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与蛇 黑龙分队 恶少1

我爱肥猪 收藏 19 2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7473.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


边上的容班长也看的眼睛有点花花的感觉,赶紧往里屋走去,再看下去他肯定会哭出来了。一进去就吃了一惊,老式木床上明显是普通的军被,已经洗的花白了,标准的豆腐块,年床单都是那么直,这间应该是骨烈的房间,他当兵以前就能叠出这么好的被子!冥冥中他好像感悟到了点什么?

“三伯,车上有点东西,我买给大家吃的,你帮我发一下,每户都要有,只是一点小心意。”骨烈已经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对了,怎么没看见旺财?两年没见它了,挺想它的。”

“它…..它。”村长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出什么事了?旺财跑了?死了?”骨烈明显的就感觉到村长不对劲。

“是三伯没照顾好它,一天下午旺财在村里的路边玩,我在厂里,只听见几声枪响,等我们出去的时候发现旺财被几个年轻人拖上了微型车,马上就跑了,我们追了好远都没追到。”村长内疚的说。

“啊!那你知道是什么人打死旺财的吗?”一起生活了几年的旺财就这么没了,骨烈心里一阵剧痛。

“我打听过,有人说是县长的儿子打死的,他们经常开车到处拿着猎枪去打东西,尤其是狗,我们乡的狗都被打了几十只了。我去县里找他们理论,但没有证据,他们根本就不认账,民不与官斗,算了吧骨烈,听三伯的话。”村长无奈的说道。

“你知道那个县长的名字吗?我去找他,没事,没有证据我不会去找他们麻烦的。”骨烈咬着牙说道。

“姓张的,是个副县长,当了快8年了。”老实的村长因为这一句话而让骨烈犯了个大错。

从里屋出来的容班长看见骨烈飞快的跑向了外面,马上就追了过去,只见骨烈一把就从司机的钥匙从裤腰带上扯了下来,飞快的往村外跑去,骨哲和容班长拼命的追。就在骨烈准备发动汽车的时候两个人都坐在了后座上。

“怎么了骨烈,发生什么事了?”容班长喘着气说道。

“你这是到哪里去呀?你还刚回来。”骨哲也问道。

“你还好意思说,旺财是怎么死的?今天我不打断那个姓张的狗腿我就不姓骨。”骨烈的话刚说完,车子象箭一样的飙了出去。

“你冷静点铁牛哥,村长都要我们算了,惹不起当官的。”骨哲急的大跳。

“你要敢再说一句话我就把你丢下去。兄弟都没的做。”骨烈边开车边对着后面的骨哲咬着牙说道。

骨哲看见骨烈的脸色,从没见过骨烈这么大火气,已经被吓的没了主意了。

“骨烈,什么事和我说下,先别太冲动了。”摸不清头脑的容班长也是迷糊了。

“不就是打王连长弟弟杂种,我养了4年的狗被他用猎枪打死了,几娘杂老麻屁,今天我不打断他两条腿我今天就不回来。”骨烈被气的语无伦次了,家乡话夹杂着普通话一起说了出来。“他要是敢反抗,容班长你就开枪。”

车子以120码的速度向县城方向狂飙,骨哲脸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自己没有手机,联系不到人。车子直接开进了县政府。现在还是上班时间,只能在这里才有可能找到张副县长。

门口的人都被吓了一跳,两个当兵的带着一个人直冲进了政府大楼,门卫马上也觉得不对劲,虽然开的是县政府的车,但下来的人那么气势汹汹的,肯定不是好事,抓起电话就打了110。

骨烈的头脑已经完全的失控了,打了王连长的弟弟不说,还打死了旺财,今天真找到了那个杂种他真有可能把他打死了。在问清楚张副县长的办公室以后,秘书想来拦,被容班长一只手抓住摔到了墙上,当场晕了过去。

骨烈直接一脚踢开了办公室的门,把腰上的手枪一把就拍在了张副县长的桌子上。

“你姓张?”骨烈对着座位上一个50岁开外的人冷冷的说道。“是副县长?”

