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同一天,日本京都天皇皇居“松之阁”。

在宫廷艺伎表演的“能乐”的丝竹之声中,龟山天皇正设宴给史天泽等人饯行,陪同的还有天国驻日本大使杜世忠、何文著等人。

“史元老,朕敬您一杯!谢谢您替蒙哥陛下带来的宝镜,欢迎您常来日本玩!”14岁的龟山天皇翘着兰花指,给史天泽敬酒。

“呵呵,天皇陛下敬酒,老夫愧不敢当!来,干!”史天泽会心一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再无言语,自顾欣赏“能乐”表演。

“史元老,小王也敬您一杯!”21岁的宗尊亲王看到他弟弟龟山给他递眼色,连忙会意,“小王听说史元老文武双全,更是天曲的一代宗师。今晚灯红酒绿、其乐融融,不知能否给我们表演一段?”

“呵呵呵……哪里、哪里,亲王殿下言重了,天曲虽是老夫和关汉卿等几个官员率先创作的,但与吾皇比起来,老夫根本不敢自称是一代宗师!”史天泽开怀大笑,从怀中掏出一本小册子,“哦,老夫也听人说亲王殿下喜欢文艺,这本是吾皇的诗歌集第一辑,老夫临别就送与殿下作为纪念吧!”

“史元老,您老是说蒙哥陛下也擅长写歌作曲?所以小王怎么没有听说呢!”宗尊亲王双手接过诗歌集,好奇地问道。

“那是当然!吾皇创作的诗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虽李白、杜甫、苏东坡也难以望其项背!”史天泽夸夸其谈道,看到龟山天皇、宗尊亲王等人不可置信的样子,笑道:“呵呵,或许你们日本远离中原,或许你们政务繁忙,再加上吾皇一向为人处世低调,所以你们没听说也是情有可原的!不过,在我天国,从官府、军队到寻常老百姓,大都知道吾皇写诗歌,其中很多还成为了国歌、军歌和校歌!三年前你们[反天联盟]入侵我国时,吾皇还专门指导关汉卿创作了《保卫家乡》的戏剧,里边就有吾皇独立创作的几十首歌曲……全国公演后反响异常激烈,极大地激励了民众反抗侵略的斗志!”

“恕罪、恕罪,我等实在是孤陋寡闻了!”龟山天皇等人连忙满怀歉意地说道。

“史元老,以您的文学素养,不知对蒙哥陛下哪首诗歌最为敬仰呢?”宗尊亲王大略地翻看了一下诗歌集,好奇地问道。

“呵呵,吾皇创作的诗歌风格迥异,时而豪放激昂,时而婉约温情,时而淡泊宁静,时而天真童趣……老夫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吾皇的创作风格如此多变,但又首首经典、曲曲动人!所以,刚才老夫才敢说李白、杜甫、苏东坡也难以望其项背嘛!”史天泽笑道。

听史天泽吹得天花乱坠,不但是龟山天皇、宗尊亲王,就连不太喜欢文学的九条道家等日本大臣也是差异万分,纷纷请求史天泽吟唱几首。

史天泽盛情难却之下,吟诵了他最心醉的《天净沙.秋思》、《七律》等,最后,他还仗着酒意,一边舞刀一边唱起了《刀剑如梦》。

唱毕舞罢,史天泽收起腰刀,豪放地笑道:“呵呵,这首《刀剑如梦》是前年老夫陪吾皇攻打宋国时,他在曹操当年横槊赋诗的地方即兴表演的。这首歌和后来他宋国皇宫舌战百官时五步成词的《沁园春.雪》,还没收录进这本诗歌集,可能要不了多久吾皇的诗歌集第二辑也会出版的!”

其实,日本早就有安插到天国的间谍把蒙哥的事迹传回国内了,连那本诗歌集也早有人买了到日本送人。只不过龟山天皇等人实在不愿意相信,一个骁勇善战的蒙古人那么有文化素养。

听完史天泽的话,宗尊亲王和龟山天皇等人相顾无言,心中都在想:“原来蒙哥五步成词的传说是真的,我还以为蒙哥写的诗歌是别人代笔捉刀的呢!唉,蒙哥之才甚矣,三寸之舌胜过百万之兵呀!”

