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前,在中国的东北,日本和俄国两个帝国主义国家,为争夺远东霸权,进行了一场大规模战争,史称日俄战争。这场战争在黄海、日本海的海面以及中国东北的大陆上进行,其最关键的地点,就是旅顺港。

旅顺位于辽东半岛最南端,东距大连市约34公里,南临黄海,西北接渤海,与山东半岛隔渤海海峡相望,是渤海的咽喉,京津的门户,位置十分重要。就地形而言,港口向南,东有黄金山,西有鸡冠山,港口仅宽270米,便于设防;而进入港内,却又相对宽阔,东西长达三海里,虽然水不是太深,却仍然不失为一个优良港口。这里最先是在清朝政府建设北洋海军的时候发现并开始经营的。旅顺船坞自1881年开始修建,到1890年9月完工,成为北洋海军的重要基地。在1894年的甲午战争中,旅顺被日军轻易攻陷,两万居民惨遭屠杀。由于俄、法、德“三国干涉还辽”,日本被迫从此撤军。然后俄国又于1898年强行租借了旅顺港和大连,1899年又擅自将旅顺和大连租借地变成了俄属“关东州”。俄国太平洋舰队原来的基地是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但是该港每年有五个月是封冻的,非常不利于舰队活动。所以俄国人在抢到旅顺这个不冻港后,如获至宝,1900年就把太平洋舰队的主基地移到了这里,并耗费巨资,把它修建成为东方最强大的要塞。 俄国在远东的霸权,很大程度依赖其制海权,而其制海权的关键又在于旅顺港。日军一旦夺取旅顺,就彻底摧毁了俄国的制海权,保证了自己海上运输线的安全,就可以集中陆军部队,在中国东北与俄国陆军进行决战。虽然俄国的整体军事实力和潜力要远大于日本,但陆军主力在欧洲,在远东的兵力很有限。而且战场离日本很近,离俄国的核心部分却相隔万里,日本在兵力投送方面比俄国要方便得多。俄国耗费无数人力物力,旷日持久修建的浩大工程——西伯利亚大铁路,到了1904年,只剩下环贝加尔湖的一段一百多公里长的铁路还没有修了,日本认为如果等到它全线贯通,俄国向远东的兵力输送能力势必大大加强,日本在战争中的胜算必定大大减小,这也是日本人决定抢在1904年下手的主要原因。从俄国方面来说,既然西伯利亚大铁路还没有全线贯通,运输不便,那么比较合理的策略就应该是,先取守势,尽全力扼守东方要塞旅顺口,牵制日军兵力,尽可能多地争取时间,以求在满洲集中足够的优势兵力,再反攻,打垮日军。 这样,双方争夺的焦点就集中在了旅顺口。 1904年2月6日,日本向俄国发出最后通牒,并宣布断绝与俄国的外交关系。同日,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出海行动,2月8日,偷袭了旅顺港的俄国太平洋舰队。10日,两国政府互相宣战,日俄战争正式开始。 旅顺港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水浅,通向外海的狭窄通道只有在涨潮时才能通过大型军舰。所以在战争迫在眉睫之际,俄太平洋舰队司令部担心一旦日本人发动袭击就会阻塞内停泊场的出口,于是命令大舰全部在港外停泊场抛锚,但是却并没有下令对锚地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既没有实行灯火管制,也没有布设防雷网,更没有派出军舰在附近进行巡逻和警戒。日本海军得到了这个情报,决定抓住这个大好时机发动突然袭击。 2月8日,是俄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斯塔克将军的夫人的命名日。军官们都上岸参加舞会去了,舰上只有少数士兵值勤。东乡平八郎海军大将指挥日本联合舰队在暗夜中悄悄逼近,突然发动偷袭(这是日军的一贯手法),连发16枚鱼雷,重创俄军战列舰“列特维赞”号、“太子”号和巡洋舰“智神”号,揭开了战争的序幕。 俄海军遭到袭击后,2月9日白天又与日军进行了炮战,双方都有损失,俄军退回旅顺内港。日军于是从2月9日到3月初,采取沉船堵口的办法,企图将俄国军舰封锁在港内。但是由于俄军的炮火很厉害,日军的沉船都并没有能够按照计划堵塞在航道上。沉船堵口不见效果,日军又改为水雷封锁。

