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二卷 翱翔蓝天 第百七十八章 半渡而击

zjqian96 收藏 53 59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746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驻徐州的日军21师团是日军师团编制的4等师团,也称“治安师团”或“补充师团”,部队新兵较多,战斗力不强,但祸害老百姓最在行。下辖:第21步兵团:步兵第62、82、83联队。第21师团搜索队、山炮兵第51联队、工兵第21联队、轻重兵第21联队、通信队、卫生队、第1、第2野战医院。

师团长田中久一中将刚刚上任不久便遇上了津浦铁路南线战事,被派遣军司令部和方面军司令部多次勒令火速增援蚌埠,可是前段他的部队在苏北、鲁南的治安肃正作战中不仅损失严重而且疲惫不堪。

他只能让下属的21步兵团团长磐井虎二郎少将率领最精锐的82步兵联队(掘井富太郎大佐,2900人,)山炮兵第51联队(立古睦吉大佐,1750人,24门75mm山炮),工兵21联队(文藤文一郎中佐,400人),辎重兵21联队(田边丰雄中佐,370人)和师团搜索队(320人),组成一支5800人的支队沿铁路线南下增援。

皖北打得这么热闹,活跃在固镇、泗洪一线的新四军是不会落下的,自从定远事件以来,新四军对“神鹰”这个邻居还是心存好感的,虽然“神鹰”独立师也曾和新四军抢过武装、甚至抢过地盘,但最起码人家没有动刀枪!

在皖北坐镇指挥的陈毅等高级将领的政治水平还不至于到那种非此即彼,非白即黑的地步,新四军上下对“神鹰”这么多年来对日寇的骄人战绩羡慕不已,同时对江苏的韩德勤更是嗤之以鼻。

“神鹰”的地盘越来越大,可没有一块是从新四军手里抢的,全是和鬼子真刀真枪血拼而来,对这个事实,新四军上下都心知肚明。

所以这次,新四军无论如何也要帮帮场子,当然,以新四军的风格,是绝对不会和强大的日军大部队正面血拼的。所以淮南战役刚刚开始,新四军就集中了江北主力全部3个纵队共7000余人火速北上,从宝应、高邮等地越过洪泽湖进入泗县、固镇一带对津浦铁路徐州至固镇段沿线的车站、仓库等进行大规模破袭。

新四军的想法很简单,华北八路军的破袭战虽然战绩不错,但引来日军的疯狂扫荡,而新四军这回的破袭战因为有“神鹰”独立师在前头罩着,鬼子暂时还不会报复到自己头上来,这种捡便宜又能帮上友军的忙的事谁不干?

21师团的磐井支队刚刚从徐州出发,就因为铁路被毁而被迫下车步行,铁路中途一片狼藉,不但没有任何部队驻守,而且连补给站都被洗劫一空,无奈之下,磐井虎二郎少将只好命令步兵的行进速度慢下来,以照顾载着粮食弹药的辎重联队。可这一来,部队的行军速度就受到了严重影响,到了28日凌晨,才刚刚到宿县。28日早上九点左右到达固镇,被新四军在后面不断骚扰,派出去的搜索队也被打得落花流水。辎重联队差点没被连锅端。

磐井少将此时还顾不上对付像苍蝇一样的新四军,他必须救回29旅团,并协助其守住津浦线上的关键据点蚌埠。其实磐井也知道,自己这样的行军速度,恐怕29旅团是熬不到自己来了。

“无论如何,也要给‘神鹰’一点颜色,也好给派遣军司令部和华北方面军司令部一个交待。”磐井退而求其次。

可是磐井忽略了一个事实,他的部队长期在徐州,对这支活跃在安徽的中国部队了解很少。由于时间有限,他所掌握的所有情报均来源于师团部的零碎认识,既不知道“神鹰”的兵力,更不可能知道他的火力,尽管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既然什么都不知道,那么磐井支队的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