沉默了半晌,龟山天皇到底年纪小,心里话憋不住,终于问道:“史元老,朕2年来一直有个疑问,既然蒙哥陛下要帮助朕铲除乱臣贼子,为何天国又卖火器给北条家族,本来朕的保皇军已经打下了大半个日本,现在北条家拥有火器后又有能力也我们展开拉锯战了!”

“天皇陛下,真有此事?”史天泽装傻道。

“确有其事,只不过北条家族财力有限,他们买的火器没有我们保皇军多!”龟山天皇冷冷地说道。

“如此说来,老夫就妄言一二!”史天泽眼珠一转,笑道,“呵呵,老夫到元老前是带兵大将,所以知道军中的一些猫腻。你们想呀,天国军队这么多,总有些见利忘义的将领会贪财吧,毕竟前几年我们国内打仗时,火器消耗是无法准确统计的,所以他们偷偷把火器买少许给北条家族,也是可能的!不过,你们放心,老夫回国后一定会奏明皇上,请他严惩军中腐败分子!”

“好好好,那就谢过史元老了!”龟山天皇一听,心中顿时放松了,“哦,史元老,朕有个不情之请,不知您能不能给蒙哥陛下美言几句,恳请他把火器的价格再降低一点,这两年我们打仗国力大损,已经没有那么多银子买火器了!”

确实,由于刘华出售给日本的火器,都是即将报废的旧东西,虽然外表上了油或翻新了一下,但里边的金属已经严重疲劳,使用寿命大打折扣,所以龟山他们打仗时放不了几十炮就会坏掉。而日本当时的制造技术又差,让铁匠修补出来的火器基本上用不了,甚至曾经还炸膛弄死好些士兵。

望着龟山天皇及满堂的文武大臣火辣辣的眼神,史天泽笑道:“呵呵,天皇陛下,我们天国做贸易童叟无欺,那些火器本来制造成本就很高,所以价格是没有什么下降幅度了。不过,虽然你们没有太多银子,但完全可以大力生产粮食、漆器、丝绸、陶瓷、造纸这些本土特产,用来抵押军火款项呀!我们天国人倒是非常喜欢你们生产的商品的!”

“史元老,话虽这么说,但由于打仗,老百姓无心生产、四处逃难,我们现在国内的特产也缺乏劳动力了!”九条道家忧郁地说道,“特别是你们在我国设立了什么人道主义难民营,去年又被你们运了一两百万人口到永明城(海参崴)那些地方去,现在国内好多老百姓每天都到你们大使馆那去,祈求杜大使将他们送到天国去!”

说完,九条道家冷冷地看了一眼对席的杜世忠、何文著一眼。

“呵呵,九条大人,人心都是肉长的!我们天国的长生天,不忍看到天下子民饱受战乱之苦,所以我们帮你们解决了几百万难民问题,难道你们还不乐意了?”杜世忠奸诈地笑道。

龟山天皇由于年纪小,政治头脑不多,所以觉得杜世忠说的非常有道理,不但没有反驳,反而帮天国说起话来:“关白大人,您这话就说得不厚道了!想当年尼姑将军北条政子攻打京都时,全日本多少难民四处逃窜,现今我们和北条家打得死去活来,全靠有中国大国帮我们疏散难民,要不然现在京都又会混乱不堪,非把朕吃穷不可!”

“陛下,虽然各地没有发生难民潮,但是我国人口少了,将来即使平定全日本,也没充足的劳动力和兵源了呀!”九条道家焦急地解释道,随后代表不同意见的日本君臣纷纷争辩起来。

“呵呵,好了,诸位君臣不要吵了,老夫说两句!”史天泽挥手示意道,“本来吾皇是一片好意帮你们解决困境,如果你们觉得多余的话,完全可以派船去把那些人接回来呀!我们天国又没把他们绑在永明城,只有他们愿意回日本,就可以来去自由嘛!”

