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兵的巡边见闻

叶落知声 收藏 8 7809
导读:一个老兵的巡边见闻 一辈子在边防工作,在边境线上巡逻是家常便饭,参加的巡逻无计其数。巡逻中,难免发生各式各样的事,下面就记述其中几件有趣的事。   报纸   有一次,我带着一个小分队在高黎贡山上巡逻。出发时晴空万里,天气好极了,我们一路都很顺利。麻烦出在返回的时候,突然,天变了,黑黝黝的云团发出隆隆的巨响,从四面八方驶到我们的头顶,便下起了倾盆大雨。不一会儿,山洪暴发了,原来干涸的河床里浑浊的洪水在咆哮着。我们被困在一陡悬岩下,进退不得,十几个人只好蹲在那里苦等。   雨还是不停地下着

一个老兵的巡边见闻

一辈子在边防工作,在边境线上巡逻是家常便饭,参加的巡逻无计其数。巡逻中,难免发生各式各样的事,下面就记述其中几件有趣的事。


报纸


有一次,我带着一个小分队在高黎贡山上巡逻。出发时晴空万里,天气好极了,我们一路都很顺利。麻烦出在返回的时候,突然,天变了,黑黝黝的云团发出隆隆的巨响,从四面八方驶到我们的头顶,便下起了倾盆大雨。不一会儿,山洪暴发了,原来干涸的河床里浑浊的洪水在咆哮着。我们被困在一陡悬岩下,进退不得,十几个人只好蹲在那里苦等。


雨还是不停地下着,洪水在不停地咆哮着,我们就一个挨着一个挤坐在悬岩下。每顿饭就是啃一片干粮,所幸我们带的干粮还不少,困上三五天没有问题的。空坐在那里很无聊,大家就讲些笑话消磨时间。讲去讲来,再也讲不出新鲜的了。这时我发现,班长胡宗义包他宝贝草烟的报纸,就拿来看。看了一遍又一遍,都看过了。后来,我们就玩一个游戏,报纸拿给你看一会儿,然后就让你说出报纸的内容。说得不对,就刮鼻子。大家都生怕被刮鼻子,怕丢丑,都非常认真。起初,先挑短一点的,说去说来,短的大家都背得了,就开始考长的。就这样,两天多过去了,那张报纸被我们背得滚瓜烂熟,我们的时间也过得很快,大家也很快乐。


那张报纸也成了抹桌布一样,我们还舍不得丢。第三天,雨过天晴,洪水消褪了,我们返回连队时,还把这张立了大功的烂报纸带回了连队。


露宿


再苦的巡逻都不怕,就怕晚上得不到休息。那一次巡逻一开始,我就找晚上宿营的地方了,可是,走啊走,到处都是陡峭的山坡,哪里有能睡觉休息的地方呀。直到天黑了,我们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可以宿营的地方。天黑净了,不能再走了,再走很危险的。我们被迫在一个陡坡上停了下来。


大家啃了几片干粮后,就准备休息,突然听到咕噜噜一阵响。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不好,出事了。便大叫一声:“谁?”没有人回答。我只好点名,点一个,答应一个,当点到刘阿佳时,只听到半山腰一声微弱的回答。我们才知道刘阿佳滚下去了,知道他还活着。我们打着手电,把所有的背包绳连接起来,拴住普班长的腰,让他慢慢爬下去,把小刘拉了上来。


小刘救回来了,知道下边是一堵悬崖,所幸他被一棵小树挡住,不然就会掉下万丈悬崖,粉身碎骨了。我们可不敢马虎了,我发出命令,所有的人都用背包带捆住自己,再固定在一棵树上,我还生怕出毛病,全都检查了一遍。就这样,我们捆着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天一亮,我们浑身的毛发都竖起来了。我的天呀,我们是睡在什么样的地方呀,上边是几百米高的陡岩,下面则上深不见底的深渊,我们是睡在了悬崖中间啊!