陈际帆其实也不知道对手,因为特工人员发来的情报已经过时,他只知道21师团全部都才13000人,就算他们全部来又怎样?老子又不是没有收拾过这种垃圾师团。

10月28日下午两点,国民革命军“神鹰”独立师攻占了几乎不设防的空城蚌埠,彻底瘫痪了在华日军当年费尽周折才维持的津浦铁路,与蚌埠一起收复的,还有怀远、凤阳、寿县、淮南等城市。

陈际帆根本顾不上占领蚌埠以后的善后,他必须赶在21师团来源之前做好准备,大户指挥所里的几份地图帮了他的忙,蚌埠往北在固镇的新马桥附近从东到西横贯了一条大河---澥河。这条发源于濉溪县,由西北向东南流的大河,在固镇县境内把津浦铁路一切两半,日军只能靠着新马桥境内的铁路公路桥才能南下。

陈际帆想到这里,命令通讯兵:“立刻联系师特种大队!”

赵俊的特种大队并没有闲着,他们从寿县渡过淮河后,趁夜偷袭了凤台县城,将县城里惊魂未定的一个日军中队打了个措手不及。夜战近战中的特种大队不仅训练有素,而且装备精良,一百多日军根本不是这四百特种兵的对手,很快便被消灭的干干净净。

赵俊本想马上离开,谁料想城外来了600多失魂落魄的鬼子在叫城门,赵俊不知道这是从寿县跑出来的工藤大队。到底是特种兵,赵俊二话没说,让文川浩在城墙上开枪狙击,结果将正要自报家门的工藤喜一少佐送到天照大神那儿去了。大队长被杀,600多日军更加惶恐,还以为凤台已经被“神鹰”大部队占领,结果又继续北撤,被特种大队一路追击,丢下了两百多具尸体后逃得不知所踪。

天亮后,赵俊才等到独立二旅赶来接手县城的一个营,交接防务后,赵俊率特种大队赶往蚌埠方向,因为和陈际帆多年形成的默契告诉他,师长这个时候一定需要特种大队!

特种大队行进到怀远境内,正准备休整一番渡过涡河北上时,收到师长发来的电报。

师长的电报很严厉,要他们在两个小时内强行军连续渡过涡河、北淝河、新淝河、澥河,再沿澥河东行找到津浦铁路。作战任务是:找到铁路桥,拿下铁桥,等待师部工兵前来炸桥!

陈际帆发完电报的时候,24000多人的部队已经开始向新马桥镇开进,他专门找来师属工兵营,一定要派精干人员带足炸药过河潜伏,等到特种大队赶来就炸桥!

下午三点过,特种大队经过近两小时的长途跋涉终于看到了铁路桥,也看到了桥上守卫的鬼子。由于事先互通信息,赵俊很快见到了已经潜伏多时的一个排的工兵,他们是从铁桥上游偷渡过来的。

桥上只有大约一个小队的鬼子,分守在两边,不时还有人在桥上巡逻,两挺重机枪严阵以待,不过,在赵俊眼中,他们很快就会是死人。

赵俊和特种大队的本事陈际帆当然是放心的,他率着24000人的大部队从蚌埠出发,浩浩荡荡向新马桥开进。陈际帆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是想好好发挥手里这12门榴弹炮和36门野炮的威力,同时也不愿意把蚌埠给打烂了。

野战固然有利于火炮的发挥,可防空更不利,陈际帆经过总结,让独立二旅二团集中所有的MG34通用机枪,安在人或临时支架充当高射机枪组织对空射击。

下午四点过,正在行军的“神鹰”独立师主力和日军21师团磐井支队在澥河南北两岸相距不到十公里处同时听到了澥河上传来的震天巨响---铁路桥被炸坏了。

桥上一个小队的日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四百特种兵的对手,不到十分钟赵俊就解决了问题,工兵将所有炸药埋上后,大伙立马撤离。

