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之绺子抗日 正文 第二章 迫击炮

绺子 收藏 32 1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size][/URL] “二百多号人,要养活,真是个难题,而且,日本人在东北横行霸道,实施伪满统治,抢些东西,也不大容易,搞坏了,还要被伪军鬼子围剿。”胡龙想道。 “那说说,山上有多少存储,枪支弹药够用了么。” “大哥,这些俺们都不懂,弟兄们都是吃一天度一天,咋会想那么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


“二百多号人,要养活,真是个难题,而且,日本人在东北横行霸道,实施伪满统治,抢些东西,也不大容易,搞坏了,还要被伪军鬼子围剿。”胡龙想道。


“那说说,山上有多少存储,枪支弹药够用了么。”


“大哥,这些俺们都不懂,弟兄们都是吃一天度一天,咋会想那么多,粮食啥的不清楚,枪支么,不多,八十条枪,一箱手榴弹,其余鸟枪鸟铳啥的都用着呢!”王麻子乐呵呵的说道。


胡龙一听立即头脑发晕:“这八十条枪能干什么,要抢鬼子,不被人一炮给轰了!”“只有这些!”“还有呢,大哥,你忘了,以前东北军围剿这座山头时,被俺们缴获的一门炮,还有几枚炮弹,都在山洞里放着,就是不知道叫啥玩意!”


“妈的,那你还不早说!”


王麻子摸了摸他那唇上的一粒痣上的一根毛,憋屈道:“俺又没说完!”


八十条破枪,一箱手榴弹对胡龙来说不算什么,但那门炮和几枚炮弹可大有用处。“走,带我去看看!”“弟兄们开路!”众人让过一条道,让胡龙出去。


“这天还真够冷的!”


此时已是入冬时节,关外已是一片冰天雪地,地上的积雪起码有三尺厚,气温当然低得很,胡龙估计,像这样的温度,一头牛也可以被冻死。幸好,今天只刮寒风,不下大雪。


“二愣子,快,拿着钥匙,把门给打开了!”瞎子朝二愣子喊道。


二愣子从棉袄口袋里哆嗦着摸出一把生了铜锈的钥匙,像只兔子似的赶在众人前头,开门去了。“嘿嘿,你看这二愣子,怎么突然变兔子了呢!”“哈哈,他不快行吗,一慢,俺们大伙还不把他骂成驴子!”众人哈哈大笑,大寒冷的天,说上几句笑话,倒也使气氛暖和起来。


“大掌柜,快快,这门打不开了!”二愣子此时不光耳根子通红,连脸上红的也像喝醉了酒一般。


“哎,我说楞子,你手里有钥匙,怎么会连门也打不开,那你女人的门怎么打开的!”“哈哈哈”!又是一阵大笑。“马哥,你就别笑话俺了,真打不开,不信,你来试试!”二愣子急的绕了几个圈子,活像一只推磨的驴。


“真的!”


“真的,马哥,我还敢跟你开玩笑吗!”马奎山立刻抢上头去,对着二愣子说道:“让开,我来!”一把夺过二愣子手中的钥匙,插向锁孔。“咔嚓!”一声,却不是锁簧弹开,而是钥匙断了。


马奎山使劲过大,致使钥匙分成两半,一半插在锁孔,一半捏在手心。


“马哥,咋回事咧!”众人问道。马奎山呆了一会,才道:“大掌柜的,钥匙断了!”“什么!”“我说马哥,你和那翠红楼的娘们上床干那事的时候,下面的柄子有断过么,咋开开这锁就给断了咧,刚才还说人家楞子兄弟,到你手里,还不一样!”王麻子咧嘴说道。


众人哈哈大笑,“别笑了,王麻子,没钥匙了,你咋把这门给打开!”马奎山也不生气,回问道。“这……大伙儿说说,该怎么办!”众人刚才有说有笑,现在一时半会儿却没了主意。个个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麻子,拿枪来!”胡龙见众人没了主意,只得由自己办事,也好让这群土匪见见什么叫枪法。“好咧!”麻子屁颠颠的递给胡龙一把枪。


胡龙向后退了一百步,眼神瞄准锁的位置。“大哥,是要打那把锁呢!”倒是周瞎子率先明白过来,大声朝众人喊道。大伙儿这时才明白过来,齐齐喊道:“大哥,英明神武!关公下凡!”


“这些土匪,别的不怎么样,奉承拍马倒有一腿,不知是不是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喜好!”胡龙不再多想,一扣扳机,一颗子弹“嗖”的一声,直飞而去!


“砰”锁头断裂!


大伙儿都怔了一惊,脑海中都在想同一件事:“要是自己在百里之外跑,岂不也能被这大掌柜的打中,这大掌柜的受伤后,枪法咋就百步穿杨了咧!”他们却是不知道,这大掌柜身体还是那副原来大掌柜的身体,可灵魂却换了个人。


而这个灵魂—胡龙在前世可是练过枪法的主,奥运会射击冠军,夺得过10枚金牌,体育报纸上那可是日日头版头条的人物,在国内家喻户晓。国外也有他的报道。接拍广告不知多少,在体育福布斯榜上资产排名第一。但是却因为飙车不幸逝世。醉酒驾驶害人哪!


“好枪法!”不知是谁带头喊了一句。接着,所有人都从震惊中恢复过神来:“好枪法!”喊声回荡上空,久久不能散去。


“吱嘎”一声,二愣子使劲推开厚重的大门,尘封已久的山洞一股浓厚的烟味随之而来。“咳咳咳”楞子呛了三声,抹去眼前的蛛网。


“拿根火把来,去去晦气!”“好嘞”!一人递给楞子火把。楞子挥了几下火把,把一些蛛网灰尘驱散,再等山洞通风几分钟后,吆喝众人走进来。洞里放着几缸酒,胡龙蹲了下去,打开封罩,一股醇香的酒味扑鼻而至。


“这酒有几年了!”


“哎呀,瞧我这记性,怎么不知道这里放着酒呢。”麻子凑过来,一拍脑门,“这酒是那年从山下抢来的,听说是陈年老酿,闻这味儿,足足十年了咧,俺们弟兄舍不得喝,就放这了,没想,却给忘了。”


这时,洞内外的土匪都流下了哈喇子,酒的诱惑,难以抵挡。


胡龙见众人这番模样,不禁直摇头:“这种素质,怎么和鬼子打仗!”


“好了,大家都别馋了,等下,你们拿出去,喝个痛快!”胡龙站起来,向里走。


“大掌柜的,你看,这就是那鸟炮!”二愣子指着一架生锈的破铜说道。


“哦。”胡龙走上前去,半蹲下来,伸手触摸着炮身,又用指头弹了几下。炮身发出“铛铛铛”的声音。看看炮口,只有一只手掌那么大,胡龙摸算了下,大概在五六十毫米之间。而炮的周围,好像有用来支炮身的支架,还有炮弹。


胡龙哭笑不得:“这土匪,也不知道危险,把这炮弹随便一放就完了,也不怕半夜炸个粉身碎骨。”


“大哥,这是……什么……炮。”半晌不说话的结巴憋不出说起了话,却仍是讲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迫击炮!”


“迫击……炮……是什么炮!”这结巴说话极难,可他还偏要问。


“这怎么说……”胡龙闷了,说了也白说,这群人一个都不懂。“迫击炮就是打鬼子的炮!”胡龙虽然闷,但反应可不慢。“好,打鬼子的炮,就叫它鬼子炮,鬼子打鬼子,那才叫爽!”一人高呼,群情鼎沸,都叫起好来!


“说的好!”胡龙也称赞起来。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