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了 第三章 初入职场 第十一节 不辞而别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6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size][/URL] 第十一节 不辞而别 樊静开始有点无法忍受周飞对他的冷漠了,她知道周飞受了处分心里不痛快,可是越是这个时候,他就越应该来找自己不是吗?可这几天周飞却像是人间蒸发了般,一日三餐不见人影。 周飞是在有意疏远樊静,刚好有了这样一个心情不好的借口。 樊静的确是个不错的女孩,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


第十一节 不辞而别

樊静开始有点无法忍受周飞对他的冷漠了,她知道周飞受了处分心里不痛快,可是越是这个时候,他就越应该来找自己不是吗?可这几天周飞却像是人间蒸发了般,一日三餐不见人影。

周飞是在有意疏远樊静,刚好有了这样一个心情不好的借口。

樊静的确是个不错的女孩,温柔、善良、纯真、热情似火,一个正常男人无法不心动,可是当周飞与这个姑娘走得越近,他越是觉得惶惶不安,他不喜欢这种纯粹的天真,更无法接受一个女孩没有文化涵养,跟樊静在一起没有办法聊足球,没有办法聊文学,更是没有办法谈远大的抱负与理想,两个人唯一共同感兴趣的部队里的事,周飞翻来覆去变着花样都讲烂了,讲到最后自己都无法分辨真假。樊静只喜欢“小燕子”和“五阿哥”们,她还要逼着周飞去看,这比杀了周飞还难受,这个小丫头甚至还在周飞面前不至一次的憧憬过,要周飞倒插门上他们家,继承他父亲的事业,开着卡车去拉猪仔。

周飞喜欢个性鲜明的女人,他要那种你嗔我怒,死去活来的感觉,樊静没有脾气,她在周飞的面前像一只吃饱了食的小猫。两个没有共同语言的恋人在一起,除了牵强与附和,能有什么感觉?周飞当初看上樊静,多半都是因为她身上有老情人的影子,还有无聊与寂寞,可是接触得久了,樊静比起秦芳的冰雪聪明,还是差得远,而且寂寞并没有消除多少,反而平添了几多烦恼。

周飞知道这样对待对他一往情深的樊静是不公平的,他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儿卑鄙,想想自己当初的动机,归根结底就是企图用一种拙劣的手段诱奸一个不谙世事的幼女,好在在整个过程中,他能良心发现,才使得诱奸未遂。悬崖勒马,未为晚矣,经历过那场痛彻心肺的初恋经历,周飞再也不愿意伤害到一个无辜的女孩,他只有渐渐地去疏远樊静,希望通过有意的冷漠来向这个女孩传递这样的信息。

樊静找了周飞几次,周飞都慌称有事,最后一次周飞当着值班保安的面,对樊静说道:“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樊静似乎不相信自己听到的,愣在了那里,无辜的大眼睛浸满了泪水,她不明白周飞怎么会如此绝情,但她终于掩面而去的时候,周飞心里隐隐作痛。那一刻,他暗下决心,事业不成,就再也不碰感情的事了。

一个月后,就在周飞负气离开拓邦的时候,樊静提出离职,并在三天后,匆忙地离开了工作不到半年的工厂。那以后,周飞再也没有见过她,三年后听说她嫁给了一个出租车的同乡,而且一直就居住在离拓邦不到三公里的一个小区里。

隔壁那家工厂搬迁完毕后,刘副总就离开大陆回到了台湾的总公司。寇文展现了她卓越的工作能力,几乎每天都有大批朝气蓬勃的员工进厂,周飞也没能闲着,每天都在安排新进员工军训。两个人似乎已经相安无事,而且配合得也很默契,一切都归于平淡,周飞一边在行使着份内的职责,一边继续忽冷忽热地憧憬着渺茫的前途。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也许周飞的人生又是另外一个模样。

新上任的总务主管庞东在监督新厂装修的过程中,捡到了一只长得非常可爱的小狗,就抱回到工厂里偷偷养着,结果一个看不惯他的保安在兰经理那里告了他一状,原来工厂里禁止养狗的,因为怕伤害到员工。兰经理就要求寇文来处理这个事,没想到寇文一听说工厂里有狗就兴奋得跳了起来,非说是条小狼狗,可以养来看厂护院,兰经理一听有道理,就让她改了工厂的制度,把狗交给保安管理。没想到这个寇文鬼灵精怪,给狗取了个名字叫“庞西”摇身一变成了总务庞东的弟弟,而且还给它脖子上挂了个工作证,郑重其事的给了个工号,职务一栏写上了“保安”。

这其实是一个玩笑,憨厚的庞东笑呵呵地根本就没往心里处,可这事把保安给得罪了,第一个看到的是老葛,平常没脾气的老葛气得鼻子都歪了,马上打电话给寇文说:“你是不是真把我们保安当作看门狗了?”