工兵排长对自己的壮举很不满意,因为铁路桥太长,炸药根本无法全部安放完,最终只将桥中段炸断。

磐井虎二郎少将捶胸顿足,没有铁桥他的部队要么打道回府,要么就只能靠工兵架设临时浮桥,这样一来时间将会被耽搁很久。回去是不用考虑的,尽管他的参谋长谨慎地告诫他,南岸的支那人很有可能已经结束了对29旅团的战事,正在以逸待劳等待我们的到来。

但是磐井相信有各地的空中支援,他的部队就算不能全歼对手,重创“神鹰”也不是没有可能。磐井就是带着这样一种盲目的自信走进了陈际帆给他挖好的坟墓。

下午五点左右,陈际帆派出的侦察部队报告,日军正在架设四座浮桥。此时“神鹰”的主力已经全部就位,榴弹炮阵地位于新马桥镇南面距铁桥四公里的一片矮树林中,野炮阵地位于前方一公里处,炮兵们已经开始计算射击诸元,并且全部大炮已经全部伪装。

各步兵团正在离铁桥不到两公里处奋力抢修工事、陈际帆让特种大队抵近侦察,随时报告日军进展情况,战斗开始后赵俊可以直接指挥炮兵。

磐井少将当然也不是草包,工兵假设浮桥的同时,他也派出了师团搜索队找了一些简易木船提前过河实施侦察,并抢占了河滩纵深近一公里。

“向磐井支队长阁下报告,对面发现大量支那军集结,请示下一步行动!”

得知对岸有支那军,磐井并不担忧,他要通了派遣军总部,请求飞机支援。并上报了“神鹰”的集结地点。

“神鹰”独立师的确就在前面张网以待,而且是一张环形的周长约四公里,三层纵深的巨网。在这张巨网里,到处是战壕、掩体、轻重机枪火力点、迫击炮、步兵炮阵地,在巨网的后面是全伪装好的几十门黑洞洞的炮口和周围六十多挺对空的通用机枪,周边有教导团和独立团作为预备队兼炮兵卫队。

磐井支队的山炮因为炮管短,所以射程不远,必须将炮调过河才能发挥作用,不过一点都不担心,因为在南方的天际已经出现了数十架小黑点。

鬼子的飞机带着刺耳的尖叫呼啸而至,很快就达到“神鹰”的阵地上空。飞机盘旋侦察一番后,开始俯冲扫射、投弹,霎时间,阵地上到处是爆炸,到处是飞扬的尘土,到处是弥漫的硝烟。

“神鹰”独立师的阵地上三十多挺通用机枪忽然掀开伪装,从各个不同方向对着这些飞机猛烈射击。MG34通用机枪的射速绝对不会比高射机枪差,其低空射程射程足以让任何日军飞机感到威胁。不过鬼子的飞机绝不会因为几十挺机枪就放弃攻击,他们的任务就是掩护磐井支队顺利过河,展开兵力。

鬼子的飞行员对“神鹰”的憎恨程度,一点也不亚于步兵们,因为他们在“神鹰”手里损失的飞机超过了四十架,包括被炸在地面上的和在空中被击毁的。这次鬼子仗着飞机数量上的优势更加肆无忌惮。

一场大规模的空地对抗战在皖北这个并不起眼的地方激烈进行着,“神鹰”独立师阵地上到处是一片火海,随处可见被炸坏的枪支和被炸死的战士,但更多的是从地面上射出的一条条火舌。

鬼子的飞机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在短短的十分钟内,有三架飞机被击中而坠毁,有一架飞机被打得凌空爆炸。