迷路


祖国西南边疆山峦叠嶂,森林密布,一旦钻进去,很难辩别方向,在茫茫的林海迷路是常有的事。


一次,一连连长常志虎带着小分队上山巡逻,在查完界桩返回的途中,浓雾漫天,他们在密林中走迷失了。他们在山上转呀转,就是转不出来。身上带的粮食吃光了,只好用野菜充饥。本来只是三天的路,他们在山上足足转了十天。第十一天,雨过天晴,他们抬头一看,高兴 得跳了起来。他们远远地看到了月亮洞。


所谓月亮洞,实际上是一座特别的山峰。它从怒江边上拔地而起,直耸云霄,奇怪的是在那山的半腰,有一个直径五十多米的山洞,对穿山体,从山这边就可以看到山那边,远远看去,就像一轮明月。附近方圆百里内,人们都可以看到它的英姿。

这回他们看清了方向,明确了目标,于是很快回到了连队。


常志虎是幸运的,可是,所有迷路的巡逻兵不都像他那样幸运啊。一次巡逻,大家在返回时,一个跟着一个鱼贯而下,由于雨大雾浓,途中,走在中间的一个战士走岔了路,前后的战士都没有发觉。当那战士发现一个人走在密林中,就拼命喊叫,返回寻找,甚至朝天鸣枪。小分队也四处寻找,可是,在密不透风的山林中,在厚厚的浓雾的包裹下,人找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后来,大家都迷了路。直到十几天后,找到那战士时,那战士早已牺牲了。还有更惨的,迷路后,再也没有消息了,怎么找也不见影踪,连尸体都找不到,烈士墓里,只好埋进他的衣物。


巧遇


一次, 我带着十五个战士到高黎贡山顶查看界桩,我们经过两天的奔波,终于来到了山顶中缅边境北二十九号界碑附近。按边防巡逻规范,我先派出一个小组带着一挺轻机枪,抢占了附近的一个制高点,并派出两名尖兵向前侦察。不一会儿,尖兵回来了,他们报告,界碑附近有人在活动,还带着武器,可能是缅甸政府军也来查看界桩了。


中缅两国是友好邻邦,两军也是非常友好的,可是,两军在山顶相遇,双方都是荷枪实弹,不注意,引起误会,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我先派两个老兵上去,给缅兵沟通好后,我们大部队才上去。他们只有四个人,也没有派警戒哨,对我们非常放心。他们在界碑的那边,我们在界碑的这边,拍照,记录,清除杂草,正常公务完成后,我们邀请他们过来,与我们合影。他们也很客气,也礼尚往来,请我们过去,我们很轻松地越过了国境线。双方握手、喧寒,大家都非常高兴,在这荒无人烟的大山顶上,能遇到对方国家的巡逻部队,这可是非常难得的啊。我们交换了礼品,交换了干粮,便愉快地离开了山顶。负责警戒的三个战士没能参加这欢聚,非常遗憾。


谎话


在巡逻途中,我也犯过错误,但是,我没有向组织交待,战士们也没有揭发我,我也就没受到什么追究和处分。


那是我在片马连队当副指导员的时候,我带着一个小分队巡逻,查看连队负责的九颗界桩。开始几颗都很顺利,第三天,我们就来到了十七号界碑,按正常的走法,要原路返回来,然后从大路上再走,去查看十八和十九号界碑。


那天,我站在十七号界碑往下一看,十八十九号就在山坡底下,我判断了一下,直线距离不会超过四公里。再看那中间也没有什么悬崖陡壁,我就冒险决定从这山坡上直接下去。那树林非常密,用密不透风形容一点也不为过。我们轮流在前面开路,用刀子把杂树砍掉。这样速度太慢,有的战士干脆就用身体压,往左压压,又往右压压,硬是在密林中挤出一条小路。这样,我们走了四个多小时,还没走出一半。这样下去很危险,天黑了也走不到。我就指挥部队往左边靠一靠,左边是缅甸领土,那边林稀路平,好走多了。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就来到十八号界碑旁边。


有个班长发觉了,向我报告,说我们刚才走错了,走到国外了。我就拉下脸严肃地说:“闭住你的臭嘴,我们哪里走到国外了?你问问大家,走错了没有!”


大家齐声回答:“没有走错!一点也没有走错!”


“明明走到缅甸了,大家怎么都说没有走错呢?”那班长疑惑地息言自语着。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最少越出去三四百米了,但也只好昧着良心说瞎话了。就这样,那次越界,我们既没有向上级报告,也没有任何人再提起,也就没有受到任何处分了。


本文内容于 2009-11-8 0:14:47 被网络卫士编辑

4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