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空突击 和平—猛虎添翼 猛虎添翼16

邋遢汉子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8.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747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8.html


刘斌把身子绻在战壕里,靠着壕壁的背感觉到冰冷,怀里紧紧抱着一枝“八一”突击步枪,子弹已经上了膛,刘斌把自己扎成了草垛,至少班里的老兵对此刻刘斌身上的伪装是这种评价。


班长老马靠刘斌身边坐着,十个手指正折磨一根狗尾草,班里的兵都亲切地叫班长老马,这已成了班里的习惯,老马和所有的中国人一样,也有一个名字,马尼亚,很奇怪的名字,刘斌也认为班长的名字很奇怪,老马写得一手好毛笔字,据人说老马出身于当地一个书香门第,老马其实只比新兵刘斌大二岁。


狗尾草屈服,依照老马的意愿变幻成各种动物的模样,虽然刘斌固执地认为班长老马用狗尾草折出的动物太过于抽象,但还是为班长的巧手加上丰富的想象力而折服。


刘斌伸了伸脖子,这样更拉近了和班长老马的距离,老马侧头望了刘斌一眼,扔过来一个微笑,刘斌抽了抽嘴角,代表自己也笑了。


狗尾草在老马的手里变成了一只公鸡,鸡头鸡身鸡翅鸡尾鸡爪完全俱备,班长老马把得意之作高举过头进行短暂的顶礼膜拜,换来了班里老兵的窃窃私笑,班长老马瞪了众人一眼,众人忙表现得一本正经,班长老马权威从来都不容挑战的。


班长老马把狗尾草公鸡递在了刘斌面前:“收好,今晚做红烧鸡块。”


刘斌呲牙笑了,正儿八经地收下放进了军装兜里:“是,班长。”


班长老马得意:“看到没有,都学着点。”话是冲班里的老兵说的。


老兵们随声符合:“是,班长。”


老兵老高提着枪猫着腰闪到了刘斌身边:“土炮,挤挤。”说完也不征求刘斌和班长老马的同意,把身子硬生生地塞进刘斌和班长中间。


老高扭头望了一眼刘斌:“哟,土炮,你也太隆重了点吧,你看看你,把自己整成了狙击手了。”


刘斌憨笑……


老高拍了拍刘斌的肩膀:“别紧张啊,再说这怎么打也轮不着咱们十二班,我给你说,咱们十二班已经丧失了做炮灰的资格。”


班长老马白了老兵一眼:“高老兵,这就是你的传帮带(部队的一种光荣传统,由有经验的老兵把自身的经验传给新兵,新兵下连后都要进行传帮带活动)?谁告诉你咱们十二班丧失了做炮灰的资格?”


老高忙赔笑:“老马班长,你误解我了,你百分之百的误解我了,我这是给土炮做心理辅导,要不一会打起来土炮说不准会尿裤子,再说了,这传帮带现在都轮不到咱们老兵,把新兵丢进教导队里整几个月出来就成了。”


班长老马冲老高扬起了不易动用的拳头:“去去去,一边呆着去。”


老高躲了躲:“老马班长,你这种态度对待班里的老兵是个很严重的错误。”


班长老马:“不走?找抽?”


老高告饶屁股离地:“我走,我走,我告诉你,老马,你会为你今天的冲动后悔的。”


战壕里陷入冷清,刘斌知道老兵老高说的都是实话,十二班的确丧失了做炮灰的资格,连里压根就不拿十二班当回事,充其量也只是凑点人数,壮壮门面而已,十二班现在位置距离一线实在太远了,一会打起来,只能在后面看看热闹。


……


李建设钻出了设在地下指挥碉堡里的营指,这座地下指挥碉堡位于山坡的半山腰,由木头和泥土临时搭建的,从那还有部分露在外面的新鲜泥土就可以看出来,几名士兵在一名排长的带领下正在进行最后善后处理,排长看见了营长,忙立正敬礼,李建设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继续工作,大步朝山尖爬去。


薛教导员从地下指挥碉堡里伸出头,左右望了一眼,看见了李建设的身影,忙把身子从碉堡里带了出来,边喊边朝李建设追去:“老李,老李……”


李建设闻声停了下来,回头用眼盯着大步赶上的薛教导员,有些佩服这位薛教导员,跑到新兵连跟在新兵练了几个月,硬是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薛教导员跑到了李建设面前:“老李,去那?”


