是他的动机很快被那位大庄家察觉,猴爷还未办完大众河滨酒店公寓的退房手续,就被大庄家派来的人堵回了自己的房间。面对着“被废”的危险,猴爷依然没有完全放手,他退一步提出,只返还大庄家90万元,自己抽取20万元的好处费。大庄家虽然没有同意猴爷这个“无理的附加要求”,但最后还是支付给猴爷两倍的提成佣金,总数也在10万元左右。猴爷牛刀小试的第一战就小获成功,看着大庄家在几个小时内就进账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猴爷更加坚定了“自己单干”的决心。


那场成功的操纵之后,猴爷再很少南下,北方的几支球队以及笼罩在北方的赌球网络,成了猴爷的重点工作对象。经过一段时间的经营,许多北方球员成了猴爷的“亲密伙伴”,猴爷常常会替他们“出票”。在2005年的联赛尾声期里,北方某队几名队员也打折了一场由庄家定好比分的比赛,猴爷替那几名队员向庄家垫还了100万元左右的损失,至今那几名球员还背着这笔欠给猴爷的重债。

前广药两副总疑似牵扯赌球 遭辽宁警方传唤调查


记者昨日获悉,广州市足协官员杨旭、广州广药足球俱乐部前任副总经理吴晓东等人正在辽宁接受警方调查。


吴晓东曾在2006赛季任广药足球俱乐部副总经理,杨旭当时任副总经理兼领队,两人均在赛季结束后离开俱乐部。


2006年,广州医药集团足球俱乐部在当年的甲级联赛提出冲超目标,但在主教练戚务生的带领下,广药队最终15胜3平6负积48分仅获联赛第三名,冲超失败。


记者昨日致电时任广药俱乐部副董事长谢彬了解情况,但其手机不通。其后,记者采访了广药俱乐部,俱乐部某负责人透露,俱乐部的确有部分工作人员协助警方调查,俱乐部目前也正在积极配合辽宁警方的调查,但此时不便透露太多情况。


记者询问是否包括吴晓东的时候,得到了确认。记者与广州市足球办公室主任谢志光联系,他在电话中说:“对此事并不清楚。”杨旭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记者从辽宁警方获悉,杨旭等人目前正在沈阳协助警方调查,此事由辽宁省公安厅治安总队经办,多名球员及目前在一家西部足球俱乐部供职的梯队教练员也在协助调查。


2006年9月30日,中国足协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成立打击足球赌博活动领导小组,公安部治安局副局长出任组长,足协副主席南勇任副组长。


对于杨旭等人是否牵涉赌球,辽宁省治安总队相关人士明确表示,相关案件由公安部督办,如欲采访须直接请示公安部。




据透露,前成都队助理教练尤可为(2006年任厦门队助教)日前也被带往沈阳协助调查。目前,已有二十多名足球界涉案人员在沈阳协助调查。这是中国足坛“打黑”风暴首次触及中国足坛现役人士。


据了解,此次涉赌的比赛范围集中在2006年到2007年,涉案人员与厦门和广州俱乐部有着密切联系。据体坛周报报道,“有消息称,广州队2007年冲超前后,该赌博集团曾密切参与其中,不少比赛可能涉及幕后操控和交易,部分球员、教练有打假之嫌。”


据沈阳媒体透露,目前沈阳警方拒绝透露任何有关此案的消息,而之所以将相关人员请到沈阳协助调查,“是考虑到公正执法的需要,让相关人员在异地接受调查。”


麻烦牵扯高洪波


时间:近日


地点:国足及各地中超俱乐部


据了解,相当一部分接受调查的人员向警方提供了大量线索,为警方确定了“足坛打黑”行动的下一个突破点。接下来,曾任某中超俱乐部总经理的W可能成为下一个调查重点,更多的中国足坛现役和退役人士都将牵扯其中。


与此同时,各地中超俱乐部不再处于观望阶段。据了解,很多目前并未开始接受调查的俱乐部,已经私下开始做内部调查,并有所动作。一方面是为了表明立场,另一方面也是希望通过一些内部处理和人员调动,以肃清“隐患”。


甚至国家队人士也对这次扫赌很紧张,“圈内谁都知道,尤可为过去是高洪波在地方俱乐部的得力助手,他这次有麻烦,万一牵扯到高洪波,那可真是很大的丑闻了。”

自抛出2006年我国网络外流赌资高达6000亿元的判断后,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所长王薛红就一直处在传媒的包围圈中。尽管外界对该数据可靠性的质疑良多,但王薛红不为所动,她坚持自己到福建的地下赌场调研,以求更接近事实真相。


日前,身在澳大利亚考察彩票业的她告诉记者,近两年这一数字虽然有所下降,但依然维持在3000亿元以上,而且每到重大体育赛事期间这一数字都会暴增。


福建一地下赌场,一天流水额5亿


记者:公安部治安管理局数据显示,2008年,全国公安机关共查处赌博案件17.9万起、涉案人员58.4万人。那么,我国的网络赌博金额到底有多大?


王薛红:统计数据认为,合法与非法赌资之比通常为1∶10。2007年,我国彩票销售额为1010亿元,据此估计,当年非法赌资可能高达1万亿元左右,这里就包括地下非法赌博和赌球的投注额。据估计,我国的地下赌场不下1000个,而且每个赌场都有着惊人的利润。2007年在福建省的一个地下赌场,我进行过实地调查,那里一天的流水额5亿元,一年流水额近1800亿元。


相关资料显示,目前国际上共有超过1400多个赌博网站,赌资数额巨大,参赌人数众多,仅世界杯期间全球博彩公司的赌球金额便高达100亿欧元,其中超过60%的增量赌资,来自中国内地和东南亚


网络赌球投注额暴增的根源


记者:近年来上海网络赌球的涉案金额呈“三级跳”趋势。2005年9月,公诉投注金额不过1.5亿元;但2007年3月,卢湾法院宣判的投注金额累计已达52.5亿余元。这其间的暴增根源是什么?


