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经常吃的零食

尖乒之乒 收藏 1 362
导读:酸梅粉 [img]http://img.album.pchome.net/54/69/62/49/152d5472768365aeafe3b4adfa644d30.jpg[/img] 怀念指数:★★★★★ 如果不是最近那四只会飞会蹦的绿乌龟又重出江湖,恐怕这个当年的“王牌”零食就要在记忆中消逝了。在那个时候,酸梅粉绝对可以算是时髦零食行列里的一员。不但包装上紧跟潮流,把正热播的动画片《忍者神龟》印在外包装上,而且吃法也很特别。最普通的当然是用配套的塑料小勺子舀着吃:把酸梅粉送进嘴

酸梅粉


儿时经常吃的零食


怀念指数:★★★★★

如果不是最近那四只会飞会蹦的绿乌龟又重出江湖,恐怕这个当年的“王牌”零食就要在记忆中消逝了。在那个时候,酸梅粉绝对可以算是时髦零食行列里的一员。不但包装上紧跟潮流,把正热播的动画片《忍者神龟》印在外包装上,而且吃法也很特别。最普通的当然是用配套的塑料小勺子舀着吃:把酸梅粉送进嘴里,含上几秒钟后再咽下,一股酸甜味道立即顺喉而下。搞怪一点的,把酸梅粉用水冲开,去掉底层的粉,剩下的就是一道美味可口的“酸梅汤”了。



儿时经常吃的零食


大大泡泡糖

怀念指数:★★★★

要是摆在现在,泡泡糖早就被逐出主流零食的范畴,一来是因为不健康,二来也是品种花样多到不稀奇。但是放在当时,大大泡泡糖算是“高级货”了。红色的是草莓味,橙色的是橘子味,谁不会用这个吹泡泡,那可是要被其他小孩子笑话的,要是遇上“高手”,还可以吹出“里三层外三层”的至高境界。就连他家的广告也堪称经典:一个留着西瓜头(而且今年很流行)的男孩子,踩着滑板吹泡泡。那个时候对于“潇洒”的理解,大概就是如此。


儿时经常吃的零食


卜卜星

怀念指数:★★★★

你可以一下子想不起来卜卜星的味道,但是你一定还记得包装上的那个扫把巫婆。这个当年让无数小孩“痴迷”的零食也算得上是膨化食品的鼻祖了。那个年代还没薯片,也没有上好佳,这一粒粒金黄色的小球,又香又脆,身价从最初的5毛涨到后来一元钱一包。一天啃上两包卜卜星,一包烧烤味,一包芝士味,不仅是当时几乎每一个小孩的梦想,也足以是考双百分的有效动力。



儿时经常吃的零食


金币巧克力

怀念指数:★★★

现在的巧克力花头经十足,看得是眼花缭乱。而回忆起十几二十年前的巧克力,印象最深的还是这金灿灿的金币巧克力。这可不是零食中的“家常便饭”,在记者的记忆里,这个可是学校举行运动会时,专门用班会费买来给参加跑步比赛的孩子的能量“滋补品”。一想到那金黄色锡片后的巧克力,即使是对跑步深恶痛绝的孩子,也会因此动心



儿时经常吃的零食


娃娃雪糕

怀念指数:★★★★

咖啡色的帽子是巧克力味,白色的脸蛋是奶油味,娃娃雪糕可是那个年代小孩子不多选择中的最爱。最近,网友“shaobing007”就在都快网19楼论坛的“我为零食狂”版块里发了一个怀念娃娃雪糕的帖子,除了味道,“shaobing007”甚至还记得当时的包装。尽管就在前不久,伊力也出了一个和娃娃雪糕极其相似的“小雪生”,但还是有不少网友感叹,已经找不回当年的味道了。


除了娃娃雪糕,还有紫雪糕、红宝石、足球和茶壶冰激凌也属同一个时代的产物,也一样被已经长大了的网友们惦念。

怀念指数:★★★★


儿时经常吃的零食


糖人儿

怀念指数:★★★★

就是这种小玩意儿,一般做这个的都是老大爷,特神奇,用糖稀做的一个个的小动物,栩栩如生,可以拿着玩儿,摆在家里,或者直接吃掉,现在很少看到了。去年在石家庄见过一次,围观者甚众。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