3月8日,俄国新任太平洋舰队司令马卡罗夫海军中将到旅顺就职。这位威名赫赫的将军立即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强了旅顺港的防务。他决定在辽东半岛沿海地区布设水雷,防止日军登陆并从侧后威胁旅顺基地;加紧抢修受伤舰船,派遣舰队出海活动,加强海陆协同作战训练;要求海参崴的分舰队出兵南下日本海,积极袭扰日军海上交通线,牵制日本联合舰队行动。马卡罗夫的这些措施,改善了俄军的被动处境,使官兵有了战胜日军的信心。但没过多久,4月12日,马卡罗夫率舰队迎战日本海军,他乘坐的旗舰——“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战列舰触上了头一天日本海军偷偷布下的水雷,引爆了舰艏的弹药库,发生大爆炸,迅速沉没,马卡罗夫和650名官兵一道丧生大海。他的死使俄国海军的士气一落千丈。

水雷战也使日军损失惨重。从5月14日到18日,短短4天之内,日军接连损失7艘军舰。在中日甲午战争中飞扬跋扈的“吉野”号巡洋舰被己方的“春日”号装甲巡洋舰撞沉。即便如此,由于俄太平洋舰队新任司令维特格夫特海军少将消极避战,不再采取出击行动,海上主动权仍然再度落入了日军手中。

在取得制海权之后,日军开始登陆作战。奥保巩大将的第二军,于5月5日在辽东半岛的貔子窝登陆,直逼“旅顺的门户”金州地峡,企图从北面攻占旅顺。经过激战,日军于5月26日攻下了金州的南山地区,截断了旅顺俄军的后援之路。5月底,日军又占领大连湾,获得了新的补给基地。

占领金州、大连之后,日第二军向旅顺挺进。俄国驻旅顺口要塞陆防司令康特拉琴柯少将指挥俄军顽强抵抗,加上俄军占据的有利地形,日军攻势受阻。日军大本营命令第二军北上作战,另编成陆军第三军,由乃木希典大将统帅,以大连为基地,迅速向俄军旅顺要塞推进。从此,乃木的第三军就在旅顺攻坚战中唱起了主角。

乃木希典是日军名将,也是中国人民的凶恶敌人。在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中,他担任旅长,以很小的代价攻克旅顺,并积极参与策划了旅顺大屠杀。到日俄战争爆发,他又来到了他10年前征战的地方。他的对手,旅顺俄军总司令斯捷塞尔,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草包。俄国满洲集团军总司令克鲁帕特金见斯捷塞尔在前期作战中迅速就丢失了许多要地,表现很糟糕,就用电报通知他,要他把指挥权转交给要塞司令斯米尔诺夫,然后乘巡洋舰离开旅顺。但是他却把电报隐藏了起来,不加理会。可怜的斯米尔诺夫直到战后才知道上级对自己的这一任命。

与厉兵秣马、磨刀霍霍的日本的上下一心、精于用人相比,沙皇俄国腐朽的政治制度造成了许多庸懦无能之辈居于高位,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战争的结果。

旅顺口是沙俄精心经营多年的海军要塞,由雷区、电网、探照灯和上百个碉堡、炮台构成了强大的防御工事体系,俄国约有守军5万多人,炮646门,机枪62挺。而乃木的第三军则拥有6万人(后来不断得到补充增强)、400门火炮(其中198门为攻城炮),机枪72挺。

8月8日、9日,日军相继攻陷旅顺外围的重要据点大孤山、小孤山。旅顺形势危急,俄国远东总督阿列克谢耶夫海军上将命令太平洋舰队司令维特格夫特率舰队突围,撤到海参崴。但维特格夫特胆小无能,迟迟不敢行动,在6月12日勉强率舰队出港,碰到了东乡的优势兵力就马上又缩了回来。8月10日,俄国舰队再次突围,但很快就被日本舰队击溃,维特格夫特中炮身亡。俄军大乱,部分军舰逃到中立港,被解除武装,大部分军舰又只得返回旅顺港。

8月19日黎明,日本第三军向旅顺要塞发起第一次进攻。俄军拼死抵抗。面对俄军的坚固工事和强大火力,乃木决定采取“肉弹进攻”战术,命令士兵以密集队形反复冲锋。一个参战的俄国军官罗金记载道:日军士兵就如“由活人组成的‘山崩’,向我们滚滚而来。”日军作战非常勇敢,前仆后继,踏着同伴的尸体,昼夜不停地猛冲。尤其是夜战,颇为壮观。机枪弹道如金蛇狂舞,纵横交织,俄军用探照灯照射战场,用步枪、机枪、火炮把日军一片一片地撂倒。日军尸山血河,却进展极微。5天中日军伤亡 1万5千人以上,不得不停止进攻。