李建设想了想:“去山顶吹吹风。”


薛教导员:“吹啥风,一会好戏就要开始了。”


李建设抬腕看了看表:“时间还早,半小时后才开始,要不一起走走?”


薛教导员点头同意。


两人一前一后爬上了坡顶,这个位置可以纵览整个演习场,担任进攻一方的一连二连全部隐蔽西方两公里外的一处树林里,而东方的一处海拔约一千米的小山则三连四连的阵地……


李建设举起了高倍望远镜,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双方的阵地,双方阵地上都看不见一个人影或者战车,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这说明部队几个月来的高强度训练并没有白费。


薛教导员:“老李,这次你家老头子不来观看,遗憾啊!”


李建设放下了望远镜笑了笑,非常自信地回答:“他会来的。”


薛教导员:“我说老李,你怎么总是这么自信?”


李建设纠正薛教导员:“不,这不叫自信,只能说我对他比较了解。”


魏朝喘着粗气跑了上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报告营长教导员,还有五分钟,演习开始了。”


三人忙顺着原路回到了营指……


演习终于在李建设的一声“开始”的命令中拉开了序幕……


三连四连接到了命令后,马上展开了行动,突击步兵跳进了步兵突击战车,树林里响起隆隆的发动机轰鸣声,就在步兵突击战车快驰出树林的时候,一阵阵火球从树林后面升起,呼啸着扑向一连二连的阵地,每门12管的火箭发射筒,在短短几分钟时间,将上千发火箭弹发射了出去,团团火焰染红了傍晚的天空,拖着橘白色尾巴的火箭弹撕咬残虐在一连二连的阵地上。


李建设砍去了那些不必要的细节,因营指距离交火前线有些远,那些细节根本无法看清,其实细节都交给了各连排长去处理,在正前方几公里的区域上,闪烁充斥着象大年三十晚上家家户户鸣放鞭炮一般,在火花中隐隐约约能分辩出战车的影子。头顶传来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李建设看见三连四连的攻击直升机群呼啸而过,朝一连二连阵地疾飞而去。


薛教导员:“老李,你这次有些偏心了。”


李建设绽出得意的微笑:“三连四连进攻,一连二连防守,以逸待劳,多了几架攻击直升机不算偏心。”


一名干事大声汇报:“红军尖刀部队开始推进……”


几个弹药箱上面放一张粗糙木板制成的桌面,干事用红色在桌子上的战术地图上标出进攻方已经到达的位置,红色的箭头拼命挤压着一连串的蓝线,标图的干部全都是些年轻的军官,都经过了军事院校的专业化培训,一举一动非常的职业化,每个人钢盔上都戴有耳机,连线到指定的部队。


另一名干事大声汇报:“红军方尖刀部队遭遇顽强抵抗,蓝军阻击部队开始发起反击。”


……


猛烈的爆炸力憾动了半埋式掩体,头顶上的泥土“扑扑”落下,洒在窝掩体内进行防空的陈健和所有的兵一身,新兵冯博白脸色开始变白,这是所有第一次经历这种大场面新兵的正常反应。


陈健拍了拍冯博白的肩膀,露出了鼓励的眼神,冯博白紧了紧钢盔,以掩饰内心的恐惧。


无线电响起……


“十二点方向,距离两千二百米,十二发高爆弹,十二发烟雾弹。”


陈健站了起来大声命令:“把炮拉出掩体,准备发射。”


兵忙乱起来,虽然不时有红军的炮弹落在了周围,但陈健带着兵还是在短短不到两分钟后就架好两门107火箭炮。


陈健:“十二点方向,距离两千二百米。”


负责测距的兵大声重复:“十二点方向,距离两千二百米。”


陈健:“十二发高爆弹,十二发烟雾弹。”


装填手大声回答:“十二发高爆弹装填完毕,十二发烟雾弹装填完毕。”


陈健手朝下猛地一挥:“开火……”


“呼哧、呼哧……”


火箭弹拖着尾巴窜了出去……


发射完毕后,陈健又下达了转移阵地的命令,因为火箭弹发射冒出的火焰已把位置暴露给了红军的侦察直升机,最多五分钟后,攻击直升机将把这里炸得稀扒烂。


……


进展一切顺利的红军尖刀部队在步兵突击战车支援下,正快速朝蓝军正面移动,企图依靠强大的地面突击力量和空中火力打击配合,一举突破蓝军的正面防线,把蓝军切成不能相应的两部分,然后再一个一个地吃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