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了 第三章 初入职场 第十节 剽悍的人事小姐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4 2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size][/URL] 第十节 剽悍的人事小姐 周飞受了处分,被撤回了工厂,特别是被对自己很器重的高层说成没脑子,心里好不郁闷。如果刘副总当面批评他,不管有多严厉,也许还好受点。在他看来,这次的冲动酿成的后果使得公司高层已经对自己失去了信心,不屑再与自己理论,周飞感到前途一片黑暗。要是摆在部队,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


第十节 剽悍的人事小姐

周飞受了处分,被撤回了工厂,特别是被对自己很器重的高层说成没脑子,心里好不郁闷。如果刘副总当面批评他,不管有多严厉,也许还好受点。在他看来,这次的冲动酿成的后果使得公司高层已经对自己失去了信心,不屑再与自己理论,周飞感到前途一片黑暗。要是摆在部队,被记了大过,想提干,恐怕连门都没有!

他不懂刘副总的这种做法是一种领导的艺术,或者是人家压根就没往心里去,给个处分,也许仅仅是为了息事宁人。可周飞同志偏不这么想,虽然他的脑子复杂得很,却总爱较劲,一根筋直扑棱登地往死胡同里钻,连续几天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想得万念俱灰,想得两脚冰凉!

组织变更后,原来行政部下面的人事单位,被独立成了一个部门,叫作“人力资源中心”。当初那个面试周飞,半道出家的人事专员因为工作出色,被调到了专门管控资讯与体系文件的“文控与资讯中心”担任主管。

人力资源中心配置了三个人,但只有一个人真正到位,部门经理还是行政部经理兰小姐暂时兼任,这个到位的是正在生产线上实习的武汉大学中文系的高材生,叫寇文。此女子人如其名,泼辣好强,男人味十足,写得一手好文章,在学校的时候,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听说是学生会女生部的部长。

公司元老兰小姐竭力向刘副总举荐她,后来刘副总让她写了一篇对公司的感受。常规思维,是个人都会对自己的东家大唱颂歌,可是她偏不,洋洋洒洒近万字,从公司管理到文化再到干部素质,引经据典、嘻笑怒骂,把拓邦贬得一文不值,就连周飞也没有幸免于难,保安队被冠以“宪兵队”的称号。刘副总拿到这个“万言书”后,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黑一阵,反过来掂过去,足足看了两个小时,最后面色沉重地叫来了兰小姐,当场拍板,调用寇文。

说到这里,各位可能已经感觉到了,这样一个“剽悍”的女子,以后肯定得在这个公司整点动静,受点打击,然后少不了一些鸡飞狗跳的事。没错,还没上任,凭着一篇感想,就把公司里从老板到大大小小的头目给得罪个遍,你说她好受得了吗?

谁也没想到,第一个跟她干上的是周飞,两个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结下了梁子。表面上,这两人的性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像,就连写个感想都是动则上万的主,可是正应了那句老话,叫作“针锋对麦芒,不死也得两伤!”周飞怎么也想不通兰小姐的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让这个刚毕业的毛头丫头去指导周飞的工作,也许她是想,只有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才能镇得住周飞吧?

周飞这几天正在郁闷的当口,就连樊静找他谈恋爱,他都不耐烦,他能理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年纪还小,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丫头片子吗?寇文算是个十足的女性楞头青,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草拟了处罚周飞的公告,而且公告内容极其的“狠毒”,如果摆在文革,就她给周飞定的性,足够判周飞个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的反革命了,可她还意犹未尽,正琢磨着给这个“宪兵队长”做个机会教育什么的,没想到组织两个部门开会的兰小姐就提出来让周飞和他的保安队要全力配合人力资源中心,准确地说是配合寇文狠抓公司的纪律。兰小姐还没宣布会议结束,坐在周飞对面的寇文就绷着脸对周飞吩咐道:“周飞,等会把你们保安集合一下,我要跟他们开个会!”

周飞对前两天那个“公告”恨之入骨,早知道是眼前这个“巾帼英雄”的杰作,正想着跟她理论理论,没想到她倒跟没事一样,现在又变本加利,心里很是不爽,翻起眼瞄了一下她,没好气地说:“不用了吧?有事您吩咐我去交待就行了!”

