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院士当警卫员(组图)

德国空军元帅 收藏 12 1374
导读: [face=宋体]中国的核武器试验事业,在上世纪70年代,进入高速发展的关键时期。程老(中国科学院院士程开甲)高瞻远瞩,早在60年代中期刚开始进行大气层核武器试验时,就组织人力研究,理论上反复论证,为地下核试验做技术上的准备。在他的坚持和积极推动下,克服各种阻力,党中央作出了向地下试验方式转变的决定,并使测试获得完全成功,为实现武器设计的改变作出了重要贡献。   1971年3月至1974年8月,我给程老当警卫员的4年多时间里,正值试验繁忙时期,空爆试验仍在继续,地下平洞、竖井试验也在加紧准备。程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的核武器试验事业,在上世纪70年代,进入高速发展的关键时期。程老(中国科学院院士程开甲)高瞻远瞩,早在60年代中期刚开始进行大气层核武器试验时,就组织人力研究,理论上反复论证,为地下核试验做技术上的准备。在他的坚持和积极推动下,克服各种阻力,党中央作出了向地下试验方式转变的决定,并使测试获得完全成功,为实现武器设计的改变作出了重要贡献。

1971年3月至1974年8月,我给程老当警卫员的4年多时间里,正值试验繁忙时期,空爆试验仍在继续,地下平洞、竖井试验也在加紧准备。程老作为核试验的顶层设计者,既负责总体设计、论证,制定长远规划,更要亲临试验一线现场指导。陪程老出差,每次都要带上他那把心爱的计算尺,在全国各地搞科研协作,总是风尘仆仆,北京、上海、南京、新疆1年内总要长途奔波多次;伴程老回到基地,总是忙忙碌碌,经常吃住在场区的帐篷里,见他不停地推算各种数据。我们晚上熬不过程老时,他就让我们先休息。有时候主持会议讨论,整夜不休息。


我给院士当警卫员(组图)


有1次,张超副司令员和程老带我们去勘探地下竖井核试验的选址。一大早,2台吉普车就出发了,我们按照地图行进,从甘草泉往南,准备到榆树沟去勘探地下核试验场区。当时我们没带电台,只拿了1部军用望远镜,从望远镜里,几次发现南山大头羊的影子,让大家都很兴奋。可转来转去,我们却兴奋不起来了,原来我们迷路了。1台车也跑开锅了,大家饿着肚子,从中午一直转到太阳西下。眼看天就要黑了,南山方向有信号弹升起,当时怀疑有特务,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了,首长的安全一旦有个闪失,谁也担负不起呀!最后,还是程老急中生智,指导我们顺着旧车印往回返。终于,发现北边有个黑点在动,大家欢呼起来,知道那是进场区的路,那个黑点是1辆车,等走近了才知道是研究所派来的营救车。后来又经程老多次带人勘探,核试验地下竖井场区选在了辛格尔(蒙语:男子汉),因为水文勘探发现这1地区是地下核试验最理想的场区(1975年4月钻成深300米,直径2.5米的第1口花岗岩竖井,1978年10月14日09:00时首次竖井核试验获得成功)。

我国地下核试验后的钻探取样任务,在当时世界核试验史上是首创的,已经掌握核技术的美苏英法4个国家谁也没有搞过。1969年9月23日00:15时首次进行平洞核试验。钻探取样任务重、困难大、危险多,钻探取样部队历时2年终于钻进到空腔。在还没有完全打通进入空腔的通道时,为了掌握准确真实的数据,程老就带着几名工作人员,不顾塌方、辐射和毒气的危险,身着防化服,冒着40度以上的高温,向已被爆炸波挤扁的洞口走去。我们走进去几百米,才看到里面是1个大空腔,核爆炸后形成的高温高压,烧得岩体流下来形成的凝固形状清晰可辨,戴着口罩还能闻到呛鼻的味道,程老仔细观察、取样、测试,虽然只从“锅底”取到了少量的石墨在核爆炸后生成的金刚石样品,但程老亲临空腔掌握了核爆炸的力学效应、玻璃体分布以及石灰岩地质泄漏影响等许多第1手珍贵的资料和数据。程老查看过空腔后,认为南山不利于核爆炸后的取样,决定另选场区(一)。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