飞机上的机枪杀伤力更大,沿着飞行轨迹的机枪子弹把尘土打得一道道的,许多战士因经验不足而被子弹打得稀烂。

鬼子的飞机毕竟带弹量有限,不到半个小时弹药便已告罄,留下七架飞架残骸后不得不撤出战场,黯然离去。

陈际帆那肯放过这个机会,他马上命令炮兵向澥河上的鬼子浮桥和正面鬼子的集结地实施强大的火力覆盖。

炮兵早就憋不住了,师长命令一下,所有火炮全部发威。将一枚枚炮弹砸向正在渡河的鬼子,简易浮桥在密集的炮火中被炸断,连带着桥上正在行进的鬼子一起上了天,旁边浅浅的澥河上被炸起浑浊的水柱。火炮的巨响将骡马惊得到处乱跑,嘶鸣声、喊叫声、爆炸声响成一片。

更惨的是刚刚过河的鬼子82步兵联队,他们甚至连队形都未能及时展开就遭到了毁灭性的炮击,没有工事和掩体的步兵暴露在火炮的射程之内,其惨状可想而知。82步兵联队联队长只能命令部队临时集结向前面“神鹰”的一线阵地冲过去,孰料又遭到了九二式步兵炮和迫击炮火的双重打击。幸存的鬼子仍然不放弃,继续冲到了马克沁重机枪的射程内。

连陈际帆都没想到,热兵器时代的这种袭击会是如此惨烈,占尽优势的“神鹰”独立师把战场变成了屠宰场,到处都是鬼子的尸体,到处都是混乱的鬼子。

磐井少将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一个精锐步兵联队在河对岸被敌人多重火力屠杀,眼中露出绝望的神色,自1938年21师团组建以来,他的部队在中国土地上无不是所向披靡,如今却连对手的面都未见到就败得如此窝囊。

“报告师长,炮兵说炮弹快要打光了,请示下一步行动!”

“告诉李团长,从现在起他的炮团由特种大队指挥,对河对岸鬼子实施精确打击!”

“接通特种大队,给炮兵指示坐标,目标:鬼子的炮兵阵地、指挥部等重要目标!”

“乖乖!师长要用大炮当狙击手,文老哥,你的饭碗不保啊!”赵俊听到师长的命令后开了句玩笑,然后亲自带队潜伏到鬼子阵地附近。

由特种兵给炮兵指示坐标,这种当时还不流行的玩法小鬼子怎能适应?当鬼子们发现河上和对岸的炮击停止后,正要兴奋,没想到山炮联队首当其冲被炸了个稀里哗啦,105榴弹炮的大威力砸在炮兵的运输队列里,引起了炮弹的剧烈殉爆,51山炮联队就这样全部完蛋,还带着后面的辎重兵联队损失惨重。

磐井虎二郎急得到处求援的时候,他没想到他的指挥部已经被特种大队队长亲自锁定,李安举一听是打鬼子的指挥部,命令集中最后的105榴弹,封锁这个坐标周边十米半径。12门105榴弹炮,向着同一个目标开炮,将磐井虎二郎的指挥部覆盖成一个大坑,磐井少将、工兵联队长、炮兵联队长等全部尸骨无存。

正在炮兵进行精确打击的同时,河对岸的“神鹰”步兵主力全部发起冲锋,以十比一的兵力优势将已成惊弓之鸟的82联队残部全部聚歼,,联队长掘井富太郎大佐被炸死,一下近3000人被全歼于河岸。

失去几乎所有指挥官和炮兵、辎重兵的磐井支队成了待宰的羔羊,陈际帆命令特种大队绕到后面封锁住磐井支队残部的去路,等到大部队过河。

1940年10月28日傍晚7点20分左右,国民革命军“神鹰”独立师在固镇境内新马桥,以伤亡不到一千人的代价,全歼来援的21师团磐井支队5000余人,击毁飞机七架,击毙21步兵团团长兼支队长磐井虎二郎少将和四个大佐中佐级联队长,摧毁鬼子全部24门山炮和辎重,缴获磐井支队所有轻武器和剩余物资无数。

至此,“神鹰”独立师发起的皖北进攻战役胜利结束!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