“是的,你们是谁?这里是政府机关,请你们出去。”张副县长也有点慌乱了。

“我找你是想找到你的杂种儿子,你交他出来就行,和你没关系。”骨烈的眼睛里射出了让张副县长感到胆寒的冷光出来。

“你们再不出去,我就报警了,别看你们是军人,这里是县政府。”张副县长心里虽然怕,但还是大声的说。

“容班长,你帮我守着门口,谁敢进来就开枪。今天连他们父子一起收拾了。”还这么大声?骨烈已经感觉自己的手在发抖了。骨哲看见两个人都掏出了枪,吓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口里足足的可以塞进一个鸡蛋了,不停的喘着粗气。

“是,我守门口,揍死这老家伙,养个这么废物的儿子。”容班长也被骨烈的气愤所感染了,虽然他还不清楚这件事的经过,但火车上人家口水喷到脸上都没发火,这次看样子真的触到了他心里最痛的地方了,这种官也值得教训。

“你…….!”张副县长指着骨烈话都说不出来了。从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兵,浑身都抖了起来。

“还敢乱动。”骨烈走了过去,一只手就把这个差不多160斤的家伙抓着衣领就提了起来,狠狠的摔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把枪从办公桌上拿了下来,枪口顶着他的额头,狠狠的说道:“告诉我你儿子在哪里?你可能不信我会开枪,但我开了枪你脑袋上只不过多了个洞而已。”赤裸裸的威胁,他的枪保险还没开,子弹也没上膛。

对这些一无所知的张副县长已经被吓的浑身发抖了。“我也不晓得那杂野崽跑哪里去了!”张副县长说话都是颤抖的了。

“你打电话叫他来你这里,快,我没什么耐心陪你玩。”骨烈咬着牙说道。

“真不晓得,他每天都不归屋的!”在警察没来之前他可以说一点脾气也没有,那是真枪,不小心走火脑袋上就要多个洞。

容班长已经从外面进来了,“外面来了8个警察,开的是110的车,你在里面加快速度,我出去了。”

“你敢报警?”骨烈一个蹬腿就踢在了张副县长的肚子上,血都流慢慢的从嘴角流了出来。“快点打电话叫你儿子过来。”骨烈又把他提了起来,按在了办公桌上。

“我打。”张副县长已经被骨烈的蛮力吓坏了。连忙拨起了家里电话。

“他妈说他在县城的一家叫龙沙歌舞厅唱歌,他基本每天都在哪里。”马上就抓起电话,简单了问了几句就对着骨烈说。张副县长的脸已经变的惨白,根本就看不出有一丝红的了,额头的冷汗不停在往外面冒。

“你要是敢通知你儿子或者是说假话,我还会来找你。”骨烈一把拉起沙发上已经吓呆了的骨哲马上就走了出去。

“外面的警察已经进来了,我先出去,他们都没带枪。”容班长说完就往楼下跑。

“你镇定点,别吓到了,没事的。”骨烈拉着骨哲就往下面走,做生意骨哲是把好手,这是村里公认的,但这种只能在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情节真的把他吓的不轻。象个木头样的跟着骨烈往下面跑去。

“我是GZ军区特种大队军官,请你们让开,否则后果自负。”还没走完楼梯骨烈就已经听到了容班长的大喝声。“这是我的军官证,请你们带队的来检查,我们还有任务。快!”容班长对着进来的110人员大声的呵道!

一名警察仔细看完证件后,容班长一把就抢了过来,带着骨烈和骨哲就往自己开来的车里走去,骨哲马上就发动了汽车。“你知道龙歌舞厅在哪里吗?”骨烈抓住了还在发呆的骨哲摇“知道,离这里不远,两条街就到了。”从梦中醒来的骨哲马上说道。

“帮我指路。”骨哲一说完就车子就发出了唧唧的冲刺声,象箭一样的冲出了政府大门。只留下还在吃惊的110干警。

敢缓过神来的110队长马上冲上了政府3楼。刚走到门口就发现张副县长的门烂了。

“快通知武警,他们有枪,龙沙歌舞厅,快,快,快!”张副县长大吼了起来,但喊得声音还是显得有点苍白无力。

骨烈按骨哲指的路不到5分钟就到了歌舞厅门口。一把拉开了车门。“骨哲你呆在车里,容班长我们上去。”

两个人都拿着枪冲到了收银台,“张副县长的儿子在哪里唱歌?”骨烈大声的对柜台里面的两个女孩喊道。

“在202。”看到两支漆黑的手枪,两个女孩子已经吓的发抖了,用手指了指楼上。

刚说完骨烈就和容班长冲了上去,2楼左边的就是202,里面的音响声音很大,容班长一脚就踢开了包厢门,四处闪烁的彩灯照亮了整个包厢。

“都起来,这里谁是张副县长的儿子?”骨烈冲上去一脚就把音响踢得老高,把功放机拿了出来一把就摔了出去。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