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二(野火烧不尽) 第一百八十九章:罪恶计划即将启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宫本想起来他和渡边在葛蓝关附近合围张唯三主力的之后,偶然抓到了几个独立旅文工队的男女战士,其中有三个女战士中一个叫梁玲的长的的确很秀气。他记得青木中佐曾经问他要这个梁玲,他也就因为高兴擅自把梁玲犒赏给了青木,后来青木在无名村被刘忠和马进才击毙了,也不知道他实际上得到了梁玲没有。

现在听平田说梁玲就是梁茗的亲妹妹,他有点懊恼了,要是当时就知道他和梁茗两人是姐妹关系,他早自己占有梁玲去了,绝对不会把她让给青木这个猪头去的。


见到前厅这里的事办的差不多了,平田对宫本说:“宫本君,战事正忙,你来找我一定有要事谈,我们还是回我的办公室去谈吧。”

他嘱咐曹胜元监工把剩下的工作做完,自己和宫本去了办公室。


现在有关“贺倩之鞋行动”的事日本人都回避着曹胜元。因为这次曹胜元从景德带回的城防图太假了,很快就被三岛和他的参谋长森田很快就识破了。不过三岛仅仅以为许轶初是看破了曹胜元去找她的意思,特意换走了真图而把假图留给了他,而没怀疑到曹胜元对他的忠诚。

但即便如此,三岛还是忌讳曹胜元和许轶初大学同学的这层关系,他通知各部队有关本次“贺倩之鞋行动”的军事部署尽量回避曹胜元的介入。

这也就是平田没让曹胜元参加他和宫本对行动方案讨论的原因。


宫本把自己的作战计划拿出来让平田审阅。

平田带上他的老花镜看完后说:“恩,很不错,不愧是优秀情报军官出身的人,打起仗来也一样有声有色,有重有轻的,分析对方的部署非常在理。尤其是你出奇兵袭击景德县城的这一计划非常精明。”

原来宫本一点也不傻,在之前他就做了与对方的换位思考,就是要是自己防守景德该怎么办的问题。


就那么点事,一般有作战经验的军官也都能想象得到。宫本料到贺中国和陈占彪一定会在两山口地区伏击自己,意在歼灭自己的有生力量,消耗自己的实力。

因此他调整了自己的应对方案,只使用一半的力量进攻景德东门哨卡外的第一道防线,然后追击至两山口后,不走公路突击,而是让部队全力攻击两山口的两座半山,并使用炮火轰击,反过来消耗贺中国的兵力。

更为阴险的是他派出山本带一个中队翻山越岭跋涉到景德城北去,从那里偷袭景得,破坏景德防线上的自然屏障。并且他还利用自己上次在烟白坳抓获杜玫时训练出来的那支十二人特种小分队跟随,给这个小分队的任务就是专门捣毁景德的指挥机构所在地,争取抓住许轶初。


这个偷袭计划是非常致命的,一般人不可能想到日军会吃这么大苦,翻山越岭,穿越死亡沼泽,花上十多天的时间赶到景德的北面去。

许轶初在这点上也低估了对手。

人不可能在任何时候都做的天衣无缝,她也是一样,毕竟是人而不是神仙。


宫本留下了三分之一的部队约六百多人,一是做为预备队,随时根据情况出击,增援第一梯队的进攻部队,二是为了阻挡和防止从大锅山上下来国军的增援部队。

这一计划说明了宫本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同时也因为没让曹胜元参与,所以景德对日军的具体行动方案也无从得知。


宫本派出的山本带领的中队和特种小分队已经出发了,这是因为他们需要翻越不少座山和沼泽才能达到景德城西,这也是贺中国等不会想到日军会绕那么多艰难的路途奔袭自己后方的原因,部队从三合城西出现,至少需要十天时间才能到达指定的地域。而正面去景德的话仅需要一天半不到的时间。