王薛红:首先,网络赌博蕴藏巨大利润。网络赌博参与的人数更多,参与赌资巨大,获利也巨大;其次,互联网的隐蔽性有利于网络赌博的开展。在互联网上经营赌博业,没有物理场所,更加隐蔽;最后,网络赌博的成本低。网上赌博没有场所,开放时间是24小时,通过信用卡来支付,零房租、零物流、迅速的现金流动,使在线赌博的运营成本低廉。


我国地下网络赌球活动大规模爆发是从2002年日韩世界杯开始,以后逐年猖獗。我们发现,2006年中国由于网络赌博而流到境外的赌资超过6000亿元,相当于全国福彩、体彩一年发行总额的15倍。以著名的“新宝”和“新宝盈”为例,两赌博网站的团伙成员众多,涉案金额特别巨大,“新宝盈”1个月的国内累计投注金额就高达136亿元。


近两年这一数字虽然有所下降,但依然维持在3000亿元以上,而且每到重大体育赛事期间这一数字都会暴增。


如何控制网络赌博的蔓延


记者:该如何控制网络赌博的蔓延?


王薛红:建议尽快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禁赌法》。网络赌博之所以蔓延迅猛,关键在于赌博和赌资交易电子化,难以调查取证。一方面,在打击处理由货币转为筹码,再转为电子交易的网赌方式时,无论是经验还是技术与能力方面,公安部门此前都是空白。网赌的流动性大,易于销毁犯罪证据——犯罪分子可以通过删除电脑记录、银行账户等方式使证据缺失,警方只能掌握查处时看到的证据。


另一方面,互联网无国界,警方只能关闭在内地租用的服务器,而现在往往源头在境外,形成无法取证、无法根除的局面。警方和司法部门都很难查清他们全部的犯罪金额和非法牟利总额,只能根据最后一次现场缴获的赌资进行定罪。不同于传统的赌博犯罪,网络赌博犯罪具有跨地域、链接便捷、操作简单、资金划拨迅速、隐蔽性强等特点。期待推动相关司法解释工作,明确网络赌博犯罪的证据标准和有关电子证据的法律效力问题,以保证调查取证的顺利开展。

近日,沈阳一个涉嫌操纵国内联赛的赌博团伙被警方抓获,多名足球圈人士涉嫌与赌博团伙合作,操纵国内联赛赛果,这是公安部与足协于2006年联合成立工作小组之后,第一次在对假球、赌球的调查中取得重大突破。为此,很多人认为,中国足坛的“反赌工作”开始进入“破冰期”,公平、公正的足协联赛将呼之欲出,然而,此刻庆祝胜利是否为时过早?


公安部与足协联合成立办公小组,看似是两个智能部门的联合合作,但是,从2006年,到今年为止,在将近三年的时间内,中国足坛的打假、打赌工作却并未取得过丝毫的进展,起码,我们从未听说过那些足坛人士因为涉赌被相关部门调查过。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在近几年不断呼出的“假球”、“赌球”之声,尤其是在甲级联赛之中,竟也发生过球员将球打进自己大门的怪相。显然,对于时下已盛行于中国足坛的假球、赌球之风,公安部和足协还没有实质性的方案,当然,这中间也有另一种解释,就是职能部门的不作为,或者是足协的暗中包庇。


很多人将2009年中超联赛形容为在中国足协的策划下演出的一系列假球连续剧,国安是内定,降级的队伍是内定,甚至于最终的联赛排名也是由足协事先定好的方案,更有人不断拿出证据来证明内定之说却是存在,由此,假如真的有内定事件发生,足协算不算球队打假球的组织者?换言之,即使足协内部领导不赌球,难免他们的这些方案会落入某些赌球组织的手中,再由他们依次操纵赌盘,如此看,足协的作为与造假有何异?


上梁不正下梁歪,虽然广州队的两名前高层正在接受调查,但真正操纵假球的,又何止这些球队的某一两个中层领导?好比大家都知道的国脚需要按时向足协领导缴纳的“保护费”,即使是俱乐部赌球,又岂会少了足协的好处?如果中国足协真的痛恶假球,加大对不正常球赛的监管和处罚力度,还会有球队顶风而上?相反的,如果这种风气本身就是由足协开始刮起,自然会在很快时间内散播到大江南北。


能够在反赌工作中取得进展,对中国足球而言,终归是件好事,但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这也不过是个开始,这个所谓的“沈阳赌博集团”到底与哪些俱乐部有染?而最后能够浮出水面的,又会有几人与中国足球有关?换言之,公安部能否拿出顺藤摸瓜的魄力,按照这条线索,将近几年一直参与制造假球的足球界人士一网打尽?然而,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好比当年的黑哨事件一样,出来1、2个替罪羊成为中国足坛反赌的牺牲品,真正的大鳄依旧高枕无忧。


反赌?需要的不仅仅是调查,最重要的是谁来反,谁来查!让现在的中国足球来调查球迷眼中的假球,你会相信得到的“事实”是真相吗?相反,如果足协不被调查,谁又会相信公安部是真的加大反赌的力度了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