寇文还在得意自己的杰作,根本就不以为然,还搬出刘副总来吓唬老葛,口不择言地说:“刘副总都同意了,再说了,狗是看家护院的,本来就是行使保安的职责啊?我只说狗是保安,没说你们保安是狗啊?”

老葛哪绕得过能说会道的寇文?气得挂了电话去找周飞,周飞一听就毛了:妈的!这还了得?不是明摆着污辱我们保安吗?另外几个保安听到了,也是无比的激动,全部跑到保安室来要组团去办公室找兰经理讨公道,那天也凑巧,兰经理外出公干,有个保安握紧拳头就要上去收拾寇文,周飞拉住了他:“别激动,找那个女的有什么鸟用?你又不能把她掐死!”

老葛脱下帽子扔在地上:“还上个屌班啊?”说完带头离开了保安室,周飞看到群情激愤,也是昏了头,伸手一召唤:“走,都回宿舍里呆着去,事情处理不好,咱们就不上班!”

这事就演变成了罢工,罢工是任何老板都无法忍受的,要是摆在国企和事业单位,领头的丢掉饭碗不说,搞不好还得坐牢!

一听说保安罢工,寇文就慌神了,赶紧打了个电话给台湾的刘副总,这刘副总想不明白这么有趣的事儿怎么就变味了?交待寇文一定要查清楚是谁带头闹事,然后对带头闹事的一定要严办。

寇文拿到“圣旨”就跑去找周飞,要求他马上叫保安上班,否则依公司的制度就要按擅离职守和制造混乱罪论处,周飞根本就不是一个服软的主,本来他是想自己过去先顶岗,等兰经理回来再交涉,一听寇文又把刘副总给搬出来了,上层的意思如此,就更不会妥协了,何况还有那么保安在看着自己。

周飞咬牙切齿地对寇文说:“公司必须得向我们道歉,否则,咱们没完!”

有个保安气不过,冲上来指着寇文的鼻子骂道:“你这个三八!你为什么不把那只狗调去当人事?”其他保安也是骂骂咧咧,胆大包天的寇文看到这架势,也不敢再多罗嗦一句了。

寇文没敢再给刘副总打电话,自个儿坐到了保安室里等着兰小姐回来。这事一会儿,全厂都知道了,好几个部门经理跑过来劝保安去上班,哥几个人早就商量好了,既然话已出口,索性对抗到底。

下午兰小姐一回来就心不甘情不愿地给几个保安道了歉,转身又把周飞骂了个狗血淋头,周飞很是心寒,知道事情闹成这样,就是死罪可免,也活罪难逃!干脆就大包大揽的把保安这边所有的责任全扛下来了。

这天下午周飞想了很多,这半年多来的点点滴滴全部涌上心头,他后悔自己的两次冲动,断送了本来形势大好的前途,如果自己再冷静一点,像处理捉奸事件那样的去思考,兴许不会变得这么尴尬。现在想最多也没用了,这件事情一发生,上层肯定对自己彻底地失望了,就是不开除自己,还在这里死乞白赖地,也只能混吃等死,永无出头之日了!这个男人现在唯一觉得对不起的是樊静。

周飞对这里还是非常有感情的,走入职场后的第一个工作单位,犹如初恋情人,永远都是无法让人忘怀的,在这里他的努力与付出得到了认可和回报,而工厂里的氛围更是让周飞有一种家的感觉。他无颜再去面对曾经对自己寄予厚望的人了,既然看不到未来,那就一定要马上离开,这是一件并不光荣的事,不需要向任何人道别。当天晚上,周飞留下了一封信,请老葛转交给兰经理,然后不顾一群保安的劝阻,拖着行李箱离开了工厂。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