曹胜元很是郁闷,三岛显然是在避讳他有许轶初介入的事情。

他散步去了谭莉在特种所的监舍,想听听谭莉的意见。

谭莉建议,曹胜元最好不要对“贺倩之鞋行动”表现的过于积极,否则日本人要怀疑他的身份了。

谭莉说:“以许处长的精明,鬼子就是再使什么计谋也瞒不过她的盘算的。既然在这件事上三岛已经在回避你了,你也最好对这次行动装出漠不关心的样子,反倒会让三岛觉得欠你了。”


“恩,谭部长说的也有道理,那我就不管了。我想许轶初也会谅解的吧。”

“许处长肯定有自己的情报渠道,最终鬼子的计划她还是会有办法获得的。”

“她能有什么办法啊,不就是佳丽服装店吗。但是现在三岛派了龙三和钱驼背去就地监视审问贺倩和江芳丽了,她们离开店都困难,甭说给许轶初搞到有用的情报了。”

曹胜元知道谭莉不了解现在外面的情况,所以把佳丽服装店的遭遇说给了她听。


谭莉很为两个国军的情报女军官担忧,她想了想对曹胜元说:“曹队长,这事你一定要管,不能让他们恣意妄为。我不管你属于哪个方面的,但一定也是抗日的了。所以你要帮着许处长保下这个工作站来。”

“好吧,我尽力吧。对了,鬼子担心贺倩之鞋行动开始后你们八路方面也会趁机在三合闹事,所以要对三合你们的交通站进行搜捕行动,所以为了要找到交通站,森田还要提审你,你要有心理准备,他们已经从思茅运来了一套电刑设备,估计要用在你身上的。”

曹胜元关切的说道。


谭莉不知道电刑是什么样的,但她预感到一定比老虎凳和皮鞭更严酷,虽说有点紧张,她还是坚定的说:“你放心,不管鬼子给我用什么刑我都能挺住的。你还是有空多关心关心佳丽服装店的两位国军女英雄,说不定她们比我还要处境艰难那。”

“好,谭部长,你真令我敬佩。我还要悄悄向你单独透露一件事,那就是最近日本人要在‘明日樱花计划’国内实施之前做前期的实验,他们会派出一个小组来三合特种所对杜玫小姐做实验。”


“啊?实验,什么实验,怎么还有这事?就是实验那应该对象是我或者张蕾记者的事儿啊,我们是‘明日樱花计划’圈定的人选,这人选里并没有杜玫的名字啊。”


谭莉这次是真的紧张了。


曹胜元告诉谭莉这次来三合的有四个人,三个是研究人类遗传学的医学专家,而另一个则是陆军参谋本部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大佐军官,是个军事天才,叫广田光,他来三合的目的就是对杜玫进行多次强奸,并且将进行为期一周的霸占,直至确认杜玫受孕后,广田光才将离开三合回国,而三人的医学专家小组将留下对杜玫进行观察,确保她怀孕前期的医疗保健工作,一切正常后他们将把杜玫带回日本国内的青山基地,在那里进行后期的研究观察,直到杜玫健康的生下孩子来。


谭莉气愤的脸色都变白了。

“这简直的灭绝人性的禽兽行为,我想杜玫是绝不会接受的!”

曹胜元说:“人家小鬼子根本就没打算杜玫会接受,一切都是强制性的。他们将测试出广田光体内精子发育最旺盛的时间,然后由他对杜玫进行强制性行为,确保受孕的卵子是健康强壮的,这就是青山计划的罪恶内容啊。”

谭莉说:“畜生,世界上只有日本这个变态的畜生国家才能想出这样的事情来!”


曹胜元说:“那没错,所以我才不敢事先告诉杜玫去,还是你们自己找个应对的方法,我能配合你们的我会尽量配合的。”

“这件事你能阻止吗?”