9月 19日,日军发起第二次攻势。从这一次,日军才开始进攻西线的203高地,但它也只是几个目标之一而已。乃木并没有意识到它的重要性,他更为关注的倒是东线的几个据点。203高地因为海拔203米而命名(俄军称之为“高山”),是旅顺要塞的最高制高点,也是最关键的阵地。军事史家富勒评价道:“我们若记得乃木在1894年,曾经有过占领旅顺的经验,那么他在以前不曾注意到203高地,实在不能说不奇怪,因为他应该知道从这个山顶上,是可以看到港中的全貌,所以它实在是俄军全部防御体系的总枢纽。”经过4天激战,日军损失6千人,只占领了长山和一些工事,没有攻下203高地。

10月15日,在经过了漫长的拖延之后,俄国的波罗的海舰队开始启程增援远东战场,更名为第二太平洋舰队。消息传来,日本十分不安。倘若这支舰队与太平洋舰队会合,实力将超过日本海军,势必严重威胁日本的海上交通线,战争形势将发生不利于日本的逆转。日军必须在波罗的海舰队到来之前歼灭在旅顺的太平洋舰队主力。与此同时,在辽阳、奉天(沈阳)前线的俄军已增加到21万人,而日军只有17万人。日军也无力再对俄军组织攻势。于是日军停止了在奉天前线的攻击行动,集中全部后备力量,增援乃木,主攻旅顺港。

10月30日,乃木发动第三次进攻,又失败了。此后日军加紧进行坑道作战,在俄军的据点下进行爆破。而俄军也针锋相对,以坑道对坑道,以爆破对爆破,双方在看不见的地下,在充满灰尘的坑道里拼死搏斗。

11月26日,日军对旅顺组织第四次进攻,战斗异常激烈。刚开始的两天,乃木仍然集中主力部队攻打东线的松树山堡垒和东鸡冠山炮台,死伤惨重,苦战不下,终于改变策略,倾5万兵力进攻西线的203高地。日军“肉弹攻势”又一次表现出了其疯狂可怕。这是整个旅顺攻坚战的高潮,也是最残酷的一场战斗。日军向203高地发射炮弹1.1万余发,山顶被削平3米,草木无存,岩石被打得粉碎。日军最大的障碍是铁丝网,每到铁丝网他们总是成片地倒下。罗金说:“他们(日军)疯狂也似的打下去,直到筋疲力尽,丧失了知觉时为止,整个的营从地面上被扫除了。”“这不是人与人之间的战斗,而是人类与钢铁、燃烧着的石油、炸药和尸臭等的斗争。”尸体堆积四五层,填满了北坡壕沟。众多残缺不全的尸体堆在狭小的空间之内,又无法下运,皮肤发绿,恶臭难闻,日本人的死相十分难看。

经过7昼夜鏖战,日军以伤亡1万 6千人的代价,于12月5日终于占领了203高地。在占领这个制高点之前,日军炮兵对旅顺港内的俄国军舰只能“盲打”,此时日军一占领高地,整个港口尽收眼底,马上用电话指引后方的重炮,对港内的俄军舰艇进行了毁灭性的精确打击。一天之内,俄国太平洋舰队的主力舰几乎全部被击沉,只有战列舰“塞瓦斯托波尔”号和7艘小舰幸免于难。

至此,俄军大势已去。12月15日,旅顺防御战的核心人物——旅顺陆防司令康特拉琴科少将中炮阵亡,他的职务由福克将军接替。福克与旅顺俄军总司令斯捷塞尔一样,都是大草包,两人都打定主意投降。12月29和31日,日军先后攻占了旅顺东北的二龙山和松树林等炮台。当时港内俄军尚有3万2千人,其中有作战能力的有1万5千人,还有610门大炮,20万多发炮弹。但是,斯捷塞尔不顾其他俄军将领的反对。在1905年1月1日派军使去日军那里请降。消息传来,激起俄军官兵的强烈愤慨。他们愤怒地凿沉军舰,炸毁物资仓库、工事和弹药,爆炸声和大火继续了一整夜。5艘雷击舰和4艘快艇在要塞投降时冲出了日本舰队的封锁圈,逃到了中国其他港口。

1月2日,旅顺俄军与日方正式签订了投降书。日军占领了旅顺。

旅顺战役进行了 5个月之久,日军参战人数约有13万6千人,伤亡6万2千人。俄军阵亡2万1千人,还有3万3千多人当了俘虏。 旅顺口的失陷,使日军完全掌握了制海权,日俄战争发生了重大转折。斯捷塞尔先是隐匿上级命令,拒不交出指挥权,最后又主导投降,给俄国造成了无可挽回的损失。俄国军事法庭判处斯捷塞尔死刑,后改判10年有期徒刑。