“哼,谁不知道你们为了让我国和高丽的难民,去帮你们开发荒凉的北方大陆。给了难民10年免税的优惠政策,就算我们派兵去将他们抓回来,他们半路都会跳海游回永明的!”九条道家悻悻道。

“呵呵,关白大人原来也知道我国对难民的优惠政策呀!”史天泽会心一笑,“北方大陆天寒地冻,实在不适合种庄稼,所以我们才给了难民10年免税的优惠,让他们靠伐木、打渔、挖矿和手工业为生。当然,你们放心,吾皇说了等你们日本安定后,会让难民回日本的!”

“史元老,蒙哥陛下真的这么说?”九条道家温言大喜,语气顿时柔和了。

“君无戏言,吾皇确实是这么说的!”史天泽微微一笑。

确实,刘华说过等过几年日本经济完全崩溃了,就让霸王丸率领日本难民杀回日本,不过龟山天皇、九条道家等君臣却理解成了对自己有利的意思,所以纷纷举杯庆贺,不再争论了。

第二天,史天泽率600艘战舰和从高丽、日本讨来的3万多将士家属,离开京都前往隔海相望的永明城。临行时,龟山天皇专门前来送行。

“史元老,您在京都一个月,成为了朕和日本臣民的亲善使者,带来了天国的深情厚谊。不知你们最后的目的地是哪里?是不是去年你们国内宣传的东方那两块神秘的大陆?如果是的话,能否让朕的大臣随船出去开开眼界呢?”龟山天皇说道。

本来他想自己派大船跟随天国战舰去,但日本当时的造船技术差,根本不敢出去远洋。所以退而求其次,想派人搭史天泽的战舰去。

“呵呵,天皇陛下的情报还是满准确的嘛!”史天泽笑道,“既然你有兴趣,那就派几个人跟着老夫去。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船上补给有限,人不能去太多,否则航行途中找不到补给的地方,还会饿肚子。到时你的大臣饿死了老夫可不负责任!”

“那是,那是!朕会让手下带足干粮!”龟山天皇笑道。

“呵呵,自带干粮就免了!航行缺粮的时候,粮食是统一分配的,再少的粮食也要拿出来大家分享!”史天泽冷笑道。

“那就这样吧,朕那些手下就随你们吃住,如果饿死了算他们倒霉!”龟山天皇昨夜和重臣商量了半天,所以今天无论如何要派人跟史天泽去打探美洲虚实。当然,史天泽考虑到就算日本君臣知道了美洲的富饶,但他们也缺乏兵力和船只去征服,等明年天国攻打美洲时,给日本人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跟去打秋风。所以为了麻痹日本君臣,最后他也同意了日本大臣随船去美洲。

送走史天泽后,回城的路上,龟山天皇问他庶兄宗尊亲王道:“哥,你说如果朕派人去天国觐见蒙哥,请求他封锁北条家族的经济,能否如愿?”

“陛下,小王纵观蒙哥这几年的表现,他是个重商的皇帝,如果让他不和北条家族做生意是不可能的事情。再说,这次史天泽的将士也在北条家族的领地和上万个大户人家联姻了,怎么可能让蒙哥厚此薄彼呢?”宗尊亲王叹道,“唉,算了,陛下,只要他们天国保持中立就够了。我们目前火器还占了数量优势,赶快和北条家多打几场仗,削弱他们的力量。”

“要不我们再提高一点税率,多买几百套火器,一鼓作气拿下北条家族?”龟山天皇冒失地问道。

“陛下,不能再加了,我国现在的赋税是天国的好几倍,农业税已经四税一(25%)了,商业税更高。您没看到这次好多大户人家准备变卖家产跟史天泽到永明吗?虽然我们严令禁止了,但不能保证今后他们不会悄悄偷渡到永明去。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了!”宗尊亲王摇摇头,缓缓说道。

“唉,看来和北条家族的仗还得再打十几年了!”龟山天皇失落地说道。