谭莉着急的对问曹胜元。

曹胜元悲观的一摊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虽然被土肥原给弄个了日本国籍,但我根本就是个中国人啊,他日本人再相信那也不会给我这个土生的中国人多大权利啊。再说了‘明日樱花计划’是日本陆军部搞出来的,甭说是我了,就连三岛正夫也无权干预啊,要不以你和张蕾的容貌还能至今保持着处女之身?”


谭莉又说:“既然日本人已经启动了那个‘明日樱花计划’,鬼子干吗不对我和张蕾下手,而却拿无辜的杜玫开刀那?”

曹胜元说:“我不是和你说了吗,怕这个计划失败,因此才拿杜玫开刀做实验。杜玫也是个少见的美人儿,依照医学界的遗传学观点只要保持双方的健康,生出来的后代肯定也是个英俊的、智力健全的人啊。假如这个实验成功了,那下面才能正式展开全部的计划。”


曹胜元没敢说下面就该轮到你们《七仙女》图上的人了。


谭莉说:“此事非同小可,这是日本人进行的反人类的暴行,必须揭露和通报我的上级,曹队长,我能出特种所一趟吗?”

“哦,这个肯定办不到的,三岛表面上让我负责特种所的事务,实际上他对这里控制的很严,一般的女战俘我倒还能设法带出去一会儿,但是《七仙女图》上的人我动都不能动,一动三岛立刻就会知道,并且很可能要了我的命。”

谭莉想通知“天天来茶楼”的阿叔把这一重大的情况赶紧汇报给上级,但是自己是身陷囹圄一点办法也没有。


看到谭莉很着急,曹胜元说:“这样,人是出不去的,但外面的人倒也有办法带进来,你要是对我不放心,那就把找谁进来告诉李柱子队长就行了,他会帮助你们的。我早就知道他和你们暗中勾搭的,不过请放心,我会暗中庇护他的。”

曹胜元走后,谭莉赶紧找来了张蕾和上官芸背着杜玫开了个紧急的小会,把这件事研究了一番。

最后大家决定,先不告诉杜玫,也不要带人进特种所来,那样太危险 ,还是写好情报交由李柱子送到阿叔手里为好。


由于情况是突如其来的,曹胜元也是才得知的,所以阻止日本人的实验小组到三合来还有几天的时间,阿叔接到李柱子送出的情报后,一刻也不敢耽搁,马上派人出发前往小锅山。

小锅山接到情报后已经是曹胜元告诉谭莉后的两天了,马进才和张唯三知道情况紧急,一方面立刻把情报用电台汇报给了才由西南局和长江局合并后的南方局领导,一边马不停蹄的派出了由孙再江带领的伏击营前往三(合)思(茅)公路潜伏拦截日本陆军部的实验小组。


南方局很快复电,告诉独立旅拦截并消灭日军实验小组,并且在《解放日报》和延安电台上揭露日军的这一丑恶行经,还同时通报了国民党的媒体。

上级指示独立旅做好两手准备,即便不能拦截住实验小组,也绝不能让实验小组把杜玫带出三合去。


这次真的要感谢曹胜元的功劳,舆论终于赶在了实验小组到达三合之前把日本陆军部的丑行就披露了出来日本人十分尴尬,因为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日本人表面上耀武扬威的,其实很不自信,认为自己国内的日本女人基因很差劲,而认为中国的妇女却是最优秀的。

要是再继续来三合做实验, 显然会受到全世界的嘲笑和责骂的。于是,军部责令实验小组暂时留在思茅待命,不要前往三合了。

显然,日本人想继续做这个实验,但是暂缓了时间。但这对杜玫来说也是幸运的,因为获得了时间和机会考虑如何躲掉的这场梦魇的问题了。


知道了这件事的三岛认为是军部那边保密不慎,泄露了机密。

曹胜元洋洋自得,他知道八路军该感谢他的。

他现在要抽时间去中街的佳丽服装店视察一下那里的进展情况了。许轶初的人能保护他还是想保护一下,他总是自信总有一天自己可以感动许轶初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