在攻克旅顺之后,乃木的第三军从要塞的泥潭中解脱出来,被用于增援北方的奉天前线。结果日军在日俄战争中最大的会战——奉天战役中,以30万人对31万人,击败俄军,夺取了奉天,俄军被迫后退。1905年5月27日,东乡海军大将又指挥联合舰队以逸待劳,在对马海峡一举全歼了历时7个月、远航18000海里赶来送死的俄国第二太平洋舰队。至此,俄国败局已定。

旅顺攻坚战是日俄战争中持续时间最长,战斗最激烈的一场战役。从纯粹的军事学角度来看,在当时,它对于海战、港口防御战、登陆战、攻坚战、要塞防御战等作战模式都提供了新的样本。

日本取胜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准备充分,先机制敌,突然袭击;重视夺取和掌握制海权,海陆协同密切,从两个战场封锁和歼灭俄国太平洋舰队;内部团结,指挥统一,后方近;士气高涨,作战勇敢,指挥官训练有素。而俄国则实际上缺乏必要的战争准备,后方遥远,运输能力低,后勤保障混乱;许多高级指挥官能力低下,消极避战,加之作战指导上令出多门,内耗大,种种原因导致了最后的失败。俄国人通过旅顺之战认识到,濒海要塞只有当其守备部队与海军和陆军组织紧密协同时,才能坚持长期战斗。

在战斗中,许多新的兵器也验证了它们的作用。在海上首次使用了雷击舰。间接瞄准的大口径火炮对于要塞的破坏作用,比从前要加大了许多,炮兵变成了陆军的主要兵种。迫击炮和探照灯也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而先进的弹仓式步枪、马克沁机关枪在这次战役中也都有上佳表现,使得步兵火力的发射速度和密度都大幅度增强。尤其是机关枪,给进攻者造成了极大的伤亡。陆军战术由此必须产生重大改变,进攻冲锋是极其不利的,而拥有坚固工事和机关枪的防守一方,则可以以比较少的兵力来维持一个比较宽广的正面。10年后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就由于这个原因陷入了旷日持久的堑壕阵地战,使得德国速战速决的意图遭到失败。直到坦克出现,才打破了马克沁机枪在战场上的统治地位,进攻重新又成为取胜的法宝。

面对俄军火网,乃木希典以野蛮残酷的“肉弹”战术,不顾士兵的巨大伤亡,最终才获得惨胜。乃木只是忠勇而已,一味发蛮用强,不懂得寻找关键的突破点,以巧制敌,所以算不得一流的军事家。他的两个儿子也都在日本陆军中,参加了旅顺争夺战。长子乃木胜典在金州南山战役中战死。当时乃木希典命令不要举行葬礼,待父子三人皆战死,再合葬一处。11月30日,在最残酷的第四次进攻中,他的次子乃木保典又被俄军打死在203高地北坡。乃木为他的“肉弹”战术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惨重。这还没有完。1912年明治天皇病死,乃木希典与妻子一起剖腹自杀,为天皇殉节。这个死硬的军国主义分子,全家死光光,由此被日本统治阶级尊为“军神”,他们父子的“光荣事迹”也被当时的日本人所传颂。

打败俄国后,日本一直占领旅顺达40年之久。直到1945年苏联红军攻入中国东北,俄国人才又赶跑日本人,重新占领旅顺,为当年的先辈们报了一箭之仇。苏联强迫蒋介石政府的代表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规定将旅顺口作为苏联海军的基地,为期30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我国海军非常残破而弱小,驻旅顺的苏联海军在一定的程度上起到了帮助中国防范美国入侵的作用。1955年5月,根据两国的协议,苏联军队才最终撤离旅顺口。至此,旅顺为外国军队所占据、驻留的历史才终于结束了。

对于中国人来说,旅顺争夺战,乃至整个日俄战争,都是心头难以抹平的创痛。日俄战争是两个帝国主义国家为了瓜分中国,在中国东北地区进行的战争,可是腐败至极的清政府无力阻止,竟宣布“局外中立”。在战争中,我国无数无辜平民惨遭战火荼毒,家破人亡,死伤惨重。历史事实告诉我们,国家要强,就不可不加强国防。像日本那样疯狂备战,穷兵黩武,以邻为壑,侵略扩张,固然最后只能自取灭亡;但若一味苟安,粉饰太平,毫无危机意识,结果也必定会遭到帝国主义强国的凌辱。

一百年过去了,黄海的波涛早已洗刷尽了侵略者卑污的血迹。在东升的旭日之中,强大的中国海军守卫着沧桑的旅顺港,守卫着广阔壮美的海疆。面对着今天的国际局势,我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海权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如今,中国海军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牢记屈辱的历史,迎接新的挑战,迎接万里海洋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