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中考不宜单兵突进

云南省教育厅11月2日向媒体通报,从2010年起,该省将取消全省统一组织的初中毕业升学考试(中考),改由各学校根据综合素质评价等级和学生学业水平考试两项指标择优录取高中新生。(11月3日 新华网)


一直以来,以中考成绩

作为高中学校招生录取唯一标准,助长了片面追求升学率的应试教育,以综合素质评价和学业水平考试取代中考,由高中学校自主录取新生,有利于推进素质教育,改变一考定终身的传统,无疑是教育改革的亮点之一。


但是,在优质高中教育资源并不充足的现状下,如果评价标准不科学、程序不透明,也易滋生教育腐败,造成新的教育不公。自主招生腐败,分数不够钱来凑的教训已经很多。一旦评价机制失控,取消中考以后,学生要上重点学校,就只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交巨额择校费,托关系批条子、想尽办法落户名校附近、到名校借读,等等,各种择校大战将可能更加火热。


取消中考,既是对手握中考评价大权招生者的考验,也是对高中招生制度设计公平合理性的检验,必须全盘考虑。现有中考制度起码提供了一个标准量化、公开透明的尺度,让更多学生有了公平竞争的机会。这种评价标准一旦变得模糊,出现成绩不及格保送北大研究生之类的奇闻就会在所难免。


教育功能被异化,中考成绩成为高中学校唯一录取依据,本身就是教育资源配置不合理的产物。教育资源配置与百姓就学期望不一致,优质教育资源不能满足百姓的教育需要,仓促取消中考,情况不容乐观。如果综合素质评价与招生制度设计不完善,取消中考恐怕也只能取消考试本身,各种隐性考试与择校大战并不会停止,客观上反而会加重学生课业负担,让学生陷入另一种考试泥沼。很多地方“小升初”考试取消后的种种乱象已经说明了问题。


近年来,不少地方开展了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标准化建设的活动。教育资源经过整合补充,虽然名义上重点学校被取消,薄弱学校的情况有所改观,但学校之间较大的差距依然存在。这既有硬件设施的差异,也有师资力量与教育环境方面的差异。在教育整体投入难以显著增长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往往喜欢把有限的财力,用在能够“立竿见影”名校身上。与学校标准化建设补充硬件设施相比,师资力量与学校教育氛围更为重要,但由于校际差异,优质师资非但难以向薄弱学校倾斜,还有向名校集中的趋势。


在这种情况下,中考改革以取消中考“单兵突进”,恐难克服原有招生办法弊端,又易引发新的问题,须慎重考虑。如果能在均衡配置教育资源上取得明显进展,普遍建立起有效监督、公开透明的诚信综合素质评价机制,之后再取消中考,则将更为稳妥与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