寇文估计还沉浸在刚刚得到授权后的激动之中,压根就没察觉周飞的语气有啥不对,没心没肺地继续道:“也行,以后保安的事我就找你,等下我们俩先沟通下后面的工作。”

周飞像没听到似的,夹起笔记本低着头第一个出了会议室,寇文却坐在那里一丝不苟的写着备忘录,准备着与周飞谈话的内容,她满心指望着周飞出去喝口水或者上个厕所什么的马上就回来听她的教诲。左等右等,一个多小时后,寇文给保安室打了个电话,让值班的保安去找周飞,而且还特意加了句:“叫他跑步过来,就说我等他好久了!”

这个保安也是听不惯寇文的语气,极不情愿骂骂咧咧地踱到宿舍来找周飞,周飞听这个保安添油加醋的一说完,挥挥手道:“你去告诉那个黄毛丫头,本队长今天龙体欠安,暂时不安排接见她!”

要是一般人,可能也就知趣了,可偏偏是比茅坑里石头还要硬的寇大小姐,听完保安的回报,寇文扔下笔记本气势汹汹地就杀向了周飞的宿舍,刚走到二楼的楼道,就扯开巨大的嗓门叫道:“周飞,出来,我找你有事!”

周飞没想到这个丫头还真没完了,赶紧套了裤子从床上跳了下来,准备去应战,寇文已经推开了门,周飞正提着裤子,门一开吓得一哆嗦,半拉内裤就露了出来,屋里几个午睡的保安全醒了,笑着一团。寇文不慌不忙别过脸去,仍然不依不饶地:“你这人怎么这样?还非得我亲自到宿舍来请你啊?”

周飞这几天正窝着火没地方发,好在他在女同志面前还是有点风度,竭力压抑着火气:“有什么事非得今天说啊?我没你那么有精神!”

寇文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今天的事就得今天办,看看你什么工作态度!”

周飞又好气又好笑,道:“你不是还没入党吧?要不,我给你做入党介绍人?”

寇文绷着脸:“你严肃点行不行?真不知道你那党员是怎么混来的?就你这样能干揶揄得好工作?怪不得保安被你带得一盘散沙!”

周飞脸都气绿了,这丫头整个就是一软硬不吃,颠倒黑白,于是提高嗓门:“寇大娘!请你嘴下积点德,保安工作好不好,你还没资格在这指手划脚的!再不出去,我就告你乱窜男生宿舍!”

一声“寇大娘”估计是触动了这个丫头的某根神经,周飞看到她脸上马上就变了色,眼泪呼地一下就涌出来了,讲话也不利索了,盯着周飞看了半天,然后一咬嘴唇:“下午我们兰小姐那里见!”说完一甩头,气呼呼地冲出了宿舍。

那三个保安,刚才还都瞪大眼,一言不发的在看着热闹,这时候全上来了,一个家伙拍拍周飞的臂膀:“队座,兄弟们精神上支持你!”


第二天,兰小姐找到了周飞,很不高兴地问道:“周飞,你昨天把寇文怎么了?她一下午都趴在办公桌上,饭也不吃,眼睛哭得肿肿的!”

周飞:“没啊,就跟她斗了几句嘴而已。”

兰小姐语重心长地说:“你这几天有点反常哦?别把情绪带到工作上来!”

周飞:“我找时间跟她道歉吧!”

兰小姐这才缓和了下脸色,临走前说道:“寇文工作非常负责,而且也特别热情,就是性格跟你差不多,有时工作方式不对,你要多担待点,你们俩配合好了,才能出成绩。”

这是心高气傲的寇文上班的第一个星期,没想到就遇到了一个不会怜香惜玉的对手,她更没想到,后来他们之间发生了许多故事,甚至差点成了愧对周飞的罪人,而最后这对冤家竟然成了铁杆哥们,这是后话了。

周飞还没来得及跟她道歉,寇文却像没事人一样,第二天下午下班前打电话给周飞,让周飞第二天一早陪她去人才市场招人。周飞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从寇文给他打电话的那一刻起,他就觉得这个丫头好像没有那么招人烦了。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